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804 雅昌公开课 >张颂仁《从十倒数:传奇推手张颂仁的中国当代艺术记事》>[第1集]对话张颂仁:传奇推手的中国当代艺术记事(上)

视频信息

名称:张颂仁《从十倒数:传奇推手张颂仁的中国当代艺术记事》对话张颂仁:传奇推手的中国当代艺术记事(上)
 

  主讲人介绍:

  张颂仁:Johnson Chang,策展人,汉雅轩画廊创始人、亚洲艺术文献库联合创始人。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学院客座教授。

 

张颂仁

  导语:

  他曾带领中国艺术家在世界舞台上发出第一声呐喊,从他手上卖出的作品已经超过亿元天价,香港艺术经纪人张颂仁见证了中国当代艺术激荡的大时代。曾梵志曾说:“如果没有香港这个环境和土壤,没有张颂仁这些人的支持,中国当代艺术没有今天。”早期成名的大部分中国当代艺术家都曾与张颂仁合作,被他推介到海外,进而进入艺术市场体系。北京匡时“艺术体验季”邀请中国当代艺术的传奇推手,汉雅轩画廊创始人张颂仁,为大家讲述中国当代艺术记事。

       主题:从十倒数——传奇推手张颂仁的中国当代艺术记事

  第一部分:传奇推手的中国当代艺术记事(上)

  主持人:面对当代艺术最顶级的策展人和专家,我作为一个后学晚辈是非常大的压力,但是特别巧的我觉得像冥冥之中的一种幸运,中午的时候读到《金刚经》,第一品讲了一个故事,佛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在他们吃午饭的时候,如来坐在中间, 1250名罗汉围在周围听他传道授业,所以我觉得我可以把自己比喻为一名罗汉,我代表的不是我自己,我代表的晚学后生整体年轻一代,对长辈、对前辈的一种询问。当然也没说您是如来,就是非常荣幸。

  张颂仁:谢谢,很恭维的介绍,弄的我不大好意思,后生可畏,没有说老生可畏,因为未来在你们手上。所以今天我是来接受盘问,希望你提出一些值得盘问、也值得我思考的问题。

  主持人:听说您要来之后,我包括我周围的朋友、相关从业者,我是向他们咨询了很多问题汇总到我这儿,我们最感兴趣的第一个问题是在80年代的香港,您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文化和艺术氛围当中创建了汉雅轩画廊,如何和大陆去连接?这一块是大家特别想听到的一个状态和艺术经历。

香港汉雅轩画廊

  张颂仁:艺术界最早我是跟古书画结缘,当代艺术最开始我是作为独立策展人,1980-1983做过一系列的策展,那时候展览在香港艺术中心非牟利中心,今天还是比较有影响力的场所。

  主要在东南亚几个国家的小的独立美术馆办过活动,那个时候我特别感触的是中国艺术家为什么不能跟美术史上的名家平起平坐在同一个平台上面?所以从八九十年代我一直追求的目标是要做好这个工作。这个工作不是说一个策展人、画廊、美术馆做了对他们有影响的事情,他的影响是创作人的心态,要是你的作品最后心目中的理想观众是在纽约的MOMA,是在伦敦的一个重要美术馆,你的美术史的判断、你的创作判断就会很受左右。

  70年代开始,台湾、香港开始有一批新的创作,开始从周边经验出发,在台湾那个时候是乡土文学,再引上一系列从本土出来,而不是从学院学习西方现代美术出来的人,包括那个时候洪通一个庶人雕塑家,香港还有陈福善,是很传奇的人物,1905年出生,第一代中国现代艺术家,可是他做的作品在那个年代在今天还是很新鲜、很奇怪的人。

张颂仁

  我们有足够的条件可以有资格上国际舞台,我那个时候很年轻,刚刚开始做事情,只能在一些愿意接受这种活动的地方做作品。后来开了画廊做当代艺术,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展示平台,一个商业画廊在那个年代也是比较少,因为市场非常小,可是有很宽的自由度会做什么,干什么,所以1983年底、84年初开始做一个当代艺术的画廊。

  主持人:是不是通过这样的契机提供一个通向国际的展示平台,您再和大陆取得联系之后,包括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星星画会,他们做了很多有影响力的展览,最主要是79年和80年两届,他们在大陆收到的反馈是他们出走中国去国外、去其他地方,我们也知道您在1989年做星星十年画展的回顾展,不只是在香港举办,两个月之后又去到台湾,成为当时台湾报纸很长时间的头条,在这个过程当中您是如何对中国大陆的艺术家产生兴趣,而且把他们介绍到香港、又通过香港推向世界,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张颂仁:每一个主持艺术平台的人,无论是画廊还是文化中心,还是美术馆的策展人,每一个主持这样一个平台的人,其实他就是在为他的判断写一种由他来想象的“美术史”。我那个时候想要写美术史,一直到现在还是同样的,当下中国人有什么艺术品是能够代表这个年代的?开始我对港台比较熟悉,85新潮之后突然一下子在港台非常热闹,因为80年代基本上在香港除了书画、水墨以外,是没有什么商业市场的,正中下怀,因为我的主要兴趣是古字画,我就关注跟书画有关的当代现象,那个时候是现在已经认为是老大师,像李可染、朱屺詹、陆俨少这些人突然一下子在国际市场上出现,这种市场给他们很大的一个光环,让整个80年代的新水墨有一个很大的动向。同时在这些水墨的关注之下,前卫水墨也开始出现,那个时候开始有谷文达、徐冰这些艺术家。我开始关注更前卫的85新潮的艺术生态。

1989年,参加“星星十年”的艺术家在香港汉雅轩

  主持人:包括“后89”您和栗宪庭先生一起策划的现代艺术展,不仅把中国现代艺术大展进行回应,而且通过香港平台介绍到世界各地,在94、96年之间您相继带领张晓刚、方力钧、刘韡一批艺术家奔赴国际舞台,这个过程中,您出于一种什么样的目的、把他们推向国际化?

