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2680 雅昌公开课 >邵彦《中国美术简史》>[第17集]邵彦17集: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邵彦《中国美术简史》

视频信息

名称:邵彦《中国美术简史》邵彦17集: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邵彦01集:中国美术史的范围

  【雅昌讲堂】邵彦02集:中国美术史的分类

  【雅昌讲堂】邵彦03集:史前至唐代美术特点综述

  【雅昌讲堂】邵彦04集:原始文化时期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5集:夏商周时期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6集:春秋战国时期美术和边疆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07集:战国时期的楚艺术

  【雅昌讲堂】邵彦09集:六朝时代的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10集:佛教艺术

  【雅昌讲堂】邵彦11集:佛教艺术——隋唐敦煌壁画

  【雅昌讲堂】邵彦12集:唐代墓室壁画

  【雅昌讲堂】邵彦13集:唐代卷轴画

  【雅昌讲堂】邵彦14集:唐代工艺美术

  【雅昌讲堂】邵彦15集:五代宋元美术特点综述

  【雅昌讲堂】邵彦16集:五代时期山水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17集: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雅昌讲堂】邵彦18集: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主讲人介绍: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199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4年获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学位。致力于宋元明清绘画史,中国书画鉴定的教学与研究。

  

  邵彦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

  导语:

  中国美术史源远流长。与美术风格总是在变化的欧洲不同,中国美术几个世纪以来保持了令人惊奇的延续性。从上古时期,到秦汉,再到盛唐,从明清,到民国,再到解放后,上下五千年的历程里,那些重要的美术家、美术作品,与美学思想,在华夏的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以美济心·艺术与收藏”课程邀请中央美术学院副教授邵彦老师,为学员讲解《中国美术简史》课程。

  课程题目:《中国美术简史》

  第17集:北宋时期山水画代表

  1、“李郭派”李成传派的作品风格

  李郭派第一个代表画家李成,李成是唐朝的宗室,唐末避乱举家迁到了山东,他表现的就是黄河下游平原的那种秋冬荒寒之景,这个人是一个读书人,画得很好,很多人求他画他不愿意画,因为他觉得画画是把自己降格成为画师,这是很丢脸的事情,后来他的孙子李宥在北宋当了大官就出钱收买他祖父的画,收买凑齐之后一举销毁,这样免得他的祖父以一个画家的形象载入史册,但是广大人民群众对李成画的喜爱如滔滔江水不可遏制,结果呢假画就应运而生,很多人以造李成的假画为生,到了北宋末年,米芾说李成“吾真件两本伪件三百本”,李成的画我真的只看见过两本,伪作看见过三百本,“余欲为无李论”我要提出一个看法叫做“无李论”,根本没有真的李成,这就是李成自己给人画的,他的孙子又收回来作为研究。结果该载入史册还是载入史册,而且是以更难看的面貌载入的史册,也是他们想不到的结果。

  所以我们说“无李论”,现在存世的作品我们都不要把它当成李成的真迹看,但是在北宋人民对李成的不可遏制的热爱之下,这些都是李成传下来的作品,其实有一些也画得相当的不错,他们只是没有那么一个真的李成的名头,技术还是不错的。也能够和文献记载当中李成的性格、思想契合起来。

  

  李成 王晓 读碑窠石图

  比如这件作品,据说李成是不会画人物的,所以他当时有一个合作的给他配人物的画家叫王晓,这件就传闻是李成、王晓合作的山水人物画《读碑窠石图》,这件画就非常有思想、有哲理,在华北平原荒寒的环境之中,在路边有这么一块孤零零的石碑,从这个华丽的碧玺碑座到精致的雕龙碑貌,可以知道这块石碑的等级是很高的,它曾经属于一个风云人物,但是这个风云人物现在除了这一块石碑什么也没留下,有一个白衣秀士,看打扮是个读书人,骑的是一头驴,可以反映他的经济状况,带着一个童子,匆匆赶路,无利不起早啊,在这样的环境里匆匆赶路,不是求名就是求利,在路边停下一堵石碑,醍醐灌顶,我这么辛辛苦苦跑去干什么,即使是做到帝王将相,古今将相在何方,最后不也就剩下这么一块碑吗?是不是能够就此醒悟,就此打住,就此隐居我们就不得而知,但是一幅画能够传达这样深刻的人生哲理,这是很了不起的。比起过去为宗教、为政治服务的绘画,这里面有画家的主体性的对社会人生的思考,这是种巨大的境悟。

  2、李成传派的《晴峦萧寺图》与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对比

  

