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267 雅昌公开课 >姚谦《一个人的收藏》>[第1集]姚谦:收藏的意义

视频信息

名称:姚谦《一个人的收藏》姚谦:收藏的意义
 

  主讲人介绍:

  姚谦:华语流行歌坛写词人,制作人,音乐经理人,作家,收藏家。代表著作《鲁冰花》《我愿意》《如果爱》《脚趾上的星光》。最新著作《相遇而已》《品味》已发行。2015年姚谦做客第三期的《上弦乐公开课》由曲世聪担任引言人。

姚谦

  导语:

  在音乐之外,姚谦自1996年便涉足于艺术收藏领域,有着近20年的收藏经历。当年凭借小康收入和独到见地,姚谦很早就收藏到刘野、刘小东等艺术家的重要创作,也以很好的价格收获了常玉、徐悲鸿的作品和印象派画作,以及早在二十年前己涉及东南亚艺术,并且常年借由收藏的转换去支持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在收藏领域中,他丰富的心得与独特的看法与审美观正在两岸三地渐渐形成一股影响力。

  而此次,他在这部《一个人的收藏》里,分享自己20年来关于艺术收藏的宝贵经验和感悟心得。从如何买下第一幅作品,到找到属于自己的收藏方向;从学习辨别纷繁的艺术市场信息,到巧妙避开热门寻找突破,让普通读者也可从中一窥收藏的奥秘与乐趣。

  主题:一个人的收藏

  第一部分:收藏的意义

  大家下午好!大周末很多人还是得工作,谢谢你们选择来这儿跟我见面,我觉得特别荣幸。然后也谢谢雅昌给我这个空间和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个人收藏》。《一个人收藏》其实是我新书的名字。我很乐意跟大家分享收藏这件事,很多人认识我都是因为流行音乐,后来其实我不做唱片已经好几年了,管理工作不做了,那么大家认识我其实都是我写歌词或者是跟一些女歌手的一些事情,常常跟他们在一块,娱乐圈就散播的特别迅速,当然后来唱片式微了,我也不做管理了,写歌词是大家认识我的途径,然后也有写一些文章,可是那个时候我写的文章大部分都是关于生活感想等等这些,我一直在一些媒体写一些专栏,其实那个时候我就开始写我的收藏这个概念。

 

《一个人收藏》

  收藏其实对我来讲,是生活里面尤其在那几年唱片特别好的时候,我躲避工作压力最好的方法就是面向艺术,我常常跟年轻的朋友分享一件事,如果你爱一件东西你就千万别把它当做你的职业,就像我很喜欢音乐,说实在我在做唱片的那段很长的时间,工作之余我是不听音乐的,因为工作里面充满了音乐,而且你面对音乐就是要工作,就是要做判断,当然这也是一个时期,因为有了梦想就变成工作,你的工作实现你的梦想,但是因为工作的压力,反而让你可能没办法那么享受它,幸好有美术这件事情。

  我小时候挺爱画画,画的还像,我记得小时候爱参加比赛,我爸爸也喜欢画画,他特别高兴我画老是拿很好的排名,有一次我到台南市以外去比赛了,比赛那一天我爸爸突然间就莫名其妙出现了,我好高兴,我画了一半看到我爸爸来了在窗外,我特别高兴就把我画的画拿给我爸爸看,我爸爸眉头一皱摇了个头,他觉得太丑了,那时候对我很大的心理伤害,人也就是奇怪,有的时候一件事情你就记得了,从那天之后我就开始不画画了,但是我还是喜欢美术,我从来没有停止看美术这件事情,美术的书,然后到我自己能挣钱、能旅行,我都挑曾经在书上看哪些作品的美术馆在哪儿,我就去那个城市旅行,当我开始收入很好的时候,我也没有什么财务计划,那时候我最直接的想法就是那我就买艺术品吧。这就是我的收藏的启蒙了。

  我刚刚做这么一个开场,只是想说明一下我为什么跟收藏有关系,所以我才在96年买了我第一张画,在苏富比,那个时候苏富比拍卖公司还在台北,因为这张画之后,我就深入地开始思考艺术品在你家里面,艺术品进入我生活的另外一段人生。

