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2176 雅昌公开课 >《石渠宝笈》>[第28集]汪亓:浅谈禹之鼎的山水画创作——从《石渠宝笈》著录的禹之鼎两幅山水画谈起

《石渠宝笈》

视频信息

名称:《石渠宝笈》汪亓:浅谈禹之鼎的山水画创作——从《石渠宝笈》著录的禹之鼎两幅山水画谈起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傅申:石渠宝笈初编编者梁诗正及三编编者黄钺的研究

        【雅昌讲堂】肖燕翼:元倪瓒《古木竹石图》、《汀树遥岑图》辨伪

        【雅昌讲堂】陈韵如:《石渠宝笈》所见的宋徽宗

        【雅昌讲堂】张弘星:乾隆的“记忆宫殿”?--从博物馆史学看《石渠宝笈》的几个重要特征

        【雅昌讲堂】胡素馨:“镜中窥我”:乾隆时期视觉文化之折射

        【雅昌讲堂】曹星原:法则的权威--《石渠宝笈》法则建构方法论模式雏论

        【雅昌讲堂】卢素芬:从石渠宝笈的次等跃升为国宝

        【雅昌讲堂】吴雪杉:重华宫赐画:兼论乾隆“五玺”全而《石渠宝笈》未著录的现象

        【雅昌讲堂】张震:探析乾隆内府的绘画品赏趣味和模式--以画禅室为中心

        【雅昌讲堂】邱士华:《石渠宝笈》初编编纂者研究

        【雅昌讲堂】吴敢:商榷莫非《风》、《雅》、《颂》--乾隆帝与《诗经图》 

        【雅昌讲堂】董建中:从文本比较看《石渠宝笈》书画的著录

        【雅昌讲堂】田艺珉:学诗堂与《石渠宝笈》鉴藏

        【雅昌讲堂】杨小京:《墨缘汇观》与《石渠宝笈》

        【雅昌讲堂】王连起 :李唐《晋文公复国图》考辨

        【雅昌讲堂】余辉:张择端《清明上河图》卷跋文考释--兼考图文之遗缺

        【雅昌讲堂】章宏伟 : “画目二大籍”与《向氏评论图画记》关系辨正

        【雅昌讲堂】黄小峰:重访《五马图》

        【雅昌讲堂】凌利中:古书画割配现象于书画鉴研中的作用

        【雅昌讲堂】衣若芬:清宫旧藏明代《北京八景图》新探

        【雅昌讲堂】王廉明:《十骏犬图》及清宫兽谱的两个面向 

        【雅昌讲堂】郁文韬:格物与炫奇之间--《石渠宝笈》著录动物图谱的性质与文化意涵

        【雅昌讲堂】陶喻之:倪瓒画像流变再研究

        【雅昌讲堂】朱万章:清宫旧藏吴伟《洗兵图》补证

        【雅昌讲堂】单国强:诸本《石渠宝笈》目录索引的比较分析

        【雅昌讲堂】戴立强:《唐宋元名画大观》和《名画荟珍》两部画册的前世今生

        【雅昌讲堂】朱赛虹:《石渠宝笈》纸品著录及其启示与意义

 

        主讲人介绍:

        汪亓:故宫博物院党委办公室副主任、团委书记。文化部第十三届团委副书记,文化部第二、三届青联委员,东城区第四、五届青联委员。

        导语:

        为庆祝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故宫博物院推出“石渠宝笈特展”,分批展出近300件珍贵书画藏品与公众见面,展览分为“典藏篇”和“编纂篇”两个部分,分别在武英殿和延禧宫同时展出。展览期间,《石渠宝笈》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邀请了数十位海内外知名专家,共同就相关学术问题进行深入研究和探讨,会后将出版“石渠宝笈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汪 亓:故宫博物院书画部副研究馆员

        主题:《石渠宝笈》著录绘画个案

        汪亓:浅谈禹之鼎的山水画创作——从《石渠宝笈》著录的禹之鼎两幅山水画谈起

  我的报告题目是“前述禹之鼎的山水画创作”,众所周知禹之鼎是一位以肖像绘画为闻名的一个画家,无论是在当时或是当今他的山水画创作相对而比较少的给人注重,当然我们后来也有一些论文也涉及到他的山水画。

  我还是希望通过我自己对他的山水画的一个梳理之后再做一些简要的分析。

  和禹之鼎同时代的人对他的山水画有这样的评价。从他们两个人的诗句中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就是禹之鼎的山水画他是有很好的一个水准的。他的山水画到底是什么一个样子,从存世的画作来看无论是还是肖像画中他的山水画都是以宋元诸家为宗,很少涉及到明代的画家。

  《石渠宝笈》初编和三编分别著录了他的两幅山水画作品,从这两幅山水画入手,和世间存的比较多的作品还有文字记载相互印证,可以简单地梳理出他的山水画的两个脉络,一个是写意山水,一个是青绿山水,我下面就以这两个脉络分别介绍一下他的一个山水画创作。

