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6786 雅昌公开课 >邵彦《中国美术简史》>[第21集]邵彦21集:人物画里的风俗题材

邵彦《中国美术简史》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中国美术简史》邵彦21集:人物画里的风俗题材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邵彦01集:中国美术史的范围

  【雅昌讲堂】邵彦02集:中国美术史的分类

  【雅昌讲堂】邵彦03集:史前至唐代美术特点综述

  【雅昌讲堂】邵彦04集:原始文化时期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5集:夏商周时期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6集:春秋战国时期美术和边疆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7集:战国时期的楚艺术

  【雅昌讲堂】邵彦09集:六朝时代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10集:佛教艺术

  【雅昌讲堂】邵彦11集:佛教艺术——隋唐敦煌壁画

  【雅昌讲堂】邵彦12集:唐代墓室壁画

  【雅昌讲堂】邵彦13集:唐代卷轴画

  【雅昌讲堂】邵彦14集:唐代工艺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15集:五代宋元美术特点综述

  【雅昌讲堂】邵彦16集:五代时期山水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17集: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18集: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19集:五代和两宋时期人物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20集:人物画里的政宣和规谏题材

  【雅昌讲堂】邵彦21集:人物画里的风俗题材

  主讲人介绍: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199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4年获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致力于宋元明清绘画史,中国书画鉴定的教学与研究。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导语:

  中国美术史源远流长。与美术风格总是在变化的欧洲不同,中国美术几个世纪以来保持了令人惊奇的延续性。从上古时期,到秦汉,再到盛唐,从明清,到民国,再到解放后,上下五千年的历程里,那些重要的美术家、美术作品,与美学思想,在华夏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以美济心·艺术与收藏”课程邀请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邵彦老师,为学员讲解《中国美术简史》课程。

  课程题目:《中国美术简史》

  第21集:人物画里的风俗题材

  1、风俗画的兴盛

  人物画里,规谏画是一个类别,第二个类别是大家都比较熟悉的风俗画,在唐以前,虽然见诸记载,包括田家风俗,包括一些城市里的景象,但是没有实际的作品留下来。唐画存世的卷轴画经过考察几乎都不可靠,看到的风俗画的场景就是在敦煌壁画里边局部可以是风俗画。

  唐代也许有过类似的风俗画,但是从社会发展条件来说,风俗画兴盛于宋代,因为宋代的城市经济兴起,对于跟日常生活关系密切的风俗画的消费需求就提高了,所以风俗画不光是表现城市生活,它也可以表现农村生活,但是风俗画的消费市场一定是在城市里,而不是在经济水平更低的农村。即使是欣赏乡下的农家风俗、田园风光,这种画也是供城市居民消费的。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

  北宋城市经济的兴起,方向制度的打破,对于绘画消费的需求急速上升,画家的人数、绘画的题材的种类,生产的作品数量都有了非常明显的上升。根据记载,在北宋前期,就有画家画过《七夕夜市图》,我们现在看到的宋代的风俗画比较奇怪,第一是出现了《清明上河图》这样的一下子到了顶峰的作品,在之前没有那么多的存世作品来做铺垫,出来一件就是顶峰;第二就是除了这件顶峰之作以外,其它的北宋作品数量是很稀少的,同时几乎没有看到同类的作品。

  另外有一件郭忠恕的《雪霁江行图》,原来也是一个长卷,现在被裁成了册页。所以这件《清明上河图》也基本上可以作为北宋风俗画的孤本来看的。

  2、风俗画的顶峰之作《清明上河图》

  风俗画是要有一定的情节性的,如果只是平铺直叙,乡野城郊、城市风光,表现市井当中众人熙熙攘攘的日常生活,就不足以吸引观众。

  

  清明上河图 局部

  这件《清明上河图》就非常聪明的在画幅中部设置了一个叫做“虹桥桥洞”的场景。全画的高潮在这里,开始是城外郊野风光,然后慢慢地进入了一个靠近城区的河道,河道往前推进就到了全画的高峰虹桥,过了虹桥以后河道就拐弯向北,然后是地面上的城市的绵延,这个虹桥桥洞水流非常湍急,有一条船顺着湍急的水流要从桥下通过,可能是因为这条船现在已经卸空了,池水不够深上面有可能会卡在桥下面,所以这些船夫都非常紧张,当船头到了桥下,大家都跑到船头去压水,有些人拿着一个长杆子准备在桥头挺一下,同时也可以减缓船前进的速度。