  我不是炫耀,因为我96年收到现在,这是我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眼,我的脚在这儿,我起来的时候会看到我的脚,然后就看到这面墙,很多人喜欢挂在头这一头,我常常很纳闷,应该挂在脚那一头才看得到它,挂在头这一头只是带人家来你的房间参观的时候才看得到,为什么要带别人来你的房间参观呢?所以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

 

姚谦卧室墙上的艺术品

  我先不说里面有哪些作品,这些都是我从96年买第一张画到现在为止的收藏。而且这面墙常常会换,而且都是小画,可能在座有拍卖公司的一定不喜欢我这种客人,买小画值不了多少钱,但也很难说,因为艺术品不是大小,我前一阵子写了一篇文章,不晓得来不来得及收到这个里面,关于大小这件事情,因为曾经有一段时间,国内的艺术市场特别火热,造成年轻艺术家开始画大画,因为用尺寸算的话,大画更值钱,其实这是一个很错误的,我觉得那对收藏者是一个很错误的判断,而且我最奥恼的就是我曾经喜欢几件作品很大,但是就跟我收藏的冲突是我挂哪儿呢?

  我最反对我身边买艺术品投资,我不是说投资是错的,从来没有跟画相处过,买完之后就放到仓库,直到它觉得值钱和挣钱,又从仓库卖掉,另外那个收藏者买了之后又放进仓库,很多年轻艺术家开始画那些停在仓库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大部分都是二十世纪的,也有一些作品常常被一些美术馆借展的,可是当时我买的时候都不贵,我不是说贵与便宜的事情,而是说艺术的审美随着时代会改变,但是如果我们心中有一个自己既定的方向去收藏的话,你会得到很多乐趣,起码我比别人幸福的是我一起床,我就可以看到我喜欢的作品,这是个何等快乐的事情,当然起床的时候看到美女也是幸福的,但是如果没有的话就看艺术品吧,起床看到俊男也是幸福的,但是如果没有,有艺术品也是幸福的。

  这些都是有当代的,有西方的,有二十世纪亚洲的,那个最角落的红色的应该很多人知道,那个是刘韡先生的作品,当然他这样的狗也画了很大,好像尤伦斯收了,后来卖了天价吧,但是我觉得那张没有我这张漂亮。

 

局部-上方

  中间最上方的那个是常玉所有的油画作品中最小的一张画,小到比一张明信片大,但是这张画我有一个朋友是常玉最大的收藏家,接近一百幅油画都在他家台中市,所以美术馆展览的话都必须跟他借。我们是特别要好的朋友,他晚我一点收,因为我没有那么多钱,他预算够,所以他一直买,而且他很认真地研究,到巴黎去拜访做研究,甚至巴黎的画商小的拍卖行的资料他都收集,所以他可以很快地把常玉的油画、素描都收的非常齐。

  但是我都很骄傲地跟他说,你家有最大的常玉那张画,但是你家没有最小的那张画,所以他常常说对呀,再怎么收都收不过你,因为最小的那张在你那儿。常玉大部分在台湾人手上,有几个爱好者都会互相调侃。常玉下来的那一张是赵无极的,他还没抽象的,他刚到巴黎的时候试着受克利影响前的一张画。边上是莫兰迪的,我号称他是西方的八大山人。

  有一张应该大家比较眼熟,这张是丘提,因为前一阵还被国内的美术馆借展。借了三个月吧,想死我了,后来一回来我就赶快给挂上了,丘提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女艺术家,她画的作品很少,前阵子我看到特别感动我,我不是说女性应该牺牲,就是诗人余光中先生他拍一个纪录片,那个纪录片里面采访了他的夫人,余光中先生的诗写得特别好,优雅,因为一生都没有吃过苦,就娶了好媳妇,整个过程都很好,所以你看他永远平静的、舒服的、愉快的面对人生,采访他媳妇,这是要有那个命,因为他太太也是个画家,在采访里面他就说我们家两个艺术家,一个家里面只能有一个艺术家才能成功,如果两个艺术家,两个艺术家都是失败的,她想了很久,她决定成就余光中成为艺术家,变成一个诗人,所以她就选择不画画,但是她选择一个跟绘画很接近的,就是她在美术馆、博物馆里面当导览员,所以她一辈子做导览员,特别好的一位,特别可爱,特别令人尊敬的一位女士。

