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讲堂2981期】佳士得艺术讲堂——东物西观古今谈(上)-视频—雅昌艺术网 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7350 雅昌公开课 >[第集]

视频信息

名称: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佳士得艺术讲堂——东物西观古今谈(下)  

  艺术讲堂现场

  东物西观古今谈——创新是古陶瓷文化持续发展的动力

  黄晓明 :之所以拟这么一个题目是因为我意识到古陶瓷发展的本身它始终就是一个创新的产物,我们回想一下,我们人类创造出来的第一件器物不是别的器物,就是陶器。陶器是人类创造出来第一个世界上原来所没有的东西,我们已经不知道我们的先民是怎么意识到受什么启发来创造出来的,但是它的确是第一件,因为石器也是在石质的基础上进行打磨就可以作为武器了,它石头本身的形状是原来存在的,惟有陶器是人类的第一个创造物,从陶器到瓷器的演变过程,他也是创造,可能很多人也就是我们很多学生朋友不一定理解这一点。瓷器是从陶器发展而来的,看起来简单,事实上是不简单的。中国在商代的中后期已经有比较成熟的原始青瓷出现了,这在殷商考古里面有实物证据,然后到周秦汉唐已经发展到高潮,他是一个一脉相承的这么一个过程,那么西方是在17世纪才会烧制瓷器,而且也是把景德镇的瓷土带回去进行化学分析之后直到他是什么构成,找到相同的材料才把瓷器烧出来。所以说有人说西方人把中国叫做瓷器的名字China,在很大程度上是和瓷器的传播相关联的,我想这应该是有一定的历史依据的。

  黄晓明 :文化的内质也是创新,我们回想一下凡是我们能知道名称的,我们能叫出流派的,任何文化现象他无一例外的都是创新的产物,那么我们收藏也好、保管也好,我们做交流也好,我们偶然在做着和文化相关联的事业,那么我们的工作思路也必定有创新意识。那么我提出这个观点在这儿我会说,在平时和朋友们的各种交流中我也会说,那么很多同志很多朋友就给我提出问题了,我们不过收一点标本,收一点残器,好了我们收藏一点完整器,也是个爱好而已,我们能做什么发现,我们会有什么创新,我说不然。大家知道反正在座的多数都是古陶瓷的爱好者,可能大家都比较庆祝波普,美国人波普发现元青花的个案,应该说波普和中国远隔万里,跟中国古陶瓷毫不相干,发现元代元青花的应该是我们中国学者,应该是景德镇的匠师,应该是民国以来大收藏家,可事实恰恰相反。恰恰相反。两件元青花的绝品在1920年被送到琉璃厂的时候,整个古玩市场是没有人会问的,大家都认为要么是仿品,伪造品,要么就是后代明代人寄托的,没有任何人会认为它和元代的至正年有关,那么恰恰被大维德先碰到了,他买走了,放在英国的大维德博物馆那么波普正好是在50年代初依据大维德博物馆的至正型这个铭款再结合土耳其托工的同类型的藏品仅仅从纹饰的特征对比,在52年发表了论文,《论14世纪的中国青花瓷》那么元青花的发现就是波普的发现,这个发现就是一种创新思维的结果。

  

  古陶瓷

  黄晓明 : 那么对我们爱好古陶瓷、研究古陶瓷、收藏古陶瓷的朋友来说呢,我们应该有着更多的机会去挖掘我们古陶瓷文化的精华,去了解我们所未知,去探索我们还不完全明白的许多古陶瓷文化的谜团。我们至少有这种意识,有这种意识才会有行动,有行动才会有创新成果。这是我想说的第一个意思。

  黄晓明 : 第二个,我认为呢我们陕西是一个文化大省,也是一个文物大省,可是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我们在观念上,我们在行动上不敢和世界的这种先进的理念相比,仅仅和沿海相比,我们很多的做法和想法都是趋于封闭、趋于保守的。我举个离子载去年底12月我应邀参加了上海自贸区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的落成典礼,也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从头到尾参与了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的整个的运作过程。这个交易中心它有非常新的理念,它要建立全世界最大的一个文化艺术品的交易中心。这个立项是官方立项的,是由上海发改委牵头的,他已经建成了接近1恩万平米的展示和储藏室,也建立了相应的运作机构,他的远期目标要建一个艺术档,大概有9万平米的展示和经营的场所,而且他有一系列相配套的创新的措施,比方说在政策层面作为上海、作为一个地方他是没有办法的,但是这个项目习近平去了,习近平去参观了,而且给了指示并且拍板了,现在在高层正在酝酿着给自贸区的文化艺术品交易中心给以特殊政策,从《文物法》,从海关、从公安、从税收、从文化等等这些部分正在综合制定一个特殊政策,这个政策最重要达到一个什么目标呢?要达到能够在国外交易的,那么在这里就可以交易,同时横向的把银行,把基金都综合在这个交易中心成为一个共同体,我解释一下什么概念呢?基金可以从这儿买东西再储存到这儿来做经营,银行可以将认可这个交易中心所鉴定和交易的收藏品,当买家把这件作品买到之后你就可以根据协约在银行的任何时候、任何机构对它进行质押贷款,这是金融上的一个根本性的支持。

