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100 雅昌公开课 >安东尼·葛姆雷《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第3集]安东尼•葛姆雷:我的雕塑艺术(下)

视频信息

名称:安东尼·葛姆雷《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安东尼•葛姆雷:我的雕塑艺术(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安东尼•葛姆雷: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上)

  【雅昌讲堂】安东尼•葛姆雷: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中)

 

  主讲人介绍:

  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于1950年生于伦敦,是当代应该著名的雕塑艺术家。完成在剑桥大学三一学院的学业后,曾在印度行历三年,之后回到伦敦,先后进入金斯密斯学院的中心艺术学校和斯莱德美术学校深造。

安东尼•葛姆雷

  导语: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国际艺术家系列谈”项目的第二场讲座,英国艺术家雕塑大师安东尼·葛姆雷将围绕“制造空间”主题来阐述其艺术的脉络。恰逢安东尼·葛姆雷在北京常青画廊个展“屯蒙”开幕之际,本次讲座将回顾艺术家40年来的作品,探讨这些知名作品背后的创作理念和动机。他的雕塑、装置和公共艺术探讨了人体与空间之间的关系,尝试将艺术空间看作是孵化变化的场域,其中产生了新的行为、思想以及感觉。

讲座海报

  主题:制造空间——我的雕塑艺术

  ►“表象”、“存在”的不可信

  这个作品是47个碗从小到大扣着搁在一起,我想要去探讨的问题是:第一点,这个碗内部是空的,在碗以外也是空的,作为一个碗,它能承载这么一个空间,这件事情本身意味着什么?

  第二点,这些碗像水的波纹一样荡漾开去,我探讨的是这么一个“存在”:一滴水掉在水面上,波纹展开,这个空间意味着什么?

  第三点,我想探讨的是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是由光来揭示的,如果没有光,一个黑色的碗大家是看不见的。光本身对于揭示物质的存在意味着什么?所以回来再说我想要去讲解的就是“表象”、“存在”是不可信的,是瞬时即逝的,是不确定的。

  接下来我想做的是如何将刚刚这几个概念跟人的身体联系起来?这个作品是我1983年的一个作品,中间的形象是我的两个脚的脚印,作品的材料是橡胶。我想要去说的是皮肤或者说外表并不能去限制我们的一个存在,皮肤本身并不是我们作为人的核心精髓所在。

  我想把刚刚这种关于“表象”和“时间”的关系应用到别的作品当中。大家看一下这个作品。这个作品的原形是一个53岁的澳大利亚土著女人,叫罗拉·威廉姆斯,她很胖,把她2/3的脂肪剥离开之后,里面的内核就是这个身体的样子,我把这个身体放置到一个沙漠之中。这个项目邀请了很多普通人来参与,我把他们的形象记录下来之后,去除他们的外表。我认为外表是一个非常意外的存在,把这些外表的东西都挪走之后剩下的东西才是我们真正的精髓跟核心。将这种“存在”放置在光照之中。

  ►我真正感兴趣的是“表象”和“消失”之间的关系

  这个作品放置在一片70公里长、30公里宽的盐湖中,由51个人的原型做成。这些人从6岁到75岁不等,一半是澳洲的土著,一半是白人,我想通过这个作品尝试将人的身份、空间和土地以一种不一样的方式重新产生关联。这些模特们不仅捐献了他们的“身体”,也是捐献了他们对于这个作品的一种体验。大家看到在这个画面上有很多“印记”,这是在放置一个个雕塑模型的时候所走过的脚印,这些印迹也变成了一幅绘画作品;而且每当下一次雨、刮一场风,它还会有新变化,这本身也是一个作品。

现场观众

  当我们去看这个作品的时候实际上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站在小石头山上,以一种俯瞰的视角去看;另外一种是你走到每个雕塑边上去看,你本身也成为了这个作品的一部分。

  置身于这个作品当中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首先,盐湖上大约有40-50度的气温。所以说这种观看的过程不只是一个视觉的过程,也是一个要求身体参与的过程。当你一个一个去看这些作品的时候,脑子里所携带的是对于每一个模特的记忆,它们都有自己的感情、有自己的态度。当我们看一个雕塑的时候我们会对他产生一种观感、一种感觉,我们带着这种东西,从一个雕塑走向另外一个雕塑,通过观者的记忆,一个雕塑跟一个雕塑之间就产生了关系,所以我所真正感兴趣的是什么呢?是“表象”和“消失”之间的关系,我所感兴趣的是潜在的可能性,我所感兴趣的是“殇”。殇是关于生长和消失、死亡之间的一种张力,通过观看这么一个作品,我们就深刻地亲身体验到了作为观者在完整的艺术创作之中所扮演的角色。

  这个作品是360度没有死角的作品,当我们在盐湖里,看最远处的作品时,几乎是看不到的。即使用望远镜或是来福枪的瞄准镜来观看,作品也只有人的头发丝那么大。并且在盐湖里很热,有热浪,在热浪之中看到这个形象是在摇摆的,所以说我们能看到这种人类的存在其实是不稳定的,我们感受到的是远方的一片地平线。每一个小的作品对地平线的一次打断,让地平线显得没有那么整齐,所以说整个的“观看这个作品的体验”不只是一个身体的体验,也是一个关于认知的体验。我们需要在参与这个观看的时候去跟自然、环境去商讨、去商量我们自身的一个存在。当我们从一个人物形象走向下一个形象的时候,我们也就定义了我们自己。

  ►屯蒙:重新找到“自然”与“人为世界”之间的平衡

  我将说最后一段,很多作品都不能说了,没有时间。这是我要在常青画廊所做的一个展览,名字叫做“屯蒙”。这个作品,我在过去的很多年里面一共只做过两次,上一次还是19年前(1997年)做的,我很高兴能够把这么一个作品带来中国。

  我所想探讨的是我们的经验和预期之间的一个关系,我们人类的身份、身处的土地和空间的一个关系,我想要探讨的是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想到哪里去?如果说刚才我讲的在澳大利亚的那个作品还是有形、有质的,那么现在的这个作品是更加的没有形、没有质。所以其实大家看的是什么呢?它是10吨的东西,5吨从天津渤海湾带来的水还有5吨在当地采集的泥土。把泥土跟水混合在一起放在这个空间里面,这就是我的这个作品。

  作为一个观者你站在这个台阶上去看的时候你说它是什么,它就是什么,他所体现的是建筑和物质之间的关系。你甚至可以说这个作品是一幅“水彩画”,我这个“水彩画”的形成就是由这个空间的大小作为画框的大小,里面看到土和海水的混合物是什么,就是这个画面。

  实际上我是把大自然所造的东西挪到了人造的空间里面。我想探讨的是“自然”和“文化”之间的一个“对话”,当我们站在这个门槛上的时候,我们需要去思考的是:究竟什么是物质?我们自己的思考,我们的思想能够对物质产生什么样的作用?我所坚持的观点就是艺术应该帮助我们每一个人去体会到我们的潜力和我们的力量,我们可以去通过我们自己的主观努力去改变物质的存在,改变这个世界。在过去的200年工业化时间里,似乎一切都被塑造成一个不变的东西,我想要做的是重新找到一个平衡,重新找到我们身处的自然和一个人造的世界之间的“平衡”。

上传日期:2016年11月0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