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883 雅昌公开课 >孙韬:涅瓦回望——浅谈俄罗斯、苏联现实主义美术>[第6集]中国美术馆艺术讲堂 | 孙韬:巡回展览画派其他代表人物

视频信息

名称:孙韬:涅瓦回望——浅谈俄罗斯、苏联现实主义美术中国美术馆艺术讲堂 | 孙韬:巡回展览画派其他代表人物
 

  讲座时间:2017-04-22 14:30 - 2017-04-22 

  讲座地点:中国美术馆七层学术报告厅

  主讲人介绍

  孙韬: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教授、壁画系副主任、博士,中国美术家协会壁画艺术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壁画学会常务副会长,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名誉教授,俄罗斯美术家协会会员。1989年至1996年国家公派留学,毕业于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梅尔尼科夫工作室,获硕士学位。2005-2012年就读中央美美术学院博士研究生,获博士学位。

  代表作:大型油画《圆明园劫难》《郑和下西洋》。与俄罗斯美术相关的重要专著:《俄罗斯素描技法》《涅瓦回望——记列宾美术学院绘画系》《美能拯救世界——梅利尼科夫与俄罗斯美术》(博士论文)。

  孙韬

  导语:

  中国美术馆结合展览《伏尔加河之声——中国美术馆藏俄罗斯油画精品展》邀请了孙韬教授前来讲课。

  孙韬教授曾在上世纪80-90年代由中央美术学院公派赴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留学7年,他深入学习和了解俄罗斯美术发展和美术教育。此次讲座孙韬教授将梳理俄罗斯—苏联美术发展脉络,特别讲解19世纪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美术和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美术的艺术成就,并分析俄罗斯美术对中国的影响。此次讲座孙韬教授将梳理俄罗斯—苏联美术发展脉络,特别讲解19世纪俄罗斯批判现实主义美术和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美术的艺术成就,并分析俄罗斯美术对中国的影响。

  主题:涅瓦回望——浅谈俄罗斯、苏联现实主义美术

  第六部分:巡回展览画派其他代表人物

  这是谢洛夫,巡回展览派晚期的一个重要艺术家,这几张都是他23岁左右画的,非常有才华的一个艺术家,一个是阳光下的少女,一个是少女与桃,看到能受到印象派的影响很大了,他在一个庄园中,然后画的当时的一些写生,这种大型的历史性的作品,在他这儿不多,因为开始到巡回展览派后期,他们又开始,其实他们的高峰就在那儿30年,就找不着方向了,但是作为他来说他画的东西太好了,他也只活了46岁,应该是心脏病或者是脑溢血,一下就猝死,这是他画的一张风景。

  谢洛夫 《少女与桃》 油画 1887年 藏于特列恰可夫画廊

  然后你看还有风景画家,风景画家我稍微给大家看一下,就是俄罗斯的风景画家,我自己觉得也是就是,西方最好的一批画家,这个人叫萨甫拉索夫,这个是《白嘴鸦飞来了》,画的,你看俄罗斯远处的教堂,特有的这种白嘴鸦,这都是俄罗斯,这个小孩23岁去世,这是他23岁去画的,要年轻的这些艺术家一想,真的那会儿就画这么好了,再看,再继续往后看一些风景画家,俄罗斯的风景画家还是应该看,哎呀,如果世界上有一个,画海画的最好的,那就一定是艾瓦佐夫斯基。

  艾瓦佐夫斯基从历史上,叫做《九级浪》,你看他画得非常大,你想那会儿这个照片,可是拍不出来的,那个色彩的透明水的透明,咱们有一个叫高潮的艺术家,一定是学他,但是那画的跟他真的没法比,他巨大的作品,有的是四五米大的作品,我就是这么尽快的给大家放一下,你们将来如果有机会去俄罗斯,我建议在博物馆里多待一待。