  黄晓明 :这些措施不断地突破,包括在鉴定上,这个中心将把体制内的专家和在收藏中有实践经验的专家,以及仪器鉴定,把这三者结合起来,以确保他们的鉴定的结果能经得起检验。那么这么大的交易中心建立起来以后会产生什么影响呢?我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他可以把全国各个地方的古玩市场都变成地摊,为什么?因为高端的东西都会撵这边来,因为他有政策优势,他有税收优势,他有资本优势,他还有鉴定优势,他几乎把古玩艺术品所需要的几个最重要的要素他都抓到手上去了。他对各个古玩市场有影响,他对各位收藏家有影响,他对拍卖行也有影响,一旦他开始运作会产生非常大的这种吸附效应。那么反观我们陕西省,如果我们没有相应的对应的方法,那么就会和改革开放第一个轮回一模一样,整个西北是给发达地区提供劳动力的,是给资本提供人力的,那么一旦这样的中心建立起来我们陕西又会成为优势的文物资源的廉价提供者,我们永远走不到市场的前边去,所以呢,这些问题我们的各个层面都值得去探讨、去研究。在形式是不等人的,我们目前所面对的形势是既好又坏,怎么能说坏呢?连续几年整个市场的交易是非常低迷的,我们看看统计数字从11年到14年,中国通过拍卖的交易记录是在逐年上升的,甚至在13、14年超过美国,14年超过8亿美元,但是到15、16又开始低落了,而且整个交易非常清淡,尤其是很多古玩商感觉到经营惨淡,几乎很难再维持了。那么这就是指他不利的一面。那么好的一面在哪儿呢?好的一面在未来。

  

  古陶瓷

  黄晓明 :前不久国务院开常务工作会,我们李总理讲了两个创新或者讲了两个重点,一个是新能源,再一个就是文物的文化产品,我们从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也就是11年已经确立了要建立文化强国,要增强我们的软实力,而且最重要的一步是我们首先要继承我们优秀的文化遗产,如果连我们优秀的文化遗产都不能继承,那么我们的创新和文化强国是谈不上的,到“十八大”又提出来了,文化产业将来要成为我们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我想这一条大家一定要认真思考,什么叫支柱产业?大家回想一下,前十年房地产是支柱产业,政府卖地是支柱产业,我们的工业化的产品打遍全世界没敌手是支柱产业,那么一旦国家要把文化产业作为支柱产业的时候,将给我们这个社会,给我们的经济活动、给我们的文化活动,给我们社会的方方面面将来带来多么大的变化和震撼,在这种变化的过程中作为我们有文化的爱好者,一个从事和文化产业相关联的收藏者我们该做什么,我们该怎么顺应这个形势,该怎么顺应这个潮流,这是大家需要思考的问题,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那么也正是在这个关口,佳士得团队给我们陕西安排了一场市场与文化发展趋势这么一个座谈会,我认为时机确实太好了,太好了!这是我说的一个方面。

  黄晓明 :古陶瓷在我们陕西收藏界里边有着悠久的传统和历史,现在也拥有了非常多的爱好者,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耀州窑在陕西,耀州窑创烧于唐代,离当时的京城就是我们现在的西安也就80多公里,是离都城最近的一个窑口。我们看看耀州窑八百年的历程它有一个共性,就是不断地创新。在唐代耀州窑刚刚初创的时候,他在装饰技法上就有石破天惊似的一种突破,你比方说在黑釉上剔刻填白彩,对黑釉进行装饰,在耀州窑之前哪一个窑口都没有过,这是我们耀州的匠师独创的,黑白的对比效果,非常鲜明,审美是非常独特的。但是到了五代和宋这个技法对耀州窑没有流传下去,可是在其他的窑口就开花结果了,你比方说赤峰窑,比方说定窑,浑源窑等等,都是用的这种装饰技法,最后的集大成者是高丽青瓷,高丽青瓷的镶嵌瓷名门天下,再加上韩国人善于自我宣传,善于自我膨胀,可以把这个说得天花乱坠,经常会讲是他们的独创,我说不是,这个根就在我们陕西的耀州窑。

  

  古陶瓷

  黄晓明 :    第二个创新就是素胎点彩。耀州窑在不上釉的素胎上用黑彩进行点画,绘制出多种多样的图案,多达数百种。这种装饰技法也对后世的窑口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你比方说磁州窑的白地黑花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借鉴创造和发展。耀州窑到五代的时候独创的天青釉,什么是天青釉就是在青绿中再泛一点天蓝色,人们把这叫“雨后晴天”就是那种颜色,这种釉色是耀州窑在五代首创出来的。当天青釉创造出来之后又被北宋的汝窑继承了。汝窑对耀州五代的天青釉里从工艺到釉色到釉质都进行了继承、改造、发展和完善,把天青釉做到最高峰。尽管是我们五代耀州窑首创的釉色,但是汝窑把它做到了极致、做到了最好。那么北宋灭亡以后,宋王朝南渡设立的官窑叫南宋官窑,在他的老虎洞这一带,凤凰山这一带,就是他的(修丽丝官窑),当他也是仿造汝窑继续烧天青釉。因为时间关系我也不讲为什么天青釉在那个时候会流行,我只说现象,也表示南宋王朝士大夫阶层他们对釉色审美的一种追求,南宋的天青釉在汝窑的基础上又有变化了,他更注重玉枝感,为了达到玉枝感他对工艺又进行了深度的改造和发掘,我们所见到的特殊标本它能上11层釉,像我们的很多单色釉的瓷器往往就上一道釉,南宋官窑为了追求玉质感他能一遍又一遍上11遍釉,最后上到了釉比胎厚,甚至他通过打磨的特殊处理最后你就看不着胎了,有的碗在断的地方你就发现胎已经被打磨的像一张白纸一样已经不存在了,我们端着这个碗就是端着一碗釉,肥厚滋润,就像玉雕出来的一样,但是有一点是不变的,它还是以天青为最好。那么龙泉也烧仿天青釉,龙泉仿官的东西都在追求天青釉,以天青釉为最好,直到明清的官窑继续仿天青釉,那就另当别论了,至少从耀州五代开始创造这个釉色开始一直追寻到清代没有断过,我可以说如果现在我们能烧出这么漂亮的天青釉仍然是最应人的青瓷,毫无疑问。我的一些朋友给我送了一些他们这两年烧制的已经非常非常接近了,已经非常非常接近了。我想咱们洛阳那边侯馆长他们手上就有一些烧的已经几乎是不好分辨了,已经烧的非常漂亮了。

