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815 雅昌公开课 >孙韬:涅瓦回望——浅谈俄罗斯、苏联现实主义美术>[第7集]中国美术馆艺术讲堂 | 孙韬:苏联现实主义美术代表人物

视频信息

名称:孙韬:涅瓦回望——浅谈俄罗斯、苏联现实主义美术中国美术馆艺术讲堂 | 孙韬:苏联现实主义美术代表人物
 

  讲座时间:2017-04-22  - 2017-04-22

  讲座地点中国美术馆七层学术报告厅

  主讲人介绍

  孙韬: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教授、壁画系副主任、博士,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壁画学会常务副会长,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俄罗斯美术家协会会员。1989年至1996年国家公派留学,毕业于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梅尔尼科夫工作室,获硕士学位。2005-2012年就读中央美美术学院博士研究生,获博士学位。

  代表作:大型油画《圆明园劫难》《郑和下西洋》。与俄罗斯美术相关的重要专著:《俄罗斯素描技法》《涅瓦回望——记列宾美术学院绘画系》《美能拯救世界——梅利尼科夫与俄罗斯美术》(博士论文)。

  孙韬

  导语

  中国美术馆结合展览《伏尔加河之声——中国美术馆藏俄罗斯油画精品展》邀请了孙韬教授前来讲课。

  孙韬教授曾在上世纪80-90年代由中央美术学院公派赴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留学7年,他深入学习和了解俄罗斯美术发展和美术教育。此次讲座孙韬教授将梳理俄罗斯—苏联美术发展脉络,特别讲解19世纪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美术和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美术的艺术成就,并分析俄罗斯美术对中国的影响。此次讲座孙韬教授将梳理俄罗斯—苏联美术发展脉络,特别讲解19世纪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美术和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美术的艺术成就,并分析俄罗斯美术对中国的影响。

  主题:涅瓦回望——浅谈俄罗斯、苏联现实主义美术

  第七部分:苏联现实主义美术代表人物

  他也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直延续到苏联时期,你们看这张画非常明确的受到了,古沙俄时期的圣像画的影响,你们一下就能感觉到,所以我说俄罗斯他很逗,他一直在徘徊,就是他一直往特现实中徘徊,然后他又往装饰画中徘徊,所以你看现在咱们这批作品中,你们也会发现怎么不像俄罗斯的,说那么写实的,有些画画的挺装饰的,那张就在广告中那张大红马,你们再看这张大红马。

  《浴红马》库兹马·彼得罗夫—沃德金 1912年 布面油画 186×160厘米 俄罗斯圣彼得堡俄罗斯博物馆

  那个红马是我的素描老师,是俄罗斯的一个重要的一个壁画家,彼得堡的地铁站几乎都是他做的,叫做别斯特洛夫,你看这张大红马跟这个有没有关系,你们能看到,然后他又有些事,就是能看到整个的一个文化联系,然后再进入就是他的一些,俄罗斯在20世纪早期进入到,非常的现代艺术,他都成了领军人了,这是康定斯基,在西方的现代一书中,他是重要的代表,他后来在德国生活,但是俄罗斯艺术家。

  这个是马列维奇,他的主义叫做至上主义,也是西方现代艺术的一个重要代表。然后这是夏加尔,他一生都是在国外,画的都是俄罗斯的梦境,他的梦境回到了俄罗斯,你看底下的房子都是俄罗斯的房子。这个人是没有跑到西方去,但是在俄罗斯很惨,在二战中被饿死了,在彼得堡围困中饿死了,这个叫做,但是在俄罗斯也把他地位提得很高。

  黄·红·蓝 康定斯基 1925年 油画 127×200厘米 藏于法国巴黎国立现代艺术馆

  在博物馆,这个人叫做格拉巴里,是我的老师的老师,就是梅尔尼科夫的老师,在底下有几个梅尔尼科夫的作品,我为什么给放一下这些作品呢,你们就能够体会梅尔尼科夫,他们现在的现实主义和这些,就是他既不是巡回展览派的现实主义,又不是完全那种特别写实的,社会主义式的现实主义,有一点变化,为什么是因为他们之前,有了这个艺术世界的影响,有了他们早期现代艺术的影响,而,就是艺术世界一个重要的艺术家。