  首先讲求笔墨意韵的写意山水,禹之鼎的画作以李郭风格的代表比较多。这幅《溪边独立图》他自己说是仿李迎秋的画法,更多的树石的一种表现,应该说郭熙对他影响更深刻,同样在《溪斋图》上他讲补景诗王敬清《烟江叠嶂图》,他清书、清犷的布局我想有王诜的一个风貌,但是蟹抓画就的这些树木应该说很清晰地看到还是受到郭熙的影响比较多。

  马和之是南宋的著名的画家,擅长山水和人物的创作,他创的马黄描笔法飘逸、设色浅淡,应该说是最大程度的被禹之鼎继承和发扬下来。在这一幅《鱼立图》上他的衣纹的描写包括他的树木线条的变化应该说是很清晰的马和之的风格,同时在他的一些肖像画中山水布景同样有比较好的艺术表现。

  比如说他对元代高刻工也下了一些工夫,在康熙三十一年的时候他画了两个。这是上海博物馆藏的《今郊图夜》,两个图尺幅都大,但是绘制的对象和构图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应该说这是仿笔意的一个精到之作,在这幅画作上他还点名了仿的是高房山笔意。对于元代画家他还曾经临访过黄公望的《九风雪霁图》临本的布局和笔墨基本都和元本是相似的,细节的处理稍显欠缺。他用工最多的山水画就是仿王蒙的风格,无论是山水补景还是单独的创作都有超乎寻常的表现,比如说在为王士祯绘制的《幽黄坐下图》里面他就用王蒙的笔法绘制背景,在这一幅苏州博物馆藏的《仿王蒙山水图》里面他也讲用宣纸摹黄河山桥笔意,无论从山水的解锁皴包括这种雄浑的气势应该说都是有王蒙画作的这个影子的。

  《石渠宝笈》著录初编的这一幅山水画在自题中。我想这是本年的画家对王蒙画作一个附应的直白表达。再后来他画的仿王蒙《青绿竹雀图》上的自题上他也讲,他说王蒙讲图的笔意,就是两图的笔意合二为一,从图上来印证应该说他已经达到了一个心手相应的地步。

  对于明代画家的模仿现在仅看到一例,那就是王士祯的他说是仿佛又如居士笔意,当然还有文献佐证,在我论文里面也提到了,从图上看他尤其是在北京上有唐寅的明净清雅的这种意境在里面。

  在写意山水之外还有一类山水是一堆精致富丽的青绿山水,他主要模仿了赵大年和赵千里两位青绿的山水代表的画家。这一幅是仿赵年的,还有仿赵千里的山水图,还有仿赵千里的《三多图》,他的山石钩写都是空钩无皴的,树木、枯雨和人物都是非常细笔的描写,应该说全然是赵大年、赵千你的笔墨,风格比较雅秀。

  台北故宫藏有两件名为赵孟頫款的《鹊华秋色图》,第一件是青绿的佳作,大家公认的真迹,还有一幅是赵孟頫款的这幅图,构图来说就比较舒犷。禹之鼎曾经模仿过这一本,我们通过比较来看,无论是他经营的位置,包括他的笔墨的特征都是非常近似的,有很好的一个原本的复原。

  从总的来看禹之鼎的山水画作写意是宗法郭熙、马和之这些画家,于是画面中的恢复有苍茫的、浅淡的韵味和青绿的山水则源自赵大年、赵千里、赵孟頫。在浓丽中会见到这种清雅的表现风格。

  我想他的山水画有这么多种的面目,一定有自己的道理,一定有自己的原因,我觉得是有三个方面,一个是受时代观念的影响,一个是受身边小圈子的影响,同时也会受到自身志向的影响。在那个时代,应该说明末之际董其昌提出了南北宗的理论,由于董其昌比较重南宗,于是宗学南宗的画家就非常多,成为一个时代的趋势,禹之鼎身处在其中自然而然对学习南宗山水的议事会比较强,自然也会在宋元诸家的笔墨中寻找自己的一个创作源泉。

  范围缩小一些他的身边有很多的朋友,很多的师长,我是希望从以王士祯为代表的文人,以宋洛为代表的收藏家和以王翚为代表的画家三个方面来简要地叙述。

  王士祯是一位清初的诗坛的领军人物,他自己有书画部分的收藏,同时他也有自己对书画的一个评判都收录在他自己的文集中,禹之鼎和他交往相对比较多,我了解到的至少为他画过12幅作品,其中11幅是王士祯的肖像画,两个人的相处可见一斑,王士祯的审美本身是多元的,他在跋宋洛的论画的这段表述,他认为南北宗论中推崇南宗,贬义北宗的观点他并不十分赞同,同时也指出董其昌所言的这些北宗的画家穷其高阔的风格可与史学家司马迁、班固、文学家杜甫、韩愈等这种北宗诗文相提并论,并且深为推重。我想他地位之尊、实践之高必然会对禹之鼎有所影响。