  桥边上就有很多吃饱了没事干的人在那儿看热闹,这个桥上本身也正在发生类似的场景,你们看这儿有抬着轿子的人往上走,也有骑着马的人往下走,桥本来挺宽的,因为当时没有城管,所以路两边都占道经营,中间就留下窄窄的通道,抬轿的人和骑马的人看来马上也要发生道路冲突,在这种日常生活中会孕育这种小小的波澜起伏,这样就使得这整幅画面有了起承转合的变化,从郊野的田园风光,非常令人放松的,非常宁静的,进入一个熙熙攘攘,大家都为了金钱奔忙的城市生活,再到了这样一个高潮,高潮过了以后,又是城市中的生活。

  

  清明上河图 局部

  这条街上沿着河边转过去,再往前走才真正进城了,进入了城门,经过一个繁华的十字路口,然后就戛然而止。在城外有很多酒楼饭馆,城里更多土特产的工业,还有药铺、寺院。这样一个长卷就像一首诗歌一样,它有起承转合的时间跟节奏。

  这幅画的画法,用的笔墨相对来说比较干一些,比较粗一些,大部分的建筑都是徒手画的,只有这个城门这是用戒尺画的,后面这个寺院的牌楼也用了一点戒尺,但是线条不是那么死板,所以整个建筑画的是一个运动的感觉。

  这幅画可以称为是中国美术史上的“蒙娜丽莎”,对于它的争论从来都没有停止过,恐怕永远也不会停止。不断地有学者写文章、写书,提出对《清明上河图》新的看法。

  3、《清明上河图》引发的争议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 局部

  《清明上河图》引起争议的问题集中在这么几个方面:第一,何为清明,何为上河?清明最直观的解释就是清明时节,有人说你看开篇就是清明时节的郊外,这是一组驴子或者骡子驼队,再往后这儿就有一些进城的人,可以把他们解读成是从郊外扫墓归来,看这些树确实是像早春时节,刚刚发芽的样子,时令上应该是清明时节,但是后来有学者就说不对,因为北宋后期当时是一个地球变冷的时期,但是在城市的人群当中,我们看到有穿着夏天汗衫衣服的人,在那么一个地球整体上变冷的历史时期,清明时节就穿着这种衣服不合理,甚至以前还有学者说在街上看到有卖西瓜的,但是因为这幅画只涂了一点特别特别淡的颜色,这个颜色淡的不足以表现那个瓜瓤是不是习惯的红色,看着像卖瓜的,但是这个瓜是不是西瓜也不是太确定,所以从季节上说这是清明,看来还是有疑问。

  另外还有学者在街上的店招酒馆看到卖新酒,这个新酒应该是表示秋季的时令,他倒不是直接表现新酿的酒,但是在宋代指某一个季节的酒称为新酒,确实是有秋天的意思。所以这幅画到底画的是春还是夏还是秋,除了冬不是,这上没有积雪,春夏秋好像都有点儿像,其实我觉得这可能是艺术家的一种狡绘,就是把不同季节的场景都画在一起,这么画的时候,艺术家可能会有一种特别的成就感,虽然我们日常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是受老天爷的限制,但是在画画的时候,我们就感觉自己像造物主,想怎么画就怎么画,可以穿越时空,可以穿越季节。

  

李嵩 《货郎图》

  同样的例子还有李嵩画的《货郎图》,南宋中期的风俗画,这个货郎挑的担子上卖的东西一年四季的都有,按说货郎每次挑出去的商品是有限的,因为是不停地换季,但是他的担子上一年四季的东西都可以找得到,这其实也是一种艺术的改造跟夸张。所以近年就比较多的学者倾向于“清明”二字并不是指时令节气,而是指政治清明,是一种歌功颂宋的意思。

  “上河”,原来觉得就是指都城的一条地位很高的河,也就是汴河,汴河的功能是负责从江南漕运粮食到开封。因为当时开封是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城市,附近的农业已经不足以供养如此巨量的人口,除了正常的城市人口,还有几十万的驻军,粮食靠这边是绝对不行的,所以要靠漕粮,从外地产粮区运粮食过来。汴河是运送江南的漕粮,受到朝廷的特别的重视。像夏季暴雨的时候,运河要是淤塞或者发水的时候,皇帝都会亲自到大堤上去督工抢修,所以过去认为这条河就是汴河。

  宋代的开封被黄河泛滥的瘀泥整个淤塞的离现在的地面有十几米深,所以现在北宋开封城的考古还没有考出一个全貌来,只是试着挖掘一部分城墙,再根据文献,再根据想象分析描绘出开封城的总体城墙的轮廓。但是即使是在这么一个信息并不完整的考古资料基础之上,我们来看这条河流的走向,它和汴河也不太一致,这条河在画面上这么拐弯了,和汴河走向不太一致了,最近有人在非正式途径上发表的文章提出一个新的看法,我觉得还是蛮有道理,他说这条河不是汴河,是开封城北边的一条河,名字我想不起来了,北部有一条河,这条河的走向就是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弯度。

