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6409 雅昌公开课 >陆宗润《金石碑帖的鉴藏 修复与研究》>[第12集]陆宗润:碑帖的保存与修复分享

视频信息

名称:陆宗润《金石碑帖的鉴藏 修复与研究》陆宗润:碑帖的保存与修复分享
 

  主讲人介绍:

  陆宗润: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工笔画研究院副院长、日本汉和堂金石书画修复研究所所长。1972-1988年任职于上海博物馆,先后师从扬州流派修复名师徐茂康先生、苏州流派修复名师窦冶荣先生(曾修复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帛画),参与和独立修复五代宋元明清及近代名家钜制百余件,其中包括五代南唐画家卫贤的《闸口盘车图》等名作。期间,又师从万育成先生学习碑帖装裱。1989年赴日研习日本书画修复装裱。8年间修复了如一休、良宽等日本国宝级文物并流散在日本的唐经宋画明清杰作数十件,并担纲日本唯一的巨幅圆柱佛像画的修复工作。

陆宗润: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

  导语:

  在中国历代收藏中,金石碑帖曾是文人赏玩、研究、收藏的重点之一,它与善本古籍、青铜器并列为中国最重要的传统艺术收藏。然而近些年,碑帖的市场行情却一直很冷清,与书画、瓷器相比较,市场价格相差甚远。碑帖的市场价格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究其原因主要在于现在的藏家对碑帖的理解与认知不够。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导师、工笔画研究院副院长、京都造型艺术大学客座教授陆宗润先生,将从碑帖收藏的角度谈鉴定,从修复的角度谈保护,从学者的角度谈研究。

        主题:《金石碑帖的鉴藏、修复与研究》

        第十二部分:碑帖的保存与修复分享

  毛公鼎是蘸了油,这是拍卖一万三。毛公鼎,陈介祺五方印章,他生前盖的印章,因为粘了油,油是死不掉的,那一次我一做一般坐最后一排,后边加坐,我始终没举牌,拍卖结束了,经理下来说陆先生一万三被别人一把拍走多可惜,这话说完了人家把牌该我了,我说让人家去拍。

毛公鼎修复前后

  我不动手说明这个油洗不掉的,我一举手说明能洗掉,你陆宗润能洗,我找一个人也能洗,最后也能真的举,不举牌说明不能洗,洗不掉。现在看洗掉了对吗?其实没洗掉,油是洗不掉的,我把油的颜色拓掉了,因为我们吃的油也是很浅的,也有很深的,吃到纸张骨子里面去的东西是拔不出的,但是颜色都褪掉了,所以颜色白了,我讲洗掉了是油变白了,跟纸一样看不见。

  没有陈介祺印章的,五年以前没有他的印章已经50万了,这个一万三千,网上全有,所以都是公开市场的,就是你凭本事,所以技术不是上班学的,是下班练的,是下班练的。我鼓励我讲课的时候你们在单位里边不要去跟人家争,下班修几张画一定是睡一觉还在想哪儿修好了。上班了、下班了工作结束了我走了,所以技术提不高的。有点儿资本主义刺激可能更好。你们拼命动脑筋想办法去做,技术是靠人去开发的。朱红变成黑了,那么就让它回到红。

银朱劣化修理

  这一件《西峡颂》大家看到嘛,文字栩栩如生,跟出版物一样吧,它没被挖过。挖出棱角,它没有弹性,文雅的感觉,就不一样的。现在卖的《西峡颂》都是挖过的,之前方的,很硬那种比例强,人家早期不是的,早期的隶书是用篆书写隶书的形,用笔是篆书的。

  这就是说我们艺术研究院的学生,这个就是日本装潢的形式和中国装潢的形式,装潢形式就像穿衣服一样,咱们穿了和服和木屐走路怎么走都走不像,但是日本人穿我们的唐装戴个小帽他也不行,这是文化,修复技术可以共通的,好像治感冒一样,日本人吃感冒药,我们也吃感冒药,一样,但是穿衣服不一样,装裱就是衣服穿个衣服,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场合,什么样皮肤的颜色就穿什么样的衣服。

