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6452 雅昌公开课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第29集]彭德:波普尔的情境逻辑与三个世界理论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彭德:波普尔的情境逻辑与三个世界理论
 

【相关链接】

【讲堂预告】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4月3日登陆雅昌讲堂

【雅昌讲堂】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总述美术与方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相人术与人物画

【雅昌讲堂】彭德:相人术在古代与现代的运用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解读风水的五音姓利及风水与营造的关系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山水画与风水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的重要性及阐释“美”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阐释“国”与“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基础概况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诸子百家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的渊源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六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与五岳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五礼与礼教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道教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道教的名山名观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兴衰及四大道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诸神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禅宗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四大石窟寺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概述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解读五色系统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正色与间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与五行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时色与五方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的运用与依据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相化与五色寓意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西方思想与非西方思想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文哲学与科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波普尔的情境逻辑与三个世界理论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弗洛伊德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本主义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萨特与马尔库塞的理论观点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胡塞尔的现象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语言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解构主义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后现代主义艺术特征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概念及门坎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传统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二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三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外四大金刚”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内四大天王”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的知名艺术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体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不同时期的前卫艺术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美学与批评

   主讲人介绍:

  彭德,1945年生,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5-1987年主编《美术思潮》(湖北美协),1990年出版《视觉革命》(江苏美术出版社)。1994年主编《美术文献》(湖北美术出版社),1998年出版《中华文化通志·美术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更名《中国美术史》)。2000年调西安美院,2001年出版《走出冷宫的雅艺术》(江苏美术出版社),2002年,出版《中式批评》(湖南美术出版社),主持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2006年策划“当代美术批评模式探讨会”。2008年出版专著《中华五色》(江苏美术出版社),2010-12年策划“终南雅集”。2012年,主持第六届中国批评家年会。2015年出版《彭德自选集》(北岳出版社),主要论文有:《艺术进化论》(《艺术广角》1992年第2、5期);《图载论》(第五届深圳水墨论坛);《修史与批评八问》(《画刊》2009年第12期);《六法考》修订稿(《西北美术》2014年第2期);《老态美与病态美》(中法当代艺术哲学研讨会,2015年)。

  

  彭德

  主讲内容:

  本期雅昌公开课主讲内容主要涉及波普尔的情景逻辑与三个世界理论的思想观点

  主题:学术与艺术——波普尔的情境逻辑与三个世界理论           

  波普尔

  波普尔有另外一个关键词叫情景逻辑,情景逻辑这个词本身就是一个悖论,就是这个词本身很荒谬。情景是无法定性的,无法定性的东西就是没有逻辑的,情景它是有很多偶然因素支配的。我们在特殊的情怀、特殊的境地,偶然的不可捉摸的出现了一种状态,一种感觉,一种情怀,一种社会共识等等这些情节它是没有逻辑的。波普尔又强调情境逻辑,表面是矛盾的,但是他很有意味,比如说情景逻辑在贡布里希分析艺术史的时候,他就强调了艺术中的时期和时尚,我们知道艺术史是关注什么,关注那个转折时期的对象,就是不论水墨画还是油画。当然比如说油画到了19世纪20实际从写实的转向抽象的,转向立体主义的,表现主义的,那么抽象主义、立体主义、表现主义、印象主义它在艺术史上就有价值。延续了几百年,上千年那些东西,他只有一些代表作,其他都是一些废物。艺术史是不会为那些延续性的艺术给它篇幅的,给篇幅都是转折时期的,给毕加索,给康定斯基,给其他人,给达利留下篇章。他们就形成了一个时期,现代主义到现在,到20世纪晚期,这个时期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艺术现象,为什么他们会称为时尚,用情景逻辑,而不是用什么时代精神。黑格尔是用时代精神,时代精神在贡布里希那里,在波普尔那里,那就是很滑稽的词汇,所以这儿你提了时代精神,你这个人就是19世纪的人,跟20世纪没有关系,跟20世纪的前沿学术就没有关系。所以你们去看看中国美院、中央美院学生写毕业论文是绝对不会用这个时代精神,甚至精神这个词都不用,精神是什么呢?你说是中国艺术精神,那个时候说中国艺术精神是什么,是孔子的还是老子的,还是释迦摩尼的,你说不清楚,每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一个主旋律。你比如说到在唐代的时候,唐代主旋律就是道教思想的,道教是唐代的国教,道教的精神就是唐朝的国家的意识形态的主要组成部分,但是整个就是唐朝的艺术主要是被什么支撑的,佛教精神来支撑的,所以精神这个词你不能把握,你不好把握,所以在波普尔的论述里边彻底抛弃了时代精神,时代精神实际上就是历史主义的一个措词。他用的是情景逻辑,因为每一个时代或者是每一个时期,他每一个人,每一个艺术家他都是个体的,尤其是现代社会,它非常复杂,影响艺术的变化,影响时尚、影响当代的一些艺术形态背后的力量非常之复杂,不能因为时代精神笼而统之地就把它弄过去了。二十世纪的博士论文都是这样写的,宏观的,高屋建瓴的,一开始一个大帽子就像我们中国的大屋顶一样的,往上面一盖,你就按照这个大前提来进行你的论述,很幼稚,很原始,很浅薄。