  那条河上的桥,还有从河流再往南一点的城门,就跟《清明上河图》上画的比较一致,这是北边的那条河,而且因为那条河在城的北部,所以当时开封称它为上河。上就是北,这样就比较对了。那条河是向东流向山东的,所以它是帮助运送来自山东的漕粮的,因此画这条河就跟山东有关系。后面就有一点往前推进,这个阐释有一些争议,他认为画的是从山东漕运粮食的河流就是跟山东有关系,山东在宋徽宗初年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招安了水泊梁山宋江这一股起义军,所以这幅画就是通过画这条上河来歌颂宋徽宗初年招抚了宋江,“山东平定,天下清明”,这个当然是可以争议,但是我觉得这篇文章对《清明上河图》的地理位置的分析要比过去的汴河说更有说服力一些。

  4、《清明上河图》的细节部分

  

  次高潮:城门

  另外大家注意一下这个细节,这上面画的城门是方的,不是我们今天熟悉的拱圈门,这也是非常符合历史真实的,砖砌发旋的城门是从元代开始出现的,明清才广泛应用。此外,这座城楼是包砖的,整个很气派,但是大家看城楼两边连着的城墙就是夯土铸的,没有包砖,这个也符合当时的文献记载,也符合当时的经济水平,因为城墙全部包砖是到明代才有的,宋元时期城墙的主体都是夯土,现在北京的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原来是元大都的城墙,它就是移到夯土的土岗,土岗上甚至还可以长树。

  这上面的船只,房舍、骡马、人物都交代得非常的细致准确。最为人称道的就是“虹桥”。大家看这些对比,这是清代院本的《清明上河图》,这上面虹桥的场景有几个变化,第一,不是木桥了,是条石发旋砌铸的石拱桥;第二,两边的路边摊经过治理整顿变成了售货棚,在乾隆皇帝治下,城市也管理得非常好。因为虹桥的结构是用这样的一个长条的木桥交叉了撑起来,使它形成一个景弧,圆弧形的拱,这样的技术实力现在还有存世的,经过研究认为这种技术是可以追溯到宋以前。

  5、《清明上河图》存世的版本对比

  《清明上河图》存世的本子多的不得了,基本上你到潘家园去走一圈就能看到很多。存世的《清明上河图》大多都是明清的商品画,通常称为苏州片,现在看来也不一定都是苏州生产的,有些可能是扬州生产的,但是上面所画的城市场景都是以明清苏州为蓝本,虹桥一律都被改画成石拱桥,圆拱桥。

  这是另外一个本子,这个桥显然加宽了,除了路边摊以外,中间还有比较宽的地方通行很多人。这儿也具有这种高头的船。

  

  这幅就更清楚,大家看这种船和《清明上河图》里的船就不一样,《清明上河图》的船是内河航运的船,这种船是海船,这些明代的《清明上河图》应该都是产生于万历以后,这些船的出现反映了隆庆开关以后东南沿海地区海上贸易的发展。实际上这些海船是不可能开到苏州的,但是艺术家可以用他的画把不同时空中的东西组装在一起。

  

  清院本《清明上河图》

  这是另外一个部分,这是清院本《清明上河图》,这些船比《清明上河图》的那些船都高一些,但是没有海船那么高,这是乾隆时期在运河上和内河航运使用的一些漕船,虹桥之后这个城门就是第二个高潮,上面的城楼完全符合北宋建筑的特征,方形的城门,唐宋时期都是方形的城门,夯土的城墙,穿过城门的是一支骆驼队。

  6、《清明上河图》的年代疑问

  《清明上河图》绢后的收藏印还有绢后这一段题跋,是关于这幅画以及作者的第一手资料,这是离作者时代最近的一段题跋,是北京的一个文人,这个年号最后的年款“大定丙午清明后一日燕山张著跋”,“大定”是金代的年号,“燕山”就是北京,可见这幅画在北宋灭亡以后流落到了金,北京在当时是金的中都,那么这幅画是怎么从开封流落到金的,是为什么没有被记载到《宣和画谱》里,这又引起了很多学者的思考,这是前年新出版的一个专著,对《清明上河图》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同舟共济:〈清明上河图〉与北宋社会的冲突与妥协》,这部著作把《清明上河图》的年代往前提,不是属于北宋末年,他认为是属于北宋中期,宋神宗变法时期和变法期间的各种政治势力的斗争有固定的关系。

  他认为虹桥段的这种紧张激烈的场景是有政治意味的,并且是呼吁各方政治势力同舟共济振兴国家。

  7、风俗画子类题材:婴戏

  

