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4796 雅昌公开课 >马钦忠《公共艺术塑造城市美学品质的方法与路径》>[第4集]马钦忠:公共艺术的公共性和私人性

视频信息

名称:马钦忠《公共艺术塑造城市美学品质的方法与路径》马钦忠:公共艺术的公共性和私人性
 

  主讲人简介:

  1957年生于中国安徽合肥,获四川大学文艺学硕士学位,华东师范大学现当代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学院教授,中国批评家学会学术委员,中国雕塑家学会理事,2010上海世博会专家组成员。出版哲学、美学、语言文化学、美术批评、公共艺术论著10余部,发表论文约200余篇。出版公共艺术专著《雕塑 空间 公共艺术》(学林出版社,2004年)、《公共艺术基本理论》(天津大学出版社,2008年)、《公共艺术理论教程》(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即出),并在重要刊物发表公共艺术理论研究论文多篇。

  

  讲座主要内容:

  近年来公共艺术成了城市文化和活动的热点问题。这表明整个社会对公艺术在当代城市建设中的作用的热切期待。本次讲座从五个方面,以国际上成功的案例为听众提供公共艺术实践的路经和方法。第一,公共艺术与城市形象、城市战略的关系,如柏林和巴拿萨罗那的例子;第二、公共艺术如何通过艺术活动和参与实现公共性;第三、公共艺术的公共空间中不同利益群体的诉求与矛盾;第四、公共艺术怎样提炼城市历史和表现城市性格;第五、公共艺术塑造的场所对日常生活的作用与意义。讲座以具体的案例为基础,综合理论分析,为深圳听众讲解公共艺术如何塑造新的城市美学品质。

  

  “闲谈”交流的冲动

  

  奥勒布尔斯广场的“蓝石与灰石”

  

  杜布菲“站立的野兽”

  

  候加福老師与创作的蜗牛

  

  墨西哥城市公共艺术坐椅的装置活动

  

  乳牛大游行中的部分作品

  

  新德国国会大厦室内

  

  犹太人博物馆

  

  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群

  讲座主题:公共艺术塑造城市美学品质的方法与路径

  第四部分:公共艺术的公共性和私人性

  

  这个在今天的中国的城市发展中也是非常严重的。我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这样去认为,喜欢诗的朋友知不知道有一个诗人叫叶文福,叶文福在我们年轻上学的时候,84年还是85年,他写过一首诗叫《将军你不能这样》。他那首诗是怎么写的呢?“将军你不能这样,你不能拆了幼儿园盖你的别墅;将军你不能这样,你不能拆了学校然后你扩大你家的后院;将军你不能这样”,就是写那个特权时代,当时那个诗在中国影响度非常高,今天看起来有点儿反对特权、反对腐败。当然这个和今天的腐败比那个时候要严重得多了。40年前法国有一个哲学家叫列维弗尔这个人,他写了一本书叫《空间生产》这本书,他就严厉地批判了资本主义城市空间的建设和利益集团的共舞和沟通,他举了很多例子说:我们完全没有希望,如果希望这个城市空间是人民的空间,是为民众造福的空间,有待于社会主义来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说第一个唯利是图,我们所谓的寸土寸,是寸土寸金重要还是在寸土中塑造民族精神更重要?我们有时候把这个问题两个对立化,比如说最典型的艺术区,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体会过,上海有很多艺术区。一般这个地方经济不行的话政府肯定就搞艺术区,让艺术家来。当你一起来以后,经济好了以后,那个房租不停地涨,最后把你赶走,涨到一定程度把你都赶走,然后拍卖。那个文化区多少年前所讲的文化氛围全没有,这种文化生态就被破坏了。对空间利益化的追逐在中国已经变得已经到了非常极端化的地步。功能化的空间、利益化空间,在中国城市的大地上到处蔓延。我经常和一起搞规划的人开会,我如果说好他会不停地找我,他会不停地给我发什么专家费,反过来我说差大家一听,这个人千万别找,这个人会被批的。你是要这个还是要说?后来我觉得还得要说,为什么呢?大家想那个时候有没有人说真话?大家说有一个人,那个人叫马钦忠。我想扮演一个这样的人,虽然可能我也不那么重要,但是我想扮演这个人,至少这个时代没有集体失语。所以这个空间它总是在这个城市中被这个利益在操作,我有时候经常去讲,我们有一个朋友做一件作品,在上海的一个地方做。他就按60年这个标准,2016年今天出的报纸跟60年前哪一天的报纸拿来放在这个上面对比然后到处传播,你看这个报纸的图版,惊人的一致。这个作品非常有深意,你会看到改革开放了吗?进步了吗?当然进步,我们日子过的比过去好多了,但是我们的环境也被破坏掉,我们也被看不见的利益之手操纵得更重要。好和坏总是一同在前进,但是没关系,我们去深思这个问题,怎么能够避免它,然后我们能够更好地前进,所以这里我讲一个例子就是说面对各种利益集团对公共空间的操控,公共空间的公共性艺术和公共艺术面临着一个严峻的考验。