  这是美西纳,这个雕塑,你们可能电影转,所有的莫斯科电影都是这么过来,他这张这个你们熟悉的话,是因为最早的是在三几年,在巴黎做一个世界博览会,然后大家都不知道,那儿搭一个大台子干嘛的,突然没几天这个美西纳,就把一个几十米高的雕塑,不锈钢的,就立起来,把这个全世界给吓坏了。

  全俄国民经济展览中心大门上的工人农民雕像,莫斯科电影制片厂出产的影片开头总会出现它

  说俄罗斯的当然还没有埃菲尔铁塔高,但是几天之内就给立起来了,倒不是几天了,很短的时间就给立起来了,吓坏了,结果美西纳打了一辈子官司,回来以后放到莫斯科以后,他那个基座不够高,在巴黎展览会上的基座特别高,他就觉得没出来巴黎展览会的那个气势,今天还在莫斯科,但是那个基座不够高,美西纳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雕塑家,也是我爱人叶楠特别喜欢的雕塑家,她画的画好多受她的影响,特别粗壮,因为她是一个女雕塑家。

  这个还是格拉巴里的,就是刚才我说我的老师那个老师,这两张是叫做,开始出现变化了,刚才我说的是早期的苏联现实主义,怎么突然变了,是因为在第一次,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也是,高尔基提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这是一个意识形态的词,是一个政治词,现实主义是一个艺术的观察方式、表现方式的一个词,结果他把这两个给拧一块去了,说白了也就是艺术为政治服务了,这是很清楚的做了这样的。

  伊戈尔·格拉巴里,胖女人(Igor Grabar,The Fat Women by Igor Grabar,1904)

  这批作品,现在我就是这么过的这批作品,都是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时期的这个作品,这又是一个两分,您都知道,又是一个两分,等于这是画的小孩,但是你们其实没注意,有一些后边的人全是女的,你们注意看这个时期男主人那儿,这还是二战以后的一个作品,一会儿你们看其他的作品能够感觉到,包括这些作品大部分,都反映的是妇女题材,好多是二战以后的,当然这张是二战之前的。

  这是杰尼卡,这是画的莫斯科保卫战一个时期的场景,他就在四几年画的,这是他三几年画的,一个苏联时期的一个大的壁画家,所以他画的东西特别整,我特别喜欢他的那个作品,

  我自己觉得苏联时期的这个高峰,还是在卫国战争之后,卫国战争之前,就是它尤其在它分几个部分:一个是在20年代之前,他就是还是这些,就是图片大,我现在这部分放的都是二战之后的,这张作品来还过中国,我曾经也在大概是80年代,还是90年代,还是在展览馆还看过,这张叫做《审问游击队员的母亲》,你看画的是德国的军人,这个应该是格拉西莫夫,作者是格拉西莫夫。

  《洁净的露台》(又名《雨后》)亚·米·格拉西莫夫

  画的希特勒,这张是雅布伦斯凯亚,这都是四五十年代时期的作品,因为二三十年代,我也在俄罗斯看过一个展览,真有点儿尤其是斯大林时期的作品,太像中国文革时期的作品,完全是红光亮的那个作品,所以他们现在很多也不拿出来放到,其实也有一些很好的,但是他们的政治就决定那些作品,又被死在仓库里了,这些还是他们拿出来的,这个丰收,你们看这个也是丰收。

  这件作品叫做《飞机掠过之后》,一看开始我还猛看这个作品,还没看明白,小孩被炸死了,牛羊一片被炸死了,远处有一家飞机,他叫做法西斯掠过之后,你们看这件作品可有意思了,这个作品说怎么一个裸体一个女孩,这么年轻给一个穿了这么多的,一个小孩去穿衣服,戴围巾,然后他穿的,他这么冷,上台飘着雪花怎么会,这是太典型的俄罗斯生活。