  九级浪 艾瓦佐夫斯基 1850年

  库茵芝,这都是19世纪后30年产生的作品,库茵芝画的都是这样非常空灵的,一望无际的作品,这张作品特有意思,这张作品叫做《第涅伯河上的月夜》,库茵芝当时特别会炒作,他已经当时很知名了,他说他在彼得堡,我开一张画的展览,然后说我弄完这张展览以后,我就再不画画了,然后大家就都以为,他真的说的是真的吗?传来传去都觉得是真的,在彼得堡涅瓦大街上,排队看他这张画,大家都传的这张画了不得,特别棒。

  等到最后过了没几个月,他又重新又出山了,这个《白桦林》,你们注意看这张《白桦林》,和一会儿列维坦的《白桦林》,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他就画的那种透明,他那个树干上那种疤颜,色画得特别的透明,要不是专业的,我就不说那种技术性的问题了,  现在已经先看一看后边的这些,我先就是把这些艺术家,你们看一下,然后对这个俄罗斯整个的这段时间,有一个大体的了解。

  白桦林 阿尔希普.伊凡诺维奇.库茵芝 (1842-1910) 俄国 97cm×181cm 现收藏于莫斯科特列恰柯夫美术馆

  希施金,希施金是专门画森林的一个艺术家,他画的东西特别的精致精细,可以说你能感觉到,每一个树枝能够看到,你能感觉到他画的,这个叶子的土壤含水多少,你能够感觉到最重要的这张作品,是《森林的早晨》,叫做《森林的早晨》。

  俄罗斯大森林的小熊,仰望着上面暖的颜色,近处你看这个树干倒了,然后掀起了地面,地面连根拔起了地面,上面带着很多厚厚的苔藓和松枝,然后里头那些树枝,那些泥被带出来,哎哟 你要站在那个,之前看到极其清楚,但是实际上他的那个小熊,画的又特别薄,特别轻松画的,这是雨后,加在一个雨后,你能看到雨后的感觉,远处的麦田和他大部分是画森林,大部分是画森林,我有一些图片可能太大,太大以后就是给你介绍几个风景画,所以今天为什么,俄罗斯的风景是受人,包括现在俄罗斯人很爱画风景,一个是他们真的自然风光非常好,还有一个是他们有这个传统。

  松树林 希施金 1872年 布面油画 117x165cm 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美术博物馆

  这是伊万诺夫的,伊万诺夫刚才画那个基督,在跟大家说犯罪的女孩,就是那张画,别伤害那个犯罪的女孩,画的莫斯科的郊外,莫斯科郊外的一个庭院,画得非常的阳光明媚,但是那张画并不大,如果风景画家,我觉得要是知道一个人的话,我觉得应该记住这个人,就是列维坦,你要是说俄罗斯的这些历史画画家,你记住列宾 苏里科夫,但是要风景画家,我觉得应该知道这个列维坦,这是一张湖他叫做《湖》,实际上我还真的挺认真准备的,有一些颜色不准,我还都给仔细调了调,应该这些颜色,你看这张也是《白桦林》,跟刚才那个库茵芝《白桦林》的风格,是完全不一样的,他是极尽真实。

  松树林之晨 希施金 1889年 油画 28.3cm×40.1cm 莫斯科特列恰科夫美术馆藏

  中午之间打在草地上的,那个斑驳的感觉,和树干上斑驳的感觉很清楚,而库茵芝那个已经是完全整理过的,《白桦林》,列维坦还有一个大的特点,列维坦的东西他在风景中更体现了,他巡回展览派的一些,文学性和精神性的东西,这张作品叫做《深渊》,题目叫做《深渊》特有意思,走向森林深处,这个如果我们还不能说出什么,我再给你们看这张,他跟契科夫什么关系,都特别好,这张作品叫做《墓地上空》,这是他之前画的一张画,他有一条路通到远方,这个岸边还通到远方,后来他画了一张更完整的。

  列维坦《深渊》

  这边的这个路就是这块,这块给去掉了,就是光一个孤岛,这是谁呢?这是契科夫跟他说的,说你还给留了一线希望,你把这一块去了更好,他一想有道理,就是说他们艺术家,跟文学家之间的关系,达到极好的一个关系,所以他们受文学家影响很厉害,这张作品你们看,感觉很普通的一张作品,他的名字叫做《弗拉基米尔卡》。

