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展览赏析 >【雅昌带你看展览第637期】李翔个展山东美术馆开幕 笔墨淡彩里的中国画新语境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带你看展览第637期】李翔个展山东美术馆开幕 笔墨淡彩里的中国画新语境
 

  又一年国庆即将到来,天安门“祝福祖国”的巨型花果篮一经亮相就引得网友争相关注。这个值得庆祝的节日里,军人也是值得尊敬的角色,正值在国庆前夕,山东美术馆外的相关海报就换上了一幅军人题材的绘画,画面是一个年轻军人的面孔,满脸汗水、激动昂扬,充满着年轻军人的朝气和阳光。

  这是一张写实的中国画,名为《南海南海》,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李翔的作品。李翔是一位军人出身的艺术家,他还担任着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美术系主任和解放军美术创作院常务副院长,在国庆来临之际,他为山东美术馆带来一场关乎艺术、关乎军旅、关乎祖国大好河山的中国画展。

  2017年9月28日,“笔墨淡彩新语境一一李翔中国画展”在山东美术馆正式拉开帷幕,展览展出了李翔的人物与山水中国画作品共62件,是他近些年来在艺术创作中的代表作品。

  5年前,李翔在中国美术馆做了自己的第一个个展,5年之后,从山东临沂走出的李翔将自己第二个个展办到了老家山东,并想山东美术馆捐赠大尺幅书画作品共10件,包括《祈祷》《男人体写生》《山居秋暝图》《春风日暖草木知》《秀色祥云》《山道弯弯》等精品佳作。

  

  李翔《母亲》230*200cm 2012

  

  李翔《南海南海》300*230cm 2014

  

  李翔《祈祷》216*167cm 2012

  进入山东美术馆一层左侧大厅,四幅巨幅人物肖像画最为吸人眼球,像罗中立的《父亲》一样的视觉冲击感,人物形象的面部造型、结构、情绪、阴影,面部的每一个细节都表露无遗。毫无疑问,扎实的绘画功底和画面每一个细节都表达着一位艺术家的自信。这类人物画是李翔多年来在创作的类别之一,他告诉雅昌艺术网,自己多年来游走于全国各地,只有让自己感动的形象他才会把他们画进自己的画面中。

  

  家在沧茫绿雨中

  

  秋浦渔舟轻似苇

  

  一天秋色染乡湾

  多年来,李翔以写意性具象人物和“淡彩”山水广为人知,山水画同样是他此次展览中的重点,在他的山水画创作中,多年来都在研究“淡彩”的运用,如何运用水、墨、色的相互结合,又如何处理画面中的光,这都是他的绘画研究课题。在艺术创作中,李翔秉承“以真诚为起点,以质量为生命,以创新为灵魂”的理念,认为“写意性具象绘画”除了包含对象的“具象”塑造和细节刻画的特征以外,还要有书写性,要在笔墨趣味和笔墨质量,要把对象的精神气质写出来;而“写意”就是要表现对象的精神气质,表现自己对人物的真实理解和感受。他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中国的写实绘画还有巨大的空间可以发展。我们要用中国的绘画材料,表现中国题材,体现中国精神的造型高峰。”

  国作协副主席李存葆在五年前曾经为李翔写过中国美术馆个展的前言,而这在今天看来依然有效:李翔的“写意性具象人物绘画”,立意高远,自树一帜,别开了中国人物画的新生面。不论是状描当代军人,还是摹写底层百姓,李翔都力图发掘出寓居于他们身上的心灵光波,传导出画家对军队与人民的挚爱。李翔将西方的色彩观,注入中国山水画创作。他的“淡彩山水”,创造了山水画的新语体。其作品虽为对景写生,但从不照抄风景,而是本质地去揭示大自然的精髓。