  

  《矛盾空间》

  波普尔提到了一个理论就是三个世界理论,我们知道古典哲学范畴他也两两对应的一些术语,比如说物质和精神,现象与本质,内容与形式,真理与谬误或者是真和假,善和恶,美和丑,文和野,有和无,是和非,实和虚等等。这种二元论在我们中国,在我们中国学术界已经推行了上百年,有的是上千年,几千年,这都是古典哲学的范畴,非此即彼,比较原始。那么波普尔就是提出了三个世界的理论,他把世界划分为三种形态,世界一就是物质,世界二就是精神,用精神这个词都不太恰当,他是指那种思维的状态,比如说我现在在考虑一个问题的时候,我思维状态,这个思维状态表现为大脑的那种脑沟里边的一种波动,谁也不知道,你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这不能传达的,就是我没有传达出来的我的思维状态,那就是世界二。包括学术思想,这个学术思想你不能写出来,也不能说出来,在你脑子里想的时候那就是世界二。然后有世界三,世界三就是物化了精神,能看见,物化了第一个是把它变成声音我说出来了,我把它变成文本,变成书籍,它是一个实体,它可以被人感受,包括艺术品画成油画、版画、雕塑、装置、影像,他成了艺术品,你说他是物质的吗?它不是的,它不是纯物质的,你说它是精神的吗?它是一个实体,那么艺术品就属于世界三,包括所有营造物,包括建筑,建筑物里边所有的装饰品、管道,还有这个窗帘,所有的东西灯我们的屏幕,我们的桌子,我们的电脑,统统都属于世界三。他这样把两个非此即彼的范畴变成三个范畴以后,就很多问题就很清晰了,当然波普尔三个理论仍然非常浅显,因为我们人类就是发展了只有这么几千年,相对地球的年龄、宇宙的年龄,我们时间太少,几千年就是一瞬间就过去了,我们将来可以找到世界四,世界五、世界六、世界七、世界八,你比如直觉他没有谈,心灵感应没有谈,心灵感应在波普尔那里肯定就是把他给扼杀了,那就是什么呢?他认为那就是伪科学,但是伪科学里面包含着潜科学,潜科学,潜在的科学,我们的人实际上这种感官太不怎么样了。我们看不见红外线,看不见紫外线,看不见X射线,看不见伽马射线和其他的宇宙射线,我们视力很差,我们听觉也是的,我们听觉,人类听觉其实有效范围很窄,我们听不见超声波,我们听不见次声波,我们的这种皮肤的感觉也很差,如果温度到100度了,我们皮肤完全没有感觉了,或者低于20度我们也没有感觉了,如果温度我们体温低于30度我们就死掉了,34掉就死掉了,超过45度也死掉了,人类是很脆弱的一种生命,历史又这么短暂,你把这个宇宙的东西解释清清楚楚,你有这个能力吗?你可能吗?根本不可能,人类是个很渺小的物种,在地球上是一个最伟大的物种,但是你去分析他,你去衡量,他是很渺小的,是很有限的,生命是很短暂的一个物种,所以不要太自信了,人类一自信就很滑稽。