  这里是美国的一个例子,美国有一个地方叫波士顿,讲的是富达公司和一个艺术家叫菲利普之间的关系。这个地就跟我讲的这个例子非常相似,据说这块是一个非地,没人管也没有多少利益,政府就给他非常好的政策,政府来了以后,规定绘画,提出规划就说我这儿有公寓楼,有商业,有办公楼,有一些商业,轻商业,他为了使这个房子租户更好看,就找了一个艺术家菲利普就来了,给他设计整个公园,因为这个地方是一个被海浪冲刷,有点儿像上海浦东冲积的平原。原来都是海,然后海不停地流集平原,这个地方本身周边也没有人,就让富达公司来开发,富达公司来了以后,结果艺术家景观一做以后,整个公园填满,老百姓很喜欢,地价提升了,然后公司的利益就来了,就想把艺术家的作品移走盖房子,在中国有没有问题?没有。一点问题没有,说移走就移走。上海世博会期间从世博馆一百米走到江边,然后沿江边向西走走2000米,马老师做的一个国际性的(作品),当时是政府许诺是永久性不拆的,50多件作品花了3000多万,现在全被拆了全被移走了。很多是国际上人家捐献的,人家当时为什么捐献就是因为看那个场馆是永久性地留在那个城市里,然后被他们拆走了。

  好,我们讲的私人化,两种私人化:一种是利益私人化,一种是权利私人化,有权者总是用他的权利进行审美,有人写文章,权力审美是对中国城市建设的最大危害。因为前面放韩美林那件作品,韩美林我跟他很熟,作品奇丑无比,他的那个语言不是说做的不好,是语言跟空间材料没有一点关系,不产生对话,硬生生地把你的东西,什么财力有这些意思在里面,所以放到里面去,这个在中国这种情况都非常普遍,所以那是领导说了算,不是我说了算,我说了肯定不算,这是为他设计的作品。我前面跟大家讲美好城市空间的期待,这是毕加索的作品,当时芝加哥市民也不接受这个作品那么难看,现在芝加哥市民的骄傲之一,你去他一定会说毕加索怎么怎么做,所以有很多市民的观念我经常是说服他,要去给他讲的,因为他没有这个专业知识,你这个颜色为什么这么配,比如说你这么做,为什么这么做,你要把那个道理讲出来,他今天不懂没关系,慢慢地讲,当然你跟他讲一辈子也讲不到,但是没有关系,下一代就可以,我讲一个例子,有一个科学家叫波尔咱们都熟悉,量子力学这个人就是波尔,波尔跟爱因斯坦是好朋友,爱因斯坦不接受波尔的量子力学,爱因斯坦说量子力学是伪科学,为什么?因为量子变化是偶然的,只是在一定范围之内确定了他的性质,爱因斯坦说这个上帝一定是必然的,偶然的东西一定是靠不住的,最后证明了爱因斯坦没有接受,这个人很顽固,当然科学家、艺术家也是顽固一点不是坏事,顽固只要不集权就没有问题。

