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684 雅昌公开课 >石松日奈子《云冈石窟大佛:从鲜卑王到中国皇帝》>[第1集]石松日奈子:云冈石窟兴造年代探轶

视频信息

名称:石松日奈子《云冈石窟大佛:从鲜卑王到中国皇帝》石松日奈子:云冈石窟兴造年代探轶
 

  主讲人介绍:

  石松日奈子:日本清泉女子大学兼职讲师、中国云冈石窟研究院客座教授。主要从事佛教美术研究,其著作有《北魏佛教造像史研究》、《世界美术大全集 东洋编3三国·南北朝》(合著)等。

 

石松日奈子

  导语:

  中央美术学院特邀日本清泉女子大学兼职讲师、中国云冈石窟研究院客座教授石松日奈子,为学院学生做了一场关于《云冈石窟大佛——从鲜卑王到中国皇帝》的精彩讲座。讲座从云冈石窟的建造讲起,通过以往对云冈石窟内大佛与北魏帝王形象以及概念上的研究,细致分析了云冈石窟内大佛的外表以及衣着上的共同特征,认为大佛与时人的皇帝崇拜息息相关,大佛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北魏不同时期的理想的英雄形象。

 

海报

  主题:云冈石窟大佛——从鲜卑王到中国皇帝

  第一部分:云冈石窟兴造年代探轶

  云冈石窟原名“武州山石窟寺”,现存石窟基本都开凿于北魏时代,之后在金代有过大规模的修复,再往后就逐渐被人们淡忘了。近代日本学者的报道使云冈石窟再次为世人所瞩目,1902年的东京大学的伊东忠太偶然地来到了云冈,回国后他发表了题为《北清建筑调查报告》的简报,接着在1906年又发表了题为《支那山西云冈石窟寺》的报告,于是云冈石窟开始为世界所了解。

  伊东是建筑学专家,他在报告中登载了很多建筑图案,最丰富的石窟中心部位的平面图和速写,照片只有有限的几张。

伊东忠太

  另外关于石窟的年代在《报告》中也只提到了大清一统制中的记载,始于神瑞,终于正光。云冈就是昙曜开凿的武州山石窟寺。这个是日本最有历史的一部学术杂志《国华》,版非常大,里边的图也非常漂亮。这边的建筑图案就是伊东他画的《支那山西云冈石窟寺》里的那些纹样,画得非常细致,还涂上颜色。

  在伊东的报告发表之后,外国学者接踵而来,法国的沙畹、日本的大村西崖、瑞典的喜龙仁,以及日本的关野贞、常盘大定等学者在他们的著作中纷纷发表云冈石窟的图片,以及讨论云冈艺术的论文。

  其中大村西崖在其名著《支那美术史雕塑篇》中称以20窟为首的云冈雕塑为灵岩相式的雕塑,说云冈大佛“既非中国风,也非印度风,俨然是拓跋族理想中的大丈夫相。”可以说是看透了云冈大佛的本质,然而大村第一次到云冈的时间实际上是在《支那美术史》出版六年之后的1921年,大村的眼力着实令人佩服。

  常盘大定和关野贞指出云冈石窟就是《魏书·释老志》中记载的昙曜开凿的石窟寺,并且说五座大佛是太祖以下的五帝建造的。

  对于云冈的正规学术调查是由日本京都大学东方文化研究所,也就是现在的人文科学研究所在战争中展开的。水野清一和长广敏雄在1936年首先对河北省的响堂山石窟和河南省的龙门石窟进行了实际测量。在此经验的基础上,他们从1938年到1944年七次调查了云冈石窟,其工作包括测量、制作拓本以及拍摄照片。这个就是从水野清一的报告当中登载的当时的云冈石窟的照片,还有他们画的测量图,以及他们制作的拓本。当时拍照不是用今天的胶片,而是用玻璃板,当时玻璃板从日本运到北京,从北京再运到大同是非常费劲的一件事。

  顺便跟大家说一下,只有水野从头至尾参加了七次调查,长广因为被日本公安看管起来了,所以只参加了四次。这一次的调查研究成果在战后集结成为《云冈石窟:公元五世纪中国北部佛教窟院考古学调查报告》出版发行,是一部正文编和图版编合计16卷32册的巨著。

  这套书不仅登载了照片和图版说明,还收录了关于云冈石窟的历史、图像、艺术系统等多方面的研究论文,时至今日仍是云冈石窟研究最重要的文献,目前在京都大学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合作下,中文版正由北京科学出版社陆续出版发行。

  在中国国内,1956年宿白解读了金代的重修碑,即所谓的“金碑”,并采用了考古类型学的方法对云冈石窟进行了分期,对于各个洞窟的年代,宿白有一些观点跟水野和长广不同,但是他和水野、长广一样,也将云冈石窟的营建时期大致分为三期。

  之后在1990年中日合作出版了《中国石窟 云冈石窟》两卷,在2001年云冈石窟成为世界文化遗产,2005年云冈石窟召开了国际学术研讨会,国内外的300余名研究者汇聚一堂,共议云冈,我也参加了这次会议。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1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