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7696 雅昌公开课 >陆宗润《金石碑帖的鉴藏 修复与研究》>[第15集]陆宗润:《瘗鹤铭》新解--铭石文字的变化与二号石的真伪问题

视频信息

名称:陆宗润《金石碑帖的鉴藏 修复与研究》陆宗润:《瘗鹤铭》新解--铭石文字的变化与二号石的真伪问题
 

  主讲人介绍:

  陆宗润: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工笔画研究院副院长、日本汉和堂金石书画修复研究所所长。1972-1988年任职于上海博物馆,先后师从扬州流派修复名师徐茂康先生、苏州流派修复名师窦冶荣先生(曾修复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帛画),参与和独立修复五代宋元明清及近代名家钜制百余件,其中包括五代南唐画家卫贤的《闸口盘车图》等名作。期间,又师从万育成先生学习碑帖装裱。1989年赴日研习日本书画修复装裱。8年间修复了如一休、良宽等日本国宝级文物并流散在日本的唐经宋画明清杰作数十件,并担纲日本唯一的巨幅圆柱佛像画的修复工作。

陆宗润: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

  导语:

  在中国历代收藏中,金石碑帖曾是文人赏玩、研究、收藏的重点之一,它与善本古籍、青铜器并列为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艺术收藏。然而近些年,碑帖的市场行情却一直很冷清,与书画、瓷器相比较,市场价格相差甚远。碑帖的市场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究其原因主要在于现在的藏家对碑帖的理解与认知不够。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工笔画研究院副院长、京都造型艺术大学客座教授陆宗润先生,将从碑帖收藏的角度谈鉴定,从修复的角度谈保护,从学者的角度谈研究。

        主题:《金石碑帖的鉴藏、修复与研究》

        第十五部分:《瘗鹤铭》新解——铭石文字的变化与二号石的真伪问题

  铭石文字的变化与二号石的真伪问题。现在研究都是石头。瘗鹤铭下半部坠落长江,坠如长江以后,唯有到冬季枯水期才水落石出,露出真容。而严冬江边寒冷刺骨,要用湿的纸张帖石上再去扑墨椎拓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所以瘗鹤铭特别是四号石文字是朝地的称为仆石,更得掘沙容身仰面而拓,墨汁洒面,艰难无比。我们待会儿看那本《汉和堂》后面的跋文,是一个做拓本的人写在后面的,因为朝天,墓志会掉在脸上非常难拓,所以历来求之者众而得之者少,唯欧阳修得六十字为最多。

  有一些版本上说欧阳修得到了160个字,这可能是刻书人的笔误,因为总体合起来那个空间里面塞不进那么多的空缺文字,六十多个文字最多,出水以后发现是七十八个文字。

  二号石真伪问题,二号石在清初被认为是一个假的,说是被镇江(马子岩)偷走了,他把僧房里面刊了一块,因为马子岩他说过我在僧房里面看到那个石头,看到二号石,到了水下一块两块石完全不一样,他说:不一样的。他没说过,他说过是把底下一块石头给抽走,他没有把二号石扛走,所以出现二号石是假的,哪儿是假的?就是他把僧房里面那一块移到长江里面去,把真的拿走了,其实僧房里那块南宋的刻石现在还在。

  这一本翻刻文,宋代的时候马子岩看到了僧房里的石头还在。所以说它没有被偷走,这个是单独的石头就是二号石,它不是刻在背面的,是搁在四号、五号石的背面的。这一个刚才看到好像文字特别完整,特别的完整这一块,这一块是宋朝人刻的,不是瘗鹤铭的原石。

  而瘗鹤铭二号石的原始的文字也不是南朝人刻的。应该是改明末清初的时候给人刻过的,已经给人刻过的。因为在康熙五十一年以前还有一个当地的镇守将军,将军他带了人底下去清理过,所以有可能刻的人就是他刻的。带了一些兵,去刻,他叫王音,可能是被王英刻的。

  瘗鹤铭几种版本,刚才说了几个问题我概括一下:

  瘗鹤铭有几个文本呢?有《唐人本》、《邵张本》、《镇江府治本》等等好多文本,但是只有文字。

  第二种是拓本上的文字,有两种(两类):一个是原刻;第二个是《壮观亭别刻本》,《壮观亭别刻本》那个时候还在山上,还是完整的,就是去的时候没有向导你见不到,它从进了寺庙一直上山,上山的时候有第一个拐弯的地方,第一个拐弯朝天往上看,一片平的石面就是我们这么大,一个凿壁的石面它的文字就是这样,是北宋刻的。而它的文字跟原课本几乎一样,很难辨别的。