  黄晓明 :   那么到了北宋耀州窑又创新了新的装饰技法,从五代的深剔刻到北宋的刻花,又把青瓷的装饰提高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中国陶瓷史给耀州窑的刻花这样下结论。就是耀州窑是北方的青瓷的代表,耀州窑的刻花是诸窑之冠,什么是诸窑之冠,天下所有的窑口惟我独尊,这就叫诸窑之冠,当然了指的是它的刻花,大家千万不要搞混了指的是他的刻花,他的刻花是冠之天下的,为什么?因为耀州窑的刻花它是一种艺术追求,它不像其他窑口学刻花它是一种图案装饰,工匠们能把这个图案能准确地画上去,能够剔上去,有装饰效果就行了。耀州窑的匠师们是不满足这一点的,我们哪位喜爱的认真地端详,认真地琢磨以及看的时候你就像欣赏一幅画一样,他的一枝一叶、一脉一果、一半一水都是灵动的,都是艺术家手下的杰作,它绝不仅仅是一个图案装饰,所以在这一点上耀州窑的刻花它是达到了一种艺术境界的,所以它官爵天下,这也是耀州窑的创新。那么统观各个窑口都是这样,中国古陶瓷没有一家没有创新,比方说长沙窑他把绘画移植到瓷器上独树一帜;越窑创烧了秘色瓷等等,总之我们的古陶瓷始终是沿着创新这一条线在不断发展壮大的。时间关系我就说到这儿,谢谢各位!

  

  艺术讲堂现场

  东物西观古今谈——英国瓷器收藏概述

  连怀恩:大家下午好!很高兴今天来到西安也很谢谢刚刚黄主任为我们这么精彩的开讲,他讲的题目其实跟我是有关系的。因为我今天要讲的这个题“英国瓷器收藏”,英国瓷器的收藏我们都知道是在当时非常创新的一种收藏方式,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收藏方式,这个收藏方式是怎么发生的,怎么缘起的呢?我觉得今天我们就可以来好好地讨论一下,我想这个对大家以后收藏的方针也有一点点帮助,我们都知道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也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一个大熔炉,在古代的时候中国的瓷器就从西安随着丝绸之路传播到各地,那个时候青瓷、白瓷跟一些陶器比较是主要的项目,到了晚一点的时期,元朝跟明朝的青花瓷跟龙泉瓷也是受到其他文化非常非常喜爱的,那么在葡萄牙到亚洲来通商了以后,这些瓷器大量的进入欧洲,16世纪的欧洲在当时是没有办法烧造瓷器的,他们看到瓷器认为是一种像神迹一样,miracle,就是像魔术变出来的一个东西。当时在欧洲瓷器是非常非常尊贵的一个物品,只有他们的帝王跟他们的贵族可以享用。

  连怀恩:我们看到这个图,这是意大利一个非常有名的画家贝利尼,他在1514年的时候画的这幅画叫做《众神的盛宴》描写的是希腊、罗马神在享宴的情节,你可以看到神手上拿的就是我们中国的明朝的青花瓷,这幅画可能跟另外一幅画两幅是意大利最早有描绘中国瓷器的两幅画,另外一幅画是耶稣在受洗,也是用中国青花瓷的紫杯,可以想像说那个时候他们对中国瓷器的想象是只有神才能够使用的这么高贵的东西,意大利的美蒂奇家族他们在16世纪之后就有尝试要制作瓷器,但是那个时候他们完全不知道瓷器的这个成分是什么,所以他们邀请了意大利的炼金术的术士希望借由这个术士的研究能够研究出瓷器中像魔法一样的成分,他们花了非常多的钱,然后烧造制作了十年这是他们最后的成品,是一个非常劣质的半成品,他的烧造温度完全达不到中国瓷器的标准,他的青花发色也不好,他们烧了十年以后放弃了,因为还不如从中国直接进口比较快。那中国那个时候在世界上可以说是第一个景德镇是第一个工业城市有将近100万的人在那边制造瓷器,而且他的制造瓷器过程是分工的,像现在的工厂一样,每个人有不同的专业,然后用分工来制造。这是一个可以说是一个工业史前一个奇迹的一个制造方式。

  

  《众神的盛宴》

  连怀恩:  在16、17、18世纪的时候这些瓷器大量地进入欧洲,但是进到欧洲的这些瓷器都是我们所谓的外销瓷,也就是瓷器中比较劣等的一些瓷器,这些瓷器大部分都是餐具、碗、盘是让人家日常生活使用的,并不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收藏级的瓷器,为了到了19、20世纪的时候忽然英国会出现这么多、这么好的瓷器收藏呢?我们来看看英国他的这个瓷器收藏历史是怎么样的?这是一个非常有名的一个瓶子在英国非常有名的瓶子它叫做《放山居瓶》,放山居是一个庄园叫做Fonthill House,Fonthill House其实如果常去拍卖的人可能都会听到过,但是Fonthill House其实有两个不同的阶段,在这个18世纪的时候Fonthill House它是一个威廉·贝克福德这个人所拥有的,他可以说是贵族,他收藏了很多很多的艺术品,这件瓷器是在18世纪的时候被他收藏到的,那个时候这个瓷器有非常好的记录,记录它怎么样到了欧洲,我们大家应该大家都可以看出这个其实是一个元朝的青白瓷的瓷瓶,上面还有镂空的装饰其实是非常难得的一件瓷器,这件瓷器是元朝大景教的教士,在中国的景教教士去欧洲拜见教宗班尼德十二世的时候,他用这个瓷器当做礼物送给了一个匈牙利的国王,然后呢匈牙利的国王在收到这个瓷瓶以后又用这个镶银,用银子镶嵌这个瓷器,然后把自己的这个族徽就是左上角的这个族徽,跟另外一个国王的族徽一起放在镶银上面,送给另外一个拿波里的国王当做礼物。各位可以看到这个时候的瓷器如果是针对的瓷器他们在欧洲都会镶金镶银的,而且是拿来做外交之间这个使节的礼物是非常尊贵的东西。

