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489 雅昌公开课 >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 白明 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第1集]汪涛:对材质的再思考——“物”之下的陶瓷及当代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 白明 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汪涛:对材质的再思考——“物”之下的陶瓷及当代艺术
 

  主讲人介绍:

  汪涛:现任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拓展事务执行总裁、亚洲艺术部普利兹克专席主任和中国艺术策展人。其负责的亚洲艺术部所藏艺术品三万逾件,是博物馆中收藏艺术品数量最多的部门之一,涵盖中国、日本、韩国、印度、东南亚及中亚诸多国家和地区几千年历史的文物。汪涛博士负责领导芝加哥博物馆内诸多部门开展的与亚洲与亚洲艺术相关的项目,致力于提升和拓展博物馆在亚洲艺术收藏、展览和公关和市场方面的国际影响力。

汪涛

  导语:

  4月23日,“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白明,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行。此次研讨会是“醍昂——白明的国度”并行的学术活动,由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教授徐钢担任研讨会学术主持。部分国内外艺术研究领域中的知名学者及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旭君参加研讨会,并进行了演讲、发言及圆桌讨论。

  主题: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白明,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

  第一部分:对材质的再思考——“物”之下的陶瓷及当代艺术

  汪涛:首先要感谢民生美术馆,因为这个讨论的是当代艺术,我不是研究当代艺术的人,但是看到题目之后,我非常有兴趣,就是艺术的媒材问题,这个主题刚好也是我原来30年前做的博士论文,就是颜色,所以我觉得这个题目很有意思,虽然我不是在当代艺术理论里面,我在伦敦大学教了20年书,主要是古代艺术和考古,然后又到了纽约,去参加了艺术拍卖, 2年前又到了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然后就是到新加坡。所以我本人的经历也挺有意思。

  所以我在很多产品上都是参与者,我觉得谈这个题目的话特别有兴趣。所以我就从我最早的兴趣、最早的研究来说,这个“物”,英文就是thing,因为我当时在30年前做博士论文的时候,并没有考虑更多的theoretical理论的一些问题,但是到了芝加哥之后,有一天跟芝加哥大学的一个教授一起吃饭,我说你研究什么?他说我研究thinks。我说你怎么thinks  spirit,他就跟我谈了think spirit,我们一谈,发现谈的确实是一回事,就是我30年前做博士论文的时候,说的那些就是“物”thing这些东西,跟他现在说的是一样的。

展览海报

  所以其实它的共同的平台是一样的。虽然民生美术馆是现代美术馆,但是我觉得谈艺术,或者中国艺术的时候,现代、古代、当代有时候是没办法把它分开的。

  我们就从“物”开始说,我当时就是做甲骨文的,甲骨文它是颜色词使的,是用什么样的颜色。我们发现“物”其实就是他的color,甲骨文中国最早的颜色词,就是“物”。当时我就说,为什么“物”是一个颜色词,我们知道“物”是一个表示thing,天下万物,怎么会跟颜色有关系。后面就发现,“物”的话,是人类分类概念里面最基本的一个起点。任何一件东西必须有型有色,我们才能对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东西进行分类。

  人类的这个分类系统的建立是我们对外部世界感知的开始。剖开这个“物”的话,我们其实是没有一个起点的。所以我觉得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里面,从研究甲骨文“物”的里面,我发现它其实就像刚才您说的,我们跟外部世界感知,有时候是可以控制的,有时候是不可知的,下面我还会谈到。

  我今天把它放到艺术里面,这个“物”是什么东西?你要翻译英文的话,我觉得有一个巨大的挑战,你是把它翻译成the  thing还是the  object,在英文里面,这两个词都是用来翻译“物”的。在这个地方我就想呈现一个艺术媒材的观念, “物”跟“器”把它分开来。

《参禅·形式与过程》 白明 高19-23cm 1997-2009年 陶瓷

  因为我原来对白明先生的作品,不是完全了解,见到过一些,但是没有系统的看过,我仔细看了之后,我觉得对我们思考这个问题的话,起码对我本人思考这个问题的话是有一个启发,或者是有一个冲击力的。所以我这个地方也可以谈一谈自己的感想。因为最重要的就是这个“物”跟“器”, “物”的话,可以是人工生产的东西,也可以是没有生产过的东西,它可能就是我们刚才说的媒材,用这个词概述,稍微比较贴近。而“器”就是已经生产过的一种,就是说我们在要表现,特别是像在艺术家们面前的话,你要做的是什么?互相要做的是一个器,因为它是人工制造出来的东西。

  从“物”变成“器”的过程里面,艺术家就涉及一些挑战,我们作为艺术家,产生艺术视觉的角度来说的话,我们看中国古代玉器、青铜器、瓷器,玉器是属于单纯的自然的物体,我们的艺术家最早的这个名词,最早相撞和工作的话,大家不管是研究红山文化还是两古文化,玉器发展用的两个最重要的手段,一个是磨,一个是刻,作用艺术的手段和媒材结合在一起。

