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330 雅昌公开课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第16集]吕澎:在讨论中国当代艺术的时候如何去寻求大家的相互理解

视频信息

名称: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吕澎:在讨论中国当代艺术的时候如何去寻求大家的相互理解
 

  主讲人介绍:

  吕澎:艺术批评家、策展人,现为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副教授。1992年为“广州双年展”艺术主持;2009年策划威尼斯双年展特别机构邀请展“给马可波罗的礼物”。

  

  吕澎

  导语:中国当代艺术是改革开放的产物,近四十年间逐渐形成声势。它既会反哺先行一步的欧美当代艺术,也会对发展中国家的新兴艺术产生影响。作为中国美术界重要的艺术现象和极具争议的热点话题,国内学术界出现了错综复杂的判断。西安美术学院据此主办“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此次会议以中国当代艺术的根本判定、核心内涵、实践话题为中心,展开多元视角的学术探讨,力求展现并深化学术界、艺术教育界对当代艺术的辨析与认知。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现场

  发言主题:在讨论中国当代艺术的时候如何去寻求大家的相互理解

  下面我们的确是想听一些高见,但就是这个会虽然以当代艺术为中心,话题还是太多,那么我只能说我们在最近若干年当代艺术在进行交流、对话相互批评这个过程当中出现的两个问题,谈一下我的体会。

  第一个问题就是同样的语言,同样的形式,同样的一个词,有完全不同的表述。这是我们在沟通和交流过程当中经常出现的问题,我们都用了同样一个词,但是我们都说的是别的意思就是跟对方不一样。具体落实到我举一个非常具体的例子,比如说王广义的这个叫波普艺术,所以由于理解不同、角度不同、出发点不同,那么你可以说它完全是一个垃圾,因为美国人,美国艺术家早就做过了,他还在做,而且他的布、制作、颜料都很差,跟沃霍尔是没法比的,这是一种表述。第二个是当然站在社会、历史和艺术家所处的时代的语境上下文来讨论这个问题,那么它又是另外一个表述。所以就形成了两个完全不同的判断,当然还有更复杂的判断,比方说今天还有说这些中国的全部都在向美国艺术学习,所以啥也不是。那么这个问题是怎么产生的呢?这个问题首先就是因为缺乏历史的基本的方法和知识,不去认识一件事情产生它的前后关系,了解它的上下文,了解它的原因,它的前因后果。我们都是人,我们之间有什么大的差别,我记得有一个德国艺术家说,如果我们要说差异,每一片枫叶都是不同的,但是它毕竟就是枫叶,就是在谈差异和统一性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原因一种现象它会产生,如果你没有这种历史的基本方法和基本知识,直接就是说它像不像什么,它是什么,这种判断很幼稚,这是一种现象。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现场

  第二个现象是同样的词、同样的形式判断也是一致的,但是结论不同,结论不同。你的价值观,你的出发点不同,那么你就会把这个红的说成是革命。你的另外一种价值观跟这个不一样,这个红的是什么呢?这个红的就是屠杀。所以价值观和出发点在引导我们对同一种我们都认为他是红颜色没有问题,但问题在于我们的判断结果不一样。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的艺术都是美国人在那里瞎糊弄,他们为了表达自己的存在和欧洲拉开区别。就像今天上午黄河清先生引用了一些艺术家说的话语,然后这个艺术家说的话就代表了美国人,美国艺术家,美国知识分子,美国艺术史家说的话了,但是事实上我们了解美国艺术史,我们可以讲出若干需要我们去一个一个问题的去解决的那些现象和结论,这里就不用多说,因为我们只有10分钟。

  那么中国或者是欧洲为什么还有产生类似于看去跟美国的是一样的呢?然后我们最重要的是我们的判断,既然说这样的东西不值得我们跟他一模一样,那么好我们有自己的标准。我们有什么标准两个标准:第一个是古代画论,古代画论到了晚期是没话可说了;第二个就是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这就是我们现在仅存的两个标准。古代画论我们知道用起来不方便,但是我们可以勉强去使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从1978年之后我们还用了没有?怎么用的,如果这两个标准我们都不用,我们自己标准究竟是什么?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现场

  事实上全球化不是一个概念,全球化是一个事实,一个传教士,一个商人,一个知识分子,一个画家到你中国来旅游已经构成了大家之间的关系,文化、文明,所有的问题发生交易,发生交流,发生冲突,这是一个新的现象。这个是最近几百年地理大发现之后的新的现象,人类在发生变化,我们要应对的是变化,不是应对的是哪一个概念是我们要要的。而且更不应该轻易地去做任何判断,你若干个文明最后留下来的东西大家都形成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人,如果形成了截然的差异,截然的冲突,我们共存的依据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还能共存呢?还能见面,还能在今天这里开会呢?什么东西是我们的共性,我们的文化,我们的艺术都应该关注这样的问题。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国人就很清楚这一点,我们需要补充一些东西,当时概念很清楚,一个科学、一个叫民主,当然我们今天听起来很粗糙。但是大致那个时候的知识分子的判断没有错误,没有错误!只是如何学的问题,怎么学的问题。离开了这些最基本的东西人类之间根本不发生任何联系,人类根本就不会存在。当然有文明之间的补充,当然有过去没有做好的东西我们今天要重新做,当然我们有学习的过程,有重组的过程,有挪用的过程这是非常自然的事情。

  法国人没有说他们用了一些浮世绘的东西,说我们这个东西都不是我们法国人的东西,那是日本人的东西,法国人说过这样的话吗?说过他们用非洲的木雕然后就说这个立体派,毕加索啥也不是吗?没有这么说,他想用就用,人类主要是开启自己的大脑,自由是人类的未来,就是始终打开自己,始终去观察认识这个世界去应对这个世界给我们提出的挑战,这才是人类工作的一个最重要的部分。我们的艺术就是完成这个事情,就是通过艺术家瞎胡闹到最后导致发现了新的问题、新的解决方案。艺术家本身并没有解决,可是他给我们,给出了启发,给出了可能性,给出了空间,正是因为从印象派到今天一百多年来艺术家不断地瞎胡闹,导致了我们今天可以自由地说话,否则今天任何一个人说话他都应该拉出去把他宰了,因为你不符合那个标准。所以我的结论是什么呢?我们在讨论中国的当代艺术的时候或者是发生在中国的新的艺术的现象的时候,究竟该如何去尽可能地去寻求大家的相互理解,去发现我们今天的艺术现象的价值和问题,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的艺术、我们的理论,我们的艺术实践,才有可能进步吧。好吧,就是这些,谢谢。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1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