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6854 雅昌公开课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第1集]彭德01集:总述美术与方术

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

视频信息

名称: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彭德01集:总述美术与方术
 

【相关链接】

【讲堂预告】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4月3日登陆雅昌讲堂

【雅昌讲堂】彭德:《从古代艺术到当代艺术》——总述美术与方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相人术与人物画

【雅昌讲堂】彭德:相人术在古代与现代的运用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解读风水的五音姓利及风水与营造的关系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方术——山水画与风水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的重要性及阐释“美”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阐释“国”与“学”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国学基础概况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诸子百家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的渊源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六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礼教与五岳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五礼与礼教美术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美术与道教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道教的名山名观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兴衰及四大道场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诸神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禅宗

【雅昌讲堂】彭德:美术与国学——佛教的四大石窟寺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概述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解读五色系统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正色与间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与五行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时色与五方色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的运用与依据 

【雅昌讲堂】彭德:中华五色系统——五色相化与五色寓意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西方思想与非西方思想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文哲学与科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波普尔的情境逻辑与三个世界理论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弗洛伊德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人本主义心理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萨特与马尔库塞的理论观点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胡塞尔的现象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语言学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解构主义哲学

【雅昌讲堂】彭德:学术与艺术——后现代主义艺术特征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概念及门坎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传统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二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传统的第三种表现形式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外四大金刚”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之“海内四大天王”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非学院的知名艺术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当代艺术的特征非体制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不同时期的前卫艺术

【雅昌讲堂】彭德:图说中国当代艺术——美学与批评

  主讲人介绍:

  彭德,1945年生,西安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85-1987年主编《美术思潮》(湖北美协),1990年出版《视觉革命》(江苏美术出版社)。1994年主编《美术文献》(湖北美术出版社),1998年出版《中华文化通志·美术志》(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更名《中国美术史》)。2000年调西安美院,2001年出版《走出冷宫的雅艺术》(江苏美术出版社),2002年,出版《中式批评》(湖南美术出版社),主持首届“中国艺术三年展”。2006年策划“当代美术批评模式探讨会”。2008年出版专著《中华五色》(江苏美术出版社),2010-12年策划“终南雅集”。2012年,主持第六届中国批评家年会。2015年出版《彭德自选集》(北岳出版社),主要论文有:《艺术进化论》(《艺术广角》1992年第2、5期);《图载论》(第五届深圳水墨论坛);《修史与批评八问》(《画刊》2009年第12期);《六法考》修订稿(《西北美术》2014年第2期);《老态美与病态美》(中法当代艺术哲学研讨会,2015年)。

 

  彭德

  主讲内容:

  本期雅昌公开课主讲内容主要涉及“美术与方术”、“美术与国学”、“中国五色系统” “学术与艺术”和“中国当代艺术”。

  主题:总述美术与方术

  

  汉代式盘 天圆地方(仿制司南地盘)

  方术的渊源

  今天我们讲一讲“美术与方术”。方术在中国是一门绝学,当年章太炎给鲁迅、黄侃他们讲国学的时候没有讲方术,那个时代的学者认为方术就是封建文化的糟粕,所以不讲。20世纪所有的美术书籍,我说的是《中国美术史》都不谈方术,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方术的内容大部分都是“糟粕”,但是它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它支配着三千年来所有的美术家,你不能绕开它。就像我们现在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艺术,你不能绕开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一样,你绕开了那就是胡说八道。我今天扼要地给大家讲一讲,方术要讲清楚至少需要半个月,就是每天讲三个小时,我希望用三个小时把它讲完。

  我做过很多讲座,最受欢迎的就是“美术与方术”,为什么?因为它是一门哲学,很多人没有接触,觉得挺奇怪。我们知道西方油画艺术支撑它的学问有色彩学、透视学、解剖学,西方现当代艺术它的知识背景是现象学、符号学、语言学、哲学,离开这些学问你就是个“傻子”,你就无法跟一流的学者对话。

  那么中国古代的方术如果用现在的观念为它定性,就是用二十世纪到二十一世纪之交的学术思想为它定性,那么它属于前科学、潜科学和伪科学,它很复杂,当然里面也有一些科学的知识。在古代方术对于任何一个有教养的文人,它是一门常识,它不需要解释,因为古代的孩子从8岁上学,一直在接触方术。  

  不同版本的明太祖真像

  了解方术的必要性

  方术是破解中国艺术一把钥匙,不仅仅是一把,有十把、一百把,这些钥匙就能开启中国艺术之门。它是一门客观的知识系统,它是一个系统。而且这个系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你任何一个知识点切入进去可以把整个中国文化携带出来,只有中国才会有这样的文化系统。为什么?就是汉字三千年来没有什么变化,印度就不同了,印度不但有外族入侵,它的文化是不断地覆盖,覆盖一次就把前一个文明时段的所有的这个文明模式给摧毁。从建筑物到文本全部摧毁,古埃及也是如此,巴比伦更是如此,没有一个古代文明像中国这么持久的延续到现在。所以它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不是一代人完成的,三千年来的文人、帝王将相完成的。