  而青铜器特别有意思,因为我主要是研究青铜器的。大家如果研究青铜,都知道青铜是一种合金alloy,是铜和稀的合金,所以你研究技术时候,朋友聊天,他们都跟你讲成分,70%的copper,30%的tin,然后里面还有glad,还有一些什么其它的杂质,这个过程我不管,但在最早青铜器的发展它不是一个科学的发展,它是一个magic,它是一个mixture,,是一个混合,就是把不同的东西混合在一起,产生了一个的物体。这个地方对人的思维,不管是你的思维还是你的技术都产生了质的飞跃,因为你要把不同的东西混合在一起,产生一个新的物质,这个过程我用一个字来说是一个“magic”,我们中文里说是一种魔术,可以说是当时的人对世界理解的一个magic。

《参禅·形式与过程3》 白明 高19-23cm 1997-2009年 陶瓷

  特别是白明先生的作品瓷器,这个瓷器我们都知道了,它是泥土,把水和泥在火的烧炼下变成一个新的东西,它跟青铜有相合之处,但是有一个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就是合成的方式不同,研究瓷器,为什么瓷器重要,在中国,China就是瓷器,这是在中国完成的,中国人发明、中国人完成的。世界上也有很多,像到伊朗到其他的地方,后面欧洲把瓷器也学过去了,他们在结合瓷土、泥土和火的时候,借一个新的技术,中国的艺术对人类的贡献是陶瓷。就是因为中国陶瓷产生把跟世界的门打开了。但是后面有其他的人来,大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再来看这个问题。

  那么我下面一个观点就是,在古代特别做瓷器人的话都有一个追求目标,就是要把瓷器做到完美perfection,技术上的完美、造型上的完美,这是艺术家追求的根本。但有那么一个问题就是,在完美之后你要表现什么,昨天范迪安先生提的一句话, “器”和“道”,大概记得,他说“器”应该是表示“道”,要表现思想、表现艺术家的intention,或者你是一个什么思想。

  因为中国传统的思想,物以载道、器以载道,这是中国正统观,这个东西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就是,搞哲学的metaphysics形而上学的人,这个地方有特别好的一个,形而上学其实是中国古代的思想,叫行而上为道,行而下为器,就是它一般的艺术领域里面,都是把思想和你的艺术品质放在一个角度来透析一个艺术家怎么来表现你的思想,这个大家常常要问的,你想表现什么东西。那么我说这个东西的话,在现在艺术里面,对这个根本观念的颠覆,只有把这个物以载道、器以载道,我不用物以载道,其实后面回到物以载道上,器以载道的观念的话,颠覆了之后,现代艺术其实才产生了。

《瓷石之间·青白》 白明 陶瓷

  为什么?你把思想跟你的东西分开了,这个分开的话,其实跟我们语言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分开,我刚才也提到,我们说的语言词语跟我们表达的东西是没有关系的,这点的话,首先从普通语言学开始,没有这点的话,我们现在的思想是没有办法打破的,因为这一点提出以后,就把“道”和“器”分开了。

  产生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一个是把媒材或者material,完全把它推到极端,就是物理化,所以在现在艺术里面,物理化把思想全部隔离,就用物体本身,在物体本身的破坏重建上面来进行艺术创作,不要思想的。另外一个就是艺术和物体可以分开,我们玩的就是一个概念,你只要把概念弄出来,这就是一个艺术。这个在现代艺术里面,是比较极端,但是它其实是一个潮流的两个极端,一个是以“物”为中心,另外一个把“物”给去掉了。刚才说的去物质化,这个是一个观点。

  我觉得现代的当代艺术的创作,特别是我们今天看了白明先生的展览之后,我就有一个想法,我觉得材质问题的话,或者“物”的问题的话,其实是我们今天艺术向前推动的一个新的窗口,为什么我说回到物以载道上来,因为这个物的本身,是要做成一个动,就变成一个器的理解了,它这个“物”的理解,回到人最根本的一个对世界的感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

  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的话,我觉得可能就是它把我们创作的思路就打开了。这个为什么?因为我觉得这一点我可能没有太多的发言权,我觉得这个发言权应该交给像白明先生这样的艺术家,只有在你亲自用你的手或者用你身体跟你的物体接触的过程里面,你会发现,比如你在shopping过程里面,你会发现,什么是你跟世界新的窗口,每个艺术家都能做到,但是我觉得对中国艺术家来说的话,有陶瓷这么一个material、thing,其实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巨大的空间。

讲座现场

  因为我现在在新加坡博物馆,是一个百科全书式,它有现代、古代、当代,而且非洲、亚洲、欧洲都有。在这个里面我就感觉到陶瓷确实是一个新的路。现在我一直在想这个,亚洲艺术的方向的话,其实就是当代陶瓷,所以我觉得这一次能有这么一个机会,还有周馆长能够邀请我到这儿,对于我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学习机会,不想用艺术回归根本,只能说是在一个对材质革命化的过程里面,我们能够共同合作。

  最后,我当时用了一句话,我想大家可能都可以看到,no ideas but in thinks,我们不要光谈什么思想,回到一切都在材质当中,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07月1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