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632 雅昌公开课 >彭峰 《全球化时代的新艺术》>[第1集]【雅昌讲堂】彭锋:全球化时代的新艺术概况

视频信息

名称:彭峰 《全球化时代的新艺术》【雅昌讲堂】彭锋:全球化时代的新艺术概况
 

  主讲人简介:

  

  彭锋,北京大学博士,耶鲁大学访问学者,现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从事美学理论、艺术理论、艺术批评、展览策划、剧本创作等方面的研究教学和实践。出版《艺术学通论》等学术著作14部,《艺术的语言》等译著7部,发表中英文论文200余篇,策划“第54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馆”等重要展览100余次,创作剧本《穿羊皮袄的男高音》(改编为电影《一夜成名》)、《预言》、《理由》、《大红灯笼》(改编自苏童小说《妻妾成群》)等7部。彭锋的美学研究和艺术跨界实践引起了国际学界的关注,曾应邀于第18届(2010年北京)、第19届(2013年波兰克拉科夫)世界美学大会担任主题讲演,应邀于中欧高级别人文对话机制文化论坛第一次(2012年布鲁塞尔)、第三次会议(2015年布鲁塞尔)担任对话嘉宾。

  讲座主要内容:

  

  人们或许还记得四年前荷兰艺术家霍夫曼的“大黄鸭”在香港引起的轰动。如果我们追寻“大黄鸭”的足迹,会发现在所到之处都会引起轰动;同时也会发现它引起的轰动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大黄鸭”为什么能引起世界范围内的轰动?这种轰动为什么会很快就销声匿迹?本次讲座将着重解答这些问题。

  “大黄鸭”具有全球化时代艺术的典型特征,它挑战我们对艺术的固有看法,同时正在改变上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确立的当代艺术的观念。艺术不再惧怕表现美,不再拒斥技术合作,不再避讳商业诉求。全球化时代的新艺术,将借助美的普遍性和感觉的共通性,在建设适应全球化时代的新文化中,发挥重要作用。

  

  曾经风靡全球大黄鸭

  

  3D打印雕塑

  

  触摸灯光

  

  弥漫

  

  看见的和想象的山

  

  人造云

  