  李成 晴峦萧寺图

  这是北宋中期的李成传派的作品《晴峦萧寺图》,这件作品收藏在美国纳尔逊博物馆,2012年曾经到上博展出过,原作也不是很大,比四尺整张要小一点,比三尺整张要大一点,绢本的,画的很精致,这幅画也被很多学者反复解读过,有的认为画的是开封郊外的皇家寺院,这幅画画部分可能是李成亲笔的,有一个佐证就是他这个山石,山石陡立,山体上没有植被,只有山顶有一些小灌木,这个造型元素是范宽传派的,所以这件作品应该不早于范宽,比范宽略略微晚一点。

  

  范宽  《溪山行旅图》

  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应该说是现在北宋的山水画当中第一件没有争议的大师原作真迹图,跟文献记载范宽的题材、风格、特征是完全符合的,而且艺术感染力非常得强硬,反映的应该是有黄土高原的地方,但是前年有人带我去陕西富平县往北一点陕西耀州,陕西耀县当时发现了一座照金山,那个是范宽长期活动的地方,范宽画的《溪山行旅》就是那儿的场景,去看了也有点儿像,也有点儿不是特别像,艺术源于生活,必然还有提炼、高于生活,不可能是一模一样的形式,但是范宽长期在那边生活过,山川地貌是会反映到作品上。

  北宋山水之所以动人,其实有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交通还不像后来那么方便,很多画家长期就在一个地理区域生活,所以就对这个地理区域的山川地貌的特征了然于心,然后把它转化成合适的艺术语言表现在画面上,到明清时期画家到处跑,到处看,底下就会一锅粥,不管画什么地方都是一个面貌,结果观众看了半天什么也留不下印象。

  

  这是我在北京郊区拍的,也是燕山山脉余脉,也是类似于范宽,当时觉得有点儿像范宽的《溪山行旅图》,崖壁上因为没法存住水,所以就没法长植被,只有顶上能长的小平头这样子,这是《晴峦萧寺图》的局部,你看它的皴法细部实际上是蛮像《溪山行旅图》,这是一座大石山,大石山在照金山就有这样的场景。

  

  《晴峦萧寺图》  局部

  3、“李郭派”郭熙的绘画风格

  再看李郭派到北宋中期出现了一位健将就是郭熙,李郭就是李成和郭熙。郭熙是河南的一位职业画家,他的风格在李成基础上有所发展,郭熙善于用水,画面不但显得水气氤氲,而且山石也不再是枯淡的,出现了很多山有石带,土山有土带,土石相生,杂草风貌这么一种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

  

  郭熙 早春图

  《早春图》就是郭熙风格的典型反映,上面有画题和款识写在比较明显的地方,有人认为这个款是后填的,但是这件作品是郭熙的真迹,这个大家都无疑。

  

  郭熙 幽谷图

  《幽谷图》长条形、构图很奇怪,实际上是半幅,大家看《早春图》这有一个缝,当时的手工织的绢幅宽是在50公分出头,手工织机大概就是控制这样一个织出来的绢,但是这些屏风需要做成1米宽,就要有两幅绢拼起来,再后来裁下来,保存移动的过程当中有可能就会断开,甚至会丢掉,这个《早春图》就曾经两幅断开,后来很幸运的又被同一位收藏家给拼回去了。《幽谷图》就没有这么幸运,就剩下这个,构图就显得特别现代,实际上是半幅残本。

  

  郭熙 树色平远图 局部

  这是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郭熙的《树色平远图》,看这个石头上的肌理效果,他就不光是用干皴,他用了很多湿的自然来表现,就能够表现早晨烟霭朦胧的场景,富有诗意,非常受北宋士大夫的欢迎。

  4、“李郭派”王诜的绘画风格

  和郭熙大致同时的还有一位李郭派的画家叫王诜,这个字念(shen),王诜,这个人是一个贵族,他的祖先是北宋的开国元勋,他自己娶了宋英宗的女儿,但是这个人据说是比较花,公主死的很早,公主的乳母去找皇帝告状说都是因为这个王诜,当着公主的面还乱搞,把公主活活气死了,然后皇帝就把王诜贬责到湖北去做小地方官,过了一段时间就召回京城,召回以后他的绘画水平有了明显的提高,这也算因祸得福,但是他受到贬责真正的原因可能还是因为他跟苏轼这些人搞在一起,苏轼是属于在党争里边两边不讨好的,跟苏轼交好的人先后都受到贬责了。

  王诜画李郭派,现在被认为他是比较接近李成的原形的,李成的原形是惜墨如金,又比较纤细瘦干,和郭熙这样用水多用笔肚这种点线面结合的画是不太一样,他是小笔,笔尖细细的线条,一点一点画的,很少用水,惜墨如金,郭熙用笔是整个笔在画面上打滚,用很多笔肚子按压形成的块面的效果,所以郭熙的用笔要比李成和王诜的原形要复杂和丰富一些。