  这是宋拓石鼓文给它穿,看到这个样子就是七万日元,不值钱,五千块人民币。变成这样再看,这就多了吧,成气,这个不成气。装裱,中国的艺术品,用中国方法装裱比较得体,看上去比较舒坦,日本装裱他的审美观聚焦在一个点上,中国装裱整个环境融合起来。

  因为我们在明朝装裱是在文人书斋里诞生的,书裱是文徵明、董其昌那一代人,在他们书斋里形成一个符合书斋风格的装裱,跟唐宋不一样的,特别是跟唐代更有大的区别,日本装裱他是从唐卡开始的,在公元806年空海和尚他们回到日本带去大量的曼陀罗和其他的幡,那种是锦裱的,所以他诗中有锦裱的文化传承到现在,这个时候没有好和坏的,就像甜的和咸的,有人爱吃辣的和不辣的,这是一个口味的问题,艺术审美没有一个强权的标准的,就是开心就好。

日式装裱回归中式

  农民家里觉得我们家的门神是最好的,因为画个仕女要好。那么有一些人就是工笔画,有一些人觉得写意的好,所以审美的东西没有好坏,但是有一个客观标准的。就是绘画六法,现在拿出六法来画,拍卖场上就卖不掉画的。这是修补,刚才说把脏取掉了,旧留下了。

  这一块是脏,这脏取掉修完了,跟脏一样,可以看这一块浅一点,浅了一点,它的空白会浅一点,因为我们补色里面颜色里边胶水,胶水会老化,老化以后变黄会变成咖啡色,就是给他留一个余地,可能十年、二十年以后就变得一样了,现在加一些颜色加得一模一样将来一定会变伸,所以应该把我留一下子,让他没有瑕疵。

  装裱、修复也好为了作品的存在而做。所以我提出了一个修复是吾随物性,现在我们修复是物随我性,我把你打扮成什么样就打扮成什么样,拿漂白剂一打变成一个白雪公主,我不去弄他就让它变成一个叫花子,你掌握它的命运,我们是他的仆人,所以吾随物性。

  那么后面是可为不可为,能为不能为。可为不可为是原则,可以做和不可以做;还有一个能为不能为,可以做的我没有能力不要去做,不要把它弄脏了,让后人去做,这就是一个体现,我要留一个余地,宁可留一个瑕疵没有做到完美,但是它将来就完美了,因为我是它的仆人,为了它将来的美丽留下我一点的瑕疵,这就是我一直宣传的一个修复的理念,修复不是为了复回过去,而是为了让它再创五百年;修复不是作品随人,而是人随作品;

  这是刻石,一个日本装潢形式,这个我换了一个,这里面区别外面加了一圈白的边对吗?直接两种强烈反差的色调,觉得不协调。这一区分就出现了,中间增加一个层次,增加一个节奏,一个缓冲,因为本来石花就是白的,它已经变成旧的,给它一个新的扩展的空间,中国审美是给作品扩展的空间,不是让作品聚焦在那个点上,不是聚焦一个点。油画也聚焦一个点,是放一个框很重的框把作品挂起来、框起来,但是油画的色彩、颜料太强烈了,压不倒的,特别是我们的水墨画,禅宗画加一个红木框贴上去这个画一定死掉了,它空间没了,没法呼吸了。

装裱过程

  装裱过程,刚才给我提问的,大家现在看一下。我就是这么做的,没有秘密,我做给你们看,也没有关系,也有视频在放。

  这一件墓志铭。底下垫了纸,防止直接粘在工作台上碎片掉了,这件纸是一个尼龙纸,宣纸、皮纸粘在上面会留下纸沫。尼龙纸,日本有卖的。这个就是一把刷是马毛做的,黑的这把。就是施加压力。日本刷子比较温柔,中国刷子。

  这是另外的《黄初残碑》,这个《残碑》一共还是五个,底下有修,出土的时候马上就掉了,修时候没掉13个字,根据现在记录故宫一本还有这个,这一本是南海孔家藏的,现在在潘家,就是广东的两个大藏家手里,因为品相坏了,五千块钱我要了,一千一个,大家说这么简单,那么便宜,因为我会修,所以大家学修复是不会错的。鉴定、自己买、自己修。