  雨屋

  讲座主题:公共艺术塑造城市美学品质的方法与路径

  第一部分:全球化时代的新艺术概况

  把我叫美学上神我儿子很不习惯,说怎么我爸算神了。后来看没那么神。

  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个话题,这个话题可能对某些听众来说有一点陌生,但我还希望能够把它讲清楚,这是我做的就是理论和实践,一些新的尝试。刚才薛阳介绍我,我本来是做美学理论研究的,到后来又做艺术展览和艺术批评,我还做剧本的创作。其实对我来说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弄清楚艺术是什么和什么是艺术。如果我只做理论研究我没有接触到艺术家,如果接触了艺术家我自己没有变成艺术家,我想对于艺术是什么的这样一个体会终究会有一些弱。所以我就是把自己的时间分成三块,基本上80%是在北大做研究,15%就是献给了我们的艺术家们,还有5%我自己尝试做剧本,就是我每年会编故事,一些故事朋友们比较喜欢就拿去拍电影或是做舞台剧,或者是做过别的。所以基本上的状况就是这样,理论研究,艺术的批评,策划,最后艺术创作。那么目的是为了弄清楚什么是我们这个时代需要的艺术,所以今天我讲到可能对某些朋友来说稍微有一些新鲜,就是跟我们脑子里面所理解的艺术有些距离,但是我们也得与时俱进,这个时代在变化,我们的艺术肯定也要发生变化,我先给大家看一个图,这个图是在2013年发生在香港,从来没有一次艺术展览有这么火爆,每天可以吸引上50万人的去看,看什么呢?就看大小黄鸭,小黄鸭但是他做得超级大,看完之后你什么意思呢?什么意思没有,就是黄鸭,它里面没有特别多的含义,他也不希望你去想,他没有特别多的寓意,他就成了一个狂欢节,以艺术的名义整个香港人民聚在一起狂欢了一次。所以这个展览吸引了好几百万人看,因为他每天这么多人,那么是不是中国人喜欢看热闹呢?不是,全世界都在,他不仅在中国这样,他来中国之前已经在全世界各大港口停留了好多地方,每到一处都会引起轰动,大家都来看,如果说所有的人都喜欢看热闹,我们就假定看热闹是人的天性,不喜欢看热闹,所以也不一定是个多么见不得人的事,多么大的缺陷。那么这样的艺术通过以艺术的名义改变老百姓的生活,改变人民群众的生活,改变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今天在今天是我们艺术家应该思考的一个话题,艺术不再是高高在上,艺术也可以亲民,也可以跟老百姓这样一个日常的生活完全发生关系,所以不管多么大的展览,多么重要的展览,花了多少钱的展览他吸引来的观众都没有超过这个大黄鸭。这是在香港的情况,你看它有多大,就是很大的。其实做起来没有那么难,我们当年在威尼斯也想做一个这样的,但不是大黄鸭,是一片云,如果我们的艺术家做出来了,这个大黄鸭后来也就没有这么有名,只不过可惜,我让那个艺术家做他没做出来,因为做这么大他有一个技术问题,他会漏气,所以大黄鸭在很多地方会最后最后结局是非常惨的,因为一旦它把气散掉以后会形成一片黄的漂在水面上,这是另外一个展览去年到了上海,这是在纽约,在纽约,在纽约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美术馆叫MOMA,你要看这个展览需要等至少超过4小时,这个展览是里面就是你进去之后里面霹雳啪啦下雨,只要你所在的地方那个雨就会停,为了试这个雨停不停,这些人作出各种各样的动作,不是因为他想跳舞,他把手伸出去是为了试探这个雨停不停,最后发现每个人都是自编自导自演的舞蹈家,我们都有跳舞的潜能,我们做出来的姿势特别优美,只不过是平时我们没有意识到,所以这个美术馆在各个角落装了很多摄像头,把观众们做的各种各样的动作全部给记录下来,后来发现其实每个人都可以跳舞的。他们不是要真的跳舞,他们要试这个雨停不停。其实一个这样的姿态其实也很优美,但是这个姿势我想每个人都可以做出来,这是12年,那个美国时代周刊的这样一个封面,做了一个获得了最佳发明奖,这个艺术家做了一片云,用什么材料做的我目前不清楚,据说我们现在有艺术家已经破解了他做这个云的方法,也可以作出这样的云,但是这个云做出来还是蛮震撼的,因为它可以悬在空中。做了很多云,这个大家没看清楚是吧,可以把前面这个灯如果能关上更好。这个特别漂亮,当然这个云我没有看过现场,但是一些朋友跟我们说看现场的时候它不能坚持很久,一会儿就消失了。我们看见都是目前看见的都是一些图片。

  那么对于这样的艺术作品我觉得他们有共同的特点就是能够跨文化传播,就不管你在哪个国家,在哪个地方,不管观众是什么样的文化背景他们都能够积极参与投入,都能够欣赏,好像都能够看懂一样的。因为他本来就没什么意思,所以不存在真的看不看得懂。