  那么说话了一个铭石的问题,《壮观亭别刻本》,还有一个是铭石几块呢?三块/四块/五块。在长江里面没出水那是四块;搬上来因为太重把没有文字的部分切割掉了,所以仆石就变成了四号、五号石就两块。这是铭石问题。

  什么时候掉进长江的呢?唐天宝二年以前掉进长江的,掉进长江他陆陆续续掉进长江,不是一次性掉下去,这个说到几家学说的时候会扯得很多,因为这些都是看不到实物,所以也不具体说了。

  反正有几个学说:(1)唐代掉;(2)宋代;(3)明朝还完整地在山上,是明朝以后掉进长江的;三种说法,根据史料它应该是在天宝二年以前就已经掉进了长江,当然是有一部分还在长江,就是马子岩他看到了一些,他看到了29个字,这29个字就是这一块,这一块,29个字,他看到这一块,看到这一块后来有人这一块没掉进长江,因为长江里面被水冲掉的部分掉进长江了,它的位置高没有被水冲,所以它没被掉进长江,所以明朝还在山上,这一个学说是我们很著名的金石家说的。

  但是考据金石总有错误的,每个人都有错误的,其实他没有去过实地。刚才我们看第一个图板的时候,发现石头掉进去的地方离长江多少米,100多米,所以说马子岩去看的时候他坐在床上看到了上面29个字,有的说是他是靠水边的,其实不是的,古代有一些文本会被整理过程中把次序弄乱的,因为他说了一个上山,他说下船,租一条船,船夫告诉他,他上面还有字,底下的那些是已经掉进长江的。

  还有一部分是在江边的,有一次他们想起来船上看到的一定是江边的,冲掉了下来,上面流着的马子岩是看到的,其实马子岩他不可能看到,一片水面有100多米的高山,山腰还有树这么小的文字,我们拿望远镜也看不清,因为没到过实地考察所以出了一个误会,说瘗鹤铭是出在水边的。

  为什么刻在水边的?因为长江水水位升高了,当初刻的时候刻在山腰上的,没人说仙鹤葬在水下去,一定是葬在土里的,一定是葬在山腰的,那么当时长江水位高,所以说长江水位搞升高以后冲掉,其实弄错了,水位升高,因为泥土淤塞,泥土淤塞把水位抬高,因为重新改道了,改道以后变成一个孤岛,不是中间连起来,变成孤岛两侧都有航道,因为北宋疏通航道而发现了瘗鹤铭,那么瘗鹤铭这个石头离开水面有100多米。

  所以当时开会的时候当时争议这个问题,我做了一个假设,我们看当年有一个寺庙还在吗?寺庙还在,好吧,瘗鹤铭的位置比寺庙高,如果当年说水位比现在高,那么寺庙全淹没了,寺庙还存在,说明水位没有升高,而是弄错了,弄错哪儿了,把文本图解错了,因为实地考察,马子岩去了以后哪怕你是仿碑,因为那是码头上去以后马上是一个寺庙,一进寺庙就去礼佛,礼佛以后一个说一个官人去了,一个文化人去寺庙里面也会招待你喝茶,你拜佛以后就得喝茶,喝茶在哪儿?鹤山,喝茶在山上有一个宝目亭就是喝茶的地方,一边看长江一边喝,喝了再下山的时候大概拐一个弯,这个弯估计就七八十米吧,就可以看到瘗鹤铭掉下去的位置,可能他下山去的时候看到了一部分瘗鹤铭。

  下山以后马上就是船码头就下船了,下船以后就看水下的,那他写的时候不像我们标12345号,怎么弄的清楚,读的时候就读在一块了,因为是坐在船上看到的,那么以讹传讹瘗鹤铭在水下,在宋朝的时候被水冲了下去,没冲下去。明朝的时候还在山上,这是同一个文章里说的,明朝还在山上,杜牧写的这本书,他里面讲了瘗鹤铭,他讲了有几个字,关键文字,说“冒雪过江,踏雪上山,见一樵夫问曰瘗鹤铭在何处?”樵夫遥指山上:“中日石阶而上,童子扫雪,众人看铭。”去年问和尚,问僧人,僧人曰瘗鹤铭在水下,僧人诓我也,他骗我。他看到了,其实看到了《壮观亭刻本》还在山上。

