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2856 雅昌公开课 >陆宗润《金石碑帖的鉴藏 修复与研究》>[第14集]陆宗润:《瘗鹤铭》新解--瘗鹤铭原石的变迁

视频信息

名称:陆宗润《金石碑帖的鉴藏 修复与研究》陆宗润:《瘗鹤铭》新解--瘗鹤铭原石的变迁
 

  主讲人介绍:

  陆宗润: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工笔画研究院副院长、日本汉和堂金石书画修复研究所所长。1972-1988年任职于上海博物馆,先后师从扬州流派修复名师徐茂康先生、苏州流派修复名师窦冶荣先生(曾修复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帛画),参与和独立修复五代宋元明清及近代名家钜制百余件,其中包括五代南唐画家卫贤的《闸口盘车图》等名作。期间,又师从万育成先生学习碑帖装裱。1989年赴日研习日本书画修复装裱。8年间修复了如一休、良宽等日本国宝级文物并流散在日本的唐经宋画明清杰作数十件,并担纲日本唯一的巨幅圆柱佛像画的修复工作。

陆宗润: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

  导语:

  在中国历代收藏中,金石碑帖曾是文人赏玩、研究、收藏的重点之一,它与善本古籍、青铜器并列为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艺术收藏。然而近些年,碑帖的市场行情却一直很冷清,与书画、瓷器相比较,市场价格相差甚远。碑帖的市场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究其原因主要在于现在的藏家对碑帖的理解与认知不够。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工笔画研究院副院长、京都造型艺术大学客座教授陆宗润先生,将从碑帖收藏的角度谈鉴定,从修复的角度谈保护,从学者的角度谈研究。

        主题:《金石碑帖的鉴藏、修复与研究》

        第十四部分:《瘗鹤铭》新解——瘗鹤铭原石的变迁

  现在讲瘗鹤铭原石的变迁。

  这块石头称为《壮观亭》,壮观亭是一个亭,其实附近没有那个亭,只找到了宋代“宝目亭”的遗址,宝木亭就是在山腰上靠山顶的位置削了一个地方,一边可以看长江的滔滔江水,一边可以喝茶的地方叫宝目亭。

壮观亭别刻本所在地:焦山浮玉岩题刻现状
浮玉岩左下角现存米芾、吴琚等人游观题刻

  这是《壮观亭的别刻本》,《壮观亭别刻本》有102辑,这些字是版本里面最多的,而且和《瘗鹤铭》原文非常的像,所以发现《瘗鹤铭》原文文章最多的文字大家小心超过78个字的不要去买,因为长江里面捞上来是有78个字,在长江里面的时候才60个字,还有一些没有发现,结果发现以后78个字,日本的《山井文库本》102字。

  后面的还有一个写了一个故事,他说我站在山上,在山上茶亭喝茶,喝茶看到一个老手过来给我拿了一堆别铁问我要不要,我一看发现宝贝了,其实这就是一个故事,因为瘗鹤铭的山上没有卖茶了,我去过三次,他是讲了一个故事,其实那一本有真本,也有摹本,摹本来自哪里?《壮观亭别刻本》,这个《别刻本》什么时候刻的?根据我的研究它是北宋刻的,宋人刻的,但是北宋刻的。

  因为《别刻本》它一块上面刻了102个文字,他把瘗鹤铭的文字刻在山上,刻在山上的时候下方这儿,米芾刻了一个款,那是什么时候去的?6月中下去的,6月份去的。6月份去看瘗鹤铭是看不见水里的瘗鹤铭,因为瘗鹤铭它掉在长江里边冬天江水干枯的时候,才有可能露出石头,到退潮的时候要挖了沙土,那是康熙六年一个叫张弨的人,他是个两耳失聪的一个考古家带着书童去,他就是挖了土,傍晚到了挖了土,把沙子挖了以后两片树叶铺在地上,躺在地上仰面朝天,一个人摁着那个纸拓的纸一个人上墨就这么拓的。

 