  那么这是在2011年的一个展览在威尼斯这就讲到中国威尼斯2011年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的中国国家馆这个展览的题目叫“弥漫”,我把它叫“弥漫中国气味”,我们做的是用中国气味做媒介创作了一个作品,这个作品气味是五种气味,我把它叫五味俱全,我们先欢迎艺术家,我们当年在威尼斯作出这个作品的艺术家今天来到了现场就是原弓先生。那么当时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做威尼斯双年展的国家馆,竞争很激烈的,我们那一届有15个人,15个策展人拿到了邀请函,经过一轮接一轮的PK,最后是我最后选择了我去做这次展览。其实我也不是每次做展览都能做的这么好,当时我想到这个主意的时候我就觉得肯定是我去做展览,不需要竞争了,因为我也不是经常能想到这么好的主意,就是做五种气味,因为在威尼斯就是全世界当代艺术的一个奥林匹克这样一个平台上面,中国艺术家是非常吃亏的,原因是因为我们政府决定去参加这个展览的时间应该晚,我们2003年再决定去,而这个时候威尼斯双年展已经有一百年的历史了,所以好的地方都被老牌帝国主义国家瓜分完毕,所以给了一个油库,就是里面很多油桶,没空间的,后来我灵机一动我觉得有一个东西不需要空间的那就是气味,气味不需要空间,气味可以弥漫的,所以题目叫“弥漫”,叫(英文)就是弥漫。我们旁边是特别豪华的意大利国家馆他们有最好的空间,因为他们是东道主,他们那年展览了将近300个艺术家的作品,空间多大。我们作为他的邻居空间这么小,这么局促,用什么方式再做一个展览能跟他们抗衡呢?我想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中国的智慧,中国人是有智慧的是不是,我们去放雾、放气、放味道,用风一刮我们的作品全部过去了,我们的作品经常弥漫到意大利国家馆里面去,这谁也挡不住是吧,你不能说不让你来,所以每次我们的雾过去的时候我就跟他们策展人我说抱歉,我们的雾又过来了。他跟我说幸亏你过来,我们这个展览做的不太好,你们的雾来了他们看的不太清楚。对我的批评少一点。就是这样一个雾,这个雾在欧洲很有威力的,然后我待会儿稍微讲一讲,在欧洲传播是一点问题没有,所以我想这个全球化时代的新艺术它是在可以任意的做到跨文化传播,不需要特别多的解释,国外的观众可以看懂,中国的观众可以看到国外艺术家的作品,国外的观众可以看懂中国艺术家的作品,选择五种气味是有讲究的,选了绿茶、白酒、熏香、中药,最后选择了一种花叫荷花,因为他们都有某种精神气质,选这些气味。当然他们是不是真正能唯出这个气味有没有多少关系,我之所以当时能够想到选这个气味一个方面跟我们馆里面没有空间有关系,另外一个方面其实想回应对欧洲的传统做一个回应,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在威尼斯做展览,欧洲人最早来中国的目前来说就是比较有影响的是马可波罗,马可波罗是威尼斯人,他在中国带去最多的东西是一些气味,一些香料,所以我唤起威尼斯人对他们的祖宗向东方去取经,我们叫东方取经这样一段历史的记忆,所以在威尼斯人看完个展览他也会觉得很亲切,跟他们的文化是有关系的。当然最后选五种气味不选六种是一个自我保护,因为在中国一旦你做威尼斯双年展策展人,你知道风险多大吗?有亲戚朋友找你能不能带我去?是吧,这个拒绝起来比较容易,但是如果有领导怎么说,你怎么办?如果你的直接领导试试,如果是国家领导人说你能不能带一个人去,你能不能拒绝,我想大部分人拒绝不了,但是我能够拒绝,为什么呢?因为我做五味,五中气味,五个艺术家都找到了,你不能再塞进个人,因为再塞进个人就叫六味地黄丸那不行,不行,我说不行我的概念不能多一个,一个也多不了,所以有特别高级的领导跟我说你能不能再增加一个人,我说不行,你要五味俱全还是六味地黄丸呢?你自己看着办吧,最后所以这是自我保护,在这个时候你要学会用这种方法来保护自己,要不然的话你会得罪一大堆人。