  所以波尔的留言是什么,科学的前进不是老一辈拉着我们的手走向未来,而是老一辈的死亡后靠新一辈的传播,我坚信这个道理。所以我在教学的时候,在对学生的时候一直告诉我自己我可能是错的,要听他们的,哪怕多听一些。我们围绕着这个心态谁都不是真理者。我们一定要是这样多元的态度来对待,所以对于很多不懂的,我原来编杂志的时候很大胆的,然后我就问自己几个问题,第一个有没有政治风波,比如说碰到这个线;第二个有没有伤风败俗;第三个有没有涉及到宗教问题。有人曾写举报信说马老师做这个很反动,但是这个恰恰是在歌颂我们的国家。我找了几条理由,他也找到几条理由,他这样说我说没关系,这是学术争议。如果我们按步就班,历史没有前进,有时候我们就是敢于向前去思考,艺术告诉我们的就是这个,所以芝加哥它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实施公共艺术的城市,这个城市最近一年,大家已经看过有一个作品:很大的一个电视屏,你到广场上逛的时候有一个大屏幕,一个图像会出来,你不注意会有水吐出来溅你一身,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非常著名。是一个西班牙的艺术家,他就是召集了一千个芝加哥市民,非常普通的市民,把他们的形象放上去,这种方式幽默的方式,幽默的一件作品。这个城市怎么弄来的钱呢?就是这样。比如说第一个有一个制度设计,谁管这个钱,这个钱怎么用,钱从哪儿来,来的这个钱作品怎么评。他的规定就是:第一是艺术家来的不设任何门槛,谁都可以来做,哪怕你没有做过这个艺术作品你都有权利来做;第二个就是说一定要知识稳定,对在地性一个艺术深刻的认识;第三个一定要像公民权,每一次活动都是有很多不同的人来参加共同地介入到这个空间里。他有一个非常棒的就是专业团队,不光是在空间摆的艺术品,让市民喜闻乐见,更为重要是要深入社区,最大程度的让民众来参与。第四、城市,社会学与城市美学。这个就是说城市空间的生长是城市性格的生长,怎样让城市性格特征成为可以阅读、体验、感受的、传播的人文的书本,洛杉矶地铁系统的公共艺术实践要出了精彩的答案。

  我们深圳的现在有几条公交线?是五条还是几条。11条,你看多数厉害,公共艺术建设,我们也看到了。我那天坐了一次地铁,里面还没有看到你们在做公共艺术品,我不知道这个做的怎么样,反正我看了我们现在城市都做了公共艺术,北京的、上海的,青岛,南京,好像广州基本上没有太多,深圳那边因为我坐地铁也比较少,我没有看到里面怎么样。我们在公共艺术这一方面的工作做的还不够,这个非常重要。公共艺术当然有地铁系统,公共艺术也有特殊的要求:第一个是你不能阻挡人流;第二个它必须是安全的;第三个材料必须是一种环保的。当然除了这些以外,除了安全性以外怎么去塑造地铁性公共艺术,对我们来讲还是一个新的课题,现在很多城市做了公共艺术以后,把它当做把美术馆移到那儿去,比如这个就是一个壁画,然后我就聊过这个城市的历史等等这方面,我们还是做的比较多,这里当然那也是一种类型。这个就是我觉得我所熟悉的,我也不是说所有的地铁我都去看过。根据我的接触,我觉得洛杉矶的地铁系统在我看来它是非常成功的一个案例。他这个里面又涉及到什么,用城市社会学和人文地理学的方法在思考城市的一个空间距离。就是说首先对公共性,对地铁它是一个深入到我们社区的各个系上面的一个梳理,公路都没有办法能够实现这么完整,第二整个系统相对20几条线也是相应非常概括的一个城市的血脉,像它的主动脉一样,跟你的车行路线不一样。

  第三最重要一定是人流最密集的一个场所,所以它是一个进行公共艺术和文化普及的场所,公共艺术塑造的没有比它更重要的场所,所以从场所上来讲,它是在公共艺术塑造中起到一个核心地带。洛杉矶就把这个问题解决得非常好,利用几条线讲述这个城市的故事,它讲这个故事有几个原则,第一个是人口的变迁。我不知道我没有研究过深圳,比如说深圳城市的居住,人口的变迁有没有关系?比如说哪个区,哪个地方的人比较多,哪个区干什么的比较多,我没有研究过这个,可能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会不会在中国。

         当然我想我们过去虽然有城市,真正城市化的历程在中国是非常短的。比如说我们过去军队一来,解放了以后,然后就是工厂,工厂大院、机关大院,各种这样的,然后是居民,没有工厂的就是居民区,居民区就是真正这个城市的原居民。从我的成长里原居民后来在共产党国家发展过程中,原居民是小商小贩,大生意不能做,别的就业基本上是那些集体厂,比较差的厂,因为大的都是国营的机关,一般过来就是这样的。他们没有机会,所以基本上在居民里边地位比较低的,地、富、反、坏、右再加上城市的小商小贩,就这样还有地位更低的。我们城市是这样一个变化,对城市的文化区域文化的建设其实我们都没有,但是也相应地形成一个城市的记录。基本上中国的城市基本上是一水一河,西高东低。一般城市距离都是依靠水,依靠水历史最近,肯定是风险最大,一发水就淹掉,一般是穷人住的地方。