旧拓 瘗鹤铭壮观亭别刻本

  那么米芾在夏天去肯定看到的是山上这一本,他看到的就是山上一本,山上一本,他就是根据宋朝人看他的文字刻的。这是山上的一本《壮观亭别刻本》就是这个。它的文字跟我们从长江水里捞出来的石头刻的文字,他的文字几乎是一样的。几乎是一样的,只是略有区别,区别在哪儿呢?一般人看不出,因为瘗鹤铭最初是书写在石头上的,顺着写的,这个《别刻本》是根据拓本摹过去的,所以文字比较呆板。

  这是《壮观亭别刻本》。《壮观亭别刻本》往往是充真本。还有呢?因为真本才78个字,它102字,所以把部分文字就填进去了,就填在里边,所以看到第一行:“瘗鹤铭并序”,如果我们买拓本看到“瘗鹤铭并序”的不用考虑它就是摹本,因为长江里边捞上来的没有这么完整,78个里面第一块石头几乎没有字,米芾他看到的也是《壮观亭别刻本》因为去的是夏天。

  这是僧六舟(达受),乾隆时期一个金石僧,他研究金石的,他做了一个拓本,这个拓本就是米芾写的,米芾元祐写的他是“蒙夏”,“辛未蒙夏”米芾元祐中宣法芝。中宣法芝是焦山寺的两个僧人,僧人陪着米芾去看的,他们看到了山上的《壮观亭别刻本》,而原石是唐天宝年间就已经掉进长江去。

清 僧六舟(达受)拓本     北宋 米芾元祐年间(1086-1090)书并刻观瘗鹤铭

  这个僧六舟它的拓本都是单墨浸拓本,你看它的层次多丰富,就是走遍大江南北专门做拓本,所以看到僧六舟拓本不要错过,绝对要把它收下,僧六舟的拓本在十几年以前价钱已经非常的贵,十几年以前就已经要卖到相对10多万,相对三张齐白石的价钱就是他的拓本,因为那个时候日本人疯狂地在找,日本人有关东和关西两批人研究金石的,这两批人在竞争,拍卖场上只要两个力发疯价钱到什么程度就不知道了。

  在十多年以前拍卖场上这种东西都流向了日本,像《张骞碑》44万98年齐白石卖多少张?好比是一张,卖11幅齐白石的价钱。98年的时候宋朝人的字当时四张,翰海曾经拍过宋朝四幅,宋朝四个帖60万,才拍60万,现在出一个帖就要上亿了,上回出了一个曾巩的帖就变了两亿了,当时就是这个价钱,这是六舟。

  二、关于江中铭石之数。

  长江里面有几块石头,看图版上看到了两个版本,一个四块、一个五块,左边一块是张弨,就是康熙六年他带了童子去拓了三套,家里还有一套老的,自己又带一套,在家里面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进行读解,读解出的文字他注了一个,这个是他见到见存字,他看到存下的文字,刚才说的文本是文章里面留下的文字,它不等于说到康熙它仍存在,康熙的时候只存在四块。翁方纲《瘗鹤铭考》上说只有三块石头,他认为这块石头割裂它反面的,刻在它反面的,其实是割裂它反面的。

  宋朝南宋镇江的学士相当于我们教育部长他去考察的时候他发现了它背面这块石头,这块石头下面它两面还搁了一块石头,搁的那块石头四面发现有文字又把它取出,本来是搁在上面的,抽调以后它一定啪往下掉,贴住的,贴住以后泥土常见的江水、泥土一淹没以后误认为是刻在背面的,只有翁方纲是没有错的,康熙人没弄错,他是四块石头。

  那么第三个说法是五块石头。五块,这五块原来是一块石头,有文字的留下,没文字的就留在长江边上,所以由四变成了五块石头,出水以前是四块,出水以后是五块石头,这个是不是推论呢?不是。朱彝尊他写过一首诗,他里面就说到了长江里面有四块石头,因为张弨去拜访他,送他一套拓本,四块的,他也说是四块,朱彝尊说四块为什么准确,因为他康熙48年就去世了。而铭石搬上长江是康熙51年,他活着的时候还没有搬上来,他诗里边说的四块石头是可靠的,张弨也说四块,朱彝尊也说四块,翁方纲说三块是他的一个误会。

