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艺术人生 >【艺术人生】翁雪松:不安分 是想让自己变得更“舒服”

视频信息

名称:【艺术人生】翁雪松:不安分 是想让自己变得更“舒服”
 

  

  艺术家 翁雪松

  翁雪松,1962年,生于重庆一知识分子家庭。从小便学习美术,1980年,在重庆九龙坡区文化馆当“美术干部”。1988年,他留校在重庆美术专科学校教书,主教基础课;现为职业艺术家。

  “精神的东西永远在探索,这是无止境的。”

  “你还得问自己你这辈子应该做什么事情更有意义?”

  

  翁雪松说,他们60年代的人,是经历了最丰富的中国变迁年代的人,他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和同学临摹毛主席画像、周恩来画像,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自己在一群小孩里面他画的最像,当他的小的作品在一群小孩里面突然能出类拔萃的时候,形成了他第一个自信心的开端,此后,他自己也希望通过画画来展现他的能力,慢慢开始积累,积累多了便觉得画画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那个时候我18岁,然后就找了一份工作,是在影剧场当美工,其实80年代当美工实际上是所有艺术工作者最好的工作,因为你从事的又是你喜欢的工作,又是可以通过画画来得到应有的工资,那个时候画海报跟现在不一样,我现在想起来是一个特别原始的创作方式, 每个人画的海报他都不一样,或者每个地区画的海报他都不一样,那个时候对美工的要求,我觉得还是挺高的。”翁雪松说。

  

  92年翁雪松去了深圳,想做一个最优秀的设计人员,但是干了一段时间就觉得这个工作做一辈子也没意思,在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有人请他做一个室内空间的设计,他也很感兴趣,因为那个空间更大,三天后,他将设计方案交给对方,对方很满意,并想请他把方案实现出来,那个年代内地人的工资一个月才几十块钱,而他在深圳的时候期试用阶段的工资大概是360块钱,然后试用期还没满,他的卡里面人家给他一个预付工程款40万,他也感觉有点儿惊了。

  

  “99年下半年我就定居在北京了。在北京一开始也还做了一些我以前从事的设计之类的事情,后来我就觉得做这个东西好像不是我一辈子的事情,我觉得画画可能是最后能找到一个心灵上最安静的一个方式,你可以通过这种东西展现很精神的一面,并得到了认可,实际上这个东西就是设计、建筑跟绘画是一样的,但是你如果把这个东西转化到一个纯个体的一个劳动,你一下就变得更自由了,我是希望通过西方的材料和西方的技法把它表现成东方的气韵,这样的话把它融合在一起以后它的呈现他就是一个材料既是西方的,但是审美趣味他又比较东方,我是觉得这种呈现它可能更世界,因为我觉得全世界都是一个大同的东西,其实没有严格的东方和西方,但是你把两边的审美习惯融在一起,可能这种就是我觉得这个就是将来我想做的工作。”

  

  翁雪松:“当时表现山石的时候,我实际上还是在用画生命的方法在画,我觉得我画的所有的山石,我不是在画一个纯自然的石头,我都把它看成一个生命体,我甚至希望把那个山石的肌理都表现在石头上,这种肌理就是像人的肌理、皮肤的肌理,把他表现在一个形体上,然后他形成他外观可能像一块石头,像这个东西,我就觉得所有的自然它是一种生命体的东西,他在生长,所以说我认为我画的所有的石头我是在画内心里面的一个自然的一个状态,而且他是在不断地生长,不断地变化。很多人说我画石头是不是画的什么太湖石或者是画的什么的,其实我都觉得不是,我是只是借助这种形态来表现我对自然的看法,因为我画画有一个特点,不管多大的画我都不借助任何照片,所有的造型和光影都是我表达我一种主动的一个方式,而且都是我感觉完成一个内心一个梦的一个呈现过程,整个感觉一开始是一个完全虚幻的东西,我是在这个东西感觉像做梦一样慢慢睁开眼睛一点点的把它看清楚,然后再一点一点把它展现出来,所以说我的山石我觉得它不是画出来的,是长出来的。”

  

  “十年前的石头我可能画的更虚幻,更像一个宇宙,可能这几年我对中国传统审美和东方历史的兴趣点开始转换,有一段时间我突然从石头里面想画传统的古树,我就想找到它这种很特殊的一种神气在里面,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想画一拨叫挂牌的树,什么概念呢?就是我这棵树它可能是在天坛哪个角它就长在那里,而且它的形象给我表现得一模一样,我想把它做成一个移植的概念,就是你感觉这棵树是一个很写实的东西,是从你这个空间移到这个空间,然后他把那边的气场带到一个新的气场,这种东西我觉得它是一种神奇的力量,它又不是一种我们想象的野生的一个自然状态,这些树它是真正能看到历史的,然后可能他通过一个枝、一个点,它的一个曲线,它可能是通过这种形态把它经历的东西展现出来,不然他不会是这个样,他可能是另外一种样,那种形态,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有东方神秘主义的那种思想在里面,所以说我觉得这个东西它是有意识的,而且他所谓的架构和它的历史感,我觉得是值得去呈现的。”翁雪松说。

  

  “你之所以不安分,你只是想把这个很多不安分的东西变成你觉得让你自己过得更舒服或者是更自信的一种状态。我是觉得我是想寻求不断地变化,然后来挑战你以前的习惯,而且挑战你或者是证明你各种审美和各种各种世界观,当然你去挑战一个新的东西自然会打破很多旧的东西,所以我觉得很多东西都可以尝试,是不在乎太传统,你要改变习惯的话你肯定打破很多传统。“

  “我觉得永远都会变。“

上传日期:2016年12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