  张颂仁:最早认识星星画会的艺术家是严力,他现在在上海,诗人。后来是星星艺术家几个人,我忘记谁前谁后,主要目的是希望在中国以外,介绍大陆的近代美术史,89年1月份我办开幕的星星十年的展览,那个展览对我来说是回顾当代艺术在中国的一个开端,那个时候我也去参加了中国前卫展, 89年1月底在中国美术馆。我特别想把那个展览迎来香港作为对星星之后十年的一个回顾。那个时候我心目中希望通过展览评述中国美术的历史,后来政治环境改变,所有的艺术家改变他们的画风,作品不知道去哪里了,过了两年我重新考虑这个事情,那个时候去北京找高名潞和栗宪庭,高名潞出国,栗宪庭很热心,这个事就开始做这个方案。

  “后89”展览一方面可以说是当时艺术生态的一个普查,因为我那个时候想从海外看,89年展览之后跟我在艺术家工作室看到的艺术品,无论是风格、感觉、成熟点上都有明显的改变,我感觉到那是80年代的过去,90年代新时代的开始。那个时候先去访问89年前卫大展艺术家,看他们的新作品和老作品有没有差异,在这种差异里边尝试拟定一个关于90年代新时代的一个感觉。

"后89中国新艺术" 展览现场

  主持人:您做完后89之后,带领他们去圣保罗、去威尼斯,这个过程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考虑?您在众多艺术家当中选择张晓刚、刘韡,您觉得他们的作品在什么地方打动您,或者是他们在当代艺术史当中的价值,您是怎样去判断的?

  张颂仁:后89这个展览的契机,因为我跟“香港艺术节”谈了一个展览节目,本来希望91年,后来谈说92年,赶不及定为93年1月份香港艺术节,那个时候拿了很大的场地做这个事情。因为这是关于时代的艺术,这个展览我找了美国独立策展人的中心,他们说去美国,当中去了奥地利。往下两年1994在圣保罗策划了一个中国艺术家的特展,第一次中国现代艺术、当代艺术进入圣保罗。

  那个时候的选择,因为一个展览,尤其是国际大展在很多艺术家里边要有一个个性突出,不能太多赘词,要言简意赅,我就挑了一个主题,以肖像为主。为什么选张晓刚、刘韡、方力钧、王广义呢?因为肖像画在中国绘画史的确是一个新兴面,对西方东来的一个创作的新现象。可是从社会主义中国慢慢转变到全球自由经济主义的一个文化氛围里头,人的肖像怎么去拟定,怎么去讲这个问题。

  还有社会主义肖像基础,绘画基础,还是西方古典的肖像传统转换过来的,我们怎么样找到中国人自己的样子,所以我觉得那些艺术家,张晓刚、方力钧、刘韡是很重要的一个表现。另外再呈现到中国那个时候对于一个全民的肖像就是毛泽东,所以毛泽东在那个年代怎么出场?王广义当然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物。

1994年,由张颂仁策划的第二十二届圣保罗国际双年展的中国艺术家部分

  主持人:您说到肖像毛泽东这一块,90年代他出现了一个整体的艺术转向,从描绘国家社会主义整体状态到描绘个人,再到后面的一种无聊感,包括对毛主席、毛泽东政治消解,最著名的三位艺术家应该是王广义、余友涵、另外一位艺术家,在他们对毛主席消解的创作当中,您觉得他们的意义,除了刚才讲的有一种中国化的表现肖像;还有其他方面的一些理解吗?

  张颂仁:毛泽东的肖像在中国代表了一个新时代肖像的象征,无论是政治、权力、整个文化、整个文明的转向的一个图像代表,所以王广义的格子毛泽东,从88、89到90年他用的图像是一种严肃的,重新思考我们能不能够在一个格子背后来看已经全面的给神话化的一个图像?

  比如余友涵那种比较波普性的描述,某一方面大家很容易说带有某种批判性,必须要提出的是任何调侃的呈现,其实也是对原来一种恭维,过去时代重新带到当下,给它新的意义、新的流行身份。这种原因可以呈现在社会主义年代,一直还是有一个脉络延续到90年代,延续到今天。

  主持人:另外一点是张晓刚的《大家庭》系列,他最开始并不是直接描绘整体一代人的记忆,从他早期《手记》系列,到后来《大家庭》系列,中间的转变,尤其是94年圣保罗国际双年展的时候,整体将《大家庭》系列呈现出来给国际艺术界,这个过程中以张晓刚为例,他的《大家庭》系列作品的意义和价值是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

张晓刚 《大家庭》系列

  张颂仁:张晓刚的《大家庭》在国际出现,第一场是圣保罗双年展1994年,然后是1995、1996、包括在爱丁堡艺术节、波恩美术馆一个很重要的展览,他这组画一出现以后,基本上大部分的展览都被拿来作为他们主要介绍的图像,为什么?他受国外专家关注的点跟从国内看的点是一样的,他在那个年代提出了一个最早的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肖像,因为在社会主义年代的西方古典化肖像画传到一个新的个人化的肖像绘画年代的时候,我们怎么样找一个更为标准化的普遍化的中国人的肖像?

  张晓刚回到最早摄影进入中国的时候,中国人怎样把照片的图像转换成为一个中国人审美,在那种转换过程中找到了他的审美的一种趣味,人的一种光影的模糊平面化、肖像的一种含蓄,又很深层的感觉,那个是他对肖像上提出一个大家一看是属于现代的中国人。这个“中国人”不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而是带着历史过来的,从现代一直走过来的人。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1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