  后面看,因为拍卖场上大家都有眼睛的,都有考量的,最好的我不要,所以这个就是一般。以前修的时候浆糊厚可以刮,可以刮出浆糊来,当然要脆,浆糊这个里面是蛀虫的粮食,浆糊越少粮食越少,浆糊越多还容易长霉,里面味道很好,一直趴在里面不断地吃掉,把浆糊刮掉了,这个例子还在上面。是13次。

黄初残碑(十三字本)修理前后

  修理前后,修完以后放在拍卖场上5000块钱,假如是1万块钱好多都全举手的,天下两本,故宫一本、这儿一本,黄初元年的字,魏的那个文字,留下来的魏碑很少,因为曹操禁碑的关系,魏存下来的作品很少。这就是修复,原来一个是他直接填在边儿上面的,给他换了一下,整个装潢一改变以后。

  两者之间是一个呼应的关系,就收藏这些富贵人家留传,就被虫咬了,被虫咬了以后没人理他,就到我家里治病,很多画也会跑到我家来治病,唐宋也跑到我家来治病,五代,最早敦煌出土的,五代的唐僧像到了日本整整一百年,就是哪一个月的时候,就是11年12月份被探险队吉川小一郎从王道士手里买走的38件之一,2010年12月份到我这里,因为颜料就掉,画打开杆子上全是颜料,所以有一些画他会找人的,我找你修,人家觉得我买了没法修,所以有很多传世作品自然会找上门来。所以全是杭州的机遇,修复过程。

  杨叔贡碑修复的过程。这个汉碑,左侧是碑阴,端芳藏的时候端芳题的跋,自己藏的,自己题的跋,这个主要洗掉脏,刚才说了碑帖不能硬撑擦,拿排笔去擦、毛笔去洗,毛巾去混,尽量不要去擦,让它静静地吸收。因为药没给他吸收,能收到的算是多少,一次一次,揭一部分干了再洗再干,反复,不要一次希望把它完全洗好了。

刮平重叠的拼接口

  以前的拼接口,两张是拼接的,拼接刮平了以后,那么以后卷的时候就不会折断,有高低差,有台阶的话两侧容易折断,刮平重叠的拼接口。这一件比较大,用了小排笔刷的,先给它上了墨的部分,一个一个字慢慢地做,保证你全面刷排笔以后保证不了几个几个字,我一个一个字保证它不变性。

  所以说裱碑帖拓一层很简单,我宁可裱画不要裱碑帖,你想一千个字你慢慢做要做多久,我拓一张画15分钟拓完了,这个又提心吊胆的,太慢了墨会掉,因为我原则上我是不上胶矾的,上了胶矾等于送它的命,刚才看到我手机上要注银铸拓的,朱红色的,没有上过,松松的,棉棉的,很纯的,上了以后就板掉了,要尽量保持它的自然,为了保持它的自然技术就得开发,就得开发技术。

  这是用羊毛的排笔给它的上色,第一是不用中国刷子,因为中国刷子才刚强,一推一弄就起皱。这是下面是保鲜膜,把有一些皱拉开,拉开之后小地方就说手垫个毛巾上去,手不要搁上去,一搁上去把墨弄掉了,所以活大家差不多,关键是细节问题,而细节来源于你是不是用心。

  刚才羊毛的,现在是马毛的。然后用中刷,中刷使上劲,因为我用的浆糊很薄,很稀的浆糊,提起来的角度可以看到,因为浆糊很细,这个是很柔的,如果浆一个厚的话很硬的,不会这么柔,还留了一点,还有一点。就是没有大的影响就算了,这些就是要伤,因为吸到骨子里的东西把它拔出来很困难的,浮在面上的把它洗掉,差不多了,不太影响我们鉴赏了就让它过去。

  如果用漂白剂一下子五分钟可以把它全打白了,但是打白了以后这张纸碎掉了,就久不了,用水慢慢地花时间去洗,大概这件东西花了三天时间,一天洗个把小时。差不多,不是一直泡在水里面,墨承受不了,承受不了长期泡在水里面,没有不运开的墨,修复前后。把脏洗掉了,旧的感觉就留下了,这是局部的洗,特别好。

上传日期:2017年02月1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