  我们这个展览就是五种气味,这些国际关注在这里面玩的特别high,我们这个可以放很大的气味。我们第一次把气味做出来的时候大家都跟兴奋。我还记得这是在开幕之前,在27号的时候我们应该是5月31号就要开始开放了,27号的时候我们作出了第一组机器我们做出了一片雾在一个黄昏的时候很快天黑了,当时我们大概放了几分钟,因为按道理不能放太久你还没有开幕呢,不能剧透太长时间,说不定很快就停了,但是就这样第二天来了一群艺术家,国外艺术家他们不布展了,他们来问我们这个展览我们这个雾怎么出来的,把中国艺术家给抬起来,说你太牛了,没看见你们怎么劳动你们就在地下挖了一个洞,他们以为我们烧锅炉烧出来的,其实不是,是吧,我们用了一种上海的技术用水喷出来的,所以这现场照片不是摆拍,这是现场属于把我们一个体重不轻的艺术家他们死活要把他举起来,但是举了好长时间都没举起来,后来还是举起来了,就是太厉害了,这是真的,现场。

  6月1号是威尼斯双年展的媒体开放式,就是给全世界记者开放的,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接待了70多家媒体,包括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法兰西Time,就是所有的重要媒体全面进来,我可以告诉大家我没带一个助手,我一个人应付,所以我们成了6月1号威尼斯双年展媒体开放日最佳新闻,该日最佳,整个201年6月1号全世界最佳新闻是中国馆,我们知道中国新闻很少能够成为全世界最佳新闻,如果成的话一般是负面新闻。所以我们国内的一些亲戚朋友都特别担心,包括一些领导对我特别担心,以为我在威尼斯做了什么坏事,要不然怎么成为头条新闻,如果不做坏事成为不了过的头条新闻,后来他们发现不是坏事,是好事。就是我们过去24小时最受外国人关注的中国新闻艺术家在这里。

  下面是李娜打进法网半决赛,决赛,我们的新闻在国外的点击量跟李娜打进法网决赛的点击量是一样的,甚至比他们还高。6月2号中国馆开幕了,但是我们迎来了一个特别不好的事件,一群外国人在中国馆前面包围我们,把我们他在抗议,有政治抗议,抗议什么事件我就不告诉大家了,总而言之我们有一个事情他们不喜欢,他们抗议,我们怎么样做工作要把他们赶走,赶不走,怎么办呢?因为国外关注越来越多,这对中国政府的形象总是不太好,但不是我们引起的,他们就老跟我说你能不能要我能不能够想办法把某某人放了,我说我放不了,因为他们比我厉害多了,那个人比我厉害,我自己都掌控不了我自己我还能放掉他,我放不了,他说你能不能不做展览支持某个人,我说不行,要不然我们就回不去了,他说没关系我给你在欧洲找工作,我说我还有老婆、孩子在中国,他说没关系我给你在欧洲找老婆、孩子,总而言之就不让我做展览。后来我们想我们有雾,我们把雾放大一点,因为雾就在外面,当我们把雾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很大的雾,他们都看不见了,我就两种原因最后导致他们提前散伙了;一种原因是因为那个雾看不见了。你这个就是游行也没用,反正看不见,还有就是他可能担心后面有什么恐怖袭击,因为雾特别大,第二种大部分人因为他都喜欢这个雾,他到雾里去照相去了,他不能一边照相一边抗议这个不太好吧,是不是,一边喜欢你,一边抗议,所以他们心里上应该受不了这种叫什么呢?错位,就是不忍心在中国馆前面再抗议,最后他们就散掉了。所以这个事情被法兰西time的一个记者看见了,6月3号马上发表一篇很长的文章发在他们艺术栏里边的头条叫China Pavilion就是中国馆。那么最后的结束是这样的,你看我们看一下,中国艺术家的努力是毋庸置疑的,军械库中最有启发性然而又最有挑战性的空间一个巨大的老旧的仓库排满了十分难看的油桶,中国艺术家五人组一个变幻莫测的多重感官感受的视听一般的展览进行回忆,拥有奇异的雕塑,醉人的方向,欢快的鸟鸣,这种超现实的世外桃源显然不是严肃的进行抗议的合适的场所,最后他们全跑了,所以我帮中国政府渡过了一场外交危机,这是真的。有一个欧洲博物馆的馆长跟我说,我后天就要去中国见我们文化部的领导,我要跟他们说你要奖励彭锋,因为他帮中国政府渡过了一场外交危机,我说太好了,最好让他们发点儿奖金,后来某个领导人跟我说确实要发奖金,这是真的,但是直到他退休奖金都没发下来。