  连怀恩:虽然说这件瓷器最早到了欧洲,但是在18世纪才去到英国,最早到英国的几件瓷器其实是长的这个样子,这三件我们应该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是16世纪的时候非常常见的外销瓷的青花瓷,都是景德镇制作的,这三件瓷器都是当时英国国王亨利八世自己的收藏,亨利八世在当时是都铎王朝很重要的一个国王,他的势力非常大,但是他的手上,他的瓷器收藏只有十件,这个已经算是当时最大的收藏了,所以可以知道16世纪在英国的瓷器数量是非常非常的少的,那这三件瓷器呢,右边的那个白色的瓷器,在1932年的时候在英国的拍卖会上拍出,那个时候的价钱是1100英镑,被大维德爵士给买走,现在在大维德基金会里面,所以如果你们以后到大维德基金会有时候应该有机会可以看到它,1100英镑在1932年是什么概念呢?其实是非常非常贵的一件东西,它比后来大维德买的汝窑瓶还贵,大维德1940年的时候在英国的拍卖会上也买了一个汝窑瓶是900英镑,所以这件东西在32年的时候就比汝窑瓶要贵200英镑,可见在英国是非常受到重视的一件瓷器,那么左上角呢?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瓷器是伊丽莎白女皇就是亨利八世的女儿,她送给她的一个干儿子,送给他以后就一直呆在这个干儿子的家里叫做伯格利House也是一个很有名的庄园,这个庄园现在还在,这个庄园它最独特的一个地方就是大家可以看到它的所有瓷器都还在,而且都还保留,都还是这样子排列着。这个庄园当时在17世纪的时候,17世纪后半期算是瓷器收藏最丰富的一个庄园,大家可以看到他的这个收藏瓷器大部分都是16世纪、17世纪那个时候从中国过去的瓷器,那么这个时候在英国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更多的瓷器进来了,尤其是在17年的前半个世纪前50年我们都知道荷兰的东印度公司他击败了葡萄牙成为了海上的霸主,那个时候他跟欧亚之间的贸易全部都是由荷兰东印度公司在掌管的。

  

  法国枫丹白露

  连怀恩:    在这儿50年间东印度公司就从中国运回了将近有300万件的瓷器到欧洲。因为英国人非常喜欢喝茶,我觉得喝茶喜欢喝茶的民族就会喜欢瓷器,因为这两个是分不开的,像中国、英国、日本都是很喜欢喝茶的民族,所以英国人对瓷器有一个说不出来的感觉,我觉得他们对瓷器的喜爱应该就是从日常生活中喝茶的习惯慢慢培养出来的。这个时候呢英国的贵族以及欧洲的贵族他们对瓷器的收藏都是由这些餐具,由这些喝茶的茶具慢慢累积下来一代传一代,这样子下来以后等到一定的量就显示出您的家族是一个非常有钱、非常有势力的一个家族,所以他们喜欢把瓷器这样子的摆设,这个是当时最受欢迎的一种摆设方式。你可以看到当时的贵族是怎么样来摆设他们的瓷器的,所以我们看到在18世纪的时候这些瓷器还都是像这样子的餐具,这个是乾隆时期的一个外销瓷,大家可能比较少看到,但是在英国是非常非常多这种东西的,当时的这些瓷器是怎么做的呢?就是从英国的有钱的家族下了订单然后全公司他会招设计师来,他会找外销官来,他会找翻译师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organization,就是一个组织,然后他整船到了中国,然后到景德镇那边把所有的设计稿给他们,让他们烧制出来,每个家族他们都会烧几百件而且都是一套的,然后他们上面就会装饰着他们家族的族徽,让大家一看就知道这个盘子是哪一个家族出来的。像这样子的一个餐具在当时非常非常流行的,可是到了19世纪英国已经开始自己知道如何制造瓷器了,他们已经学会了制造瓷器的方法,那么英国政府为了要保护自己的瓷器工业,所以在中国瓷器进口的时候加了150%的关税,这个时候外销瓷器到英国来的数量就忽然的大减,大家对这一种古老的中国外销瓷也开始慢慢失去了兴趣,开使用自己比较新的,自己国产的瓷器,所以到了19世纪末的时候是什么原因让这个瓷器的收藏又再度地掀起一个热潮呢?其实我们都可以知道1860年英法联军攻进了北京,然后在那个时候抢了非常多的中国文物,这些文物以拍卖的方式还有以运船的方式回到了欧洲,当时在现在最可以明显看到那个时候抢到的流失文物的地方就是法国的枫丹白露,如果大家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枫丹白露看看,因为他那里面的瓷器跟玉器还有珐琅器真的是非常的惊人的。可以看到那边的瓷瓶有的都是成双成对这样子摆在墙上,然后它的屋顶是一个缂丝的佛像,整片屋顶都是这个缂丝的佛像,非常的壮观。在英国呢,我们又提到了放山居,因为放山居在19世纪的时候转移了主人到了阿尔弗雷德莫里森这个苏格兰一个非常有钱的生意人的手上,阿尔弗雷德莫里森他在当时也就买了一批从中国回来的文物,比如说这是我们之前有在佳士得拍卖过的一对掐丝珐琅的鹤,这对鹤就是从19世纪的放山居流传下来的。所以在这个时候中国人对,英国人对中国文物的兴趣忽然转移了,他们开始看到其实中国不只是有这些外销瓷,这些比较不是很品质非常好的外销瓷,竟然有一些非常精美、档次非常高的一些瓷器跟工艺品出现。