  俄罗斯冬天冷,然后就去洗桑拿,我都跟他们洗过,到农村去洗完了以后屋子里的,还拿着杨树叶,小嫩杨树叶抽身上疼的都不行,我到后来我就习惯了,我也跟他们习惯,出来以后又太热了,出来以后也没事,他们外头的雪都很厚,他们事先先堆一个大雪堆,出来以后,我后来都可以,出来以后光着身子往那儿一躺,爽,整个雪进到那个雪堆里,半个身子都埋到雪堆里,一帮同学打闹,拿那个雪就跟埋那儿,埋那儿以后冷的不行又赶快回那屋,这个描写的俄罗斯的桑拿的生活。

  空中的恋人 马克·夏加尔 - marc chagall

  这里还有一个特别精彩,你看他们还是没有描写男士,这个是他一九五几年的画的,这个小孩你看小孩这个年龄,应该正好是丈夫去世了的年龄,正好在战争末期小孩已经长大,看这样一个感觉实际上是在看着,他们俄罗斯的一个希望,就是你只有在了解俄罗斯以后,我是最近我才看到这一点,我查他的时间我才注意到这一点,但是我注意到,他洗桑拿的这个事情,但是我一想这个时间,他是什么时候画的一想,他是一定有这个意味在里面。

  这是尼斯基画的风景,你看他这个风景也是一种很装饰的,跟巡回展览派那个时期的完全不一样,当然他有一点点库茵芝的感觉,但是库茵芝还是比较写实,他这个已经非常装饰了,大部分斯大林时期的画是这种感觉,这张是莫伊谢延科,上次在大都美术馆里头,来了几件他的作品,这个叫做红军来了,莫伊谢延科是我们学校特别重要的一个画家,是叶楠工作室原来的主任,叶楠没赶上,就差了一年,就是我爱人的工作室原来的主任,彼得堡应该说如果最好的两个艺术家,一个他,一个梅尔尼科夫,可惜这次的美术馆的收藏,没有莫伊谢延科的,因为莫伊谢延科他过去很少卖画,他去世以后,他爱人把他的三千件作品,都捐给了列宾美术学院的美术馆,所以他的作品全都在,列宾美术学院的美术馆,美术馆也给他做了一个,很好的一个藏品屋,基本流传在外头很少。

  港口之夜 尼斯基

  这是,这个也叫围困。这个构图的形式感也很强,也是列宾美院的老师,这个叫做萨拉霍夫,他是中亚的一个,阿塞拜疆的一个人,后来他是在莫斯科的,苏里科夫美术学院的一个重要艺术家,他后来画的东西越来的特别喜欢用黑,非常的大气画的,这是他早期的作品。

  这个是特卡切夫,特卡切夫咱们在展场中厅的,左手的那面墙上的几张画,画的有点儿老太太,喝醉了酒的那个工人旁边还有一个酒瓶,那都是特卡切夫的,那是我到他家里去收藏的几张,我看这里还有没有特卡切夫的,后头还有,是收藏。这是科林,这是尼斯杰洛夫,就是他晚年画的,刚才画的是宗教的那个题材的人,后来他进入到苏联时期,他就不敢再画这种宗教题材,他就开始全画的是肖像,他就再也没有完成,这种这是,他也在苏联时期画的,但是你看他们已经有一些艺术家,尤其是还经过老沙俄时期的艺术家,他画这些作品的时候,他就避免这些政治题材,他就都画这种比较装饰性的题材。

  这张是杰尼卡,这是马克西莫夫的,就是来中国的在这面开美术班的靳先生,他们的老师拖拉机手画的特别的真实,这个画家叫做,好像我记得在咱们的展览中,有一张还是两张他的作品,小的作品,是两张小的风景,一个风景画家,这个是伊万诺夫,这个是波克霍夫,这是雅布伦斯卡亚晚期画的画,就是刚才画那张丰收的,那个作者晚期画的,可惜这次的这个里头也没有他的作品,咱们国内有一些人收藏到他的一些,,因为他后来生活在乌克兰,整个他是在基辅生活,所以莫斯科我还涉及到一些艺术家,但是乌克兰基辅这儿,就完全没有他的作品。