  那么这个展览在罗湖做了局部,这是罗湖美术馆,这也是原弓艺术家做的,但是这两天撤展了,如果你们前两天去过罗湖的可以看到这个展览,这是一片雾。那么这些现象就是不同国家做的这样一个不同国家艺术家做的展览他在跨文化传播的时候并没有特别多的障碍,但是我们经常碰到一些问题有一些艺术作品从一个国家到另外一个国家我们看不懂是不是,怎样的艺术是适应全球化时代?适应在不同国家进行传播的,这是我们这些做策展人要思考的问题,所以我有很多朋友说彭老师你做这么多展览怎么从来没带我出国呢?我说实在带不出去,带出去别人看不懂这怎么办?不如不带。就是我们的,我也得去想一想我应该带哪样的作品出国。小朋友他会用世界共用的语言,他们有一种天然的这样一个交往的这样一个方式,但是艺术其实不太容易,不同国家的艺术传统不同,你要理解非常困难,所以很多朋友我都没有带出过,相反一些本来不是朋友被我带出国了。

  我想用一个艺术家的例子来说明艺术的变迁就是在这么30年之内所发生的变化,就是30年的时间发生的变化,这个艺术家是徐冰,我为什么老选他做例子呢?是因为他是北大毕业的,因为我是北大的,是吧,同时也宣扬了一下北大。那北大毕业为什么能够出艺术家?因为北大从来,我们只是有艺术研究,但是我们没有,我们不培养艺术家,北大中文系从来不培养作家,他培养文学史家、文学理论家、文学批评家,北大艺术学院也不培养艺术家,我们培养的是艺术理论家、艺术史家、艺术批评家,培养这样的人,所以我们不太培养实践的人才,这个人是北大毕业的,因为他从幼儿园开始上的是北大,附小上的北大,附中上的北大,最后大学上的中央美院,但是我也把他算成北大毕业的,因为他前边主要的教育是北大给他的。我们来看他三个艺术,可以看到就是今天艺术家思考的问题他是怎样的适应这个时代的需要在发生变化。这是他80年代末90年代初做的一个作品,这个作品叫《天书》大家知不知道这个作品,这个作品应该是中国的艺术家走向国际的一件重要的作品被全世界很多重要的博物馆收藏,在2013年的时候,还在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做过展览,这个作品叫《天书》,《天书》是没有人能看得懂的书,《天书》什么人也看不懂,这个艺术家用四年的时间,我们要知道四年的时间每天做同样的事,他做了4000多个假的汉字,汉字全是假的,没有一个是对的,只要你发现一个字是对的,他的作品失败了,4000多个假汉字,然后又对假汉字去排版,印出各种各样的书,当然自然没有人得懂,是不是?我们四年时间,用四年时间做了一件一点用的事情,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一点意义都没有,做了一件这样的作品叫天书。然后去印刷,他是这样,每天用这个小木头,每天自己做的,用小木头,小木头上边去刻了一个假汉字,然后再排版刻出来,这个作品有什么用呢?这个是封面,千万不要告诉我你认识。对,不认识,他所采用的方式全是宋代的活字印刷的方式,宋代的,北宋的,活字印刷的方式,严格按照宋代人做书的方式来做书。这个作品在中国人解读和外国人解读不一样的,在中国人解读的时候告诉大家这个作品是没用的,告诉大家艺术是没用的。