  

  北宋 汝窑大碗

  连怀恩:   那么再来呢,还有一个激起他们兴趣的一个事情就是在英国举行的万国博览会,在1851年的时候我们知道大英帝国有人称呼它是日不落帝国,因为它的足迹遍及了世界整个地方,它在当时派到各国很多的官员去管理这些地方,这些官员也在当地工作的时候带回大英帝国,带回英国非常多的当地的文物,其中包括了埃及的东西,希腊、罗马跟意大利的东西,还有印度、中东跟中国,各个地方的文物都回到了伦敦。然后这个时候他们就想要举办了这个万国博览会,展示一下大英帝国的雄风。这个会非常非常的成功,大概有600多万的人去参观这个会,在参观完了以后也激起了很多人收藏文物的兴趣,他们每个人都想要盖一个小小的大英博物馆,把世界各地的文物收集在一起,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人对中国瓷器最喜爱的门类是什么呢?其实这个不是英国人的收藏,这是美国的福瑞克,福瑞克是一个非常非常有钱的一个美国的商人,那个时候在美国最流行的、最受欢迎的瓷器是黑地素三彩的瓶子,大家可能觉得很压抑,怎么可能这么难看的瓶子会在那个时候变成是最受欢迎的呢,我们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是有人传说是因为当时有一些古董商造谣说这种瓶子是慈禧太后最喜欢的瓶子,然后用这个来做一个宣传广告,让所有的收藏家就去买这种瓶子,这个瓶子炒的价钱非常高,像福瑞克先生他在1910年的时候买这个瓶子大家猜多少钱,那个时候是10万美金,1910年10万美金概念是什么呢?应该是当时一个工人平均的一年的薪水是500块美金,所以大家可以想像,想像当时是多么高的价钱。所以在这个环境之下有这么多的中国文物进到英国,但是大家对文物的知识却非常非常的贫乏,他们在收集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东西,这个现象是要怎么去反证他呢?其实这个现象拨乱反正的功劳我们第一个要谢谢这个先生,他的名字叫斯蒂文布歇尔先生,不好意思,刚刚下面这个图是枫丹白露另外一个图,我放在这边是因为刚刚没地方放,可以看到右上角有一个青花碗跟我们刚刚看到的贝利尼的画里面的青花碗橱非常相近的,让大家看一下。布歇尔先生他在1844年出生也就是在那个万国博览会完了以后差不多他大概是6岁的时候万国博览会才开始,他是一个农夫的儿子。在英国的法律规定他是第二个儿子,英国的法律规定只有大儿子可以继承庄园,其他的人都要自己去外面找自己的生活,自己的为生,所以他就转去学医,学完全她们是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在学完医以后就被派到中国的上海,去上海帮英租界的这些人看病,英租界的英国人看病。他非常对外国的文化非常的有好奇心,而且他也是一个语言很有天分的语言专家,那么他不但学会了中文,他读写都是非常好的,而且他还转而去学习西夏文、女真文跟八思巴文,这些那个时候完全没有人会看的文字是由他慢慢的整理出来这些文字的研究,那么他在中国就对中国文物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所以他自己开始慢慢地研究中国文物,把这些文物的研究就是理出一个头绪来,他在1897年的时候被一个美国的收藏家叫做威廉沃特斯,威廉沃特斯他也是因为看到了万国博览会以后开始对中国文物产生兴趣,就收集了一大批的中国瓷器,现在在巴尔的摩的Waltersmuseum大家可以去看到,他委托布歇尔先生帮他撰写中国瓷器的一个研究书,如果在外国学或者瓷器的学生应该都有看过这套书非常非常经典的一套书,虽然说它里面的资讯已经有一些落伍了,但是大家可以看到那个时候他们对瓷器的理解是怎样的,所有的图,瓷器的图都是用手绘的,非常精美。

  