  离远太远不行、不方便,在步行或者说简单的交通可以到达的地方是最好的地方,这个地方都是富贵有钱人居住的地方。一般的最差的地方比如说那个就是逃荒要饭的,就是这个城市最低级的人住的地方。它形成这个城市不同的空间聚落,二十年前,不到二十年,十几年我到上海的时候,当时我看了一个房子现在上海大学旁边一个叫锦秋家园,当时很便宜,一套别墅200多平方米,250多平方米,30万吧。现在不得了,现在是天文数字。后来我有一个好朋友,说你住那儿去干嘛?他是老上海人。我说为什么不能住,他说那个鬼地方怎么能住。在他的心目中上海只有静安区,黄埔区他们认为都是很差的,静安区,徐汇区的东边好,西边他们都觉得不好,老上海有很强很强的观念。我有一个好朋友,他家里很牛的,人在上海,一开始是解放军,他父亲是上海警备区司令员,住在哪里呢?住在闵行,今天我们西边。有好多美术馆,多好的地,他讲话就是讲的上海话就是闽行的上海话,他爸爸到市区以后就弄到市区,他一讲话就是潮汕话,所以他一辈子不说上海话,就说普通话,老是被歧视,说的是外地的,这种聚落你去分析,在北京都是非常鲜明的,最早方庄,北京的方庄基本上一看真正的北京人没有办法才到那个地方做,因为那个地方是穷人呆的那个地方,南贫北富,东贱西贵,因为空间聚落很明确,这个是聚落。

  洛杉矶这个城市聚落也很鲜明,城市空间。所以第一个他把人口的迁徙,你再去研究那个地方有聚落的来源,哪怕贱的地方,哪怕贵的地方都会有来。我有一个体会:好多年前我还在读书的时候我到北京去,到国家图书馆做论文查资料,住在中央气象台的招待所,中央气象台招待所后面有一个菜市场,整个菜市场都是安徽人,安徽一个地方的人。因为他讲话我一听我是河北人,我跟他一说,啊老乡来了。我在那儿呆了很长时间,我就问他,那个人就是第一个到这儿来的,他的舅舅的孩子来了,他的舅舅的舅舅的孩子来了,他舅舅的姨妈的孩子来了那条街最后全部是他们那个地方的人,而且你去表达全是沾亲带故。当然那个沾亲越沾越远,所以他是那个地方最厉害的人。比如一般街道主任厉害,那个里边对不起。比如说有一个四川人租用了,对不起一定把你骂走,其实过去的帮会就是这么形成的。很多人到别的地方去贫穷,贫穷以后他怕人欺负,他那个群体大,形成帮会,他有组织。上海的青帮、红帮。青帮、红帮都是安徽人:红帮是安徽安庆人,青帮是安徽的寿县人。就用枪保护自己,其实最多都是这么来的。你去研究的多了,表面上是没有规律的,其实底下是有迁徙规律的。

     我们公共艺术要把这个城市变迁的历史和规律在我们地铁系统中表现,讲述他的故事,所以这是他的人文地理学的规律在运用。

  第三个是居住形态,不同的民族来了以后他会把自己的房子弄过来。你一看徽州人,徽州人做生意做好了以后,不像我们今天讲地缘文化,他不讲,他不管,我不管你房子怎么盖,我有钱按照我的意思去盖。过去没规划,土地买来是这样的。潮州人也是这样的,你看潮州人以后,什么地方按照他的那个样子盖,所以这是文化很强的要塑造他的地理形态,聚落形态更是如此。这个洛杉矶地铁要求他这种居住形态能够在他公共地铁的系统中塑造出来。

  第四个就是产业形态,这个城市最初发源靠什么产业,最著名的电影好莱坞。

        这四条原则贯穿在公共艺术系统里面,几条线一走,这本城市变成一本展开的书本,是不是非常棒,哪个地方好又非常清楚。你看它那个地铁站不像我们都是一样的。你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居住区,是一个什么族群住在这个地方,所以把地铁的站点逛了一遍就是看了一本城市的书。一本概览,一本导言,一首城市的简史,形象的简史。所以我觉得这是值得我们去学习的。

  

上传日期:2017年07月1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