  

  《正负形》

  这是埃塞尔的代表作,这是考验我们这种视觉的就是真实和虚假,我们是真和假,你说这种正负形,它就造成了一种虚和实、真和假,我们以前讲正负形负的就是不对的,你说究竟是负的是对还是正的是对的。当然我们古人讲既白当黑也是谈正负形的问题,你们设计的就是研究这个玩艺儿,你们对那种空白特别介意,这是矛盾空间,看起来很别扭。他确实是一个实体,这个实体怎么看都可能很别扭,你这样看你看亮部它是一个平面,你看暗部这是一个垂直面,实际上他这个东西就在这个阶段,实际上他的实物这是横的,竖起来这个就是横的,这个比这个高多少,高这么多,但是特定的角度一拍的时候它成一个三角形,它是可制作出来的,它是一个假象,我们看到是一个真实的物象,但是它是虚假的一种视觉效果,就不要相信我们眼睛,人的眼睛是非常有限的,我们看的都是倒影,我们这个成像,他这个球形的眼睛成像它是倒的,不要相信我们的眼睛,我们的眼睛是欺骗我们的,你们看一个这个车轮状态,它在运动那里面举手,你们举手是动的还是静的,它是转动的,转动的举手,我告诉你们转动的说明你们心里压力比较大。

  

  视觉与艺术

  这是画家故意造成一种假象,这是马格利特的,贡布里希的一个代表作就是《艺术与错觉》这本书值得看,基本贡布里希的很多理论,包括波普尔的理论我是一直反对的,但是他在,他《艺术与错觉》这本书确实写的很好,细致入微,观察非常敏锐。这就是一种错觉。马格利特经常利用人的错觉来创造作品,经常画这样的画,这个画家跟那个背景完全合一,没有这个侧面你不知道,你就觉得这很奇怪。这都是他的作品,现在很多人还在学他,马格利特,中国油画系的人学他的多的好,老师也在学,学生也在学,学而不厌,老师是诲人不倦,结果把学生都搞坏掉了。

  

  视觉与艺术

  对眼睛的观察始终要保持警惕,眼见不为实,我们讲眼见为实,眼见为实吗?要不断打问号的,就像我们语言的表达一样,语言的表达有言不由衷,言不由衷那就是假话呗。但是哪怕最爱说真话的人,他也会言不尽意。因为我们的这种想法要把它表达出来,我们有各种各样的选择,比如说有些想法当我表述的时候我要是即兴发言我会有几套选择的方案,或者几套表述的方案,哪一套表述方案更准确,你很难,你觉得很准确,别人觉得很暧昧或者别人觉得很费解。表白本身就是遮蔽,当你把你的话说出来的时候你遮蔽了另外你想要表达的东西。而且一个人表达的越多,遮蔽就越多,他越容易把你引向思想的歧途。所以那些说话特别罗嗦的人是最讨厌的,他不断地表白,实际上他自己表白不清澈,而且表白本身他不知道就是一种遮蔽。不要相信我们的眼睛,这是我照的一张照片,你们看这个湖有多大,就是凭直觉,有10亩还是20亩,还是100亩,还是1000亩,你们说说这湖有多大,100亩左右。10米是吗?有没有说超过100亩的?超过100亩,只有10米左右是吧,这个其实非常小的一个水面,我有第二张照片你们看一看,就是下面这样圆的,看到没一个边缘,我是把那个相机贴在水面照出来的,如果是我当时带了一个脸盆,没有风,我把脸盆装满水,然后从脸盆的边缘照过去也会出现类似的效果。所以它具有欺骗性,这个边缘某一看是堤岸,实际上就是这个,所以相机是会欺骗我们的,眼睛同样会欺骗我们的,因为照相机的结构和我们的眼睛结构几乎是差不多的。

上传日期:2016年05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