  暴风雨过后 瓦连金·西德洛夫布面油画 253X209cm 作于2008年

  这个是西德洛夫原来的美协主席,咱们这次的展览中有两件,在中厅的正对面那个墙上的,左手有两件,你们注意看叫西德洛夫是他的作品,应该是两件,我记得是两件,至少收藏的是两件,莫斯科一个画家记不住,当然画的是很好的一个画家,这是比较年轻的一些艺术家。

  莫斯科的艺术家,我不认识他的,这也是一个莫斯科的艺术家,我这里头前期这块,把莫斯科的艺术家放在这儿,这是这件作品我稍微说一下,现在在克里姆林宫,当时是叶利钦特别喜欢这件作品,他叫做真的是俄罗斯精神的一个展示,他叫做这个题目叫做大意就是如果你要是拿剑对着我们,我们一定要拿剑把你驱逐出去。

  就是他的一个俄罗斯的一个谚语相当于,绝对是俄罗斯民族精神的一个展示,他有点儿像我那个老师画的一张作品,我觉得他有点儿学他,一会儿我们能够看到,他现在在莫斯科还开了一个学校,心里这批作品我已经涉及到80年代,八九十年代了,现在这个艺术家很火,他现在有一个格拉佐诺夫,以他的学校命名的一个美术学院,等于原来莫斯科彼得堡主要的绘画学校,就是列宾美院和苏里科夫美院,现在增加了一个格拉佐诺夫美术学院。

  列宾美院

  据说刚开始创建的时候,他一概非俄罗斯人他不要,如果你们要有孩子想去俄罗斯学习,我建议你们看看格拉佐诺夫美术学院,我曾经在那儿看过一个他的展览,对俄罗斯巡回展览派的继承是很好的,这个艺术家的这件作品,现在还在我那儿,我自己留了一件他的这个作品,是一个俄罗斯比较当代的一个艺术家,现在已经进入到90年代的,一些俄罗斯当代艺术家之中,我就是大概给大家放叫做米歇尔。

  这样放一下,然后我现在这个里头放,还有一些二战题材的,这也是库克里尼克塞的一些作品,你看二战题材的这部分作品,是这是攻克柏林,波拉斯托夫,我刚才没有说上那个名字,就是这个的晚餐,这是他30年代画的画,然后等他二战以后又画,刚才那张法西斯掠过之后,这是我认为苏联时期,一个非常重要的艺术家,这个人可有意思。

  他直接当过村支书,当过乡政府的领导,就天天在农民堆里混,整个是一个农民,这也是应该是的作品,这是几件也是二战之后的一些作品,这个人我稍微介绍一个,这个叫做,咱们的这个展览之中,正面墙有几张小作品,画的笔触很大的,都是他的,大概这个展览中应该有三四件是他的。

  《末日》 库克雷尼克塞 油画

  现在在彼得堡比如说列宾美术学院,不是,俄罗斯博物馆里头大部分,这些苏联时期的艺术家,能有一件就不错,梅尔尼科夫是有一件半,却有两件,可是这个人在中国的影响度不是很高,就是大家知道的并不是很多,这个科尔日夫去年的那个展览也都来过,这个克林,克林画的库克林尼克塞的三个艺术家,他是一个合作团体,就是这也是,也是那个,你要能注意到这种笔触,他那几张小画,其实也是用很厚的颜色,这么平刷出来的那种风景画,就是这张作品。

