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597 雅昌公开课 >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 白明 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第3集]马埃乐:对材质的再思考——从白明的国度走进陶瓷

视频信息

名称: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 白明 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马埃乐:对材质的再思考——从白明的国度走进陶瓷
 

  主讲人介绍:

  马埃乐:在巴黎东方语言学院取得中文专业学士后,深造于卢浮宫学院。马埃乐曾担任法国北方Cambrai博物馆馆长,此后在巴黎市亚洲艺术博物馆(塞努齐博物馆)担任中国和韩国艺术策展人,管理中国和韩国藏品的研究员。他策划的展览有白明个展、岭南画派展览、在法国的韩国艺术家群展,以及丁雄泉个展。

马埃乐

  导语:

  4月23日,“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白明,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行。此次研讨会是“醍昂——白明的国度”并行的学术活动,由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教授徐钢担任研讨会学术主持。部分国内外艺术研究领域中的知名学者及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旭君参加研讨会,并进行了演讲、发言及圆桌讨论。

  主题: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白明,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

  第三部分对材质的再思考——从白明的国度走进陶瓷

  马埃乐:这个主题对我来说会引出一些非常有意思的问题,我是一个历史学家,我不是一个评论者,我们这些艺术学家、历史学家是很难讲当代的事情,我们是需要一个距离才能把事情看的清楚,社会是非常复杂的,我们近距离的看,很难看到它的整体。但是我们历史学家,我们有一招,过去在活着的人去引用它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是其实很多艺术家也是白明老师在内的,他们的作品也会体现过去的某一些部分,这不是说他们在做一些老东西,而是说他们拿了一些过去很重要、现在也是很重要的一些问题的过去部分,来放到艺术实践里的。

展览海报

  这个在白明老师刚开始的时候,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时候,这个变成一个很敏锐的问题,因为有很多大家都很熟悉的艺术出现了,当时艺术家放弃了远古的,放弃了离我们比较远的很多东西,而且他一直在骂近期的东西。

  所以我刚才看到了部分作品是用他的图象学去谈到了过去,具体的是有毛泽东时代的图象,其实也可以用材质、媒介谈到过去,我觉得他的艺术实践当中有两个比较主要的方面。

  第一个是他用自然的关系,会有比较具像的,也会比较抽象的,跟他的艺术风格的影响;第二个是他以材质的关系,这个也是它的作品非常核心的东西,当然他有一个图象学,还有它上面的釉跟陶瓷、瓷器有关系。

刘建华  嬉戏 No.5B

《瓷石之间·青白》 白明 陶瓷

  我们都知道媒介就是信息,白明他用材质也是一种信息,他在用材质说话,他在1993年的时候,做一个画家的开始,他其实那时候很关注一些西方的艺术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会用材质给作品一个物质的性质;白明早期的作品,他是用颜料加了很多沙,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加了一些划痕,也是让它物质化,他的颜色会加一种内光,加一种有深度的感觉。

  白明不是一个观念主义的艺术家,但是他会让物品放在他的绘画作品里面,其实物品也是会跟颜料一起混合在一块的,比较有意思的是他用什么样的材料,比如说右手边的这个小叉叉的东西是茶叶,左手边他用的围棋片,还有汉服,把中国文化的一些东西放在西方的框架里。

  白明老师为了传承而努力,也可以在他的陶瓷实践里面看到。当然我们看到一个是他的图象学的一部分,刚才那些作品里面可以看到,也可以看到各种传统容器的形状,当然他会利用一些传统的容器形状,但是也有时候他用这些老的形状改造,把整个性质改变了。传承意志我们也可以看到,他研究了很多古代的技术和古代的方法,包括他写了有一本关于景德镇瓷器的书,这本书也是很有名,有英语版和法语版,在国外非常有影响力。

《文化虫洞·新洛神赋》 白明 2016年 纸本

  他研究了很多技术,但是发现了有很多观念的地方,有很长的时间,十九二十世纪大部分的时间他们在仿造、仿制过去的一些东西,失传了很多好的技术,所以白明回到传统的时候,他发现了很多不在的东西,已经失传、已经遗漏的一些东西,所以在作品里面也可以看到缺陷,我觉得这些缺陷是可以表达这些断层,这些遗漏的部分。也可以看到他经常会挡他的材质,会撕裂他的材质,会各种打破他的材质。当然也可以拿佛教或者道家的解释来看这些做法,但是更多的是在体现这些遗漏的部分。

  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在他的绘画作品里有所反映,刚才左手边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绘画作品。右手边你看他用的是水墨还有茶水,但是他也是有香来烧,可以看到有很多被烧的痕迹,这个作品叫做《虫洞》,可能表示他被虫子给吃了,但是更多的是被时间给吃了,他表示了时间会慢慢的破坏我们的日常。

讲座现场

  改革开放以后,很多人就想到我们要打一些桥梁到过去,我们要找到我们的遗产,找到我们的传统,这个很多工作已经完成,现在问题是下一步是什么?我们看到白明近期作品,这些虫洞变成了丝蚕,我看到他又往下一步在走,而不是过去的破坏。

  我作为一个艺术学家,我讲到白明的过去一个关系,但其实讲着讲着就讲出很多当代的一些事情,我觉得所有对过去的事情,确实都有当代的一部分。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07月1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