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426 雅昌公开课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第12集]杨小彦:互联网时代的当代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杨小彦:互联网时代的当代艺术
 

  主讲人介绍:

  杨小彦: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广州美术学院硕士生导师,曾主编《画廊》杂志,出版专著有:《尚扬评传》、《新中国摄影六十年》、《看与被看:摄影中国》等。

  

  杨小彦

  导语:中国当代艺术是改革开放的产物,近四十年间逐渐形成声势。它既会反哺先行一步的欧美当代艺术,也会对发展中国家的新兴艺术产生影响。作为中国美术界重要的艺术现象和极具争议的热点话题,国内学术界出现了错综复杂的判断。西安美术学院据此主办“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此次会议以中国当代艺术的根本判定、核心内涵、实践话题为中心,展开多元视角的学术探讨,力求展现并深化学术界、艺术教育界对当代艺术的辨析与认知。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现场

  发言主题:互联网时代的当代艺术

  今天我想谈一个什么问题呢?我想谈一个稍微跟我这个传播有点关系的问题,我觉得第一个首先我觉得今天我们正处在一个巨变的前沿。甚至我觉得我们可能就在巨变的漩涡当中,趣味、知识信息的传播和全球化的局势都在发生,或者是正在发生或者是已经发生非常深刻的变化,尤其当代艺术我们也在面临这样的一个变化。因为今天年轻一代在成长,新的趣味正在涌现,有一些可能是我们传播比较关心的领域,也许当代艺术的一些很前端的一些人士或者是一些年轻人关注到,但是也许不为我们在座的各位关注到。比如说人工智能问题,大家一定要了解一下阿法狗能够战胜围棋棋手,说明有一个观念也许是有道理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正确,思想就是编程,如果思想是编程,为什么我说阿法狗,因为阿法狗一个核心的理念是学习以被编程,它跟原来的生男概率是不一样的。

  今天人工智能的巨大涌现,尤其是互联网疾速发展,我们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可能我们的很多领域都受到挑战。这个挑战会一步一步地急迫起来,比如说传统的美术馆,传统的美术馆是一个收藏经典艺术品的地方,是观众进美术馆去期望获得经典或者是获得教育的地方。但是在今天这个信息急剧变化的时代,首先我们不知道怎么样收藏那些虚拟的艺术品,因为大量的艺术品在网上出现,它不再以有物理存在的形式出现,但是它是确实存在,是一种交流,是一种交互。在这样的艺术品里面,美术馆的收藏会成为一个尖锐的问题,我们如何收藏,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信息化的时代所面临的这种用新的形式来创作的艺术作品,没有物理存在形式,它们可能只存在于我们的网络中,只以编程的方式存在,但你不能说它不是艺术。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现场

  第二个,现在的一个更大的危机是当高科技迎面而来的时候,其实有很多学科都在产生严重的危机。比如说我在中山大学,那些历史系的老教授跟我聊天的时候就告诉我说我们现在传统的研究历史的方法,过不了十年就很难再维持下去了,为什么呢?我们今天研究过去的历史我们看到的是档案,看到的是书信,看到的是各种记录,但是再过二十年再研究今天我们所有文献都是以数字方式存在。以微信方式存在,以微博方式存在,未来的研究者首先可能要学会编程,关键是要检索,学着在大数据里面去搜取你所要研究的对象。在这样一种信息的状况下,传统的这种方式如何延续,我说这一点是想告诉大家,其实我们今天整个艺术学院我们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来进行教育,也就是说我们还是认为艺术是一种手工记忆,作为一个艺术家我们需要掌握那些由来已久的进行艺术创作的各种技巧、手段、材料和方法。但是未来可能介入当代艺术是科学家或者说是很有可能是那些智能化的那种观念在进入我们这个领域,在创造新的艺术。

  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不认为打败所有围棋手的阿法狗只是一个科技产品,而不是一个艺术产品。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整个信息基本上呈现在一种非常深刻的分裂,一般人或者是我们一般情况下,很容易看到知识的碎片化或者是信息的碎片化。我们当代艺术现在有很多争论,很多争论其实很难有结果,但是这里面也说明我们彼此之间知识的碎片化所造成的断裂,会成为一个明显的事实。所以我们今天一般很容易承认信息碎片化、传播碎片化的事实,但其实我们还会忘了另外一种就是我把它叫做“无穷链接”。今天我们整个信息的构成是信息碎片化的同时还存在一个无穷链接,什么意思呢?“无穷链接”就是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通过链接去获得超过以往任何专业教育的专业知识。

  

  西安2017当代艺术研讨会现场

  我们今天在这里,当我们在描述一个艺术家或者是一个作品的时候,可能已经有人在手机上把它检索出来,会告诉你,你说的不对。我说的只是其中一个例子,就像维基解密,它跟英国《卫报》的合作失败,大概在30年前。失败的原因就是两种媒体的传播性质发生冲突,英国《卫报》它们媒体的传播方式还是按照传统的方式,需要有一个我们把它称之为专业主义的编辑过程,有一个议程设置的过程,但是维基解密告诉他们说No,我只需要无穷链接。无穷链接没有空间的压力,你可以一直链接到比如说谷歌的中心数据库,谷歌的中心数据库就建在发电站的旁边,每一秒钟全世界来自全球的访问量是500亿万次。这样的一种链接将一种数据化我不认为它只是一个科技问题,它其实一直在以更我们所想象不到的速度在进入我们这个领域。所以今天也许我们当代艺术面临着一个深刻的变化,跟我们刚刚所说的现实密切相关。

  我想重复我曾经在深圳美术馆鲁虹、孙振华他们也在的一次研讨会上,我的一个发言,当时的题目叫做“互联网时代艺术批评的可能性”。我说首先我们要弄清楚我们是什么?我们是印刷时代的残存生物,我们今天的很多学术的标准、很多学术的判断,包括我们争论的方式,不管我们意见如何相左、相冲突,其实都来自于由来已久的创造人类辉煌文明的印刷时代。但是今天这个时代其实一直在越来越加速度地在消退,也说明传统的艺术方式可能也在以我们所料想不到的方式在消退。我们如何迎接这个挑战,这是当代艺术必须面对和回答的一个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还是回到我开始讲的例子,当代艺术是问题,不是审美,背后是批判,是对社会持续的敏锐的关注和反映,也许它的反映可能不得人心,可能大家会觉得有问题,但是就问题本身没有问题。我们可以用别的方式再尝试,它的更换率在极具的改变,这是我今天想讲的是这么一个内容。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05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