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000 雅昌公开课 >再架构>[第1集]张怡:艺术创作的灵感

视频信息

名称:再架构张怡:艺术创作的灵感
 

  张怡中国首场个展“再架构” 展览现场

  张怡

  曾在纽约现代美术馆,纽约新美术馆,加州大学汉莫美术馆,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以及瑞典斯德哥尔摩现代美术馆等艺术机构举办个展。她于2009年获得了柏林美国研究院的视觉艺术奖学金,2014年获得了古根海姆奖学金。她在2016年第11届上海双年展中展出了其最新项目“游移湖”(“架构”也是该项目的一个组成部分),2017年10月即将在纽约皇后美术馆举办个展。

  《在爱里》 2001 双频录像 4’00”

  张怡:第一部分是我早期一些表演性,以身体作为工具的表演性作品。第二个部分是关注地缘政治的一些作品,然后是我最近的一些作品,我的个展“再架构”会在Bank开幕。接下来我要给大家展示三个作品,刚才我们看到的都是15年之前的作品。所以我其实很惊讶看到当时一些评论的语言。这是她第二个个展评论,评论里写到,在她上一个展览里,张怡给她自己出了一个难题。在这个录像里,艺术家穿着一件花哨的长袍,进出了房间,坐在椅子上,掀起她的裙子。然后,开始井井有条地,并且完全地剔除了她私处的毛。在她现在的这个展览里,没有这么让人不安的作品。但是,有一些新的作品,但是至少是很青涩以及有意思的。

  我认为这些评论都很有意思,因为这些都不是我印象中作品的样子,这也让我能够好好地想一想我自己和作品的关系。这一段落结束以后,我停止了运用自己的身体作为媒介来做作品的方式。有人邀请我到希腊来做一个展览,所以,我有了这个机会来邀请一些希腊当地的男性,来重新演绎我刚才的那件作品,就是2003年。然后,我获得了一笔奖金,来让我做一些我自己想做的作品。所以,我做了这一件叫《香格里拉》的作品,它创造于云南省的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是云南省的一个镇,它在2002年被重名为香格里拉,以便吸引发展旅游业。但是,在我的作品中,香格里拉是一个视频装置,它记录了我在云南当地,以不同的方式来重现这个虚拟主体的尝试。“香格里拉”这个名字,实际上是来自一个英国的小说家James  Hilton1933年的一部小说,《消失的地平线》。在这部小说中,当时有一个英国的外交官在中国。由于发生了一场战争,他不得不乘坐飞机,离开中国。但是,他的飞机在喜马拉雅山区域坠毁了,所幸当地的僧侣救了他,并把他带到了香格里拉。在那里遍地是黄金,人们自给自足,长生不老。小说的后半部分,里面写到了当地的僧侣实际上在积累与收集西方文化与发明。因为,他们相信,有一天外面世界的人会毁灭地球。然后,他们就可以重新创建一个更加有包容性的种族。这是香格里拉机场的一张照片,然后,上面的文字有三种不同的语言,中文、藏语和英文。当我们到了香格里拉这个镇以后,我们看到最多的却是建筑和正在拆毁建筑。在当时很多建筑中,新盖的建筑都是新的酒店以及其他与旅游业有关的建筑。我们看到的这张照片是一个四星级的酒店。对于创造、幻想以及理想化的途径来说,建筑是一个很关键的过程活动。

