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3972 雅昌公开课 >陆宗润《金石碑帖的鉴藏 修复与研究》>[第13集]陆宗润:《瘗鹤铭》新解--瘗鹤铭的主要文本

视频信息

名称:陆宗润《金石碑帖的鉴藏 修复与研究》陆宗润:《瘗鹤铭》新解--瘗鹤铭的主要文本
 

  主讲人介绍:

  陆宗润: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工笔画研究院副院长、日本汉和堂金石书画修复研究所所长。1972-1988年任职于上海博物馆,先后师从扬州流派修复名师徐茂康先生、苏州流派修复名师窦冶荣先生(曾修复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帛画),参与和独立修复五代宋元明清及近代名家钜制百余件,其中包括五代南唐画家卫贤的《闸口盘车图》等名作。期间,又师从万育成先生学习碑帖装裱。1989年赴日研习日本书画修复装裱。8年间修复了如一休、良宽等日本国宝级文物并流散在日本的唐经宋画明清杰作数十件,并担纲日本唯一的巨幅圆柱佛像画的修复工作。

陆宗润: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

  导语:

  在中国历代收藏中,金石碑帖曾是文人赏玩、研究、收藏的重点之一,它与善本古籍、青铜器并列为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艺术收藏。然而近些年,碑帖的市场行情却一直很冷清,与书画、瓷器相比较,市场价格相差甚远。碑帖的市场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究其原因主要在于现在的藏家对碑帖的理解与认知不够。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工笔画研究院副院长、京都造型艺术大学客座教授陆宗润先生,将从碑帖收藏的角度谈鉴定,从修复的角度谈保护,从学者的角度谈研究。

        主题:《金石碑帖的鉴藏、修复与研究》

        第十三部分:《瘗鹤铭》新解——瘗鹤铭的主要文本

  第四天的课就讲研究的方法。这次研究的案例是按照一块最著名的摩崖石刻《瘗鹤铭》的研究,《瘗鹤铭》是我们书画史上很重要的一个书体,在南朝的时候作品非常少,那么在宋代的时候《瘗鹤铭》就已经久负盛名了。

  黄庭坚说为“大字无过《瘗鹤铭》”。比《瘗鹤铭》再好的楷书、再好的大字是没了,没有超过它的。可能从这一个摩崖石刻也是碑帖研究专业里面谜最多的一个石刻,而整个碑和帖的领域,碑就是《瘗鹤铭》,帖就是《兰亭序》是谜最多,刻帖本来就是没有根的,都是按照某一个名人的信札,名人的笔记进行临摹,刻帖以后按照拓本不断地翻刻。

  比如说要找个定武《兰亭》,你在几百种兰亭里面要找出定武《兰亭》来很难找到,因为假的太多,真本只有一个,但是你出现几百个,到晚清的时候吴云苏州的一个大金石家吴云他也藏有200种,他有一个斋号叫二百兰亭斋,所以兰亭很难清楚,到了后来郭沫若先生和高二适先生对兰亭的真伪问题也进行辩论,所以扑朔迷离。

  碑和摩崖它是有一个根的,刻在石板上的,所以经过不断地流传,在传的过程中文字会起变化,一个文字的多少,损坏的文字有多有少,尤其是模糊不清以后产生了歧义,解读的时候会出现很多的版本。《瘗鹤铭》的谜多着呢。

  第一个他只写了干支,天干地支,没写朝代你就查不到;

  第二个写了书者和撰者的姓名和字号,他没有写自己的名字,所以也找不到作者,哪个年代书写的,谁写的,不清楚,是两个谜。

焦山浮玉岩题刻

  第三个谜《瘗鹤铭》的全文是什么?“瘗”就是埋葬的意思,埋葬一只鹤,埋葬一只鹤以后他在山上就题了这一个铭文“瘗鹤铭”,全文是多少呢?也不清楚。这些都是谜。为什么绫的全文不清楚,因为宋朝人发现的时候就是残片,由于《瘗鹤铭》在书法史上重要的地位所以去摹拓的人特别多,临摹。得到受益最多的是黄庭坚,宋代四大书家之一,他得到有60个字,我受益颇多,为此我的书法就为之一变。

  所以今天谈一下《瘗鹤铭》解密。我的题目是“《瘗鹤铭》新解”,而这篇文章是出现在应该是去年9月份的,14年9月份的《中国书法》杂志《瘗鹤铭》专刊上边的,一共是29页。这篇文章是我花了八年的时间研究成果,这个研究成果曾经在05年或者是06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在台湾的国立历史博物馆的学术刊物上发表过两篇:一篇文章就是从铭石的考虑,石头的变迁上面的考据、考证;第二个关于版本的年代早晚,关于版本的校对。这个校对从两个角度互相印证的方法去印证了《瘗鹤铭》,解开了一些《瘗鹤铭》能够解开的谜。

  至于说哪一年写的文章上没有写过,山上从来没有刻过,谁写的我也不知道,这些永远是谜了,历史上没有存在过的东西你要去推论都是没有正确答案的,只能是一个假设。做考据就是说有十分证据说八分话,因为你的十分证据是在当下,说若干年以后还会出现新的证据来,所以你说了八分话你可以留百年,把话说满了说不定再过三年你就是错的。

  所以做考据有一个特点,他不是占据在推论角度上,而是根据证据来说话,你有证据,十个证据我只能说八个,还有两个可能有疑问。因为你认为正确的东西它不一定正确,于是前后一共慢慢的玩呗花了八年的时间,这八年就是我晚上的时间就耗完,白天要做我的书法修复,那是我的工作。