 

局部-左边

  我觉得每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并不是说炫耀,而且我觉得收藏最大的乐趣就像你买一本书,你阅读那一本书的过程和那本书对你的生活的影响,那么画的阅读、艺术的阅读好像像书本一样,要聚焦一段时间,艺术的阅读是更长的时间,但是片断片断的存在过程,所以我觉得收藏,我真的觉得因为人的生命有限,艺术的生命是无限的,所以当你那么辛苦挣的钱,然后有机会收藏艺术品,你只是一个短暂的拥有者。

  因为人的生命有限,艺术的生命是无限的,所以既然短暂的拥有,你就要好好享受拥有的过程,就像说你有孩子,特别孩子在几岁、几个月到两岁之间特别可爱,还不会跟你闹的时候,你要好好享受,千万别觉得是一个负累。艺术品也是,它既然有缘分跟你生活,你就好好享受,所以我经常享受,怎么折腾就是怎么跟艺术品相处,所以床头的艺术品,我大部分都挑一些不是很凶猛的,比较温和、诗意一点的。

  例如可能大家比较不熟悉,水果那个是一个以色列的艺术家,他其实比赵无极成名还早,画抽象,然后他决定画具象,因为他受妻子影响,他妻子是一个诗人,是用希伯来文写诗的,我那个时候没有这张画,又看了他妻子的诗,以色列人的那种宗教性还有那种性格,我看不懂那个犹太文、希伯来文,但是有一些些感染,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位艺术家当抽象那个时候赵无极那些都特别红,而且变成艺术的主流的时候,他反而离开了主流,回到画具象,而且他画生活里面琐碎的事情。

 

局部-右边

  另外这个老先生有趣的是他每隔几年就画自己裸像,对着自己画自己,所以你一张一张画的是一个苍老的老头,白色的头发,肌肉全身都下垂了,对着画布的画像,然后他画了很多例如说水果,塑料袋,其实很多艺术家都知道他,都在跟他学习,他的画里你会感觉到生活里边的诗意。

  我很喜欢生活里面经过的地方,所以在我的生活里面,除了这面墙以外,另外一个挂的比它多的就是我的楼梯走道,就是每天我必须爬上爬下的地方,所以我的楼梯走道一面好几层都是画,一面全部是书,因为我觉得书跟画之间的关系自古就成立了,我觉得如果要真的进入生活的话,你最好要放在你必须每天经过的地方提醒你自己有机会靠近它。

 

姚谦楼梯走道的艺术品

  当然还有一个地方我会挂画,不过前两天在嘉德的拍卖有一个展览,被采访说你挂哪里呢?提到一个题目说是你会挂在你的卫生间浴室,他说不会的,不尊敬,我心想我下回见到他一定骂他,因为我的卫生间是挂画的,而且挂了非常适合的画。

  这个就是我说的楼梯间,然后这是我地下一楼到一楼的过程,那个是八几年的艾轩,有一个非常诗意的名字,《她的脚步走远了》,表示中间的那个主角是男的。然后再过来是一个德国中年女艺术家,我特别喜欢她的画,这位女艺术家她都是用一些中间色在绘画,她也画人物,也画风景,但是都画的很简单,她有一个概念是画完一张画的时候,她要跟画至少生活半年以上,直到她觉得在自己视线里面是成熟了,她才会给别人看,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概念。