  香格里拉位于纬度很高的西藏平原上。所以,当游客去的时候,经常会有高原反应。然后,这张图片里是一个很像飞机或者火箭的装置,实际上是一个氧气屋。因为他们并不让我们在这个四星级酒店里拍摄,我们在我们导游家的院子里,复制了一个这样的氧气屋。这个氧气屋把这个场地变成了一个具有表演性的地方。当地的僧侣也来到这里面来表演。这是一个当地圣山的图片。这个圣山对于当地的僧侣来说,是他们朝圣的地方,也是在那本小说里很多著名的人物去朝圣的地方。在这个小镇,我们到处都能看到这个图像,这张照片是在一个餐馆里头。这张是在一个卡拉OK外面的照片。我们并不清楚这些图像的泛滥,是在香格里拉变成旅游景点之前还是之后发生的。我们雇佣了当地的一些人,并利用现存的经济体制来重现一些符号。比如说我们看出的神圣的雪山或者是浪漫的爱的形象。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这个项目是对旅游业场地限定的艺术纪录片以及种族之间联系的思考。当时很多片断都是由手持相机以纪录片的形式拍摄的,很多最后的产品都非常超现实。这是一个镜面雪山装置,我们把它放在一个车的后面,然后驶过不同的景观。在这张图片里,刚才的氧气屋和雪山,融合在一个蛋糕上,于是将不同的表演融合在一起。

  这是全世界最大的水利发电大坝。虽然长江附近的泛滥和洪水问题,是几千年以来的问题。但是,直到最近,由于三峡的建造,让100万人无家可归,变成三峡移民。以及有可能造成的生态危机,让它变成了一个富有争议的项目。350英里的地最终都会被淹没,并变成水库,这些村庄和考古学有意义的地址以及在中国国画里最常出现的景观都会消失。

  这是一个2007年和David  Kelly一起做的视频合作。我们来到长江三峡大坝,并和一个京剧团合作,一起根据潜水艇的正面,建造了一个装置雕塑。然后,我们将这个雕塑放到一艘船上,来穿越三峡大坝上不同的关卡。在不同的关卡附近,我们和演员一起表演,来重现对方梦里的场景。对于一群周遭环境在短时间内发生剧烈变化的人群来说,我们置疑他们潜意识与周围景观的关系。1928年,本雅明在德国的杂志上写了一篇文章,叫《在古老的西方的中国人:一个与黄柳霜的对话》。本雅明是一个德国犹太哲学家和评论家,他在1920年到1930年之间写作了很多。黄凌霜是第一个美籍华裔电影演员,他也是在1920年和1930年之间比较有名。她是电影史上第一个中国女性,在国际对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也从此开始。她是最原始的dragon  lady,dragon  lady可以是母夜叉,也可以是很有魅力的东方女性。然后,她的角色,她扮演的中国女性的角色,经常是顺从的、纵容的、青涩的、残忍的。并且,她们最后都会死亡,这些都是好莱坞电影。

  我在2009年创作了这个作品,是一个双屏录像,它叫《爱的产物》。在这个作品里我重新想象了其中两个角色的相遇。然后,根据原先的一些信件和翻译,其中的一屏是他们相遇的演出,另外一屏是一群学者,他们正在翻译有关与这个演员的一些文字。不同的翻译者产生了不同的翻译文本,而这样也让原先的文本变得丰富起来。这也是和David  Kelly的一个合作,2011年的三屏录像装置作品,叫《三号线》。这个作品是基于当时新建的一条通过老挝北部丛林,连接泰国和中国的一条路。录像叙事混杂了,我们在拍摄时真实发生的故事,以及一些想象中上层经济抽象的形象,比如说像股票市场与人们每天的劳动联系起来。接下来,我最近的一个项目,它经历了可能有六七年的时间,大标题是游移湖。

  这是一个瑞典人的照片,他叫Sven Hedin。然后,他是一个在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很有名的中亚以及东亚的探险者。当时英国和俄国正在抢夺世界的霸权。在二十世纪之初,瑞典政府委任Sven Hedin来找一个现代的丝绸之路。通过中国的西部,能够驾车穿过沙漠。当时在他做这个地图的时候,他也对游移湖产生了兴趣,游移湖实际上就是罗布泊。然后,这个探险者把他命名为游移湖。这个游移湖在历史上曾经神秘地消失了好几次。地图上的标记永远是不对的,它永远会在其他地方被找到。我的游移湖的项目,是一个私人的、联合的,以及叙事性的冥想,有关于哀痛、照顾、地缘政治以及景观的影响。我用游移湖来作为一个比喻,来比喻不稳定的地缘政治。