  如果我们不了解他的历史的人,永远看不懂这张作品,但是要了解这张作品的人,就知道《弗拉基米尔卡》的意思,就是说白了在俄语中有一种叫做,黄泉之路的意思,实际上它代表是,他描写的是被流放的那条路,而到现在弗拉基米尔卡路,都变成一种俄语,你说你不能去弗拉基米尔卡路,就是这样一个字,你走上那条路,就能不能回来就不好说了,有这样的这个意思,然后他的名字却用了这样一个名字,很美的一个风景,却用了这样一个名字。

  列维坦 《在墓地的上空》

  我想他是不是真正的,弗拉基米尔卡路不一定,但是他用了这样的名字以后,这个意味就深长了,完全不一样了,我说的这张《墓地上空》,刚才画的是那样的,这张没有完全一个孤岛,而且他叫做《墓地上空》,你想这个词语起的这个名字,他就一直生活在伏尔加河畔,我去过那个地方叫做布留斯,实际上这个列维坦只活了40岁,这么多大作品,几十件大作品那种小作品,七八十件大作品,他一生应该那种小作品,应该更不计其数了。

  就是在一个很小的一个屋子里画的,我真的觉得这些人太厉害了,我现在谁没有那么多作品,所以你看只有生活,在他这个旁边的人,才能对伏尔加河这种水的感受,大概巡回展览,大概巡回展览派这块,咱们怎么进入到俄罗斯的,就是巡回展览派,你看它非常的辉煌,但是时间特别短,然后紧接着这些艺术家他就没兴趣了,他特有意思,历史发展真是这样。就跟今天我们的这个社会对早期的,我们也有好多画的特写实的,我们解放以后的这些作品也很棒,但是现在艺术家也没有兴趣了,就开始整个的文化思维方式就开始转变,但是这个这些也是这样的。

  这是等于19世纪晚期20世纪初,这个艺术家叫做,等于是苏联现代艺术的一个开启者,这里头我本来想想契斯恰科夫,契斯恰科夫也是他的老师,谢洛夫也是契斯恰科夫的老师,就是契斯恰科夫是谢洛夫的老师,这个就是,他画的开始你看,已经完全一种表现性的东西都出来。

  《布尔什维克》 鲍里斯·米哈伊洛维奇·库斯妥基耶夫 Boris Mikhailovich Kustodiev—Bolshevik 1920

  再跟巡回展览派,刚才那些特别写实的东西,开始拉开距离了,你们看到当然这个里头,后期有一些巡回展览派的,一些后期的一些艺术家,这个叫做尼斯吉洛夫,但是你看他的表现,包括他用色已经开始不完全,是那种特写实的东西,有一点装饰感的东西回来了,所以我开始为什么给大家放了一下,他早期的圣像画的作品,就是在这个期间的一些作品,实际上有一些又回归到,圣像画中的一些影响。

  这些都是尼斯吉洛夫的,你们看这是他晚期画的一个,叫作家还是什么,你看这个特别像,他早期的一些东西的影响,装饰性非常强,就是古俄罗斯时期,这个作者叫做库斯达吉耶夫,这一段时间他们有一个艺术团体,叫做艺术世界,就是他们已经巡回展览派,几乎已经结束,然后艺术世界兴起。

  你看他们画的东西非常的平面化,非常平面化,然后民间化,原来的那种民间化是民间的生活,就像照片一样的真实,而他这个民间化不一样了,你看他用的这些东西,都是这个东西,如果你们要去过俄罗斯,你会注意到,他几乎就是俄罗斯的茶壶上的图案,他的被子的图案几乎是这样的,就是一种民间画,这个叫做,他还有一点写实,但是已经开始也不太一样,这已经开始进入苏联画家了,这也是的作品。

上传日期:2017年10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