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展览赏析 >【雅昌带你看展览第608期】翁雪松·松石系列新作展 感受松石在故宫中生长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带你看展览第608期】翁雪松·松石系列新作展 感受松石在故宫中生长
 

  

 

  翁雪松:原来我有很长时间,有大概十年的研究就是“东方气韵”,它给西洋绘画的表现手法能不能找到一个连接点,所以说中国人常用的墨,油画里面也可以找到黑。我想用油画里面的黑来代表墨色,来表达我对自然的一种感受,同时造型方面可以用西洋画有一些绘画技巧,这种表达上一直在寻求自然、石头、运动和天人合一的感觉。在画到一个阶段的时候可能一直在北京的关系,我经常出去走动,比如说我有一次去天坛,然后就看见很多古柏,我觉得每一棵树它都有一种影射,感觉他是看见历史的人,他看过历代很多皇帝从他们身边走过,每棵树他有一种人格价值和人格的一种气质在里面,这种气质感觉不是野生的,他能看见中国的变迁,能看见几代皇朝的变迁,我就开始,但是它的肌理又跟我原来画的天然的石头和自然它又很有机地融在一起,然后他同时又古老,它像石头一样坚实,它又在几百年不断地在不停地生长,所以说它有一种像个老人能看见历史,但是他同时他是一个强壮的老人,他会长很多很多年,可能我们都消失了,但是它还在,所以我觉得应该把这种有人格价值的这种画树的感觉,喻这种古树表现出来,你会能从他的作品里面能反映出你的感受和它能呈现的气质,所以说这两年我开始转向我在表现树,我在表现生长,这种生长它有可能树根就是一块石头,但是石头,当它慢慢起来一定变化的时候他就开始接受了水分,然后产生了生命。他就开始延展,这种展的感觉和他本来就具备一种沧桑的对那种气质是其他东西不能代替的,所以说这段时间我画的树,我就觉得我是在画真正有中国式皇家园林的树它在看历史,而不是在某一个大山里面野性的东西,所以说我每个东西可能我都有一种暗示,这棵树出自哪儿,这棵树出自哪儿,然后我在画它的时候,我一直在体会我画的东西跟那棵树它的生命感觉,它的人格气质在什么地方,所以说这一下来我可能这种工作我就玩了两年或者就认认真真揣摩和研究了两年。所以说才变成我今天我用石头和树画自然的,就是画生命的动作,一个是死的石头,一个是能生长的一个植物的树然后把它结合起来,然后融到一个我对自然生命的一个新的探索中去的。

  

 

  翁雪松:这张画应该是我今年的新作,当时我画这拨画的时候,实际上他的原始素材是我在天坛采风,天坛里面是北京园林皇家园林公园里面最多古柏的地方。大概我通过几周休息的时间,我经常就进去,现在在我的脑海里边,天坛所有公园里边的古柏,我几乎有点儿特点的我都几乎知道它在东南西北公园的哪个位置。我完全呈现在记忆里面,有时候我闭着眼睛我在回忆的时候经常可以一棵一棵的像人一样走出来又消失,这批树当时我就用我前段时间对这种古柏的理解,然后画出来的。所以说我当时画它这批树的时候我是尽量就是感觉每一张树我不是在画一个写生,但是同时它又是具备人物肖像的气质,所以说变化它有一些情感上的寓意,它可能这个造型会联想到他某一个生命体的一个形象,比如说像一个狮子头,像一个动物的比如说一个马的头这些,这个造型代表着一种生命,实际上预示着它可以继续朝着一种自然的,一种生命在生长,而且在延续,在放射它那种力量,所以说这一拨树基本上我是按肖像的方式去一笔一笔地体会它的变化,而且这批画有个特点是我画这批画都是2米×3米的,我从来没有创作上起稿,也没有预示我将来画完了以后,它会呈现什么样,就是我每天像培养一个小孩一样,让它自己在变,所以说从一起稿我就拿着笔随意在画布上,然后造型、寻找这种感觉,我今天可能画到这个样子以后,我觉得停了以后我明天再工作,可能把造型又变成另外一种形态了,所以说我觉得这几张画是我对这种古柏、宋书的造型的一种人文化的一种理解的一种表达,所以说我觉得它实际上不仅仅是在画树,我觉得在画一张肖像。