  这是汪士鈜这儿写的发现是五块石头,都发现了一个小东西,这块以前所发现的,这个是新发现的,在康熙51年取上来之后发现的。

  那么好了,康熙51年3月以前的在长江里面拓的叫出水以前的称为水前版;上岸以后叫水后版;水后出水以后刚刚拓的叫水后初拓本,这几个概念瘗鹤铭就复杂了,水前本、水后本,水后本里面还要分初拓本,初拓本应该在康熙51年3月份以后。

杨宾考瘗鹤铭水后见存字图

  这是杨宾考察的瘗鹤铭出水以后看到有这么一些文字,这个人是一个金石考据家,他几乎走遍了中国去做拓本。特别是山东,每块石头,每块碑他是发现每块碑几乎都被他拓过,他写了一本书叫《大瓢偶记》,他的字叫大瓢,号是杨大瓢,《大瓢、偶记》里面讲了很多,在仿碑过程中他的所见所闻,其中一个关于《鲁峻碑》,他带了学生上京路上去探鲁峻碑,他发现只发现了几十个文字,字迹不多的,康熙时候我们说昨天看了一个鲁峻碑才几十个文字,所以后来文字多的往往是重新刻出的文字,这个人是一个很可靠的金石家,他也是一个很著名的孝子。

  翁方纲写《瘗鹤铭考补》这一篇就是翁方纲的《瘗鹤铭考补》里面他用了看的碑帖后面的跋文,就是翁方纲也看了我那个跋文去写那个文字几乎一模一样的文字。

  翁方纲考据了,他做了考据,文字的校补,缺了文字改怎么补,该补多少文字,整个瘗鹤铭。就是说从明朝到清末金石家都在研究《瘗鹤铭》,因为关心的人太多,所以文本、版本也特别多,《瘗鹤铭》拓本也拓得特别多,越拓越磨损。

  《瘗鹤铭》考古里边他说了一遍他的学生周曼廷,他说了他去焦山发现说河殇醉生门,他先把文字拓,拓完以后文字看不清了去刻,重新刻了以后文字太粗了怎么办,油石灰嵌点儿填,填了以后再挖,油石灰,我们南方人都知道修船的时候就是石灰麻石和桐油打在一起,他就嵌到船的缝里面,干了以后硬的跟石头一样,软的时候只要拿一个竹片就可以刮文字,那封信出现在康熙42年,石碑可谓毁也!

瘗鹤铭整拓本

  康熙42年的时候文字已经拓得不像样,一边拓,一边磨损、一边刻,刻到最后太宽以后拿油灰去堵,填平以后再挖,文字都变形了,所以说石碑就毁了。那个石头搬到上海以后,可以站着拓,坐着拓,在长江里边要躺着拓,而且必须冬天才躺着拓。长江边上要是在零度以下冬天要躺在湿的地上面要去拓多困难,而且墨很容易结冰的,虽然有暖烟,烟是暖的,以前是用一种炭火,但是当他离开了以后他马上就会冰,所以水前本特别少。

  根据现在的三本碑帖的著录留下了四本,前面两本29个字,一本是故宫藏,一本是国家图书馆藏,还有一本是我们汉和堂藏,另外一本苏州故子山藏本,大家留意说不定哪一天会出现,记载上一共是四本,还有许多版本都写着水前本,这里面就是我有一个校订文字要看。

  “5”字坏了,搬上来以后正好是凹的地方可能绳索捆绑的位置被磨损掉了,石头从长江里面要搬上来,再搬到寺庙里堆积起来放起来肯定会被磕磕碰碰的,碰坏了石头的边缘文字会编掉的。编号是这样的,1、2、3、4、5。这块是出水,文物出版本上第一页整拓本就是这个。

上传日期:2017年02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