  苏汉臣 秋庭婴戏图

  我们现在看到的其他的风俗画基本上可靠的都是南宋的作品,这是苏汉臣的《婴戏图》,这两件画现存一件《冬日》,一件《秋庭》,我曾经怀疑过是不是应该原有四件,四景,但是作品的原件很大,做四曲屏风似乎是太大,有可能是一件一件单屏,单屏就可以成对使,对屏。我们在宋代的墓室壁画里面见过这样的场景,一桌二椅,夫妇对坐,在桌子上摆一点这种场景,叫开放砚,那么夫妇对坐,每个人背后有一个单屏,这个单屏肯定要比多曲屏风宽,但是比王处直墓里面那种大的整个屋子里的大方形屏风要窄,这种屏风可以画四幅,但是可以换季用,比如说上半年换这两个,下半年再换这两个,当然也可以是这么一套对屏画出来使用。

  从风格上看,大概看这几个幼儿实际上说是叫婴戏图,实际上不是婴儿,这是幼儿,这几个幼儿穿着打扮都是相当华丽的,都是宫廷贵族的孩子,而且还是迎合宫廷贵族趣味的婴戏画。

  

  苏汉臣 冬日婴戏图

  另外从题材上看,“婴戏”是一种新的风俗画子类题材,婴戏就是儿童题材画。绘画当中表现儿童的这个历史渊源可以追溯到比较早,但是这些儿童是在干什么呢?我觉得大部分都是在当童工,我们在汉代的画像石里面就可以看到乐舞杂耍的非常危险的动作当中就有儿童,就比如说高杆之上,小孩顶上去做各种技巧动作,更多的儿童就是作为童仆、仆人在主人旁边站着,捧着砚倒茶送水这种场景,这是日常生活中真实的写照,小孩子应该享受童年,嬉戏玩耍,这种观念其实是很晚才出现,也是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才出现的观点。

  在宋代对待儿童的方式其实有很多很极端的做法,一方面,穷人生孩子太多养不起,要溺杀婴孩,这种现象历代都有,一直到明清都有,尤其是溺杀女婴,因为男婴还可以卖钱,但是女婴的话怎么也得给她养到四五岁才能卖,当童养媳卖,如果是这一时期,这一地区整个经济都不太好,卖都卖不掉,溺婴是有的;另一方面,宋代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当时的地方政府或者中央政府已经兴办过一系列也许是当时世界上最早的工艺机构,比如说临安城,在南宋时期,临安城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人口最为密集,临安城平时人很少,很多都是二层楼、三层楼,很摩登,但是这些楼房都是木构建筑,而且老人家说杭州城是火神也驻步的地方,特别容易失火,所以当时在南宋就建立了世界上最早的专业消防队,消防队的装备技术都很原始,但也比没有强,另外也建立了也许是世界上最早的孤儿院,穷人家不要,扔下来的孩子,政府收养,在北宋开封和附近甚至还为流浪汉路边倒建立了公墓,前些年还被考古学发掘,叫做“露泽园”,皇上的恩泽,还有一点落到社会底层,路边倒的人也能收起来埋葬,可以帮我们认识当时宋代的政治的特征,有一些很具现代性的。

  在这样一种社会背景之下,在社会上层,如果家庭条件允许就能够出现类似我们今天的那种童年观念,小孩子小时候让他尽情地玩儿,释放他活泼的天性,在这样一种体系之下,就出现了婴戏图,童年实际上是一种被认知的观点,过去几千年来人类没有什么童年,只要会走会爬了就干活,这是一定经济水平之下的产物,在宋代纯粹的画上,可以反映出当时社会观念的变化,就是童年观。这些社会中层的小孩衣食无忧,也不用去当童工,但是照顾就不见得那么无微不至了,老尿裤子就不给穿裤子。

  8、风俗画节庆题材:李嵩《货郎图》

  

  李嵩 货郎图

  这是李嵩的《货郎图》,货郎来了,这个好像是城乡接合部,小孩非常高兴,平淡的生活带来了一些变化,这显然有夸张,这个货郎担一方面上面可以找到跨季的商品,另一方面货郎担要装的这么满的话是没法挑的,黄小峰老师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论述李嵩的《货郎图》,他认为这是表演性质的元宵节的货郎戏,我觉得有一个问题,就是元宵节的货郎戏也不是站在路边,摆在路边表演,他也是行进,也是挑着货郎担行进,一种类似于国外的节日游行的表演方式,所以我想还是要把货郎看成一种艺术家的夸张手法。

  

  《货郎图》还有好几个本子,不一定都是李嵩亲笔所画,可能是他的作坊帮忙的,但是一年一张,年款都不一样,每年一张,作为节庆画,这个还是可能的,这个小孩穿的东西老北京话叫屁帘,浑身上下都没有衣服,就在腰上挂一块布,前后遮羞而已。所以这些小孩社会层次不高,李嵩虽然有宫廷画家的身份,但是这个《货郎图》表现的大概还是民间的场景,结合我们前面介绍过的情况,南宋的宫廷画家很多都是合同制的画工,项目制作。

上传日期:2016年06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