  在汉朝长安城的内府,也就是在未央宫里面收藏了多少卷书呢?一万三千二百六十九卷,然后分了五百九十六家,其中“方剂”就有八百多卷,分了三十六家,“术数”有二千五百二十八卷,一百九十家。所谓方术就是“方剂”和“术数”的总和,那么这两者共计有三千三百九十六卷,二百多家,它占了整个内府藏书的四分之一。就是它决定着中国文化的基调和走向,任何一个博士都不能无视它,不能绕开它,至少应该知道它是什么内容,它涉及哪些方面,它的穿透力是什么,它的影响是什么,大体上应该知道。

  在二十世纪中华民国建立以后就把方术作为封建糟粕彻底地摧毁了,代表性的人物有康有为和梁启超,他们懂,但是他们觉得是糟粕,彻底推倒,那么很快就成为一门绝学。就没有老师去教它,没有书籍出版,那些活下来的学者也不敢发声,最后就成了一门绝学。那么二十世纪初期的显学,显赫的显,显学是什么呢?是西方学问,因为西方学问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讲,它是明显的比中国文化要高一个层次,所以这种低层次的封建文化就彻底铲除。那么落实到美术评论上,二十世纪的人写《中国美术史》,比如说绘画作品,比如说人物画,怎么去评价它们?就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跃然纸上、呼之欲出,你把这四个成语一拿掉,你让他们评古代的艺术,他们没有词。就是整个二十世纪的美术史是不能看的,为什么不能看?就是方术被悬置了,完全是信口开河凭直观来胡说八道,所以我就建议大家不要看二十世纪的学术著作。我比较极端,但是确实不能看,把眼睛看坏了,把心胸看窄了,看的像个“傻子”一样。不是这些学者的智商不够,而是图书馆封存了所有的国学书籍,你看不到。我们不知道古代美术作品背后支撑它们的知识背景是什么。

  

  清刻《红楼梦》晴雯

  方术所涉及的学科

  这是我随手罗列的,一共有25门,这都属于方术。涉及到天地人各个方面,我今天主要是讲相术和人物画的关系;风水和山水画的关系;还有附带讲一讲房中术和仕女画的关系。用方术作为分析美术的线索,主要是《五行学》、《易学》、《相术》和《风水》还有《房中术》。《五行学》一般来说认为在《易学》之后,我认为它在《易学》之前。因为五行只有五个参数,易学有八个参数,甚至有六十四个参数,所以它比较复杂,《五行学》应该在前,《易学》在后。

  方术涉及到建筑、雕塑、绘画、书法、工艺美术、民间美术,涵概中国古代所有的美术形态,如果不懂方术你就不懂中国美术。这是王振铎复制的罗盘,就在这个盘中央放一个铁勺子就是古代的指南针。但它不仅仅是指南指北,它非常复杂,它包括天体。比如说周边的这是二十八宿,然后有十二层,然后有十天干,然后有八卦,这就是中国文明的图式。贡布里希所说的图式和这个图式完全是两回事,他那是图画的样式,这个是真正的文明的图式。这是复制的一个示南地盘,现在放在国家历史博物馆。

  中国古代的文明之邦叫什么呢?叫“方国”,他的君主叫方伯,中国别名“方下”,京城别名“方都”,治国的策略叫“方略”,祭地的祭坛叫“方丘”。因为中国古代是一个农业文明的国家,它经常测量大地,那么测地就叫方田。在这里“方”是一个动词,就用方术来测量土地叫“方田”;君主叫“方政”又叫“方陈”,耳朵旁加东字的陈,方术高人叫“方家”。《庄子》里面“吾”就是我,“吾见笑大方之家”,他那个“方家”不是画家,画家也是“方家”。古人觉得画家是个高手,他居然能把人画像,把动物能够画像,那是“方家”,他们可能有某种特殊的秉赋。

  中国的房屋就是方形的户,可以会意成一个方形的建筑物,古代的帝王的陵墓叫“方山”,中国文字是“方块字”,就是方术这个“方”字,这个方形隐含方术的内涵。中国的很多造型艺术看起来很简单,实际上它的内涵很丰富,中国艺术要讲一个特点的话,它的特点就是 “内容大于形式”,形式很简略,内涵很丰富。就是一个方块它可以把整个中国文明给携带出来,你把一个方块要讲清楚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上传日期:2016年04月0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