  这个项目的第一个阶段,是在新疆拍摄的。在2009年末,我决定来到新疆,来寻找现在已经消失的当时游移湖的河床。当时,仅仅几个月之前,发生了当地维族、少数民族和汉族的暴乱。关于路上遇到的一系列人合作,进行了一系列的表演。比如说我们刚才看到的这个,用头巾再一个运输棉花的卡车上面,编出了一个字。我感兴趣的是,当一个置身于地理之间的身体,改变了自己的方向,或者方位以后,他是怎样置换原先的系统,以及根据地理建造身份。最让我感动的是景观是如何镜像与扰乱我们对于现实、地点,以及自身的感知。

  张怡中国首场个展“再架构” 展览现场 图为张怡用玻璃完成的形似FUD的装置置

  第二部分发生在2012年,我来到乌兹别克斯坦,来研究正在缩小的咸海,它曾经一度是世界上第四大的内海。当时,我也通过怀孕以及哀痛的情绪来看待这件事。同时我也把灌溉这件事看成是游移湖的一个形式。在1960年代,当时苏联将中亚的这些国家,变成了棉花产地。灌溉咸海的水,也减少了80%。两年之后,2014年,我的孩子正在经历断奶期,我又一次来到了咸海。从波士顿出发,来到了乌兹别克斯坦的首都塔什干。我再从首都飞到最近的城镇,并且开车到一个之前的港口。但是,这个港口现在已经变成了沙漠。然后,穿过这个曾经是海床的沙漠,直到我到咸海的边缘。乌兹别克斯坦是一个集权国家,咸海附近的区域又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地带。在路上我记录下了不同的灌溉方式以及沙漠景观。因为它是极权国家,所以,它不让游客在路上拍摄基建的一些照片。所以,作为一个平行的仪式,当我去咸海或者回来的路上,我总是挤奶,并且把它记录下来,作为一种每天关于“流体”的记录。它是一个对于丧失充满情感的重现,以及对于那些不可能被重现的立场。第三部分是2015年我在新建水渠上做的作品。这个南水北调工程,是世界上最长的水渠。我决定我要做一个仪式性的动作,就是每次当我在路上看到水渠时,我就要小便。我尝试将黄河历史上的泛滥,以及中国帝王史和现在的这个工程联系起来的尝试。并且,也是一个对大型基建的规模跟人的身体关系的思考。这是我当时的翻译兼摄影师小刘,他记录我每次的小便。我们也去了移民村,那是当时三峡移民被重新归置到的地方。是路上发生的一些小的意外。但是,现在这张是我认为很有意义的照片。我们到了这个水渠,这地方它的水渠是与黄河垂直。所以,这水渠里面的水是来自汉江,它是长江的一个支流。所以,这个南水北调的项目,让长江和黄河相接。根据我当时小便用的塑料瓶,以那些塑料瓶为原形,以一些在实验室做实验的那种玻璃质地来做雕塑。在我的新的一系列的作品里,我尝试着融合我过去不同的创作手段,回到了以身体为表演工具的方式,并以此来思考跨国的主体性。

  这是纽芬兰,美国最东边的海岸上拍摄的。这个是一个双屏录像,当时是在PSA的上海双年展上有展过,这两个录像是被投射在折叠起来的板子上。我们刚才的那一屏是我在美洲最东边洗一只抹香鲸的录像。然后,这一屏是在乌兹别克斯坦咸海曾经最大的港口上,洗一艘船的录像。我计划2017年秋天在纽约皇后美术馆展览展出剩下的其他的录像。

上传日期:2017年06月19日

推荐视频

  • 再架构

    再架构[第2集]张怡:艺术家的思考方式

  • 空间的诗学

    空间的诗学[第2集]对话:空间的诗学——艺术与建筑的...

  • 空间的诗学

    空间的诗学[第1集]对话:空间的诗学——空间储存的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