  放山居藏掐絲琺瑯鶴

  连怀恩:   这个时候Walter先生他可以看到很多漂亮的官窑瓷器了,所以他收藏的这个藏品里面有一件非常漂亮的雍正的粉彩的石榴纹瓶,还有右边的这一件是一个豇豆红的三形纹瓶。这件三形纹瓶是Walter先生从银行家摩根先生手上买到的,摩根先生他在买的时候呢,确是从奕亲王的流出来的文物,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可以知道就在二十一世纪初,不但是清宫不断有文物流出来,当时的贵族跟一些有钱人他们在经济不好的时候也开始把这些文物都释出来,卖给了外国较喜欢中国文物的收藏家。因为布歇尔的巨作造就了另外一个非常有名的收藏家就是,我们看到这个是威廉  亚历山大先生,亚历山大先生非常有名,我想可能都有听过他的名字,他可以说是英国第一个现代收藏家,所谓的现代收藏家就是他有系统,学术性地去收藏中国瓷器,他也是第一个在英国收藏宋元瓷器的人。这个收藏家他是一个银行家,他早期收惠斯勒的画,惠斯勒是一个美国很著名的画家,惠斯勒他本身也是一个中国瓷器的收藏家,他喜欢康熙青花瓷,跟当时的社会氛围是非常接近的,就是收一些康熙的青花瓷、五彩瓷、素三彩瓷这些,所以亚历山大先生早期也是收康熙青花瓷为主的,但是他因为有这个研究的精神,他就往前去追溯中国瓷器的起源,所以他开始收藏宋元瓷器,在那个时候他是一个伯灵顿艺术会的会员,伯灵顿艺术会在二十世纪早期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因为那个时候参加的都是一些有钱的收藏家,而且他们的收藏范围不只是中国瓷器,有法国的油画、意大利的油画、雕塑等等的各种的艺术上都可以加入这个会员。那么他在1910年的时候伯灵顿艺术汇就史无前例的在欧洲开展了第一个宋元瓷器展,这个宋元瓷器展对后世的影响非常大,让大家看到原来中国瓷器竟然有这样子的东西,这个瓷器展在亚历山大先生也借展了大概60件的瓷器给他们展览,那么他去世了以后,他的藏品大部分都在拍卖会中卖出了,其中有一件,其中有两件是最贵的藏品,我们看左边这两件是钧窑的高足杯跟盘,上面这件当时卖了730英镑,那个时候是大概1910年的时候,1916年的时候;下面这件卖了790英镑,这是两个最高价的藏品,但是因为那个时候大家认为这是宋朝的钧窑,其实我们现在知道这其实是比较晚期明朝的早期仿的钧窑。右边的这件藏品则是一个非常漂亮定窑的梅瓶,这三件东西都是大维德爵士买下来了,所以现在三件东西都在大维德基金会里面,我们看到前面还有一件碗,这个是很著名的一个亚历山大碗,他现在也是在大英博物馆里面是由亚历山大的两个女儿捐赠给大英博物馆的,那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个碗是什么东西,他们那个时候说是类汝窑的一个碗,现在我们知道自从张公巷挖掘了以后,现在公认这件碗就是张公巷的作品。这个图录是当时1910年的时候伯灵顿艺术会第一次展出宋元在欧洲第一次展出宋元瓷器的这个图录,大家可以看到右边的这个壶,这个壶也是非常有名的一件东西,我们等一下会讲到它。那么在这样一个氛围下,宋元瓷器已经开始得到了大家的注目了,为什么这个时候会产生这样子的氛围呢?其实那个时候在全世界都有一种考古狂热的现象在发生,不只是在中国,我们看到在中东在埃及,那个时候有各个的考古学家在探索着古文明,那么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两个大家可能比较熟悉的人就是斯坦因跟伯希和,他们两个都曾经到敦煌莫高窟,斯坦因是第一个去的,在1907年就到了莫高窟,那个时候的发现在莫高窟发现的这些敦煌的文献跟手稿使得他声名大噪,而且也在英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一种考古运动就对英国收藏界的一个影响非常大,使大家觉得古物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东西,也把大家的眼界从之前18世纪那些外销瓷器的焦点移到了比较古老的宋元瓷器上面。

  

  粉彩家族徽章紋餐組

  连怀恩:    再来我们看英国另外一个非常具有影响力的两个人,就是布鲁维特,如果有常去翻拍卖会书的人都知道布鲁维特是英国早期最有影响力的两个行家,古董行家。很好玩的是我们现在无法想像就是当时的古董的兴盛的情况,但是据老一辈的收藏家告诉我,当时去布鲁维特买东西是要派得的,布鲁维特他每年会举办两次的展销会,展销会开门之前就已经有一长队的人排在那面等了,而且都是有钱人,有时候如果东西很好,他们还需要请工读生去那边先帮忙排,排到位子然后早上开门之前他们再去把这个位子拿下来。这个时候有布鲁维特在旁边推广中国瓷器的收藏,他不但对瓷器交易的行业兴起了一个很大的作用,他还鼓励这些收藏家集成一个协会,这就是后来非常有名的东方陶瓷协会,在东方陶瓷协会下面出来的收藏家都是现在名声很响亮,数一数二的收藏家,经过这个协会的培养也让中国瓷器的收藏达到了另外一个高峰。

  连怀恩:东方陶瓷协会1921年成立的,当时第一任的会长就是这一位他的名字非常难念乔治·尤莫佛里斯,我们叫他尤莫先生好了,尤莫(幽默)先生可以说是中国陶瓷收藏除了了大维德以外第二个非常非常重要的收藏家,刚刚我们提到的大维德先生在1940年的时候买到的900块的汝窑瓶,900英镑的汝窑瓶就是这一个,这个是乔治·尤莫佛里斯先生去世了以后把他的东西拿出来派末,乔治·尤莫佛里斯先生他是一个银行家,他跟亚历山大先同样一个行业所以亚历山大虽然大他20岁,但是提携晚辈他介绍他收藏中国瓷器,而且是一开始就收藏中古,中国宋元瓷器,亚历山大先生那个时候已经60多岁了,所以他购买力没有尤莫先生这么强,尤莫先生才40多岁,所以他在1910年伯灵顿宋元陶瓷展览会的时候借出170余件的宋元瓷器在他六年之间就已经收集成功了。等到他去世的时候,他的收藏已经超过了几千件。这个藏家他的东西就是我们刚刚看到伯灵顿宋元陶瓷的图录上有的那一个凤耳尊、凤耳瓶就是尤莫先生的收藏,这是他捐给大英博物馆的这件东西呢,是公认说凤头做的最精美的一件瓷器,但是他的窑口比较有一些争议,有的人说是辽代的北方窑口,有的人说是广东西村窑口,这个还是可以好好地去研究一下。

  