  今天我看到一个微信就是说在波士顿的哪个美术馆收雷诺阿,最多的那个美术馆前面有人抗议说他们已经忍受不了雷诺阿,请美术馆把雷诺阿的画给撤掉,太丑了,不巧我收了一张,那一张,其实我对他没有特别喜欢,但是我很喜欢在我收藏里面,因为艺术品而看美术史,因为美术史而看各自艺术家的传记,了解时代跟艺术家的关系,整个时代的艺术为什么会有这些变化,雷诺阿最感动我的一件事,其实重点不是他,重点是描述他现在还在世的小儿子是个大导演,那个导演就是他的儿子从军后来脚受伤回来,跟他的模特的恋爱的故事。那个电影挺好看的,可以了解一点点雷诺阿,但是那一部分大家知道,因为很多的传记提到他是严重的关节炎,肿大到每个关节到不能动的地方,但是他把笔绑在手上绘画,而我们印象中的雷诺阿大家都形容他绘画像刺绣,特别的细腻有光泽感。

  当然因为他成名很早,他可以养一群模特,那个电影里面就有描述到,而且这些女眷在照顾他,厨子等等对他都是非常忠诚,但是他未成名前他是一个很辛苦画画的人,他是在瓷器上画,所以你看他笔触这么小,以前那种高级的瓷器都是工人慢慢画的,就像我们以前清朝的一些家具上面还是有画师在绘,他以前就是一个瓷器的画师,年轻的时候,后来发表作品成名了,然后就变成职业画家,然而当他晚年的时候,他画了几张小的瓷器,瓷器上面有绘画,其实人到晚年会有一些回忆,我特别有感受,在一些传记看到,所以正巧有机会我就买了这张,这张是在罗马买的,一个老藏家拿出来的。

张荔英作品

  右上角这个可能大家不熟,叫张荔英,这张可能在很多书上可以看到,张荔英女士我在文章里有提到她,她是华人,是张静江先生的闺女,在巴黎出生,张先生是支持孙文先生革命成功建国的,然而他跟蒋介石特别不和,他媳妇的妹妹嫁给蒋介石又被休了,所以有一些元素,但是最重要是张荔英她小时候就在画画,但是因为父亲的原因想留在中国,所以被接回上海,在一些上海滩的传记里牵涉到杜月笙的时候提到讲法语的名媛都会提到她,叫张荔英,他们家几个姐妹都讲法语和讲普通话,但是后来她爱上了一个比她父亲年纪大的一个男人共产党,她父亲是国民党,她父亲接受了,但是在抗日的时候却被日军监禁的过程里过世了,当抗战胜利的时候,她是非常漂亮的年轻寡妇,所以她在国内有点儿为难,因为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她在中间,所以她选择了离开中国到了香港,最后到了马来西亚,定居新加坡。

  新加坡美术馆有很多她的收藏,新加坡美术馆如果在说我们新加坡的艺术家的宣传上,一定会拿出有一个梳着包头穿着旗袍的女生,那个就是张荔英,她的故事非常的精彩。我一直在收集也在很多文章写,最近她的东西大部分都在美术馆,偶尔有出来的话大部分都是当时新加坡政府例如说做国际之间的交集的时候,会送她的画出去,所以慢慢才大概有少数地流出来市面,而这张又曾经是书的封面,当时也只有新加坡人知道,所以我正好在新加坡,工作之余有机会,所以收了,所以有一度新加坡苏富比的,他如果给你图录的时候有一个提袋,旁边就是印了这一张画。我不是在炫耀,我只是很骄傲在大家还没有发现以前就买了,所以现在连新加坡美术馆要拍张荔英的传记的时候,都还得派人来我家拍几张做一些记录。

  我开始今天第二阶段,这个是一个我很尊敬的日本雕塑家,叫舟越桂,我不晓得大家知不知道他,我们想大家认识的日本艺术家大概就是村上隆,他在商业上特别成功,奈良美智,草间弥生,就是老太太画那个南瓜,强迫症的那个,其实这位艺术家他是跟草间弥生同辈的,他也70岁了,他是日本人很尊敬的当代艺术家,是很当代观念的,可是他雕的东西除了日本以外,大部分是德国人收,还有美术馆收。