  那么也就是说明朝人看到还在山上,所以说金石研究尽量要去看实物,到实地去看,去走一圈你就知道了,没明白再走一圈,瘗鹤铭我走过两圈,第三次去,因为他们在台湾看到那个文章就问谁认识他?上海博物馆的人说我认识他,他在日本是我们这儿出去的。

  后来他们请我去,那个时候我捐他们一本瘗鹤铭。我第二本的瘗鹤铭还有一本好的,一本是水前本,还有一本是水后初拓本,就是78个字的一本初拓本,也有瘿木的那个封面,做了大开本裱过了,捐给他们了,他们博物馆里面说有的瘗鹤铭就是我捐的。

  那么好了,瘗鹤铭就是很多的谜,什么掉进长江的,有一些文章说是宋朝掉的,瘗鹤铭刻在水下等等都是没有去实地考察,实地考察以后明白,坐在船上面一百米看不见,水位再高也不会把寺庙淹没,一定是在寺庙底下的,而三个石头是在寺庙的上边,比寺庙的位置大概要高50米,所以金石大家研究碑帖金石考据的就是要耐心。

  最后写文章以前要去实地考察一次,写完再去考察修改文章前功尽弃,全白费了,什么白费?要动手写文章以前尽量争取有时间去考察一次,再听听当地人的一些看法,因为他们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流传下来一些传说。

水前本

  碑,拓碑的人口头上传下来的,我爷爷那一代光绪年间哪个字没坏,到我爸那个年代坏了一笔,到我这个年代不知道给谁砸了那个文字,都是口传下来的,所以碑帖研究还有很多很多的谜,这个还没有开发。所以要静静地去做学问,那是很有做头的,因为它是一个没有被开发的处女地,所以撒把种子就会结果。所以这里面静下来五年的话就可以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专家,资料就熟了。

  水前本:《善本碑帖录》著有五十六个字,我计五十四有两个残字我没有把它计算进去。

  水后初拓本的文字就是比这儿少一点,这儿坏了一块,这儿坏了一块,但并不影响书法临摹,不一定要追求这一个字。如果收藏的话要最好的。就好像要最好的,一种心理满足,做书法临摹研究不一定要这样,这个坏了一半,其他字就是说他们刚刚捞上来拓的,还没有被僧人剔过的文字几乎差不多,如果谁写过瘗鹤铭的话就明白了,这个文字就在那儿呢,这个文字就是栩栩如生,它就是圆笔写的,不是方笔,刻完以后就是方笔。

  那么这个文字发现和其他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文字里面有晕水的墨,因为它的那个石头,它等不到完全干,等不到完全干,所以会有一点晕。但是有点儿晕墨的不等于水前本,假本也会做,因为假本子用的水前本他往往是滴水的方法,所以它晕进去的地方往往是会圆,有时候有点儿圆形的,它的水是往下跌,整个涂水以后全和开以后这个拓本是办不到的,所以它是有限的,在四个口上会滴一些,那么真的水前本,水上拓的,他就是说尽量让它干,它不用擦水的,所以有一些局部的没有擦的太干的地方有一点点晕墨,而这些晕墨很自然的晕开,如果拿眼药水滴的话有一个规律的,滴有一个习惯我怎么滴,就是自然不自燃是一个考察的方法。

  “尉”,地下这个“江”江阴的江,这两点少了一点,这儿一个拐过来一个字。等一下我们也可以看实物。现在印刷本跟我这一本有点儿区别,因为底下那一方印章,底下我记得有一方印章给我去掉了,因为这方印章是汉印跟六朝的文字有点儿不和、不协调,所以给它换了一方印章。

  看了这一本资料可以对你们将来发现水后初拓本是有力的。水前本发现不了,对发现水后初拓本是有力的,跟它差不多的就是水后初拓本。这是瘗鹤铭,南朝的文字最接近的文字就是水前本和水后初拓本,被僧人刻过、剔过、挖过的字就不一样了,这种书写在石头上的文字我们往往是能见到笔意的,都能见到笔意。他实际写的是什么。被剔过以后文字见不到笔意是粗的,我们说像肥猪一样,见不到笔意。