  柏麗居

  连怀恩:    再看左边他不但收藏了很多的瓷器,他也收藏青铜器,右边这一件双羊尊是他捐赠给大英博物馆一件非常有名的铜器,在湖南有出土过类似的铜器,在集美博物馆也有一件非常类似的铜器。这个先生呢他的收藏被我们刚刚说到的布歇尔先生,布歇尔先生的徒弟霍普森先生是后来一个研究中国瓷器成就非常高的一个学者,帮他做了一套10册的图录,也是后来学习中国瓷器非常重要的一个文献。

  连怀恩:   那么经过了这些早期收藏家的栽培的培养之后呢,我们再下来讲到的就是大家都非常耳熟能详的一位英国最重要的收藏家大维德先生。大维德先生真的是一个蛮传奇的人物,他出生在印度的孟买,他的家庭是就是一个非常有钱的银行家庭叫做萨勋家庭,萨勋家庭被认为是东方的01:02:26,所以是在东方控制了很多的企业的一个银行家。他在20岁的时候到剑桥读书,他在剑桥读书的时候有一天到一个同学的家里看到了中国一件中国的瓷瓶,他从此就爱上了中国瓷器,这是他和中国瓷器结缘的一个开始。他在二十几岁的时候就一天到晚出入古董商的店里在买瓷器了,他在1918年的时候买到一件带铭文的瓷器,因为这件瓷器他结识了我们刚刚说到霍普森先生,霍普森先生那个时候是在维多利亚跟亚波特博物馆里面任职,他因为这件瓷器开始觉得中文是研究瓷器必须的一个工具。所以他开始学习中文,到了1924年的时候他已经会写、会读中文,那一年他毅然决定到北京去找寻他喜爱的中国瓷器,他就跟随他的家族企业的银行到了北京,到了北京以后,他当然是觉得我们要往上靠,如果要学习瓷器一定要去故宫,所以他一开始就跟故宫打好了很好的关系,那个时候的故宫里面非常的乱,所有的器物都一箱一箱地放在地上没有人去管他们,所以他那个时候捐了5000英镑,让故宫做了一个陈列室,在景阳宫做了一个陈列室,然后开放给人民进去参观,这个展览获得了非常大的成功,也使他跟故宫的关系从此定下了一个不解之缘。在1927年的时候溥仪把一批瓷器当时抵押给了盐业银行,这些瓷器大部分都是清宫出来的,而且大部分是宋瓷,这个40件的瓷器当时有很多人想要买,但是不敢买,因为他们怕买了会有麻烦,大维德先生是比较勇敢的一个人,而且他也真的是太爱瓷器了,所以不买不行,他把瓷器悄悄地买下来以后运到了日本,再从日本辗转运回英国。在他离开英国的那个时候呢,他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所以当时东方陶瓷协会成立的时候并没有邀请他,那个时候只有12个成员,他不是其中一个,但是等到他买到了这批瓷器回到了英国,又以他在北京所学到的对瓷器的认知跟知识他在英国回到英国以后就被邀请加入了东方陶瓷协会。他的收藏呢?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宋朝的收藏五大名窑的收藏他都有,其中有这件钧窑的紫斑玉壶春瓶非常非常漂亮。然后右边是一个南宋的官窑瓶,两件都是玉壶春,汝窑的瓶子他也有。元朝的瓷器当然我们讲到元朝的瓷器,刚才黄主任有提到过这对瓶子,这是大维德基金会最有名的一对我们叫做DavidVases,用他的名字来取名的,一对青花的龙纹瓶,上面“至正十年”的款,当时大维德先生其实并不是很看重这对瓶子,因为在他1934年的时候出的他的收藏的书上面没有这对瓶子,但是后来他了解到这个瓶子的重要性,也就是因为美国的波普先生刚才黄主任也提到波普先生对这两个瓶子的研究使他了解了这两个瓶子的重要性。

  

  美迪奇家族青花瓷

  连怀恩:    除了宋元的瓷器之外,大维德先生的手上还有550件的明朝瓷器,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精品。你看这两个青花龙纹天球瓶他有两件,一件是青花穿龙的,一件是白地蓝花的瓶子,两件都非常少见。再来看他的收藏最令人觉得跟其他收藏不同,而且耳目一新的是他有一个有系列的收藏性,比如说他拥有了永乐的青花的抱月瓶,然后再对比雍正的抱月瓶,我们可以看出这个瓷器在烧造的严格跟风格转变,这是学习瓷器一个比较新的学习方法,在当时并没有收藏家是这样子来收藏瓷器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创新的一个收藏方法。而且他的收藏品位完全是往故宫的收藏品位来走的,所以他的瓷器书上常常写说这一件故宫也有,或者这一件北京故宫有,这个就表示了他对故宫的皇帝皇家的收藏品位是认同的,他本身的收藏品位也是往这个方向在走。

  连怀恩:    除了瓷器的收藏以外他还收藏了一些很重要的书画,像这件韩干的《照夜白》,他也就是本来是溥心畬的旧藏,然后大维德千方百计地买到了它,后来再转卖给了美国大都会的博物馆,现在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里面也是一间非常重要的博物馆。大维德先生不仅在收藏方面非常的有建树,他还在东方陶瓷基金会,他还在英国办了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展览,就是1935年到1936年的中国艺术展,这件展览展出了2200件的作品,对,2200件的艺术品,最重要的是这件展览因为他跟故宫这么良好的东西,使他在1935年的时候能借到1022件的故宫的藏品到英国去展览,这个是史无前例,而且以后也不会再有的一件事情了,你可以想像故宫借出1022件的藏品嘛,这两件东西除了英国本身本地的藏品还有美国、法国、日本跟荷兰这几个国家的收藏家的藏品。