  就是当时刘逊的钱不够,要不这个也被我们拿回这个展览之中了,不够钱了,其实就差一万美金,很可惜,所以他这张画在那个年代,就要一万美金很可惜,当时我跟我的老师都说好了,去他家去特卡切夫家的时候,就是挺逗的,我给他打电话我说我在彼得堡了,我说,我们的一个这边一个美术馆,要收藏您的作品,我能不能去您那儿一下?他说我马上就要去别墅了,我明天就要走,我说那我今天,不 我后天就要走,我说那我明天就去您那儿行不行?他说那你来吧,我这会儿还在彼得堡呢。

  《晚霞》梅尔尼科夫 油画

  在彼得堡,俄罗斯有一个规矩,是把护照要留到学校,然后他去给我做落地签,我手里连个护照都没有,我就跑列宾美院开了一个证明,说我是到这儿来,我是原来的学生,然后到这儿来去拜访这些艺术家,就这么一张纸证明,坐火车跑莫斯科去了,到了莫斯科出了站台,就被警察给我抓走了,没护照,这个警察也犯坏,我啥也没有,就犯坏,就跟我说你给我一千美金,我就放你走,我心说,刘逊给的钱都是有数的,我也不敢乱给,我说我也怕那个什么,我一看时间还早六点我就不想给,他就给我塞到。

  那是1997年,大概我第一次坐宝马7系,警察开着宝马7系,豪华的一辆警车,就给我带到警察局,带到警察局大铁门,就给我塞到大铁门里给插上,特逗,我和叶楠两个人一块去,他把我给推到铁门里头,叶楠放外头,这是俄罗斯对女人的比较好,我属于你得进去,我一看那里头躺仨酒鬼,然后就跟他们开始贫那个警察,我跟那儿贫。

  《叶赛宁》 木版人物 克林佐夫 亚历山大 伊万诺维奇

  叶楠因为在外头她可以到处走,见到一个警察就跟人贫,贫贫后来警察说算了,你走吧走吧,我知道了,你不就是去找特卡杰夫吧,他还认识他感觉,我知道,聊起这个话题,那你也得罚点儿钱,罚100美金吧,我就给他了,当然多少多少卢布,按卢布给他签了一个条,结果他也没写数,就让我们签了个字把钱就给他,俄罗斯当时的腐败,我就想起那天买特卡杰夫这些画,当时的那个细节,当时钱不够了,要不把这张画就买回来了。

  他大概应该修改画过变体,这张在俄罗斯博物馆的这张画,大概应该有2.5米左右,在特卡杰夫家的那张画,大概也有1.5米左右,1.5米-2米,笔可能那张画稍小一点,但是画得也非常精彩,我深知觉得那是他之前,第一张画的也非常精彩,莫伊谢延科的,这个叫做萨莫霍夫,刚才这个是我的老师法明的,法明也是在正面的展厅中,就是中厅中的中间靠右手,在西德洛夫旁边,有几张稍微大一点的风景,其中有一张是春天,其中有两张,还有一张是绿草地的一张,这张是这个可能就是,萨拉霍夫的晚期的作品。

  黎明静悄悄(木刻) 克林佐夫

  莫伊谢延科,莫伊谢延科这张名字叫什么呢?去年来咱们这儿展览过,你们是不是有人看过,这张名字我要不解释你们可能不明白,他写的是1945年8月15日,这个时间你们知道吧,这是俄罗斯的胜利日,就是他就告诉他这边已经胜利了,但是他最后一颗子弹把这个英雄打死了,还在柏林那儿在激战等等是。

  好像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那个叫做这张好像也来过中国,这张作品叫做,有时候拿中文和,这个作品应该在展厅中有,是在展厅中是吧,这个作品在展厅中,这个叫做多梅诺夫,他也是列宾美院毕业的,但是是90年代比较现代的一个艺术家,这次里头可能有他三张作品,我记得有三张,那天刚开幕那天晚上,当时靳先生 詹先生和邵先生都来了,看了她们的作品特别喜欢,就是说这些老先生对这种比较现代的,但是很讲究的画也是容忍度很大的,也很喜欢他的作品,这个艺术家这个好像也有他的作品,他也是一个现在,在俄罗斯挺火的一个艺术家。