  展览自9月28日持续至10月25日 。

  了解了展览的基本信息之后,我们就跟随艺术家走进此次展览。

  李翔:中国画一直强调笔墨,大家都知道以墨为主,但是对色彩的研究或者是填充,它是很简单的当时,就有一个随类赋彩然后就没了。然后用色彩大家都知道是一个科学体系,色彩是很难的,在印象派才解决色彩问题,因为科技足够发达了,才知道了色彩是怎么回事。西方的这个色彩体系能不能化为我用,它的密码能不能拿过来作为我的一个养料,就是由它的冷暖关系变成我的阴阳关系,变成我的黑白关系,笔墨不失去的情况下加入色彩,这样的话我觉得就非常非常有意义,因为在空白处填充那才是中国画朝前推动的,所以说我在色彩研究这一块和笔墨怎么结合这一块我做了大量的探讨,几十年来也是在这方面做的努力,造型、色彩和中国的笔墨的结合,它是个巨大工程,这个工程需要下大力气,它很难,它不容易结合,但是正是因为不容易结合,才有我们的发展余地,才有攻克的理由,其实笔墨淡彩新语境这么一个我个人的画展,五年前在中国美术馆办过,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五年办一次个人画展,这也是一种目标,也是一个压力给自己,但是经过五年,我觉得有点儿紧张,就是说五年来其实很快就过去,然后五年的创作作品给我的家乡,父老乡亲汇报一下,我这几十年来的创作更有意义,所以说就五年以后的展览就放在了山东美术馆,山东美术馆是中国最好的美术馆,在这样的美术馆展览我是很愿意的。

  另外我还把比较精心创作的这么多年来积攒下来的十张作品捐献给山东美术馆,我愿意让它,其实一个画家的艺术品最好的归宿还是放在美术馆、博物馆,这样的受众面更大,永久保藏。它有意义,产生的意义和社会意义、学术意义、艺术意义都很强。这个展览主要是62件作品,有一半是人物画,另一半是山水画,人物画也是主题性创作的,大部分都是大创作,现代人物。有农民题材,有战士题材,有军事题材,有各种题材的,少数民族题材的都有,山水画主要是我写生创作,我把写生当创作,在山水当中祖国的山山水水有好多地方,各省市、名山大川,包括山野、无名小景我都画了,大体上是这种情况,两大部分一个是人物:一个是山水。人物画创作我始终感觉到有感而发。你有特别充分的理由去画这张画,所有的形象人物画当中的形象很重要,这种形象感必须让我感动,让我有冲动,我才去画,没有形象感的,没有让我感动的形象我不去碰他,这是创作很重要,所以这里头包括《扎西平措上尉和阿爸阿妈》包括《祈祷》,包括《母亲》,包括《南海南海》,这些形象都是让我感动,我其实不想放过他,我想把他表达出来,这样的形象这里头有很多,比较强的造型能力和强的色彩构成能力,和中国的笔墨结合起来,始终是我探索的一个方向,而且你想想中国画你不能叫它感觉像油画,也不能感觉像水彩,他很根本的一个区别就是笔墨,就是书写性,你看所有的人物画里头你看到一根头发丝也具有书写性,书法用笔,这个而且还有中国画特有的宣纸的那种透明感、灵动感、温润感、晕染感这些东西的特点一定要保持中国画的东西宣纸上的特有的东西一定要保持,保持了这个基础上把颜色放进去,把造型放进去,不漏痕迹的表达出来,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感受做牵引,你的感受表达出来了,你对这个人物、对这个风景、对这个山水的感觉、感受、整体的感悟表达出来没有,这个是很重要的,所以说我画的人物画里头每一幅应该说是都是我心思的表达,因为观众可能不一定他完全和我吻合,但是他能找到的感觉也一样。

  

  李翔《高原鹰》220*190cm 2017

  这是前一段我去西藏写生,西藏体验生活,我对一个边民在边防上的一个民兵,他算民兵,因为他一直给部队服务,边境线上太长了,如果不发动群众和老百姓特别是民兵这个守不住太长了,但是他这个人的贡献非常大,他就像高原的鹰一样随时看着这些环境,跑过来一个人过去几头羊、几头牛过来,这都是他们要做的,所以说他们贡献很大,我想表达他们,这个人物的形象像一座山,这个人物的形象特别深邃,大家知道中国画是很难表达阴影下的东西的,很难表达阴影,很难表达光,但是我就是知难而进,就是要强调光,强调阴影下的丰富表达,他阴影下的眼睛结构都已经模糊了,但是我要表达出来,而且还要很整体、很自然,这是给我自己一个挑战,但是我努力地去挑战自己用笔墨,你看包括一个点他是有质量的,一条线也是有质量的,再加上颜色的加入,使这张画有一点视觉的冲击力,我始终想做到一个什么在宣纸上的视觉冲击力能不能超过油画?能不能和油画放在一起不逊于他们,这是我一直作的一个文章,但是现在看来完全可以做到。