  连怀恩:   我们看到比如说这一页,就是右边所有的瓷器都是故宫借给他们展览的。左边有好几件是法国集美博物馆的,有好几件是日本的收藏家的铜器,可以看到他的展品的质量是非常非常高、非常惊人的。在那个时候呢,兴起了一个对中国收藏的一个狂热。再看这一件是他不但收藏了瓷器跟画,他还有一个很好的漆器收藏,不过很可惜的是他后来在去世之前把漆器都卖掉了,因为他想专注在瓷器的收藏上,这一件东西也是从清宫释出的,当时全世界有带永乐款的盏托只有三件,这是其中一件,而且这件在里面有乾隆的题诗,乾隆题诗有讲到说很可惜永乐盏托跟它本来的永乐展分开了,不知道那个永乐展在哪里,但是他现在放了一个嘉靖的展上来取代永乐,嘉靖展现在还在大维德基金会的收藏里面。这个盏托是佳士得08年拍卖出来的一个作品。

  

  美迪奇家族青花瓷

  连怀恩:我们在下面再提到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收藏家克拉克先生。有人曾经问大维德先生说,除了您自己以为您最敬佩的收藏家是哪一位,大维德先生的答案就是这一位克拉克先生,克拉克先生他是一个科学家可以说,他专门研究声音、声波的震动,他在纽约,他是生于纽约,但是他后来移居到伦敦,他跟爱迪生曾经有生意的合作。我们现在不知道中国有没有EMI这个公司就是百代公司,百代公司就是他创立的,还有HCH-MV就是那个卖CD的公司也是他创立的。这位先生他的收藏是非常,他的量不大,但是他的质非常的精,而且他宋元的东西特别的好,右边这一件是我们之前曾经拍卖过一个官窑的菊瓣瓶,可以说是世界上唯一一件的绝品了,这个器型非常非常特别。然后后面的两件也是最近在拍卖会上出现过的过亿的两件拍品,左边是一个汝窑的小洗、小盘子;右边是一个定窑的大碗。

  连怀恩:    最后一个藏家我要跟大家提的是加纳先生,他等于是在晚了大维德先生30年了,是一个后起的一个藏家。加纳爵士他是一个数学家,也是一个科学家了,其实我们刚刚看到的这几位先生都蛮有学术理念跟研究精神的,但是加纳先生特别,他在年轻时候曾经加入皇家空军,他还参与了设计战斗机的工程,所以他是一个非常有成就的一个科学家。他以研究科学的精神来研究中国的艺术品,所以他曾经出过好几本关于中国艺术品的著作,比如说青花瓷、掐丝珐琅、漆器,这些他都有专书著作过,研究过,他在1968年到71年这几年中间是东方陶瓷协会的会长。他对青花瓷的研究非常透彻,右边这一件是他曾经收藏的一个青花瓷,是雍正时期仿明代的一件很漂亮的画工的瓷器,纹饰也很特别。这个是一个宣德款,宣德年诞的款的一件雕漆的大桌,非常非常难得,也是现在仅见一件唯一的带宣德款的雕漆家具。这个不是加纳先生的藏品,但是这是加纳先生在V&A维多利亚波特博物馆任职的时候帮这个博物馆争取到的一个藏品,所以博物馆人都非常感谢他,因为现在算是他们的明星作品。

  

  宣德青花龙纹罐

  连怀恩:  加纳先生最有名的藏品是这两件,两件都是汝窑。这两件他是在跳蚤市场上面买到的好像是,每一件好像是两镑,那个时候的价格。这两件他都很慷慨地捐给了博物馆,左上角捐给了维多利亚波特博物馆,右下角这一件捐给了大英博物馆,所以这两件现在都可以让大家有机会的时候去看看。加纳先生在1971年他要离职离开东方陶瓷协会的会长的这个职务的时候举办了一个盛况空前的一个陶瓷大展,这是东方陶瓷协会最后一次展出这么盛大的一个展览会,其中他也借展了他自己的几件青花瓷,右下角的这一个元朝的梅瓶就是他以前的收藏。

  我们可以看到这几个收藏家带给我们什么样的一个启发呢?其实在那个时候呢?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因为这个时代的关系使得中国瓷器跟文物大量地释出中国,都集中在英国,因为那个时候大英帝国的势力是非常强大的,所以这些东西都集中在英国。有一些有志的这些收藏家富有着学术的精神来研究他们,才造就了一个这么辉煌的一个收藏历史。

  

  元 至正十一年 款一对  《青花龙纹瓶》

  连怀恩:   在加纳先生之后的收藏家就没有再能够达到这个等级跟这个水准了,在60年代的时候跟70年代的时候开始日本藏家崛起,所以在那个时候呢就比如说简山、龙泉堂跟胡中居那个时候是两个最大的行家,不断地在世界的各个拍卖会购买高价的中国文物。70年代到80年代当日本慢慢的没落下来以后又变成了香港跟台湾收藏家天下天下,直到了90年代跟2000年初这个时候中国收藏家才慢慢地崛起,现在呢很多的文物都已经回到了中国的国际,所以我想各位收藏家是有很大很多的机会可以去收藏文物的,希望我今天的这些这个讲坛带给大家一些启发或者是兴趣,可以往这个收藏的艰难的路程上迈进。谢谢!

  连怀恩:  噢对了,还有最后一个,这个图,这个是我们佳士得伦敦5月会在拍卖的一个非常重要一件青花瓷器,宣德款的一个龙纹大罐,我刚刚说到因为欧洲慢慢的没落,其实欧洲的收藏家已经很少在买中国的文物,他们也没有办法付起那个价钱,但是偶尔我们还是可以在欧洲找到很重要的这个文物的,这就是其中的一件,所以希望大家有机会的时候可以到香港或者英国可以看看这件瓷器。谢谢!

上传日期:2016年06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