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730 雅昌公开课 >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 白明 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第2集]尹吉男:对材质的再思考——跟着文人士大夫的趣味看陶瓷及当代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 白明 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尹吉男:对材质的再思考——跟着文人士大夫的趣味看陶瓷及当代艺术
 

  主讲人介绍:

  尹吉男:著名艺术史学者,当代艺术评论家,中国古代书画鉴定专家。现任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院长。他在考古、中国古代书画研究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究方面均有所成就,他的代表作有《独自叩门》、《后娘主义》等。

尹吉男

  导语:

  4月23日,“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白明,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举行。此次研讨会是“醍昂——白明的国度”并行的学术活动,由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教授徐钢担任研讨会学术主持。部分国内外艺术研究领域中的知名学者及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周旭君参加研讨会,并进行了演讲、发言及圆桌讨论。

  主题:对材质的再思考——陶瓷,白明,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研讨会

  第二部分:对材质的再思考——跟着文人士大夫的趣味看陶瓷及当代艺术

  尹吉男:标准的毛泽东时代,很多中国人的绘画当中特别要画劳动人民的汗水,这样的一个习惯到了80年代还在演绎,最重要的作品就是罗中立的《父亲》,他是刻意把农民的汗珠过度的放大。我觉得身体作为一种材质是在当代的形式当中经常出现的,比如说我们在90年代看的很多农民工的身体,经常在形式当中出现,但是唯一差别就是他们不流汗,当然这个如果要是说大的跨度的比较,这肯定是一场剧变。

  因为我们在东晋到隋唐时代的古画当中,基本看不到一个流汗的帝王,当然也看不到流汗的老百姓人。实际上我们会注意到,身体作为一个绘画的表达对象,它的高峰是在晋唐时代,从11世纪以后,除了宫廷艺术,基本在文人士大夫当中这样一个身体是逐渐开始被淡化掉的。

展览海报

  我昨天到展厅,我也会发现,当然有一个标准的展览,我注意到白明在大厅最里面,他在接受媒体采访,徐刚在门口迎接一些他的朋友,包括今天的讨论会,其实假如说我们要做广泛的身体概念来讲的话,其实都参与了当代艺术。

  从11世纪以后,就是北宋以后,身体在绘画当中不断弱化,这一现象实际上很早就被西方学者注意到了,我记得在一次讨论会当中,有西方学者问我,说中国缺乏一个自画像的传统,是不是可以断定中国艺术家缺乏表达自我的动力?实际上这样的判断也不完全准确,我们也注意到,在清代中心的时候,特别是在扬州画派的绘画当中,有相当多的自画像这样的现象,从一个艺术使者的角度来讲的话,有没有自画像并不能判定有没有自我,或者我们进一步讲,即使有的很多的自画像,也未必就有充分的自我。

  所谓人的画像,是在11世纪以后就逐渐淡化的,这样的话就会带来一个问题,为什么之前东晋到隋唐,有特别多的画像存在?而在之后只有宫廷当中有大量的画像,而在更广阔的文人士大夫的空间里面,画像非常罕见。这个现在就需要解释,我的想法,晋唐是中国血统贵族发展的高峰时代。那么人物绘画,可以表现一个优秀的家族,但是山水画并不能表达这样的含义。到了11世纪,普遍的贵族被分解了,像中小帝族,消解贵族最有效的方式,要淡化贵族的血统关系,因为肖像画是最能表现这样血统的关联的。

《器-形式与过程》 白明 陶瓷

  那么就说人物画在淡化过程当中,你会发现一个现象,就是个性主义,个性主义崛起了,这是刚才我提出涉及到讨论自我的表达问题,在文人时代表达自我不需要肖像或者自画像,它只需要个性极强的山水和花鸟。一如说到清代扬州画派,郑板桥的竹子,在我看来那就是一个自画像。我们会注意到,其实表达自我途径,在以后逐渐变得非常广泛,感觉我这样说的话,好像感觉越撤越远!其实我做了调整,刚才汪涛教授讲很多都是贵族时代考古的问题,我就讲了贵族之后也就是11世纪之后的文人的问题。

  回到主题。实际上白明做什么,给他一个什么名称,叫当代艺术家什么具有传统性的综合艺术家,可能这些都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这些作品是不是有效的表达了他自己,这是个问题。所以这当中比较复杂,我觉得青花这种材质这种媒介,其实还有两重性,就是一方面有帝王性,总是和一些官窑发生关联,一方面又跟文人有关系,所以他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所以宫廷瓷或者文人用瓷,实际上是两个系统,但是可能都汇集景德镇。

  宫廷瓷实际到了1911年,皇帝逊位,这样宫廷瓷的需求也终结了,大家宫廷的趣味并没有终结,到了毛泽东时代又跟国际贸易发生了关联,做高仿的宫廷瓷也是在毛泽东时代,这样的宫廷趣味还是会延续的。

《青春的生机》 白明 2008-2011年 陶瓷

  作为绘画来讲,它基本上是两个线路,一个线路就是油画线路,还有一个线路是水墨画,或者综合材料。这两个之间,因为油画的材料,它和陶绘画的关系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我们在观展会觉得它的水墨的线路和它的陶是有一定互动性的,而且互动性相当高。我记得有一年我去他的工作室,他给我看了很多这样的水墨,然后我说,其实你不要做一个水墨画家,但是你一定要画水墨画,因为水墨这样的个性实际上跟传统的文人,包括当代的个性彰显的绘画之间有点关联,这样一个修养会不断挪移到你的陶艺上的,这是当时我的一个建议。

  那么实际上这些绘画当中,它有关一种矛盾,在油画当中有特别多的书写性,这些书写性,笔触的东西,它是有某种传统性的东西,它是带有一种情绪感性这样的,可是在这些水墨画当中,有高度的视觉性,这些视觉当中,它有点像印刷,或者像拼贴,有一些当代的手段,你说它这些水墨是在当代的视觉架构当中来这些传统材料做的东西,所以比较像那种石岩水墨。实际上另外一个器我觉得是实用器,相当多的杯子,一些非实用的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刚才我讲到的,它实际上也是在当代语境中来回应传统的、帝王的艺术或文人艺术,它形成一种复杂的综合的艺术。

讲座现场

  另外一套是一个西方概念下的陶艺,很多这些就是非实用性的,纯粹是要探索材质的可能性,而且只有这种材质才能建设这种可能性,而不是说什么材质都可以建设这些可能性,那么这个东西,它是在一个当代陶艺的语境当中,所以这些文人看东西是比较复杂的。最后希望在好多可能性当中进行一些新的可能性。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07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