  5、北宋小景画的产生

  

  赵士雷 湘乡小景图 局部

  这是北宋的另外一种新产生的山水画《湘乡小景图》,小景是取景范围比较小,在山水中点缀一些花鸟,可以说是山水和花鸟的结合,也是在武英殿展出过。

  6、北宋青绿山水画的技法

  另外还有青绿山水,青绿山水是从唐代就已经非常发达的一种技法,都是用来表现仙山,表现贵族游春这种题材的,这件用的颜色非常脆弱,打开一次就氧化一次,氧化一次颜色就变淡,原来应该还要鲜艳一些,现在已经变得非常淡了,称为《江山秋色图》,有的学者说其实应该是《江山春色图》,因为颜色褪了,所以春色变成秋色,这样讲是有道理的,因为所有的青绿山水表现不是仙山意境就是贵族游春,没有拿青绿山水表现青色的。

  

  赵伯驹 江山秋色图 局部

  赵伯驹是南宋初年的画家,但是这个归属是不对的,现在认为这幅画应该往前提,应该提到北宋中期,如果把这个颜色因素排除在外,光看他的水墨部分,还是李郭派的样式,所以是李郭流行的一个阶段的产物。

  

  王希孟 千里江山图 局部一

  

  王希孟 千里江山图 局部二

  这一件又是完全是另一个面貌,这个颜色鲜艳的不得了,这上面的石青和石绿应该都是用一个孔雀石和绿松石研磨而成的宝石粉末,有非常好的颜色,保持到现在是非常鲜艳的。《千里江山图》,作者王希孟,以前我写过一点小豆腐干文章,姓王是清代才出现的说法,因为关于他的名字唯一的依据就是绢后有一段蔡京的题跋,说这件作品是在宋徽宗亲自指点下画的,赏赐给蔡京,我看了这一幅画的山水如果把它变成黑白的,它也是李郭派的,宋徽宗上台以后不喜欢郭熙的山水,所以已经招进画院的画学生就要在宋徽宗的授意之下改造,改造覆上鲜艳的颜色,李郭的笔法基本上看不到了,但是这样也已经超出了中国传统山水画对色彩的容忍度,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宋徽宗不喜欢这幅画,转手把它赏赐给蔡京,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本来是一幅壁画的小样,当时像皇家工程蔡京主持绘制,把这个地方放上,然后这些小样就赏赐给蔡京,蔡京题跋里边说这个作者叫希梦年十八,才十八岁就画出了这样一个杰作。

  但是后来《宣和画谱》里边并没有收录希梦的作品,认为就是天妒英才,十八岁就画出这样的好画,把一辈子的才情和生命力都用光了,很快就死了,这当然是一种附会,我觉得还是这幅画这种刺激的面部可能宋徽宗不喜欢了,然后又不能跟这个希梦说我以前让你画的这么鲜艳是不对的,你还是画得淡一点吧,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这个人靠边站,再也不理他了,你爱怎么画怎么画,画院里等于没有你这个人,蔡京称他为希梦,不称他姓什么,当时很可能因为他就是姓赵,就是伯姓的简称。这个作品是高头大绢,作为绢本来看还是蛮怪的,但是有搞装修的人把它喷绘成将近两米高,绷上墙,效果好的不得了,这个可以佐证这幅画,非常有可能就是绘画的效果。

  7、北宋的“米氏云山”样式

  

  米友仁 远岫晴云图

  再看其他的样式,这是米氏云山,米氏云山是文人画在山水画里边的第一个著名的样式,也是一个符号化的样式,米式云山的创造者传说是老子米芾,但实际上应该是他的儿子米友仁,米芾是一位著名的书法家,但是现在没有证据表明他会画画。

  米芾晚年住在镇江观长江上云气变化受到启发创造出了米氏云山,但是实际上没有真迹,他晚年在镇江,他的儿子也和他在一起,儿子米友仁创造了米氏云山,这个米氏云山就是用湿染,然后在湿染的基础上加很多横点构成山体表面植被茂盛的肌理效果,这是土壤,又加了文人的题跋,但是并没有加在画面本身,是另外一个纸上写的,元晖就是米友仁的字,就是元晖写的。

  

  这是米氏云山和青绿山水结合起来的《万松金阙》,在南宋初年宗室画家赵伯骕画的。画的就是临安凤凰山,这是杭州的凤凰山,南宋的宫阙,在云气当中隐约显现出宫阙的精度。

上传日期:2016年06月1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