  这个就是刚才说的《瘗鹤铭考》上面所用的这个文章的内容,全文录用了这个。翁方纲他全文录用了这一本,这本在康熙、在乾嘉时期是有名的,所以一路往下传,就传到我们汉和堂。

徐用锡跋

  他说:“吾友嘉兴曹仲经最为翰墨中好事,游于镇江陈守,乘江水冬涸自至崩石处,在崖下有仰而拓者,墨汁洒面上,分赠此本,完字尚有神采,沧州先生移置岸上,构亭覆之,拓而鬻之。贪估俗僧复苦字划刺浅,加以剜凿,沧州诒余 者便视此不逮远矣。”陈沧州就是太守陈伯年自己送给徐用锡拓本,跟这个徐先生一比已经差远了,那是康熙年间已经差远了。

  所以瘗鹤铭的乾隆本看到不要买,还不如去买本好的印刷本,康熙本和乾隆本的区别就是资料,刚才那个就是资料还没有折腾过,折腾过就不一样,一折腾就出来了。这些文字就是刚才我们在拓本上图上的文字。游于镇江,吾有嘉靖朝,游于镇江,这段文字,这是刚才拓本上的跋文。郑先生找到一本书有圈有点的,就点到复印件上面,要反复去琢磨,琢磨不通就找资料去对、去弄是很费时间的,要耗费时间去玩金石,可以耗你很多时间。

翁方纲 瘗鹤铭考补

  真要好时间你去玩什么呢?去研究兰亭去吧,研究兰亭永远没答案,因为它有几百个版本,有真的版本在里面,你找到了定为兰亭本还是欧阳询摹的,还不是王羲之的文字,王羲之原稿能不能出土呢?宋太宗的墓早就被人盗过了,没了,就永远是一个谜了。这瘗鹤铭石头还在,它已经跟原石差的好多了,这是《善本碑帖著录》。

  这是水前本。《苏州顾氏藏本》全拓,墨较淡多褐色,不知四个字,翁方纲跋。这一本现在下落不明,我相信应该会出现的,大家惦记着吧,这是一个故宫本,这是浓墨本,在长江里边拓一遍一遍地上墨,可能性不大,大部分上岸以后重新补了墨才能拓得这么厚重新补墨,补墨以后文字刚刚好,我们看到那一本不一样了,这一本好像金石味很重,金石气的味道,因为给补过了,给人文加工过了,这个补墨,小的墨拿毛笔勾再重新补勾一下轮廓线,轮廓线以后拿小的墨蘸了墨用拓本的方法去补,这个补墨在家里墨,在底下一定把轮廓拓出来,你想想这种墨那么深要上十几遍墨,长江里边边上躺在地上上十几遍墨我干嘛不回家去上,文字已经比较僵硬。

  这一本出水以后版本,因为这个坏了,这个“吾”字坏了,有很多填水前本,名家填水前本,碑帖有时候提高一个年份、提高一个档次来题的,他题明拓本,往往有时候是清拓本,他提高一个层次,这一次因为我说到水后本,因为这个字已经坏了,水后本的共同特征这个字坏了。这个“吾”字没坏,这个字应该凹进去一点,这个补了一点,所以金石难弄就是描补,多一个字,多跋一个字,一字值千金,因为有经济利益的驱动。

  还有一个是人们名誉的一个追求,或者是改得早一个朝代,改成一种珍惜的版本,水前本、出水或者是出拓本,往往是会被描过的,但是有时候也会有没描过的,很少,我只发现过两本。发现过两本,一个是整拓本,刚才看整拓一本。还有一本是我曾经裱了捐给镇江的那一本,那一本是被人哄了,并不是人家哄你,陆先生你有三本捐一本,正好在那里喝酒,说卖一本,我说卖什么就给你吧,捐一本吧,这一顿酒喝了就是捐掉一个,等于说这四十多年开会的课全是摹本。

杨宾跋水前本  南朝梁 瘗鹤铭    1918年上海有正书局石印本

  杨宾一本,杨宾就是刚才说的杨大瓢。这个《裱褙随考》上面说“山子上则岳”,山岳上面有一个丘的是水前本的标准,没有丘就是水后本,这个书上是写错了,它本来就是三面,那个年代山岳不是这么写的,我们看汉碑《西域华山庙碑》,上面是监狱的狱,一个反犬旁一个言,山字可以放在下面,下面繁写体监狱的狱,你也可以把山字放在下面去写,这是一个,上面的丘字其实是没有的。

