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023 雅昌公开课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第14集]尤西林: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地位及其面向现实生活的迫切性

视频信息

名称: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尤西林: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地位及其面向现实生活的迫切性
 

  主讲人介绍:

  尤西林:1982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文学学士。现任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文艺学、美学学科带头人,校宗教研究中心主任,校基督教文化研究所所长,香港汉语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清华大学道德与宗教研究中心研究员,澳门利氏学社学术顾问,香港法住学院研究院教授。中国大学人文研究会副会长,中华美学学会理事,中华美学学会外国美学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宗教学会理事,中国中外文艺学学会理事。

  

  尤西林

  导语:中国当代艺术是改革开放的产物,近四十年间逐渐形成声势。它既会反哺先行一步的欧美当代艺术,也会对发展中国家的新兴艺术产生影响。作为中国美术界重要的艺术现象和极具争议的热点话题,国内学术界出现了错综复杂的判断。西安美术学院据此主办“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此次会议以中国当代艺术的根本判定、核心内涵、实践话题为中心,展开多元视角的学术探讨,力求展现并深化学术界、艺术教育界对当代艺术的辨析与认知。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现场

  发言主题: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地位及其面向现实生活的迫切性

  我现在谈的这个题目已经在屏幕上打了,就叫中国当代艺术的历史地位及其面向现实生活的迫切性,实际上他已经表明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我会为中国当代艺术它的正当性做一点讨论。另一个方面我会对它做一点批评性的建议,这两个方面我想尽量结合在这儿之前一些学者的发言,能够融入他们的对话。

  第一个我就会谈到这么一个要点,就是中国当代艺术它实际上是颠覆文革为代表的现代中国社会组织与权威意识形态所塑造的感知模式的一种激进运动。那么这个定义是一个最低限制的定义,是一个艺术社会学定义,但是在我看来这也是中国当代艺术最重要的一个基础。其他方面对它的这种无论是从技法、风格、艺术史自身的变迁等等来说都不能超越这个底线,这个底线我想举一个例子就是文革结束刚开始在我们西安召开展出的星星画展,当时我参观的时候所有的人没有把它看作艺术展,实际看作是一个思想解放运动,那么这一点思想史也是公认的。所以如果离开这样的一个基点去泛谈然后说中国当代艺术它和西方的民族国家的这种阴谋论结合,这样的一种说法在我看来是有问题的。

  黄河清教授今天上午的发言他有这样的一个批评,那么这个批评我想补充这样的说法,比如说表现主义对纳粹法西斯主义的抵抗,以及文革对于现代派艺术的萌芽的镇压。这些如果你要把这些材料纳入进来就可能更全面的对它有一个看法。这样的一个看法之后但是我仍然要说的是黄河清教授提出来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一个观点,那就是公共性的问题。这个问题实际上是中国当代艺术也是国际的现代派到后现代派,就是它的大众艺术以及它的当代艺术这三个阶段一以贯之的矛盾,其实国际的当代艺术就是为了克服这样的公共性的危机,然后它弥补这样的一个第二阶段的大众文化的公共性的解决方式而产生的。但是在这个之前我注意到了已经有好几位学者涉及这个问题了,所以也给我节省时间。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现场

  那么这样的一个情况使我们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对立放必须把它定位在很确切的它的起源上,而不要把它笼统地转入比如说朱青生和甘阳的辩论是中国水墨画中国传统艺术的对立,而且就是大量的中西这样的比较在我看来都是不恰当的。因为这样的比较实际上会误导我们对中国当代艺术的理解把它看作是一种对于传统艺术的一种颠覆,那么这种观念实际上在表面上是结合它的这种技法,各种艺术流派是这样,但实际上它完全是脱离了中国当代艺术它本来原初的立场。这一点我希望就是说把它能够谈一下,所以我觉得朱青生和甘阳的那个辩论,因为彭德说让我参加这个会,我参观了西安美术馆 “城墙之外”的展览。看了以后我就感到几乎好像是秦琼战关公一样,完全这种辩论在根本的议题上是错失了,他们之间没有一种真正意义上的思想的这样的一个交锋意义。

  那么第二个我想的就是讨论一下关于当代艺术的概念,因为当时前一个学者的发言我是完全同意的,因为我在下边已经跟几位学者交流我已经指出,刚才他说的这些看法我在下面也说了,但是有人反驳我就是说当代艺术是开放的,我说这不能够作为一个借口,在我的理解实际上它是对于现代派艺术,它对于文艺复兴开始形成的焦点透视以及工业化的规模,对于那种现实世界的模仿和再现,这样的情况以及伴随着20世纪初叶的集权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兴起,因而导致了现代主义艺术的出现。那么这样的一个出现它实际上就是用很著名的说法就是说这个世界越可怕它越不适应人,我们越要抽象,这样的一个抽象它导致一个什么呢?导致一个把艺术变成一种私人化的行为,那么这种私人化的行为它在后现代这样的一个波普艺术也就是大众艺术中得到了一个大幅度的一个刷新,一个纠正,那就是借助了现代这样一种大众传媒和这种消费市场。

