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5426 雅昌公开课 >匡时>[第17集]李大钧对话方振宁:被遗忘的艺术大师--张光宇

匡时

视频信息

名称:匡时李大钧对话方振宁:被遗忘的艺术大师--张光宇
 

  

  李大钧:辅仁书苑学术总监

  李大钧:这位是方振宁老师,他是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版画专业,实际上他是版画家,后来方先生到国外定居发展转到了策展、建筑、评论家很多大的艺术推广和事业上。但是我认为方老师是一个非常有见识,有视野的艺术家,刚才你没来我们先说了一说,介绍了一下张光宇上海的展览,我们开了一个头。下一步主要时间留给您。你来先讲讲你对张光宇的认识。

  

  方振宁:文化学者 独立策展人 美术评论家

  方振宁: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因为我记错时间了,说到张光宇,我刚刚听到苏丹说92年丁绍光捐了40万,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话题。92年的时候咱们还没有拍卖,没有拍卖、没有画廊,没有市场化,对张光宇基本上忘记了,谁知道张光宇,特别是经过“文革”。为什么丁绍光捐出了钱,当时也不知道具体的钱干什么用,就是表示一种对影响过他的人的一种敬意,这种心情只有真正的心灵上的弟子才能这样做。当然宗教里有很多虔诚的捐钱、献花、烧香火,我觉得在艺术上也是这样的。

  比如说我看德国的一个舞蹈艺术家皮娜 ∙ 鲍什pina Bausch,pina Bausch他已经去世了,他在中国演一场,第二场他就已经去世了,他非常有名。我89年在横滨撞着买他的票,我说他的舞蹈怎么舞台上有一万朵儿鲜花、玫瑰,而且不是假的,成本多高,而且在玫瑰上跳舞,我89年刚到日本,我很好奇,88年的年底我就买他的票看,看了以后就震撼了,当时我根本不知道pina Bausch是什么人,从哪儿以后他每次到日本我都买票去看,但是他的票很贵了,我买了二层或者是中间靠后的。后来我回到北京,他的第一场演出我就买了一张最贵的票,就是第一排的1300。当时这个票比我在日本买的还贵,为什么要买这个票呢?就是他能够到中国来像传道一样,好的艺术传到中国,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表示因为我对他比较欣赏,我愿意支持他。如果大家都不买票就没有香火了,这个舞蹈就没人看了,就是这么一种心情。

张光宇:艺术家

  我觉得张光宇的事情也是这样,什么时候发现了张光宇?我大学的时候学版画买过《林冲》张光宇画的连环画,我印象非常深,但是从版画的角度他结合民族的东西结合得非常好。这样时间就过去了,对张光宇没有了解,因为我也不知道《大闹天宫》是张光宇画的,这里边有很多时代的时间差,什么原因造成的我都不知道。

  李大钧:我打断一下,《大闹天宫》实际上拍出来之后真正的播放是“文革”后。不是60年代播的,拍出来之后在西方播在西方获奖美誉度很高,但是那个时候社会建设的重点不在这个上边,但是《大闹天宫》的导演万籁鸣,我们现在找到一封万籁鸣的信,我觉得很珍贵的,他写过张光宇的道歉信,什么呢?就是说《大闹天宫》出来了,获得了很多好评,而且获得了世界影响,得了奖,媒体因为我们美影厂的失误没有把你放到重要的位置,过多地宣传了我们,导致大家不知道你张光宇在这个上面的贡献,其实你是《大闹天宫》的核心人物,我向你道歉,而且我们要采取补救措施,今后在《大闹天宫》宣传上多提你。这也可以回答你的那个为了。

  方振宁:我就说《大闹天宫》怎么进入脑海里是张光宇?应该感谢李大钧那个展览,我们那个时候在百雅轩的旁边的旁边的画廊正好策划一个意大利的建筑展,中间空的时候溜达到百雅轩,正好是张光宇展,我说有印象,看了看,看了以后就觉得很震惊。从他的写生早年在上海的漫画,到他的插图,到他的美术字,到他的动画的编辑、造型,他在建国初期对邮票的设计、海报等等很多很多,最后看到《大闹天宫》的时候我就傻了,怎么是张光宇的呢?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这一系列的东西是张光宇的。我马上发微信给我的朋友,我周边的,包括吴彤,吴彤来看两遍,我说你一定要去看,这个机会太难得了,我们从来没有发现张光宇有这么好的东西,我拍了很多局部给他看,他看了一遍觉得好,再看一遍,又传给别人,这是第一次知道《大闹天宫》是张光宇画的。