  宋洛是作为一个文人作为一个收藏家他有很好的收藏,有很好的艺术品味,禹之鼎跟他进行往来,应该说是得到了各个方面的一个提升。

  在自己的画论中宋洛从南宗到北宗都不偏废,我想这个还是给禹之鼎很大影响的。

  另外一方面宋洛还曾经收藏过禹之鼎画的《仿赵孟頫鹊华秋色图》,我想这也说明他对禹之鼎画迹的欣赏和认可。而且禹之鼎曾经为宋洛画过《六岭图》,其中两图非常精到,宠怡在记录的时候他就讲这两个图,非常像石谷的作品。我想宋洛他能借禹之鼎的画意解相似之情不仅仅是画家的作品能得到亭台的形似,更应该说在禹之鼎的山水画作品中宋洛还能体会到古人笔墨的韵致在,所以宋洛非常喜欢他的创作。

  王翚作为一个艺苑名宿应该说对禹之鼎的影响也是非常明显的,在康熙三十七年,三十五年到三十七年两年间这两个人同在京华,中间有很多的合作,形成了一种禹之鼎画像,王翚做山水补我图的一种模式,两个人的交谊并没有因为王翚的离京而产生变化。在禹之鼎晚年的时候曾经写信给王翚,那么主要是为了乔春力,向他求画。但是起首他就讲鼎久不奉先生教义。我想有可能是一种客套的话,但应该也是一种实际情况的反映,两个人的合作和交流,两个人的交流不应该仅仅是合作,我想这种画法的传授应该也是在其中的内容之中的。

  画面上从左到右先后是王蒙的《夏日山居图》后边两幅分别是王翚和禹之鼎仿王蒙的山水。我们或许可以看到是禹之鼎的山水是禹之鼎仿王蒙的山水或许是从王翚仿王蒙的山水而来的。

  刚才也讲到宠怡说禹之鼎的画作极似石谷佳作。张珩先生和徐邦达先生在自己的论述中有一个不谋而合的判断,就是以画法和构图观之似摹石谷也,这为我们认识禹之鼎的艺术原索指明了一个方向。王文启先生也指出说王石谷的笔性在学元四家时最近王蒙,我想正式王翚这种侧重王蒙笔墨意趣的阐述会给禹之鼎的绘画思想和技巧变化起到一个引领作用。

  再者这种变化面目的丰富是受到了他的自身志向的影响。中国肖像画应该说历史悠久,每一代都有很著名的画家涌现,但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肖像画的地位也逐渐降低,在清初的时候就远逊山水和花鸟这些画种。在王士祯的笔记里面他就讲“写真一技终不能与山水、竹石、花鸟等列。”应该这是一个士人阶层的谱系观念。

  刚开始到京师的时候禹之鼎是凭借自己的肖像画而饱得赞誉的,但是他并不仅仅甘于凭借肖像画而名博当世。而更希望自己通过把像主置身在大水大水之间烘托意境,甚至自己成为一个知名的山水画家来作为一个志向。通过潜心的习练,应该说实现了他个人的一个愿望,成为了肖像和山水兼善的一个名家,从留存的画迹来看他很多的作品都是用长卷的形式表现这种山川华滋的这种景象,比如这幅作品长达三米多,而镇压的肖像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比如说我们见到最长的他的肖像画卷《清凉山庄图》则长达七米多,他的创作从开始经营到真正落笔完成前后将近一年多的时间,应该说他糜费了很大的心力,我想与其把这幅画称作是肖像画,不如把它称作是一幅,不如把它看作是一幅山水的长卷。

  最后我想说就是对于他的山水画应该说当时人就有很多的评价,就像我们刚才讲到的朱彝尊还有孔尚任,包括下面说的高士其提到,包括朱昆田题诗里面讲禹郎画笔进来无。等等这些称誉,在称誉之外实际上清朝的时候已经有人看到他山水的不足,秦足永曾经就说禹之鼎的山水画册页都均模仿宋元诸家,笔墨亭云,丘壑老道,极有功力,唯韵思布惊不能超逸、生动,之传神与山水其用笔时不相同也。

        我想作为一个画家他的平心而论,他确实非常努力,而且有自己的志向,而且能达到了一定的成绩,但却是因为他接触名家比较晚,同时临仿著名的画作机会也比较晚,所以有所成绩,但是其实是面目多样,其实是有广度的在山水画创作方面,但是欠缺深度。终于使他在肖像画的群体中他可以成为一个山水的名家,而在真正的山水名家中他恐怕只能侧身中流了,我的报告结束了。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6年01月0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