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1642 雅昌公开课 >匡时>[第34集]黄春和:论明代宫廷造像的另一种形式(上)

匡时

视频信息

名称:匡时黄春和:论明代宫廷造像的另一种形式(上)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黄春和:论明代宫廷造像的另一种形式(下)

        主讲人介绍:

  黄春和(首都博物馆研究员):现为首都博物馆研究员,兼文化部艺术评估委员会委员、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北京联合大学民族与宗教研究所客座教授、北京佛教文化研究所特邀研究员。主要研究北京佛教历史和汉藏佛教艺术。

 

黄春和

  导语:

  时值十周年庆典之际,北京匡时“艺术体验季”于6月3日至5日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盛大开启。本季突破以往的传统形式,以更开放的视野、更丰富的内容、更大胆的跨界合作,更崭新的艺术视角,重装上阵,活力亮相!首都博物馆研究员黄春和盟本届艺术体验季,献礼匡时十周年庆典,为广大的文艺爱好者带来一场精彩的讲座《试论明代宫廷造像的另一种形式》。

         主题:论明代造像的另一种形式

        第一集:论明代宫廷造像的另一种形式(上)

        以匡时的两尊金铜佛像为例子。其实类似的造像,现在在博物馆,在市场我们都会看到,当然不仅仅是这两尊,还有一批这样的造像。所以这种造像,过去我们一直不敢确定它的身份,也可以说不敢确定它的艺术地位。这些年我研究以后,就认为这种造像的风格就是宫廷风格,它的产地也是出自于宫廷。

  我们知道宫廷造像在传统的概念上来讲就是带款的,纪年刻款的,“大明永乐年施”或者“大明宣德年施”。这一批造像另外一种形式它没有带刻款,所以我们确定它过去还是有些困难,现在通过我们的实物对比,还有文献的推测、分析,所以我认为这些造像也是宫廷造像。属于宫廷造像的的另一种形式。宫廷造像现在就是两种形式:一种是带有刻款的纪年款的形式,一种是不带纪年款的形式。这两种形式它的用途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下面我们逐一地来分析。

  明朝从永乐年间开始,专门在宫廷设立了造像机构,叫做“佛作”,隶属御用监,专门做这种藏式的佛像,这种造像主要在明朝的永乐和宣德年间流行。宣德以后很奇怪突然消失了,所以我们也把这种造像叫做“永宣宫廷造像”。在市场上我们都知道,宫廷造像的价值非常大,因为它首先是带有很重要的政治用意,朝廷做这个像主要是为了赏赐给西藏的僧侣和上层的宗教人士,当时朝廷的政策就是宗教的笼络政策。明朝推行三大政策,其中一个就是宗教的祭礼政策,对于边疆地区实行的三大宗教的民族政策是最重要的,所以明朝整个西部边疆非常安宁,就是我们的政策非常好。所以这个政策在交往当中,朝廷和西藏的交往当中,更多的是跟宗教和民族的人打交道,所以他们到北京来朝拜的时候要赏赐给他东西,当然很多丝绸的东西也有,他们带过来的都是马匹的东西。因为西藏大批需要丝绸,庙里的建设、佛像的衣服,僧衣,其次是茶叶,还有圣物,宗教的圣物就是唐卡、佛像,还有法器。

  这是朝廷专门定做的,写上“大明永乐年施”或者“大明宣德年施”。所以它是见证了明朝汉藏的友好关系,和深度地文化艺术交流,体现了明朝藏式艺术的最高成就和发展水平,也体现了神像崇拜的发展面貌。所以它的价值和意义很大。从工艺,从艺术的角度来讲,集中了当时最优秀的工匠来做,所以首先我们叫汉藏风格,因为它把藏式的样式加入汉地的审美。在题材上也是一样,藏传的很愤怒的形象,在中原降低它愤怒的特征,这些都是汉藏的一种体现,当然细说很深,很有意思的一种现象。

