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6432 雅昌公开课 >范迪安+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第1集]范迪安对话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一)

视频信息

名称:范迪安+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范迪安对话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一)
 

  嘉宾介绍:

  范迪安: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教授。曾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现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国家艺术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全国政协委员。范迪安教授长期从事20世纪中国美术研究、当代艺术批评与展览策划、艺术博物馆学研究。曾发表美术研究与评论上百万字,策划百余项反映时代主题和中国美术发展成果的学术展览,组织多项国际美术研讨,与国际著名艺术博物馆和美术院校建立合作关系,曾担任“中法文化年”“中意文化年”“中俄文化年”“欧罗巴利亚中国艺术节”“中国艺术美国行”等国家重大文化交流年(节)中方展览项目总策划,促进各国优秀艺术成果交流,提升中国美术的国际影响力。

范迪安

  阿尔弗雷德·帕克芒: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前馆长。艺术史家、美术馆策展人。曾出任国立网球场现代美术馆的馆长,法国政府造型艺术评议会委员,巴黎国立美术学院院长。2000年至2013年期间担任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馆长。帕克芒是众多展览的策展人,他近期策划了理查德·塞拉在多哈的展览,塔基斯在东京宫的展览,布鲁塞尔《旅行邀请》展览(法国国际艺术传播委员联合会联合举办),凡尔赛宫的李禹焕、安尼施·卡普尔和奥拉维尔·埃利亚松展览,荷兰国立博物馆的亚历山大·考尔德展览、 胡安·米罗和吉塞普·佩诺内展览等。帕克芒目前任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荣誉馆长,他同时也是诸多展览图录和专题著作的作者。

阿尔弗雷德·帕克芒

  主持人:

  余丁: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院长。中央美术学院国家艺术与文化政策研究所所长,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学系创始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余丁作为中国著名的艺术展览策划人,致力于中国艺术走出去。2012年,作为联合策展人策划了德国中国文化年“大道之行:中国当代公共艺术展”。2015-2017年,作为“欢乐春节·艺术中国汇”品牌总策划,策划、组织并实施了三届“欢乐春节·艺术中国汇”纽约系列活动。

余丁

        导语:

        2017年5月24日晚,央美毕业季讲座“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范迪安院长对话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前馆长阿尔弗雷德·帕克芒”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行。在今年美院毕业季的同时,恰逢中法文化之春,举办了一系列文化艺术活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艺术活动就是5月28日于北京红砖美术馆开幕的“高压:杜尚奖的法国当代艺术现场”展览。而帕克芒先生便是这个展览的策展人。

海报

        主题: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

        第一部分:

  余丁:今天这个对话是中法当代艺术的传播之维,关于传播的问题其实有很多词,有的把它翻译成“扩散”,有的把它翻译成“沟通”,有的把它翻译成“交流”,所以关于“传播”的问题其实是当代艺术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首先请范迪安先生做开场的讲话,作为主人先讲一讲跟帕克芒先生的关系,包括他们曾经是很好的朋友。

  范迪安:首先我非常高兴,因为在我们毕业季的期间我参加学校举办的学术活动,感谢余丁先生来主持这样的活动。对我来说,在21世纪以来的这些年,是亲历了中法两国在文化艺术交流上不断拓展,不断提升水平的历程。可以说中法两国关系在政治、经贸各方面都不断地具有许多的共同愿景,但是在文化艺术的交流上可以说既源远流长又不断创新。“创新”就是中法两国政府、两国领导人,包括两个国家的大使馆都可以说高度重视文化艺术的交流。

        从这个世纪初举办中法文化年,就开创了中国和国际上许多文化大国一起来举办,时间长、领域覆盖广,也包括项目多元、多样的这样一种大型的文化年的活动,可以说是使中法两国人民既加深了对彼此艺术历史、文化历史的认知,更是在一个当代文化发展、当代艺术发展的层面上能够有许多相互的了解。这些年来中法两国的文化艺术活动,对于中央美术学院来说我们也是受益者,中央美术学院和法国的许多文化艺术学术的机构建立起了很紧密的联系,既举办展览,也有专家讲学,还有合作办学等等这些。

        在每年的春天都有一个中法文化之春的系列项目,每一年都有非常丰富多彩的来自表演艺术、视觉艺术,甚至包括文学等等方面的活动,我想这些都推动了两国之间在文化交流上一个是层次更高;第二个是加强了学术的深度,所以今天我要感谢法国驻华大使馆,特别是黎静文化专员专门来到学校,也要感谢红砖美术馆在举办“杜尚奖”大型展览之前能够来举办这么一个走进校园的艺术交流活动。