  是人家描出来的,我以为上面有一个丘,所以说有个丘的就是水前本,没有丘的水后本,拿书一对我这一本一个水后本,又没丘,殊不知路本来就没丘,本来就没丘的,也是说出版物拜出版物之赐,出版物上面是这一本都有丘,您那本没丘,丘坏了说明是水后本,我这是水前本,其实他就是一个水前本。

  所以照着书买不会错,但是超越书的部分你也就得不到,怕了,真的假的,书上没写的假的,因为现在研究碑帖的圈子里面,有一些年纪轻的那些学者们说马子岩他们看遍了,你说他们没看过的东西里面还有宋拓本不可能,因为宋朝传下来八百年,明朝人、清朝人,再到民国时期他们以后他们那批人都被看过的,所以不可能再出现了,这定论一下我机会来了机会就来了。

  都觉得不可能有了。其实看不完的,中国100万碑帖还没整理,你知道会出什么吗?100万还没整理呢?100万里边明宋拓本,全混在里面,文化大革命一摞,碑帖十本,画十张,就这么弄的,他就这么塞,然后放在库里边没整,像辽博刚刚开始整理,辽博的历史多少?抗战以后1947年建立的,多少年没整理过,一万张碑帖没整理过,刚刚开始整理,很有可能里面会出好的。

  四川省也有,国博还有50万件没整理呢?全看过没有了这句话太早了,其实藏龙卧虎,中国文化沉淀深厚,静静躺在边上的多着呢,你有没有眼光去发现它,去通过研究去证实它,这是我们未来需要做的事情,所以第一步就去整理,整理过程中开拓你的视野,但是很脏,要不怕苦、不怕脏,不怕坐冷板凳,不怕打入冷宫,你在冷宫里泡十年,你就是香饽饽,你不出面人家就请你,你也不会太平,一排排让你帮我鉴定。

  这个是水后的,这一本是民国时候出的,文明书局出的一本,这也是一个“吾”字坏了,水后本这吾字都坏了,吾字坏的水前本就不用理他,看这个字,这个字就是上海的书画出版社出了这一本,瘗鹤铭的面貌都不一样,有一本有有一个样。

  日本三井文库一本,这些文字都很清晰很明显,边缘的部分都是被刻过的。

破禅室藏  清拓 南朝梁 瘗鹤铭 (鹤洲本)

  每一本都不一样,所以临摹临哪一本。要走回来难了,你走错一步最快走两步回来,错一步,错了一步再回一步就是两步,有时候两步回不来,一个习惯眼睛弄坏了,习惯就弄坏了。昨天同学们看,看了这个碑知道好写了,好写,有一些人看了不知道怎么写,因为碑重新刻过了,所以选择版本、研究版本对书法的发展是有很重要的意义的,这个门类现在很少有人在做,所以冷板凳,能够把它坐热、坐烫了,坐成香饽饽,这是要有不甘寂寞的一个工作态度,一个不断地在里面学习发现信息在里边。

  这个是国家图书馆本,它是刻在砖上的。有一个鹤洲和尚,他是王旭时期的,瘗鹤铭就坏得不像样子,怎么办?他根据旧的版本在砖上刻一个,在砖上刻比在石板上更舒服,你可以坐在家里面就可以拓了,慢慢就是他的这一种,所以国家图书馆藏的梁启超那些基本上版本都是年代比较晚的。

  跋后面现在已经有人做了跋。其实做跋不容易,做跋的内容无非几个:一关于这个碑的历史;第二文字价值;第三文章内容的增补;第四考据。基本上这四个内容都要以文字功底、以历史功底、以文学功底为基础的,还有一个要写字,要写出金石味道的字才能题上去,你龙飞凤舞的字闭着眼睛写的狂草写到后面去,什么呀,当然这个是历史留下来的,国家图书馆藏的。但是留下来有两种,就是人家最后怎么评价呢?我把汉风格的出版的时候把它挖掉了,就是把它正面去掉、刮掉以后重新补了一个。因为汉印和六朝的瘗鹤铭不那么为体,出版的时候把它换掉了。这点眼光都没有把汉印打上去了,打出印章打上去,你打得好,你就有一个好名,打坏了留一个骂名。