 

 李翔《原乡》 纸本

 

  这张画是有十年了可能,有七八年前创作的一张题目叫《原乡》的作品,这张作品其实我小时候生活就是这样的,就是我小时候有这种牛,这种耕地的牛,后来越来越没了,现在你到农村找不到这样的牛了,原乡,原来的,现在的农村都变成了高速公路、大楼、高楼大厦,我的家乡就是这样的变迁。所以也反映了改革开放的中国的整个的发展和变化。

  另外像这种画可能色彩还是稍微简单一些,但是他有一种怀旧,有一种回忆,也有一种无奈,还有一种喜悦都有,情绪都有,但是人物和动物的结合一个横、一个竖,这种变化、这种构图还有它的丰富性,整体感,我觉得也是给我自己一个挑战吧。

  山水画创作我觉得后来我越来越想画山水,近几十年我也画山水比较多,在山水当中写生,这是在大自然当中写生,我的意思就是把画室搬到大自然当中,在大自然当中是创作不是写生,写生局限于某一步,我是强调整体的这个地域,这个山水的感受,能不能放在画上,就是我360度站在山水当中360度都是我的素材,这些素材都是我的符号,我把这些东西联合成一种创作感受整个山水的感受,这是我的这么多年一直做的,就是你看着好像不是具体的某一个地方,但是又是这个地方,这就是我山水的这种,然后我用的颜色多,我把颜色我把笔墨特别是把墨变成当黑用,颜色很丰富,用的还是国画颜色,最多用点儿韩国的国画颜色就是这种国画颜色的传统材料的焕发新机,我是一直在这么做,宣纸还是生宣纸,然后把这个颜色自然的用笔墨表达出来,画冷暖和阴阳,这种感觉是我一直在做的,用中国画大家知道画的是哲学,画的是心理的感受,他直接可以留在宣纸上的,心思一点点变化都在这个宣纸上,所以说这种东西是非常好的材料,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太宝贵了,我们要用老祖宗留下的材料让他焕发新机,就是能不能出新,这是我一直探索的,把颜色用进去以后难度很大,但是一样能够做到,你看这是我最近画就的是今年去年春节放假我在西双版纳画的,澜沧江边上画的,一样就是说你看到里头又有笔墨,又有颜色又造型,一样能够做到。

  

  14年我去太行山、去河北的兴隆还有秦皇岛的阻山这些地方画的这四张画,还有秦岭这四张不同的地方,但是画的尺寸都差不多,比较要求自己就是画的比较深入吧,就是在现场写生可能是一天两天这一张,但是回来改的时间长。一挂就是一两个月两三个月在那儿看,在那儿改、修、加工,这种我觉得还是像我们工艺大师把瓷器早晚最后看的什么毛病都没了才出厂,才展示给观众,要有这种精神。写生时间短,但是回来得创作、加工的时间长,因为中国的宣纸他和水墨他很容易结合形成一种朦胧、灵动、温润的感觉,这种温润、灵动的感觉是中国画的一个悠长,这种悠长要充分发挥出来,就是水的特性,水艺术的特性要充分地发挥出来,这样的话很适合大自然,上善若水的感觉,很大自然经常变化,还有下雨了,云雾起来了,水淋淋的这些东西,我感受比较深。

  另外就是说更重要的是对某一个地域的感受做牵引,使你的技法不管你是水也好、墨也好、彩也好,还是任何东西都是为感受服务的,我让感受做牵引,所以说它产生了许多新的技法在里头,因为有一些传统的技法是达不到你的感受的目的的,你的感受解决不了啦,所以说产生了新的好多技法,新的好多技法不管你是喷水还是颜色还是你用各种技法但都是为感受服务的,所以说创新是自然而然的,不是硬创。

上传日期:2017年09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