范迪安在讲座现场

  当然说完前面这些属于两个国家之间的文化交流,我也要特别向各位同仁、各位同学说一说我和阿尔弗雷德·帕克芒先生多年的友情。

  刚才余丁先生介绍我们两个人都有共同的经历,他在2000年代之前是巴黎高等美术学院的院长,中央美术学院和巴黎高等美术学院有着历史性的关联,我们的老院长徐悲鸿先生当年就留学在巴黎高院(巴黎高等美院),在那个时候我就和帕克芒先生建立了联系,印象中应该是在他刚刚升任蓬皮杜馆长的时候,他访问过北京,我们在一起做了很好的交流。更让我难忘的或者说他为中法艺术交流作出了重要贡献就是在当年的中法文化年期间,我们两个合作在蓬皮杜中心举办了题为“中国怎么样?”这个题目的大型的展览,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新艺术或者是我们所说的当代艺术能够在蓬皮杜中心举办,他专门提供了一个非常充分的有2000多平米的展厅,而且时间是长达三个多月。

        在那次展览合作过程中,我觉得我们两个人都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其中一个话题就是如何从一个西方的或者说外部的视角和从一个中国内部的视角共同来分析或者聚焦中国艺术的发生的新的现象。正式有这么一种共识,所以使得那个展览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在欧洲重要的艺术博物馆亮相的开始,之前当然中国的当代艺术也进入了威尼斯,也在欧洲的一些博物馆展出,但是我们都知道蓬皮杜艺术中心是一个非常充分的空间,也有非常丰富的博物馆运营的经验。毫无疑问他在这样一个世纪之交的时间里扮演了一种既推出法国艺术,也联系国际艺术或者说全球艺术的这样一种新的办馆方针。所以在这方面,帕克芒馆长可以说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在这方面我要向他学习,他1971年就开始策划展览,那时候在我们中国还处在文化大革命的期间,所以他的策展资力到现在是40多年,他在蓬皮杜担任馆长也长达13年之久,所以他当馆长的时间比我在中国美术馆当馆长的9年资力深,所以在这方面我要听他的很多见解,尤其是在美术馆、美术学院这样两种艺术机构中身份的转换,必然会使得我们对艺术的发生,特别是新艺术发生的背景、语境,乃至新艺术与社会的关系这些问题会做比较多的思考,这也是我们的工作职责不得不带来的思考。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今天晚上能够跟他有一个会面,我觉得非常有意思,也是能够通过这种交流以及包括和在座各位的交流,我们可以对当代艺术用另外一个角度来进行一些分析。什么角度呢?就是今天晚上这个对话的主题词“传播之维”。

讲座现场

  刚才余丁先生已经说了“传播”这个概念在欧洲是个古老的概念,但是它作为一个现代的、当代的学术概念,它跟艺术的发生、延展、接受与评判都直接发生联系。我们今天又恰好处在一个信息时代,我们已经处在一个传播的世界之中,但是传播的维度有哪些?或者是它通过哪些传播的载体,也可以说传播的媒介来产生传播的效力和作用,这的确还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这里我想先放几张片子来说明一下今天这个传播的节奏和速度。帕克芒先生知道这就是上个礼拜在你们巴黎的许多活动,上个礼拜5月18号是国际博物馆日,现在全世界的博物馆都在这一天推出自己的活动,我听说巴黎的博物馆日不是在5月18号,而是在5月20号,因为20号是个周末,为了使博物馆日能够获得更好的传播效果,他们一致行动在5月20号周末的日子里开展各种活动,比如说大皇宫有展览,有很多观众导览;在橘园博物馆有日本歌舞的表演,大概是想探讨印象派和东方文化的关联等等;当然这张是你所熟悉的,这是你当年工作的地方,在蓬皮杜中心也有大量的公共服务的活动,既有他们图书馆的开放,也有他们观众的导览。

        当然其中有一个活动引起我的注意,你们在美术馆里举办大型的音乐会,大家在这里不仅欣赏音乐,还可以跳舞,当然蓬皮杜艺术中心它本身的属性也包含了艺术的多个门类,但是用这样一个像Party的形式来作为博物馆日的活动主题,究竟出于什么样的意图我当然不得而知。

        我的这几张片子的意思是在今天发生在世界上各个角落的事情,我们都几乎在同一个时间就可以分享到,所以你来到北京,你在这里就可以看到我的学生从巴黎传回来的图片,当然也有他们参观展览的各种情况,而且我的学生告诉我,已经到深夜了,蓬皮杜的外面还有许多观众在排着长队要进博物馆,当然这说明蓬皮杜有十分足够的吸引力,这里面有可以让我们思考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说今天的观众需要什么样的交互的空间,他们希望用什么样的方式接近艺术,走进艺术的空间,所以这又回到了一个传播学的问题。我觉得来讨论“传播之维”,当然我可能只是一点浅见,但是我觉得是有意思的。我就先做这么一个开场白,既说友情,也说说今天我们要谈的话题。