  那么这个有什么用,你要说清楚这一点有什么意义呢?因为在80年代的时候,大家告诉你艺术都是有用的,艺术都要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为工农兵服务,那么他现在告诉我们艺术是没有的,艺术就是艺术自己,它没用,所以在当时这个观念很前卫的,但是到了在国际上传播的时候没有一个人能够读懂这个意思,他们读不懂,因为艺术是没用的,欧洲人从18世纪知道艺术是没用的,艺术跟政治没关系,跟无产阶级革命没关系,这个是很老的观念,但是欧洲人看见这个东西怎么理解呢?就发现这是一个中国艺术家的作品,发现里面有一个中国性,因为那个时候欧美流行叫做我们把它叫多元文化,他们在做展览的时候一定要找代表,要找中国代表、找日本代表、找非洲代表、找阿拉伯代表,所以他经常会选做代表,就是因为他能够体现这个作品能够体现中国的中国性,是中国的这样一个符号,中国的标志,因为这个字无论写对了,写错了,他们都看不懂,是不是。这是排版,我心里有好奇,一个人用四年的时间做一点意义都没有的事这需要很大的毅力,要不然你怎么做出来呢,我老怀疑这个小子就是这个人他心里有什么想法,比如说在当时他有很多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不敢说,他写出来了,然后做了一套密码像电报一样的,然后这样做出来了,等于他快死的时候他公布,告诉你怎么解码,最后把它读出来,如果他这样太了不起了,然后我每次见面就问他,我说告诉我吧,你这个肯定是有用的,你告诉我怎么读,他老说你不要问我,真没用,因为他现在还比较健康,等他哪天真是不行的时候再问问,你要不问他的话他忘了怎么办,他忘了不告诉大家,我怀疑他肯定里面有一点想法,要不然不需要花四年时间才编出来嘛,四个月就可以了,四周就可以弄出来,他肯定是一个或许后面有一些东西,但是这个就不用说了,反正他现在没说谁也不知道,你看能不能用计算机把它解码给解出来,但是他从92年开始去了美国,到了美国之后他思考的问题不再是中国问题,他思考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问题,因为他的英语不算太好,他在美国的时候英语特别差,后来回国之后英语变好了,这个可以理解吧,因为大家英语都不好,他显得很自信,就像我如果长的特别丑有一种方法让自己变得很漂亮一点,就找一个比我更丑的人在一起,所以他后来跟一群英语更差的人在一起他英语超级自信,他英语比较好,那么怎么样解决中美之间的交流一直是困扰他的一个问题,所以他到纽约之后他老想这个问题,他后来发明了一种新的叫做一种新的文字,叫新英文书法,也叫方块字英文书法,就是跟美国人练书法,给美国人练书法用的,我们来看,这是ABCDEFG,他用汉语拼音,不是,用汉字的部首偏旁来代替就是英文的英文字母,然后他在纽约和在丹麦都有他的教室,叫欧洲人写书法的。然后这些人在练书法,这是徐冰在指导他们怎么练书法,而且徐冰说古代中国人写书法都跪在地上你们必须跪着,所以老外必须跪着没办法,不让坐,因为老外他不习惯跪着,他们的膝盖跪不了很长时间就疼,因为他们老不跪,所以现在想一个方法让他们跪下来。这是徐冰的书法挂在博物馆门口,大家能看出来吗?你们肯定可以读出来,绝对。对,这是art for the people,这是毛主席语录艺术为人民服务的英文翻译(英文)。这个就没有一了,现在全世界重要的城市,大的城市都可以看到用徐冰的方式写的牌匾就是这个挺好玩的。所以这个东西你发现没有他在思考的问题不是中国问题,是跨文化的问题,至少是中国和美国的问题,或者是中文和英文的问题,因为只有懂英文的中国人才能够看出他的意义,是吧,你不懂的话你看不出来,同时只有喜欢或者是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美国人他才会看,他一般看都不看,所以一开始他寻求两种文化之间的就是交叉的地方。

上传日期:2017年09月1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