舟越桂雕塑作品

  这件作品现在又被日本四个国内的美术馆在巡回,又借出去了,他这个概念是来自于希腊神话叫sphinx,描述一种动物是有人的脸,但是有兽的四肢,在身体里面游动,是肉食性会吃人,但是又会讲人话,它如果逮到人的时候经常会出问题,你没答对它就把你吃了,这个故事就出来了,大家都知道这个故事,但是这个在神话里面因为拉丁族系是每个人把文字具象化的方法不一样,像埃及就是人面狮身,在希腊神话有一些著录很多插图有不同的形象的表示,这个艺术家就想如果亚洲人来塑造这种怪物的话应该是什么方法,他用这个概念发展了这个系列。

  介于人与禽兽,然后要满足是四只脚,文章里面希腊神话它是漂浮地行走,不是奔驰地行走,你看不到它的脚,但是你知道它是狮子,所以他把那些诗句描述了一个神话里面杜撰的一个动物,最重要的是他借由一个形式,因为日本人跟我们华人一样,很多人的雕塑的形式经常会依附在佛像上面,那是我们的精神反射,尤其在中原的一些佛像,比如说已经加入了我们主观的认为,而日本跟中国对佛像的认知是很接近的,尤其是在唐朝的时候,他把佛像的概念融入希腊神话的这个四脚人面兽,但是他没让它吃人,他做了五六件,这件好像是他最大的一件,他吃了一只,大家可能看不到,吃了一只蚱蜢,四根柱子代表着四只脚,但是耳朵带的是兽耳,还有一个是很暧昧的部分就是性别,他用蓝色的代表代表他的肤色,它的腿是地方,他让它流淌,代表有些动物是有条纹状的,而且也代表在行走之中的混淆,但是它没有把两条腿给完成,是一个很聪明的作品,我很喜欢这个作品,这个作品也谈了很久,我分期付款三年才买完的。

  我觉得收藏最大的意义就是我们喜欢,我为什么喜欢,我喜欢慢歌抒情歌,而不喜欢欢快一点的歌,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系,而我的性格跟我生活的累积,和我的基因有关系,收藏也是阅读的一种,因为收藏比阅读可能要付出的成本更高,因为你要做更大的决定,所以其实收藏每一件作品都是在下一个决定,就像我一开场说的,收藏是要融入你的生活,你要让谁进入你的生活,谁就是那件作品,因为那件作品代表一个人在一个时期的一个想法和情感,你要接纳什么样的元素在你的生活里,而这种其实是对照。

讲座现场

  当你思考这个时候,你就会思考你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也需要物以类聚,放入跟自己很相近的,那像我就可能是比较反差的,因为我发掘我都收集这些东西放在我的生活里,可能是我缺乏这个,我对这个是有渴望的,其实收藏是自我检查的一个很好的方法,而且收藏我不晓得在座的怎么样,我起码是自我检查的过程,我觉得收藏是一个生物性的本能,就像我小时候看一场电影特别感动,我就是舍不得离场,戏票我就留下来放在书里面,写一下哪一天看了哪个电影放在书里头,我不晓得大家有没有这种经验过,其实我们重点不是那一张戏票,重点是因为你的戏票来记忆我们曾经拥有过的那一个阅读愉快的经验。

  因为我们生命有限、时间有限,我们能去的地方也有限,在这个时候,你只能选择去shoping,去看电影,或者来雅昌,所以都是被限制的,我们不停地选择,但是透过阅读跟收藏你可以跳跃,跨出自己被肉身和时间的限制,因为别人用很长的时间写了一篇文章,你因为阅读他的文章而脱离了自己局限的观点和地域的限制,理解和被感染了一些思想,或感染了一些情感,收藏也是接近这样。

  就像我刚刚说的,当然雷诺阿的东西很甜美,很多人觉得很厌恶,但是我收那一件作品是因为我在他的传记还有一些文章里面看到原来他是知道他大概在有关节炎最严重的后面不能画画的时候开始回忆,到后期他画得特别都没有办法控制了,而在那个时期他选择把他年轻、成名前的记忆重塑一次,其实很多老艺术家在晚年会重塑年轻时候的作品,其实他并不是为了卖作品,而是他在面对自己生命可能到后段他想再感受一次生命,而那样的作品放在这里,每次看你就会有一些些我还没到那么老,但是我有一些些被它感染而理解自己对自己生命的,也许透过它或者是尊重自己的生命,或者是更理解生命的有限,和生命你要恰好的去使用。