  这一本这是国家一级文物。大家看到金石气吗?没有,这一本是钩,按照文字边缘钩出来的一本。而且还没钩完,没有完成,有一些版面全部布黑了,像这些钩了轮廓以后它就不钩了,结束了,还没有完成的一个钩摹本,它跟石头没关系,跟刚才说的刻在砖上的,还毕竟是刻在砖上的,这是钩的,创作的。也有出版物,180块钱一本。

  刚才水前本,现在水后本,刚才说有没有金石味,看起来了吗?这种毕竟还是刻的,它还毕竟还是刻的,这是钩的,所以这是创作。当然作为碑帖书法研究的一个新的门类,一个新的方法,一个新的玩的方法那是无可非议的,这不是一个金石拓本。

水后本  “未遂吾翔”比较

  这个“吾”字几乎都坏了,三号石,水后本都坏了,整拓本都坏了。没拍很多。

  水前本,这是几个比较;水前本见笔意,当时毛笔是写在山上,书丹的。属于按照书写的文字刻的,所以它带有笔意。后面僧人们乱刻的那就不对了。

  山上面一个丘是没有的山上面是一个监狱的狱,还有一个缠枝留下,反圈留下,中间颜色根本看不见,这一步本身就没了,所以按书上写的有丘的是水前本,没有丘的水后本,这种就是水后本,其实它就是标准的写法,如果是“山岳”的岳飞的岳作为山岳的那个字比较晚,那个时候还没有通用,南朝时候还没通用。一说就岳了,就开始越描越像个丘了,越描越像个丘。

  五号石,这是“丹杨”两个字跟我们刚才看到的丹杨两个字不一样的,它位置角度有点儿变。两个字,一行是稳的,单看一个字快倒下了,但是你移动的话这个字真的才会倒,他写的布局非常的惟妙。

  这是不同年代文字的图像比对,所以看到瘗鹤铭拿这个表去对一下,就知道是什么年份的。将来就是谜已经没有什么谜了,一个一个文字对过去,到这儿笔意没有了,刻在砖上的,这一路。看石花后来石花没了,看石花很重要,第一眼瞟一眼石花真的假的知道,假的,石花是死的假的,那个东西就不对头,哪怕不识字你也知道是这样。所以这个刻小学生都知道看石花,看子木需要经验,看石花不用经验,要看文字精气神,那更需要一点那个艺术审美的修养。这是什么东西都有一个诀窍,就是一层纸捅破以后就好了。

瘗鹤铭拓本比较

  几块石头上面的标准文字的比较。文物出版的那个后面也有这个图板,买了印刷品背面就有了。文物部门印刷的印的墨印的太深了,我们是淡墨近拓本给印成了浓墨本,所以不能真正反映文字的精气神。

  什么那个“岳”字,越描越像,看那个岳字,好,不告诉别人,我发现水前本了,赶快把它买了,上当了,这个岳字本来就没有,书上写的东西基本上是正确的。

  名家对瘗鹤铭的临摹。这是晚清的名家,四川做个一个展览会,瘗鹤铭展和临摹瘗鹤铭的书法展。他们临的就是晚清本,没临水前本,临的晚清的本子,整个文字线条是没变化的,僵硬的。

  那么关于碑帖的研究就讲到这儿,一个研究铭石;一个研究拓本,这个方法可以自学的,排列。

  第二个研究方法心静,不要急于求成,给自己一辈子做一个玩的目标,我买一个碑慢慢地玩儿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拿拓本,拓本来比对,两个可以相互印证,相互印证石头的变化过程。

  从书法研究角度来讲,那么临摹哪一个版本是非常重要的,你自己选一个,像《瘗鹤铭》看了好多,你随手买了一个往往就会临错,那么年份很晚你临错了就是临不到南朝人的韵味临不出。晋唐小楷,现在晋唐小楷都写的清朝人的字,清朝人的刻,晚明里的刻你要临出晋朝人的味道实在是太难了。

名家对瘗鹤铭的临习

  这是另外一个另当别论了,那个世界太博大精深了,这是完全没有被开发的领域,希望有志者能够加入这个行列,我们大家一起做研究,振兴中国的精神事业,但是我只是一个票友,最后强调票友永远是票友,不会唱大戏,不跟任何人去争舞台,只是把我自己认识的,自己的心得跟大家分享。今天的课就讲到这儿。

上传日期:2017年02月1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