  《瘗鹤铭》什么时候掉进长江的?有几种说法:一个说宋,一个说《瘗鹤铭》明朝还在山上,一边说宋朝的时候就已经从长江里面捞上来了。根据我的研究《瘗鹤铭》大约在唐代天宝年间《瘗鹤铭》下半部的铭石被打雷击中以后坠入长江,传说《瘗鹤铭》原石崩落的遗址就在现在这个位置,通往长江的位置。上面一大块空白的地方就是《瘗鹤铭》原址,这一块,一大块巨石在这儿后来滚进了长江,上面还有许多跋文,纪念《瘗鹤铭》。

约唐天宝年间,瘗鹤铭下半部铭石被雷击中坠入江中
传为瘗鹤铭原石崩落遗址及江边落水处现状

  滚到长江滚刀哪儿呢?就是这几块大石头,大石头变成这样,前几年历史发掘吊起来的时候计算错误掉下去碎了,所以《瘗鹤铭》中间残缺的文字你想解开这个谜就永远不可能的,你现在就要惦记着这块大石头上面它可能底下还有文字,要把它捞上来以后再做,结果呢?那个起动机吊不起,吊了半天钢丝绳断了,断了以后就掉进长江,所以中间发掘过程中也被请去了几次看了一下。

  咱们也找到了几块石头,一共有11个文字,这11个文字具体是不是《瘗鹤铭》残缺的文字还有待于研究,但是发现了文字。因为这是唐天宝年间掉下去的是我的研究,因为把瘗鹤铭从长江里面捞到岸上来的人是一个现任的一个太守叫(陈浦年),跟他的一个朋友叫徐振复的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聊天的时候说到了瘗鹤铭。

  昨天我看过一个大石头提不上来,于是把它一切为二,一分为二,没有文字的就切掉了,后面切薄了再搬上来,他说。后面发现有天宝二年的刻款,石头文字朝地,背面有唐天宝二年的刻款,凭着这一点就是说唐天宝二年以前一部分石头就已经掉进了长江,所以不可能明朝的时候还在山上。

  关于瘗鹤铭刚才说了主要的文本,中间一大部分没有了,石头没有了,没有以后文字读不清,于是大家正在猜测、推论,当然任何推论的东西都不带有正确答案的。最接近于原作的应该是一个宋人本,这里说:“由于瘗鹤铭落入到长江以后被发现了价值。而江中残石断续不全,无法缀合成完整的篇章,故而,自宋代以来,不少文人雅士以各自所得拓本文字为基础,对缺失的文字进行了填充式的增补复原。”

  现在看来比较著名的一个《唐人本》、《邵张本》、《壮观亭址别刻本》、元《镇江府治本》、明《玉烟堂本》、清《程康庄本》等等有好多版本。这些版本都是刻在石碑上的,所以临瘗鹤铭很可能会临错,摹本实在太多,这个文本就是文字上记载,《唐人本》,实际上《唐人本》他写经背面的文字,他利用写经背面空白的文字、空白的纸张写了这个,因为写在唐人写经的后面,所以被认为这是唐朝人写的,其实他不应该是唐朝人写的,因为没有其他任何证据、任何记载把瘗鹤铭全文传下来记载,而且《唐人本》背后他也有残缺,只是说利用了那个纸张而已,《唐人本》。

  这是一个北宋,这个版本我认为是比较可靠的,因为在公元1648年,镇江的太守(钱志高)他在苏州长江河道的时候发现了有四块残石,这四块残石就是瘗鹤铭的残石,四块残石他放在山上建了一个亭叫“宝墨亭”,四块墨宝的石头,其中瘗鹤铭到了山上以后之后这四块石头就失踪了,所以北宋的人应该看到中间的那块石头,就是说被钱志高捞上来那块石头,那块石头失踪了,北宋以后失踪了。

  失踪以后人家就没法知道这些文字了,这邵冗和张壆两个人是北宋人,他们应该看到了中间这块石头的铭文,他们的版本应该比较可靠,这个版本一直传好多。一直传多到有160个字,但实际上那些字按照中间缺少那块石头的石头的位子,把那些推论的文字填充进去以后实际上是位置不够的,一定要缩小1/3才能塞进去,所以07年有一个镇江瘗鹤铭博物馆开一个讨论会的时候,有很多的争议,关于版本的争议。

  《唐人本》、《邵张本》、《府治本》什么什么本。究竟哪一个本准确?后来主持人问我陆先生你什么看法?我说任何假设都是没有正确答案的,恕我直言就是这个意思,因为你有时候根据文字,有时候根据诗文有根据可以补上去,这本来就没有文本、没有底本的,缺十几个文字,缺十几个,缺七八个,缺五六个,缺十多个,这些很没那个,那些版本的存在,特别是清朝人版本的存在,因为他回避了文字狱,我不能写诗,我不能写文章,一写的不好抄家杀头,做考据可以吗?

  所以社会最黑暗的时候考据是金石考据最发达的时候,文人总是要研究的,知识分子不让他研究,他一定会去研究另一样东西,不能研究诗词,不能写文章,我说金石考据吧,金石考据过程中他有发挥,一发挥文字越发挥越多,可以多到160几个字,这是一个关于版本、文本。

上传日期:2017年02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