  现在我们刚才说的是传统认为,现在我们发现另外一种不刻款,也是属于宫廷造像。它的用途跟刚才的带款的是不一样的。下面我们从特征上慢慢分析。

  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件铜镀金释迦牟尼佛。高41公分,它的面相、躯体、台座也是完全符合宫廷的样式,面相、宽平的国字形的脸,穿的衣服袈裟非常写实,非常流畅,束腰式莲座的莲花座,结构非常匀称,当时对量度比例的掌握非常成熟。这种造像的铜质都是合金铜,过去我们俗称黄铜,铜里面加了锌。所以它还有外在的镀金,非常亮丽,很讲究。这是它的背面,待会儿我们可以跟刻款的进行比较。这是它的封底。

明代宫廷造像

  这是铜镀金无量寿佛,你看它的衣纹的表现非常写实,立体感很强,这种都是类比的表现手法。面部很有肌肉感,花冠的形式跟永乐差不多,刻款的宫廷造像。底下的莲花座都是一样,胸前的装饰,U字形联珠式璎珞的繁复程度比刻款的造像还要繁复一些,这是它的特点。这是它的背面,我们看到这种联珠式璎珞,所以它也是想这个地方满莲花瓣,有的是后部没有莲花瓣,省略掉了。这是它的封底。这个封底非常好,这个封底跟刻款的宫廷封底几乎是一样的。底部刻划有十字金刚杵的图像,两个金刚杵交叉,中间有一些莲花瓣,这些地方细微的表现都差不多。

  现在我们看到拿一些突出的例子,我找了一下有十几件,远远不止这些。这样的造像它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所以不是说这些造像都把它判断宫廷的。它们在尺寸上,它们在特征上都是非常一致的,尺寸都比宫廷造像大一些,宫廷造像在20公分上下,超过25公分的少,最大都是一米四、五,那是特殊的类型,一般都在20公分上下,大批的刻款的宫廷造像。这类不刻款的尺寸比较大,都在30公分多一些。

  这是我找了一些例子,你像这里大概有13,这些只是初步的调查,下面都有图片。这一件是社会科学院民族所的,这是我有一年鉴定的时候发现了一尊32公分,你看它的特点,头冠应该说五花冠,中间有一个半月的形状,这种花冠的形式。面部、胸前的璎珞的形式,所以胸前的璎珞在判定它是不是宫廷的,是不是汉藏风格,你一看胸前璎珞的装饰几乎一看就明白了。然后腿部的衣褶是两边对称的,台座。面部,其实这里头都有一些汉地的面部,都有中原的色彩。它的面部比较宽大,所谓的国字形,比较方正。它的眼睛都比较平,要是西藏的是受外来影响,两个眼睛两个角往上挑。汉人的面向双目平直,眉毛也是柳叶眉,这都是受到了汉地的重要影响。莲花瓣也是满莲瓣。封底,底部也是采取,这种口封底的方法都可以看出来都是剁底,给底盖固定住。西藏采取包底法。

  这尊是一个宝冠释迦牟尼佛像,这是过去乾坤堂的朋友收藏的,这尊佛像做的很繁复,在宫廷造像也有这样的形式。它的袈裟都是田格袈裟,繁复一些。也是剁底,这种铜质都是合金铜。这尊造像,我们这次在保利可以看到,这种造像当然有可能是过去大佛像上面的构建,就是大威德金刚底下踩的八个护法神,包括U字形联珠式璎珞,所以一看这个面部的表现。

剁底法  

        这尊造像是天津博物馆的,也是宝冠释迦牟尼佛像,当然我们没有清理,显得不是很好看,其实也是很精细的。这是首博的一尊文殊菩萨,它的表现都是一样,面部花冠,胸前的璎珞也是比刻款的造像要繁复一些。底下莲花瓣。这是2014年法国的拍卖,这是一个铜镀金无量寿佛,这尊造像也是一样,都是体现出宫廷造像,都是偏永乐、宣德后期的特点,它的特点繁复的璎珞装饰,装饰很繁复。它为什么繁复?后面要讲到。后头也是一样,它的封底采取剁口的方法。这是2015年法国巴黎苏富比拍卖的一个宫廷风格的大如来的佛形象,所以它不要璎珞,穿的袈裟,戴的花冠,因为这种佛像是五方佛体系的,是佛字形像,袈裟的衣纹都是这样的。