  《家乡》 特卡切夫 1980

  我是给大家看一下梅尔尼科夫的,因为我写了一本关于梅尔尼科夫的一个论文,和这是梅尔尼科夫的妈妈,这是他早期梅尔尼科夫画的一些素描,这是梅尔尼科夫老师格拉巴里的作品,他的成名作,叫做《波罗的海军的誓言》,他的这个作品已经在装饰画,或者是一个叫做纪念碑,他们管他自己的工作室,就是把俄罗斯叫做纪念碑大型艺术工作室,这里头包括一些纪念碑式的一些创作,油画创作和壁画,所以这是他早期毕业创作的一些作品。

  这是他毕业创作之后,三四年画的一张作品,叫做在幸福的田野上,你们看又女性,就是二战以后画的很多都是女性,阳光明媚,看刚才跟那张是阴云密布,波罗的海军在那儿被战死了,然后他们一种英雄的誓言,这个已经开始战后了,应该是1953年。

  这是波罗的海军誓言的小稿,他本来是准备做一张马赛克,但是他做马赛克的一个局部,这就是我的老师的一些重,要的一些画,他早期这也是他的那张,幸福的田野上的小稿,他后来既是一个油画家,又是一个壁画家,所以这是他在等于是,相当于苏联的人民代表大会,就是相当于苏维埃什么什么人民会,他在上面做的一个石材镶嵌的作品,后来这个石材镶嵌,也影响到我在北海站,如果你们有机会在北海北的地站里,那几张石材镶嵌壁画,都是我做的,这是马赛克镶嵌,所以我要不我是他的学生。

  梅尔尼科夫 波罗地海军的誓言 221x527cm 1946年 布面油画

  这是梅尔尼科夫做的马赛克镶嵌,丰收,我也是用他这种材料在动物园站,做了一个马赛克镶嵌的,这个是他用石材镶嵌做的列宁,这件作品影响很大,叫做觉醒,他实际上是画的亚非拉的这些,尤其是非洲人和拉丁美洲的,这些人在一块,他去参加了一个世界什么会议,然后青年会,然后回来创作的这样一张,既装饰又大器,同时又非常有油画感的一件作品,这张去年二战这个来过,非常好的一件作品,叫做他这个大概都已经到70年代,重新又画了这个作品叫做《送别》。

  你看他这个老太太,那个母亲的那种送孩子走,然后他这个送别他特意就在这个时候,他特意把这个军帽摘下来,而且这个军装,他也没有特别明显的画,但是整个画面的形式感,用一段云整个表示了这个感觉,这是觉醒。这是他晚期画的三个,就是十字画架三联画,我在这本论文中,我觉得应该是我提出来的,我还包括在俄罗斯这一块,我也没有看出,我自己觉得他这是有影射的,因为他画的是西班牙,而这个人是西班牙的一个诗人。

  在和平的田野上 梅尔尼科夫 俄罗斯 布面油画 1950年 200x400cm

  他被枪杀的年代,和30年代大清洗的时间是一样的,他这个时间是80年代,就是前苏联已经开始有一点,这种思潮已经有,但是他又不能明确的画,所以他就用了实际上,我觉得他有一定的暗示,在这里有一定的暗示,否则的话你都很难理解,他为什么画这样几个题材,我的这个论文里头都写,我说其实这个暗示了什么。

  就是杀戮永远是杀戮,你即使披着红色的外衣,他也是杀戮,他实际上是写这个,他为什么用三联画的形式,去画一个西班牙的诗人被杀,那个同一年几乎是,斯大林大清洗的同一年,几乎是,因为我写论文中牵涉到,这是梅尔尼科夫90年代,我在的时候画的一张作品,就是对梅尔尼科夫的做一个介绍,这是他大概是50年代,还是60年代画的一个,叫做《夏天》的一件作品,几件作品,你看画的大部分全是女性。

上传日期:2017年10月1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