  然后使这样的一种艺术的这样的一个现代艺术重新回到了它的这样的一种符号和修饰,以及这种大众的使用和装饰和生活中,但是这样的一个代价是什么呢?就是丧失了艺术的精神性,使艺术它的精神深度的危机就越发严重,正因为这样在我看来应该理解包括欧美的这种现代艺术向当代艺术的转向就是为了解决这样的第二阶段的危机,它既要保持它的公共性。但是另一方面又希望能够获得它的精神深度,这样我们才能够理解贾科梅蒂他这样一种具象主义的表现,实际上就是要回到世界和人的这种观看的原初关系上来。这样的一个关系我想就是要提出来就是中国当代艺术的根基和对象是中国的当代感知经验,它不应该是什么呢?两派无论是以国际主义化理解的西方当代艺术为尺度,我经常会听到无论是显性的说出来的或者是隐性的潜在的表达的情绪都会说我这是最新的,西方怎么样怎么样,我看到朱青生说,驳斥甘阳说我这个艺术在纽约的时候当代艺术受到了多么大的这样一个关注什么。包括潘公凯跟我讲这些话的时候,他跟我反复说了两次都是说国外的艺术家和评论家到中国来去宋庄,而不到他这儿来看水墨画,他感到伤害很深,我当时就感到这样的一个尺度实际上表面上他们是对立的,事实上都是以西方的国际主义化理解的当代艺术尺度,这样就脱离了刚才我们说的实际上当代艺术应当是中国当代的感知经验。那么另外像甘阳他们那种抽象的以古代的水墨传统为立场,实际上仍然是脱离了艺术和当代现实生活这个本体关系,那么这两个方面他们实际上都没有去回到这个上面来。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现场

  所以我要说到一个好像抽象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在今天我听了一天我感觉都在这个框架里在不同的角度,看起来很专业的,但是都在这个框架里。一个就是古今和中西这四个维度在我们今天的这个讨论中不断地出现,尽管有的时候说的是传统一个说的是现代,一个说的是中国,一个说的是西方,那么这四个维度中间在我看来这个今实际上是最重要的。因为在四个维度之间只有我们的无论是作品或者是阅读,或者是观看都是活着的人的行为,而这个“今”呢,我们会看到它不仅是激活古代的水墨传统,以及我们舶来的西方艺术史的对它的诠释学世界的一个生活世界,它是我们感知的一个基础,而且也是什么呢?是我们的艺术性的感知和深度的反省探索的精神世界,因为它本身就包含着一个精神世界,它需要我们去进入。而不是简单的我们对它的一个给观众体够了一个我们熟悉的东西,那么这里我就要谈到的就是包括杨小彦教授谈到那样的一个话题,这个我在前不久的一个会议上,我们和德国学者在讨论当代的这样一个审美以及艺术和计算机、互联网的关系一个会议上,我当时提交了一篇论文谈的也是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什么呢?当代艺术它的兴起在中国必须看到已经进入的一个生产和它的技术方式在改造人的感知,那就是电子化的信息。它的这种生产以及传播包括我们今天人人都离不了的这种手机,这样的一种移动终端它造成的时空感知以及它所激变的中国现代化转型期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冲突。这就是刚才我听到有几位学者都非常好的提到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它必须转化为视觉的感知经验,在这种感知经验中我们才能够摆脱私人化的感知的危机,以及附庸大众时尚这样的一种流行弊病。我们如果不能这样的话我们做的工作实际上真的就只是一种重复前人或者是西方人的东西,而不能够作出创造性的东西。

  那么转型期这样的一个情况,我本来想做一个案例就是把在座的贺丹我选择一幅画就是他画的这个《合唱》,我觉得中国人的面容神气是如何逼真的,就是一个动态的向前逼真,我把他和贾科梅蒂的一个历史态度做一个比较,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我把这个画拿出来,你们看一下这个画在彭德《西安当代艺术》精装本的150页也选了,这个画画了60个人,这60个人的面孔我注意了一下没有一个是相近的,也就是说他们完全是个性的。但是非常奇特的是我越注视越是关注,然后我就发现这60个人的个性差异在聚焦,形成了一个对于当代社会转型期的特别是华北的农村这样的人。他们的那种性格气质的一种深度的聚焦,这种聚焦我用了当时我在我的手稿里打了有17个词都无法穷尽,这是非常典型的,就是呆滞、质朴,还有什么呢?还有麻木,还有狡猾,还有甚至是汉隶之气等等。然后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他嘴的歪和狡猾的眯眼缝,我们在敬酒的会上,包括行政干部,他们私下这些小圈子说话的时候耸肩膀,以及他面容变化的时候都能很熟悉亲切地看到这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在这里被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把它聚焦了。那么这样的一个情况和西方的具象主义表现和现象学派的表现有一个很大的区别,他是以共时态出现的,这60个人同时出现。而贾科梅蒂是不断改,甚至改20年,一个肖像画然后不断靠他的这样一个重叠的阴影的这样的一些东西然后达到变动,时间空间的变动,这样的一个情况实际上在我看来真的还不如贺丹这样给我带来直观的一个东西。

  因为我不是专业的,我不是站在这个立场。我想说一点就是我已经多次听到我们的发言人谈到说当代艺术的一些专业性,以及非专业怎么样。我想艺术没有权利说专业化,这种化的意思是指什么呢?我指的不是艺术学,我指的是艺术,艺术作为直接感知的一种活动,它不能够向科学或者是甚至向现象学这种哲学的晦涩哲学一样可以享有它的这样的少数专业性的特权。你看不懂这是属于我的专业,但是对于艺术来说如果让人说看不懂那可真是失败,这个问题它当然包含两个问题,一个看不懂,包含着对已有的感知模式的转变,因而它有一个革命和启发的作用,这是积极的。另一方面它需要一个尊重我们现代人对于事物的最人类学的感知,比如说我不能同意从毕加索或者是那些立体派所谈的。包括塞尚他们所说的,我把这个看作是圆柱体,我看的就是一个瓶子,没有任何一个正常人把它看作圆柱体,他们是要特殊训练。而问题我不是要再现这个杯子,但是我必须对它进行不断地画,甚至画十几年,然后逐步地画出它逼真的一种东西,这个才是真正艺术的杰作。这个对于人的面容来说更直接就是一个精神的再现的问题,对不起我就说这些,如果各位觉得不对的地方可以提出来。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1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