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394 雅昌公开课 >对话:从模拟到数字 从数字到模拟>[第2集]对话:从模拟到数字 从数字到模拟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从模拟到数字 从数字到模拟对话:从模拟到数字 从数字到模拟
 

  主讲人介绍

  吕思斯:来自内蒙古呼伦贝尔的艺术家,他的作品通常是以现场表演、动态影像、电影、作曲、设计和装置相结合的形式呈现。其代表作为《模拟/数字化时代(The Age of Digital / Analogue)》,艺术家着眼于英国的文化遗产,串连起过去与现在,创造出一段工业和自然交织的视听之旅。

吕思斯

  费俊:艺术家,设计师,教育者。曾就读于美国阿尔弗雷德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电子综合艺术专业并获得硕士学位。现任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数码媒体工作室教授及主任,交互艺术与设计研究生导师,交互北京发起人。

 费俊

  托尼·布朗 Tony Brown:80年代初最早以尖端科技创作装置作品的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在诸多国际性展览及各大艺博会均有展出,其中包括卡塞尔文献展、纽约军械库艺术博览会、巴黎国际当代艺术博览会、以及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其作品亦被加拿大、美国、亚洲及欧洲等多个国际知名的美术馆及私人收藏机构展示和收藏。

 托尼·布朗 Tony Brown

  导语:科技与艺术的结合越来越成为我们时代的创造方式,同时也将会成为我们的理解现实的方式,这些都在迅速且安静的变化着。吕思斯正是这样一个运用数字工具进行情感实验的艺术家,而从他的个案出发还可以更多的讨论视觉艺术发展的某类趋势:从模拟到数字,从数字到模拟,这些正在发生的现象重新塑造着我们对于视觉艺术的定义和认识。

  主题:对话:从模拟到数字从数字到模拟

  第二部分:从模拟到数字 从数字到模拟

  非常感谢我们所有现场的观众,早起来赴我们的也会,今天其实我们是,想让这个对话轻松,就像着咖啡聊天一样,也特别希望大家都能够享受,我们这次的对话。我首先想结合我个人,这些过往的一些创作的经历,先回顾一下历史,然后我们再回到这个主题。

 

Still image of Forest Rising 2016 吕思斯

  在数字时代,片子里面我们刚才看到的片断,就是打印机,它是格登博格的产品。这个机器在当时的出现以后,它把世界分成了一半一半,把可以当时拿笔写字的人,写书的人跟开始用打印机的人,完全分开了。他把这个世界划分为两个,能够看书阅读写字的人,他们对世界的时间和空间的理解,就跟那些不会阅读写字的人,那么完全不同的世界。

  打个比方那些能够读写的人,可能大脑的构造本身,就可能跟不能够进行读写的人,可能就有着先天的这样的不同。这个是非常关键的一个因素,就是在你的作品中间很多的点,都是可以看到的。就像费俊老师最开始介绍他的时候,他确实是很早就开始进行,就是装置艺术,很早就跟科技就纠结。

  他也是说很多时候科技,就是让他真的,也是给他很多的应该叫什么?麻烦。就是格登博格当初他所带来的,这种革命一样,现在其实我们这个世界,也面临着一次分裂,就是说我们叫模拟时代的人,和数字时代的人,可能他们就像电脑的硬件配置,本来就不同一样,他是存在着非常大的差别的。

Lu Sisi NORTH OF X) 吕思斯

  我父亲他是电脑工程师,他为IBM是编程,应该是说他是最早的,跟模拟那个年代发生关系的人。说到刚才说到就是他父亲,从小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给他买电脑,他从小就玩着电脑长大的,他认为他的父亲并没有教他什么,但是他的父亲却对他进行了编程,他是被他父亲编程。我父亲整个就是把我数字化了,在我的大脑中深深地植入了,模拟时代的信号的噪点,那种东西在我的骨子里。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小学的时候,我考试总是不及格,是因为我面对的试卷,试卷上让我做加减乘除的运算,我不敢相信怎么就能有如此简单的题,所以我不知道该如何做答。我其实是经历了从你说的,脏乱的模拟艺术时代,到非常清晰有序的数字时代。在三四十年前,我可能是最早的一代艺术家,就已经开始用数字技术进行创作了。