  这是首博的莲花首菩萨像,明显也是宫廷的样式,这种花冠、璎珞,包括裙子的衣褶的表现,饱满宽肥的莲花瓣,莲花瓣上面是卷草纹。明代的宫廷造像,我们说它是明代的宫廷造像,你肯定要跟刻款的宫廷造像进行比较。今天咱们不展开讲明代宫廷造像,因为这个东西,我们在市场上会见到很多。过去我讲明代宫廷造像的时候会讲到这些内容,宫廷造像的历史背景,宫廷造像的现存状况,历史背景就是刚才讲的,就是为了赏赐,当然这种刻款的造像就是为了赏赐,为了朝廷推行的宗教笼络政策服务。现存的宫廷造像,我们推测估计有400尊左右,带纪年款的。它的产地,我认为它最早可能在南京,因为北京建都是永乐十八、十九才建成,所以十八、十九以前就有赏赐的行为已经出现了,所以当时造佛像肯定最早在南京造的,迁都已经才在北京成立的造像中心。

  造像的艺术风格特征,刚才讲了汉藏的结合,属于汉藏风格,有藏式的样式,藏式的基本造像,加了汉地的审美、装饰。工艺上,我们的合金铜也是有汉地的元素,题材上加入了汉地的东西。题材现在没有人展开研究,题材也很有地藏菩萨,都是汉地的题材,不是藏地的题材,大概有七八种题材,保利拍卖的观音菩萨也是汉藏结合题材,为什么这么说呢?汉地没有观音的形式,绿度母的造像,它的头冠有画符。

  这个分期对我们判断年代有帮助。“永宣宫廷造像”,我04年出了一本书,其实文章是在2001、02写的文章,分成永乐前期、永乐后期,宣德时期,现在大家都遵从我这个分期。“永宣宫廷造像”对明代西藏地区的影响。因为赏赐给西藏人,西藏人很崇拜,所以出现了学仿宫廷造像的样式,稍微工艺上粗糙一些。最主要的明显特点它用的红铜,宫廷造像是合金铜。

明永乐造像

  “永宣宫廷造像”对明代中原地区的影响,这个影响非常大。我们现在看到的所有造像,明清的造像,“永宣宫廷造像”它是流行比较普遍,我们现在虽然是刻款的造像发现了400尊,不是当时的实际情况,还有很多不刻款的佛像。这种样式出来以后对整个中原地区的佛像风格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改变了中原的面貌。因为我们看元代造像还有个性特点。宫廷造像出现以后,改变了我们这种形式,让中原的佛像都跟它学,所以都统一到了藏传的样式。这个样式最大的特点,造像上变成了莲花座,中原的造像过去没有这种座式,还有它的身体结构。中原的造像注意它的个性发展,注意内在的一种表现,它不太注重外在,后来都有注重外在的表现,所以它的结构变得匀称。所以这是整体上导致了中原的造像已经走上了一种死胡同,定格了,没有发展,就没有生机了。明清的造像是汉藏合流,风格趋同,风格一致的。所以我们讲明清的造像和藏传合流了,中原造像走到了尽头。

  还有“永宣宫廷造像”的题材和用意,题材上它造的像,我现在所说的带刻款的造像,它造的都是有三个方面的表现,第一个造的西藏人普遍遵从的,比如说绿度母、铜镀金释迦牟尼佛常见,它赏赐每个教派都能接受所以常见的、流行的、普遍的东西,它造的比较多。这是第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造这种特殊性,所谓特殊性就是有代表性的,根据每个教派,萨迦派,根据每个教派遵从的最高的神造的像,专门有针对性的进行封赏和赏赐。所以大宝法王是噶举派的。你看我们在明代宫廷造像看到洗金刚是专门送的,格鲁派还有专门的像,还有护法神。这些就是第二个方面,造一些特殊的东西,有针对性的进行赏赐。