  而收藏的过程我刚刚说了,每次收一件因为金额比较大,或者你要放到你的生活都得慎重地思考,而这些就会是一个对照自己的思考,我觉得阅读可能更多的是被感染,感染后你当然会思考,但是收藏之后你会做更多的理性的思考和感性的思考去对话,这个是一个很好的去面对自己、整理自己生活的方法,而对我来说,收藏是最长,因为我常常被管我钱的财务说姚先生你钱不够了,你别再买画了,然后他给我一个三个月的现金流,往下三个月,我就知道了,我就会节制了,但是其实这也是很好,因为当你这一节制的时候,你会更渴望,你必须忍耐,然后你又看了很多你喜欢的东西,甚至你会开始来想一些事情,我觉着有时候限制是有趣的。

  我刚刚说收藏就会面对这个事情,你要面对现实,你可不可以就像我年轻时候,我那个时候还没开始买画,我常常梦想我要房间里挂一张莫迪里阿尼,一张夏加尔,一张苏丁,我最喜欢,因为我看了很多传记,我觉得说我一辈子也不可能买一张莫迪里阿尼,因为最近佳士得、苏富比在纽约各出一张,都是近亿美金,我想把十个姚谦卖了也不值这个钱,但是其实当你明白就好,所以只要他展览我就去看,看不要钱吧,所以我常常说收藏包含看这个部分,因为这个刺激让我很珍惜每次看莫迪里阿尼,因为莫迪里阿尼跟苏丁又是特别亲近的朋友。

  当然收藏我刚刚说是一个价值观,我不是钱多钱少,而是你要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跟你的经济能力还有跟你的对于艺术,因为艺术最终不能用数字去界定,但是只要牵涉到转移的过程,就必须要用数字去做一些定义,而这个东西就会挑战到你的价值观了,那么也会挑战你对一件事情的价值观,例如说我应该买一张画还是买一辆车,我永远是买画,所以车商都觉得我很难说服,我应该买房子还是买画呢?这个都是每个人的选择。

  就像我最近说的,因为我没孩子,我弟弟妹妹的孩子大了,我知道我弟弟妹妹的生活得挣钱,他没有我那么幸运有版税,我就在想要帮他们分解压力,所以我就一个决定说你们要提前一年告诉我,每一个孩子我赞助大概50万人民币,但是他必须拿去读书,或者成家,就这两个理由,他们只要符合这两个理由的其中一个, 50万人民币在我的分布财产里面给他,当然我讲的很豪爽,我想说完了,提前一年表示,我下一年我就少了50万可以买画了,哎!但是我又觉得如果买艺术品跟你的晚辈的未来,他可以学习,当然选这个也可以未来的学习,这个就是挑战你的价值观。

  我刚刚只是做一个比喻,所以收藏其实是很有趣的一件事,我比较浪漫主义者或者是比较理想主义,收藏让我面对的一些真实的事,但是收藏又必须面对艺术那一面,你又必须非常感性或者是精神层面的,所以收藏永远在这两者之间对弈,而且你收藏这些东西在你的生活未来会变成什么样,你打算把它收藏是什么局面,你终究要离开它们,你要怎么面对,像我现在已经开始在思考,如果晚年我不在,或者我没有能力照顾它的时候,我应该怎么样,有哪些东西是应该出去卖掉,或者哪些应该是交给美术馆?这也是一个价值观的思考。

  我觉得收藏帮助我很多面的思考成长,当然投资是一件必须承认,我的确有卖过画,而且卖得很高,我三年前就不做管理了,就没有收入了,所以我每隔一段时间就拿一张画,拍卖公司会来找我,我就丢一张画,大概那一两年就可以很舒服,可以过个平稳舒服的日子,甚至卖了画之后,我可以继续再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支持年轻艺术家,所以的确,如果有运气好的选择的话,收藏的确是有经济上的投资的好处。

上传日期:2017年08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