  余丁:帕克芒先生这次来的主要的目的就是中法文化之春马塞尔杜尚奖获奖作品的展览“高压”,其实法国当代艺术整体的状况是在西方特别是在全球化的一个背景下是备受关注,我想这次到中国来举办这样一个马塞尔·杜尚奖的展览,可能也是艺术传播的一个方式,我想请帕克芒先生先介绍或者是讲一讲他策划这个“高压-马塞尔杜尚奖展览”的想法。

  帕克芒: 我这次来北京是受到法国大使馆还有法国对外文化教育局的邀请,我们是在红砖美术馆举办了一个名叫“高压”这样一个汇集8位法国当代艺术家作品的展览,我是特意为这次展览的开幕式而来的。

  我们这次举办“高压”这个展览是在中法文化之春艺术节的活动当中的,这也是在大使馆的推动之下举办的一个重要的活动,它充分体现出来我们中法两国这样一种强烈的意愿,希望能够互相深入地了解彼此的艺术,同时也能更好地增进双方的文化交流的关系。我想对于中国的当代艺术来说,现在不管是在法国还是在欧洲,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欣赏中国的当代艺术,正在认识中国的当代艺术,我可以做一个比较好的见证,就是我刚刚参加过的威尼斯的双年展,在双年展上我看到中国当代艺术家参展的实力是非常雄厚的。

阿尔弗雷德·帕克芒在讲座现场

  另外还有就是在法国也是刚刚路易威登基金会他们也是举办了一个关于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展览,很多中国当代艺术家也是借此机会在法国展出。所以我们看到在这样一场现在正在进行的交流的运动当中,对于我们的法国当代艺术家来说,这次能够有一个机会到中国来进行展出,而且其中绝大部分人他们都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展出,所以他们也是感到非常的荣幸,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在中国传播他们的艺术作品的机会。

  我们这次展览展出的艺术家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他们都获得了杜尚奖,杜尚奖这个奖项是以马塞尔·杜尚20世纪著名的艺术家命名的,而且这个奖现在在法国已经是一个很有象征意义的奖项,同时在国外也越来越受到人们的认可。在介绍杜尚奖之前,我想先给大家简单地讲一下我们法国的当代艺术以及艺术传播的概况。

  刚才范迪安老师给我们展示了一些我们的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图片,实际上蓬皮杜艺术中心已经成立40年了,在法国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具有象征意义的这样一个博物馆,因为它显示出了法国政府对于当代艺术创作的一种全新的态度。

  而且蓬皮杜艺术中心这个机构,正如大家刚才看到的它不仅是汇集了各种文化领域,其中包括有图书馆、现当代艺术、还有音乐、电影,但是同时它也是强烈的表达出来一种意愿,也就是说比起其它博物馆来说,它是更加正式的向今天的艺术开放的。而且蓬皮杜艺术中心的建立可以说是引发了后来的一系列的在法国整个领土上兴建新的现当代博物馆这样一场运动,也就是说在80年代的时候在法国整个领土上首先是在各地都成立了一个叫做当代艺术地方基金,这种地方基金它使得在法国的各个地区都会有新的当代艺术的中心成立,它的成立其实是和过去已有的一些艺术机构形成了一种互为补充的关系。

讲座现场

  接下来政府采取的一部分就是在国际范围内尽可能地传播法国的艺术,而且这体现在政策上的可能是他们一种非常主动的政策,在法国外交部中他们就成立了一个叫法国对外文化传播教育局这样的一个机构,他是大量的投入到在国外组织宣传法国艺术的活动当中,另外还有一些来自私人方面的努力。在近十几二十年来,我们看到法国在艺术的国际传播上找到一种平衡,一方面是国家的大力推动,包括公立的这些博物馆、文物部、外交部的推动,另一方面也是一些私立的机构,包括我刚才说的路易威登基金会、比诺基金会、红房子基金会他们一些活动,还有我要向大家着重介绍的是ADIAF,这个是法国国际当代艺术传播委员联合会,他们也在国际上进行了很多的努力,我们刚才说到的杜尚奖就是由这个委员会主创设立的。

  这个联合会是由一些收藏家成立的,所以它并不是来自国家部委的推动或者是国家公务员成立的国家组织,而且这个收藏家协会他们实际上认为自己也有责任要参与到传播法国艺术的这样一个过程当中去,所以他们对当代艺术的努力就是要体现在国际的一些活动推动上。

  一开始的时候这个委员会就十几名收藏家组成,但现在已经发展成为400多人,而且他们在法国以及法国之外开办了大量的活动,同时他们的行动当中最有代表意义的就是设置杜尚奖。我们看到杜尚奖它有两个特别鲜明的特点:首先它是由私人的艺术家、收藏家共同来设立的,不仅是这些收藏家来决定,行动具体的操作都是他们来进行;另外一个特点就是杜尚奖它是和国家的公立博物馆机构进行合作,我这边要提到的就是和蓬皮杜中心的合作。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2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