  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开始尝试,开始追寻的一些东西就是非常噪音的,声音里面的失真器包括视觉的效果 特效的东西,变得类似于,集中队新的东西,是用一种数字型的模拟,按照早期的RGB的效果,所以我很好奇,怎么我们又回来了开始找这些东西。

吕思斯在对话现场

  大家开始重新买硅胶,开始玩这些老的东西,很类似于我的作品。所以我们刚才讲的是,我所有的作品都是的转换,我的真实的身份在哪儿呢?我是一个私宅,干这件事从来都不出门,我仔细想一下确实我的身体在哪里,我的身体都在,我说我的脑子永远是灵魂,但是我的脑子里面,永远是在电脑屏幕里边,在网络里面去畅游,身体步履上其实不出门。

  费俊:我们今天是一个咖啡聊天的那么一个格式,其实是没有咖啡的咖啡聊天,我也希望现场的观众能活跃一点,每个人都能够问一问问题,这样我们会比较有趣,其实很多问题可能是没有答案的,往往好的问题也不是为了去追寻答案,像托尼刚才问的问题,就是你的身体在哪儿?这里面其实隐含了几个问题:第一个是什么是身体?

  第二个是在今天的语境中,我们的身体在哪儿?这其实是一个,整个非常开放的一个问题,我想每个人都有这种感受,就是说今天我们是否还真的需要身体。其实我们大量的活动和能量,不是靠身体来出发的,更不是靠指令,靠模拟的大脑,以及外脑来共同发生的,所以这个问题,其实我想也交给很多现场的观众来思考,这是说在这个时代里,身体和大脑的关系是什么?

对话现场

  大家听明白这个意思了吗?其实我们干嘛大周末的那么早,堵着车跑到这儿来,要在一个物理空间里面,这样遭遇在一起,为什么而不是贴个微信群得了,大家就群聊一下?这个也回应到跟身体的关系。

  吕思斯:因为我觉得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演出的形式,它是一个能量的转换,就是大家坐在一起的时候,互相看着对方的时候那个能量,你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你的体温,你的任何脑袋的思想,你的状态是不一样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从屏幕前面后面跳到了屏幕前面,我希望那种人与人直接的刺激,给我的作品产生一种,只有在现场会产生的状态,再保留下去,再产生更好的作用。

  费俊:所以我觉得刚才他那个话,其实引出来思斯作品中,很重要的一个特质就是“现场”,他说为什么要现场?今天现场在今天这样一个,高度数字化的信息非常容易获取,里面什么样的价值?

吕思斯在表演现场

  吕思斯:就是因为现场演出这个东西,是无法复制的,我可能喜欢VR现代科技的介入,但是就像我说的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交换,这种能量是很难解释的一种感受,所以他是很难VR就能体验,而且是持续长久的,你的记忆性会很长,你可能因为很新鲜的感觉,看见很新鲜的感觉就觉得好酷,但是人与人的交谈是永远存在的,确实你天天跟朋友一直在聊天,聊了多长时间以后,还是想跟他一起吃顿饭,还是想一起坐下来面对面的聊天,这是现代时代很人性根本的东西,演出一直在存在的这么一个形式。

  吕思斯:我个人的感受是说其实无论是媒体艺术,还是当代艺术放到我们今天,我们就能深刻地感受到,这是现场变成是一个,非常有当下价值的一种形态,甚至我们可以称之为是,一种瞬间形态,他所需要的要素是物理空间,包括物理的身体,以及你家里的所构成的,这样一种新的方式。

  那么由于他的不可复制性,由于他的不可回溯性,因为即使你可能有了现场录像,但是完全不是现场这样一个东西,因为不可被复制性,恰恰给了他一种能量,一种力量。我想其实这个问题,也是抛开现场的观众们,你们在今天这个时代怎么看待,基于现场的这样一种形态,或者是说叫一种艺术。

上传日期:2017年10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