  

  

 

  翁雪松:这幅作品是今年夏天创作的,他根据这种自然里面再去生长东西,所以说很多东西自然的东西我认为长出来比自己硬去表现出来它更自然,包括这些石头的边缘线可能就是即墨倒这里以后他会提醒或者是影射一种概念,可能这个东西是这样的,像我们看到一个白墙一样会幻想他会怎么生长,而且他生长可能跟你的审美,跟你接触的自然观都有联系,你会朝着你的一种希望的一种导向去发展,然后出来很怪异的东西,很奇特的东西,同时你觉得非常有意思。你像中国很多绘画实际上他会这么写,通过这种随意的就是手和笔,心和纸的一种连接,通过笔尖气韵的结合,然后落实到画面上,所以他的气韵就在这个上面出现,所以说我希望通过纯亚麻布和纯油画颜料的方式,但是表达的形式又是寻找东方气韵的架构和气质,然后把它变成一种绘画形式,然后来体现我的那种自然观,结果这种自然观结果玩了这几年,每天在琢磨这个事情,然后你把它当成一种你对自然理解的一种游戏人生也可以,对审美的一种宣言也可以,但是你就这样一直在这条道路上走,他总有通过积累,它展现出来的话,最后会体现你人对生活、对自然、对人、对社会的一种世界观出来,所以说绘画的乐趣就是表现你的心境和你的对这种物象的一种看法,通过这种笔在你的工作的时候,然后不断地把它表达出来,所以说我觉得绘画不是一个死的东西,我坚信它是在你心里面慢慢长出来的,这种东西我觉得这几年我画画的感受是特别重的。所以说我一直不希望绘画有一个定式,你想我最后可能是什么效果,这个都不重要,因为你在慢慢体会上也会升华、也会提高,也会可以找到很多丰富的东西,这样的话你会把这个游戏当成一辈子你最爱的东西,然后让你根本无法摆脱,然后让绘画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这样的话,你不会孤独,你可以真正玩一辈子,然后同时你可以积累到每个阶段你对自然的看法的一些成绩出来,那个成绩呈现出一些作品出来,所以说你每个阶段可以不一样,它的变化,但是你的思路可能是延续的,但是绘画它能记录你一生的思考,所以说绘画的意义在于我觉得它能提供它这种符号能够提醒你身边的人和自己的研究,它是在进入你的生活,所以说绘画的乐趣,我觉得这个工作庆幸是做了这个工作,让我真正把这个东西当成一个他一辈子能坐下去的一个美妙的游戏,我觉得这个绘画玩起来你就觉得不孤独、不枯燥,然后你每天感觉离不开它,它就是你的情侣,所以说我觉得绘画的意义在这里,而且我对我这几年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翁雪松:所以说可能这个工作我还会继续下去,然后可能最后我是想表达一个真正有东方,我体会到的,我有东方人文价值的一种油画形式。所以说我的油画形式可能跟很多画画的不太一样,我大量的用水墨的办法来表达。但是同时又借助了西方的美学它的光影、它的投石机所以说这两点结合中实际上找到一个它的平衡点,所以说这个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探索,而且要倾注很多你对自然的内心的感受去表达。然后就像一个游戏或者是像一个生命在生长,天天浇水,最后你觉得我可能找到这个结点它是最好的,我停下来,有可能做有些东西只需要几笔停下来,有一些可能需要一年、两年或者更多的时间,不一定做得完。所以说你就在这个过程中找到很多绘画的乐趣和审美的乐趣,然后把这两个语言结合在一起,你来判断他们怎么平衡,你的绘画在什么时候结束,在什么时候开始。

上传日期:2016年1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