  之前我参加过一个北京台关于中国动漫的讨论会,讲的是从49年一直到今天中国的动漫,让我们看片子过,从49年开始过,过到今天,让大家发言,我说我觉得中国的动漫的高峰就是到了《大闹天宫》了,你看我们看过所有的东西之后,他的《大闹天宫》里画面的律动是根据京剧的律动节拍来的,曲子的节拍来的,表现的手法都没有,以后就不能看了,改革开放之后很多想法进来之后外国的很多风格、手法、表现都进来之后中国的民族没有了,那个时候得了什么奖?得了捷克的70年代世界的动漫头等奖,波兰也得了奖,刚才大钧说的在国际上取得名声就是那个时候,最后有阿达的《三个和尚》但是从影响力、传统艺术精神的继承和绘画形式的继承,其他的动漫都远远不如张光宇,所以昨天我发了一个微信朋友圈,谈到我收到这本画册,我去重庆参加一个讨论会,画册晚收到了,收到大钧给我寄的画册我仔细看了一下,拍了一些东西我发了一些感慨,我才知道张光宇是中央美院的。

       就是说中央美院不要了,当然我这样说可能太直接了,这么好的人怎么不要了,后来去了工艺美院,我也不知道他是工艺美院的,我一直以为他在上海,前天见到的袁加才知道他是工艺美院的,而且袁运甫给他整理过资料什么的,很早的事情了,袁运甫今年都80多高龄了,这个时代过的真快,说明张光宇是从当时中国最精英的,包括50年代初参加了国家形象的设计,包括邮票、人民英雄纪念碑、空间、图案、人民大会堂这么一个重要人物慢慢就被埋没了,没有了!所以张光宇应该说不是在《大闹天宫》上,是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很多阶段都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可是因为历史的变迁,我们就慢慢淡化了,这次我实际上也不知道今天是一个什么活动,就知道来参加一个讨论会,在会场上看到张光宇的作品我很高兴,为什么?因为对这种画都有一种偏见,他们说插图怎么能当艺术呢?宣传画?宣传画怎么当艺术,都是草稿?有很多偏见。

  我记得有一次拍卖在法国拍卖,就是拍卖绘本插图原稿,也拍过马里的国旗,部落的旗子,所以拍卖的领域是无限的,为什么说是无限的,因为是把什么东西作为一种拍品的对象的时候是对这种东西价值的认同,是这样一个意义,如果今天我们把张光宇的东西拿来,就是张光宇的价值他挺庆幸没有多少年就到了这个位置,国外也有一百多年没有被认知的,后来重新认知的情况都有,这只是一个开始:展览、出版、拍卖都是一个开始。为什么是“开始”?我私下里跟李大钧说,第一个他的作品的传播很重要,要让很多人知道他;第二,我们不只是纪念他,要真正知道他好在哪儿,哪些地方值得我们学习,而且作为一种文化基因往下传承,所以他应该进教科书,作为教科书的辅导材料,把他的语言进行分析、研究,可以传播出去,传下去。

  我们忘记了张光宇或者是没有张光宇时代是一个什么时代?就是使得我们的动漫落后于世界,首先落后于日本,大家知道万籁兄弟上海编了《大闹天宫》,我在日本认识一个日本漫画协会的日本人,他跟我说你来自中国,我说日本的动漫怎么怎么好,他说:“我们对中国动漫最后一次采访是万氏兄弟,那可能是最后一次。”因为他80多岁了,后来去世了,我就很吃惊怎么对万氏兄弟那么有兴趣,大家知道手冢治虫《阿童木》那么火的原因是什么?是最开始就是看了中国的动画感动之后开始画漫画作品,以后他又学了迪斯尼的漫画,有两件事我印象特别深,第一件事是国外抄袭了他的漫画、动画,他的朋友跟他讲他侵权了,你应该告他,完全可以,我们有很多证据,手冢治虫说不用了,中国和迪斯尼的漫画都是我的恶人,如果今天他能够从我这里学到东西,就等于说我把这些东西还给他们,手冢治虫是这么一个胸怀。

  第二件事是他晚年的时候得了癌症,他很爱中国,在上海举办一次动漫会的时候他一定要来参加,他太太说不行,你算了吧。他说:不行,我的动漫起来跟中国有很大的关系,一个是我受中国的影响就是《铁扇公主》的动画,第二是他画的东西很多工厂加工都在顺义,很早,多少年了,到现在都有,日本动漫基地制作基地都是在中国,不是在欧洲,大家可能都不知道,手冢治虫说这个也给我很多帮助,我应该写中国,他就去上海参加了会议。

  你就看我们失去了张光宇是一个自然的失去,是自然的过程,但是在文化上对他没有宣传、没有继承导致中国动画现在是不是落后?肯定落后,花了那么多钱,但是张光宇花了什么钱?没有花钱,是他自己喜欢动漫,自己画漫画,那些稿费是微不足道的,真正动漫的兴起和产业的兴起是靠每个人爱这个行业,而不是说国家投多少个亿,十几二十亿,建立基地,这个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还是要看整个动漫的基础。先聊这些。

上传日期:2016年01月2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