  第三个,汉藏吸收汉地的题材,我们知道毡毯佛小的站像,过去香港拍卖的佛定位为弥勒,是在内地流行的题材,相当于内地的至高无上的佛宝。在1900年的时候,最后一个供奉的地方,北京的宏人寺下落不明。这体现了什么呢?还有一个,典型的地藏菩萨,地藏菩萨,我们知道它的形象原型是,我们汉地流行的藏地菩萨不是印度的菩萨,是僧人的形象,光头的,我们汉人流行的都是这个形象,也把这个造像做成宫廷造像赏赐给藏地的高僧。第一个造像体现了皇帝对西藏广大的民众的一种极高的宗教关怀,第二寄予很高的期望,赏赐这些高僧也希望他有这么大的愿力,怎么去庇护广大的人民,这既是皇帝的一种关怀,宗教的一种期望。所以很多汉地的题材都带有一种寓意在里头。

  我们看标准的带连款的宫廷造像,这是一个四臂观音,绿度母都是非常常见的,第一类题材就是很常见的题材。四臂观音,在藏传里面最常见、最代表性的就是四臂观音,它是最有代表性的。我想我们汉地观音的一种形式,在藏传里面有观音的代表形象就是四臂观音。这是背面,这是标准的。当然你可以细看,它的发髻,所有的发髻都是呈高扁状的,像仕女,发髻后头扣一个边很整齐,也是U字形联珠式璎珞,莲花座。花冠都是五花冠,中间有一个半月形状,戴一个大耳环,胸前的璎珞装饰,腿部的衣褶,穿的裙子。它没有穿裤子的,都是穿裙子,所以叫僧裙。西藏人、印度、尼泊尔都不太会表现衣褶,当然衣褶是很平铺的。西藏人学了一半学印度,是西域的东西。所以汉地的东西讲究这种吴带当风,吴道子画的东西就是线条多。曹衣水就是贴的很紧,不需要衣纹。仅仅在一些领口、袖口的边线。所以衣褶是汉地最需要和擅长表现的一种手法。

四臂观音背面

  你看它的封底。永乐的封底很讲究,八个剁口,中间的十字杵,都是固定的格式。一般永乐的造像是八个剁口,宣德造像的剁口就比较乱。这是宣德的一尊造像,这尊宣德造像是比较特殊一些,待会儿会讲到。我这两天分析的时候才发现,这尊造像在现在做得比较精,这是故宫的一件东西,做得算比较精。它的坐姿很挺拔,面相、体态很硬朗,带有仿古的风格,线条很硬直、很硬朗。包括它的腿部裙子上的花纹图案在宣德也不多见。你看它的下身裙子后面的装饰也比较繁复。最主要是它的发髻,当然也会讲到发髻,这是少见的发髻。

  这是“大明宣德年施”,刻款的位置一般是座的前方。你看现在的剁口是不是就比较乱了?它剁的就不整齐,因为永乐的剁口都是间距很整齐,画的很准。两边都是两两对称,它讲究对称,这个地方就没有完全对称。与近年宫廷造像对比,我们可以对比,这个匡时的铜镀金释迦牟尼佛,你可以跟这是72.5公分高的,过去是香港买的一件,06年拍卖的72.5公分,它的主尊衣纹的表现,这个主尊跟那个主尊完全是一样的,所以风格的一致性。我们看这个主尊。这是首博的一尊,你看这一尊铜镀金释迦牟尼佛,这是带永乐款的。它的面部,你看额头非常平,额部高额偏平,典型的国字形脸,衣褶很立体,莲花瓣,莲座。

  

上传日期:2016年10月0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