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480 雅昌公开课 >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 白明 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第4集]汪民安:对材质的再思考——看哲学家怎样对物进行思考

视频信息

名称: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 白明 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汪民安:对材质的再思考——看哲学家怎样对物进行思考
 

  主讲人介绍:

  汪民安:1969年生,文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主要从事批评理论研究。最新著作《论家用电器》,主编丛刊《生产》以及多套理论译丛。个人作品还有:《罗兰·巴特》(湖南教育出版社,1999年)、《福柯的界线》(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2年)、《尼采与身体》(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形象工厂:如何去看一幅画》(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感官技术》(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现代性》(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等。

汪民安

  导语:

  4月23日,“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白明,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行。此次研讨会是“醍昂——白明的国度”并行的学术活动,由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教授徐钢担任研讨会学术主持。部分国内外艺术研究领域中的知名学者及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旭君参加研讨会,并进行了演讲、发言及圆桌讨论。

  主题: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白明,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

  第四部分:对材质的再思考——看哲学家怎样对物进行思考

  汪民安:白明先生的作品给我提供了很多思考,正好是激发了我对物的思考,最近这两年恰恰是对物有比较多理论上的关注,但是不仅仅是一个艺术方面的关注,主要还是哲学上的关注。白明先生的作品正好给我最近物的思考带来了很多启发性的契机。

展览海报

  我今天要讲的主要就是跟白明先生有关的,就是激发我对物的理论,主要是讲两个人对物的思考,一个是十七世纪的哲学家莱布尼茨还有一个就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海德格尔他们两个人对物的哲学思考。

  莱布尼茨是怎么来思考物的?来布里茨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观点,他提出来一个单子理论。什么是单子?莱布尼茨讲,单子不是别的,就是一种组成复合物的一个单群实体,单子是自然的真正的原子,是事物的最小元素,是绝对封闭的,不可再分解。单子另外一个特点是它无门无窗,它是完全封闭的,任何外在东西都不可能进入单子之中,跟现实世界没有任何的联系。

  单子是怎么产生的呢?因为莱布尼茨是十七世纪的哲学家,他那个时候还相信上帝,他认为单子是上帝创造出来的。上帝创造了无数的单子,而这些单子之间是通过上帝发生了间接的联系。联系是什么呢?上帝在创造每一个单子的时候,都会想到另外一个单子,让不同的单子、无限多的单子保持一种和谐的关系。细小的封闭之间的单子之间有一个彼此和谐的关系,这是单子的第一个特点。

  但是莱布尼茨还讲任何一个细小单子都是对于宇宙和世界一个侧面的反映。每一个最细微的单子都从自己特殊的角度来显示宇宙和世界,因为不同的单子显示世界不同的侧面,所以世界任何一个侧面都可以通过极细微的单子显现出来。我们可以说是莱布尼茨对于最细小的物质和细节关系的反映。无限宏观的世界恰恰是在细微的不可分的单子中显露出了侧面。

《青山绿水》 白明 2015年 陶瓷

  海德格尔对于物的思考截然相反。他有一个非常著名的关于壶的思考。海德格尔说壶的特点,之所以作为一个壶,最本质的东西就是因为壶是一个容器,中间有一个虚空的东西,可以容纳很多东西。可以容纳水、可以容纳酒,为了倾倒,把酒或者水倒出来。他就说之所以为壶,就取决于这种倾倒,但是这个倾倒也就是一种真理。无论是酒还是水都把天空和大地结合在一起,因为水是来自大地的,大地却被天空的雨露所浇灌。酒是来自于葡萄,葡萄同样也被大地所孕育。海德格尔讲酒的那种倾倒和注入酒和水的过程中,是把大地和天空都逗留在这个地方了。酒可以作为祭神用的东西。水是可以供人喝的,所以在这里面不仅有天空,还有大地,还有神,还有人。

  壶的容器当中有天地、人神,都在壶中聚集在一起了。而且他们不可能相互区分开来,我们提到了一方都会想到另外三方。所以天地人神都在壶当中,有一起共同的游戏。所以壶的这种本质,海德格尔讲就是聚集。所以物的本质就是聚集。

  所以我们看海德格尔和莱布尼茨的物是截然相反的。莱布尼茨的物是完全封闭的,把外在的世界全部挡在外面,但是海德格尔的物恰恰是开放的,让天地人神都聚集在这个地方来。正好是两种对物完全不一样的理解,但是他们也有一点共同相似的地方,他们都跟世界有关系,莱布尼茨的物是反映世界的一个侧面,它是单子。但是海德格尔的物是把整个世界,天地人神全部聚集在一起。他是世界的总体性的表达。莱布尼茨的单子是世界侧面的表达,但他们都和世界有关系,物总是和世界发生了各种各样的关系。

《山城》 白明 2016年 纸本

  我想这是从十七世纪到二十世纪以来西方哲学对物大概的思考,物总不是单群的物,总是跟世界有各种各样的联系。但是我们今天有一些年轻的哲学家开始批评和质疑他们的观点。我想简单的讲两个年轻的哲学家,跟我年纪差不多的哲学家。我觉得他们一个是批评莱布尼茨,一个是批评海德格尔的。美国有一个年轻哲学家叫哈曼,他说物和世界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应该把世界从物中间的关联摆脱出去。但我们要强调的是物和物的关系,以前哲学家不讨论物和物的关系,只讨论物和世界的关系,莱布尼茨讲了物和物的关系,莱布尼茨认为物和物关系是上帝安排的,让物和物保持和谐的关系。但是今天上帝显然已经不在了,那么物和物是自动发生关系。

  物和物之间有一种引诱的关系。他认为一个物之所以和另外一个物发生关系,物天生对其他物有一种勾引性。就像人和人一样,有些人之所以和另外一些人发生关系,就是一种人和另外一种人有魅力,跟和谐完全不一样。上帝使然,在艺术家创造物的世界当中,也许是由艺术家安排物和物的关系。

  这里面有一个思考,对于一个艺术作品来说,物和物在艺术作品内部,如果有物和物的关系,到底是物自身之间的引诱,还是由艺术家来安排的。比如说像白明现在的作品,比如说不同的材料放在一起,到底是材料与材料之间有一种内在、彼此的强烈引诱的欲望,还是作为一个艺术家,白明先生根据莱布尼茨和谐原则安排在一起的呢?我想这都是问题,而不是答案。

讲座现场

  我还要说另外一个哲学家是法国的,年轻的哲学家叫美亚苏(音),他批判哈曼的观点,他的看法是物和物也没有关系,物既不是莱布尼茨那种,当然跟上帝没有关系。当然他也是海德格尔物里面囊括了天地人神这种关系。哈曼的物和物之间的引诱关系,他认为也没有这种关系。

  回到最早的那种莱布尼茨的观点,物就是一个单群的、封闭的、无窗无门的一个单子。他既不反映上帝,也不反映世界,他也不反映和别的物的关系,他就是一个绝对的物、孤独的物。他把所有外在意义都挡除在外面,如果从十七世纪到二十世纪以来所有观点,总是把人和物结合在一起,我们要强调物的绝对性。

上传日期:2017年07月2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