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5777 雅昌公开课 >大师讲大美系列讲座>[第7集]吴为山:用雕塑重现历史(上)

视频信息

名称:大师讲大美系列讲座吴为山:用雕塑重现历史(上)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吴为山:民族魂的艺术表现之摧残的中外艺术碰撞(上)

  【雅昌讲堂】吴为山:民族魂的艺术表现之璀璨的中外艺术碰撞(下)

        【雅昌讲堂】吴为山:抗战史诗篇章——《怒吼吧  中国》

        【雅昌讲堂】吴为山:抗战史诗篇章——《全民抗战》 《胜利与和平》

        【雅昌讲堂】吴为山:用雕塑重现历史——“南京大屠杀”(下)

  

  导语:

  结合中国美术馆展出的“铸魂鉴史 珍爱和平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美术作品展”,吴为山教授以艺术家、学者的身份做题为“民族魂的艺术表现”主题讲座。吴为山教授于2005年创作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大型组雕,整个纪念雕塑分别以《家破人亡》《逃难》《冤魂呐喊》《胜利之墙》四部分组成。四组雕塑形成波澜壮阔的历史篇章,再现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情境,彰显了悲愤情感,撼人心魄。作品不仅具有刚柔相济的鲜明个性,更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这其中蕴含的不仅是吴教授注重写意、追求神形兼备的艺术理念,更是他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以贯通古今的学术修养和满腔赤诚的爱国热情融于手铸于泥的鲜明体现。在此次讲座中,吴为山教授将结合他的雕塑作品以及此次展览的策划初衷,向广大观众讲述艺术作品深厚的人文精神。

 

  

吴为山:中国美术馆馆长

  下面我们开始讲起。

  也就是我讲的如何看待这历史的事件?它是记住历史不是记住仇恨!记住历史是为了祈求和平!

  所以所选的场面及人物都是受难者,它以勾起同情和反思。这是我当时的一个定位。

  我们看这些场面铁证如山,当年照这些照片的不是像现在可以做PS,电脑上可以做的,没有这种技术,拍出来的就是拍出来的。那个刀挥舞的时候那个快,像右边这一张图杀这个的时候,杀这个俘虏兵那个刀光剑影,那个刀的速度都可以看得出来,照相机的速度稍微一慢那个刀它就模糊掉了。

  能看得出来,这都是平民。大家看看这组文字好了。

  好,这是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我觉得一个就是这个里面,这个建筑有几个特点:

  第一个它是(削建为篱),这一个建筑从高处看它是一个和平之舟,是一个船,但是从侧面看、正面看它是一个篱,(削建为篱)他的创作上当时是这样。在这个建筑下面是一个很长的一个漫长的一个水池。一个漫长的水池,看到这是一个漫长的水池。这是一个和平之舟,这是(削建为篱),这个是折断的一个径的概念把它折断了,削建为篱它有几层意思,这个地方有一个很长的通道。我想在这样一个空间里边首先特别是遥远的地方看到的时候,他不仅看到这个建筑,因为建筑是一个灰白色的,这个地方应该有一个雕塑他点题,因为是遇难同胞纪念馆,所以我们就应该是以遇难同胞的一个雕像作为主题来出现。那么遇难同胞最显著的就是一个母亲抱着她死去的孩子,这个叫《家破人亡》这个在国家公祭,也就是去年12月13号国家公祭的时候中央电视台多次出现这样一个镜头,他是千千万万受难家庭的一个缩影。他有一首诗等会儿我来介绍,所以这是一种。

  在这个漫长的这条路上,在这个地方应该做什么呢?我就想到了做一组人从里面逃难,从水池子里边,他们在水深火热之中,然后用一些代表性的逃难人物来一个一个地体现逃难者。来复活那些遇难者的灵魂,复活他们,我想这些无辜的妇女、儿童,无辜的老百姓他们在临死之前他们一定有无数的冤屈和呐喊,他们要告诉这个世界为什么?所以我就做了一组,为什么要做这一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曾经看到一个报纸上报到了有一批明星到纪念馆去的时候,到一期工程,这个地方是一期工程去的时候,他们在一边喝着可口可乐,有的喝着矿泉水一边在笑,看着那个死难的同胞名字的墙上面刻了五万多个人的名字,所以他们在一边笑着一边看着,报纸上就登出来,我想这就是一个说明几个问题:第一个说明我们现在的爱国主义教育缺少;第二个说明我们的场面,就是纪念的场馆缺少庄严肃穆,缺少一个过渡,有一些明星可能是刚刚受到很多粉丝的追捧,一下子到了这个地方以后他的情绪还没有放下来,所以我就觉得这个地方有一个漫长的道路,许许多多的人走进纪念馆的时候跟这批灵魂相遇,这批雕塑的尺度比真人稍大一点,他们可以跟他来对话。当经过几百米的漫长的对话以后走到这个纪念馆里边的时候,这个时候他们的心完全放下来了,所以我也觉得这个设计也不影响周边的通道,所有的人可以走在路上,分了两个朝向的人流,这是一组向纪念馆走的人流,这是一种从南京城逃出来的一批灵魂,他们在相遇。

  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建筑家当时就是设计一个门,就是一个拉门,但是我觉得这个地方不够,这个地方应该有一个耸起来的,跟这个三角形相配比的耸起来的一组雕塑,而这个雕塑是一个辟开的山里面有一个通道,每个人都必须经过这段通道走进纪念馆里边去,这是一个“屠宰之门”,是一个“反思之门”是一个“冤魂之门”,最后这个地方有一只冤魂的手指向苍天,叫《冤魂的呐喊》,这一组叫《逃难》。

  在走出纪念馆以后这个地方有一个和平广场,和平广场旁边为什么要和平?这是和平女神,和平广场这个地方应当要有胜利,没有胜利哪有和平呢?有一个胜利之墙。这个雕塑、这一个雕塑,这个雕塑还有《胜利之墙》这四个雕塑形成一个篇章,形成一个波澜壮阔的一个交响史诗般的,叫响乐般的,一个史诗般的一段篇章。

  好,我们下面来看这是《家破人亡》。这是水池,这是从雕塑的后面看,这是从雕塑的正面看,这是从雕塑的正面看。看看那只脚立在大地上的脚,有人跟我讲你做这个母亲抱着死去的孩子她应该是跪着的,那个时候非常痛苦,我说跪着的她不是中华民族的母亲,中华民族她应该是不屈的,但是由于过渡的悲伤以后她的身体有一点倾斜,腿有点儿弯,但是她的脚是立在大地上永远跪不下来的一双腿。所以这个尺度的把握很重要,你也不能把她做成像木头一样的,就是两个腿像柱子一样地立在那里,那也不行,这里有情绪的波动,这些模特都是我自己,我穿着他们的服装让他们给我拍照片,因为我知道这个腿、脚应该在什么样的程度里边,这是很重要的。

  这个人的身体他是用这种写意的方式来做,并不是做一个很具体的衣纹做出来的,他就像山石一样的,非常零碎这是破碎的祖国河山,一个孩子身上还有温度,软软的挂下来,但是他已经死了,他已经被日本的刺刀在日本的炸弹轰炸里边他已经削弱模糊了,各个角度来看这样一个作品。

  这一个在美术馆展览的这个雕塑是一个小稿,我做了无数不同的小稿,这是一个大稿,这个大稿一共有11米高加上底座是50公分,11.5米高,这个建筑最高的高度是18米高,当时我做这个雕塑的时候是受到很大的阻力,就是设计师他不希望我这个雕塑做这么高,说只能做5米高,但是在这样大的建筑面前如果这样一个带有符号式的一个雕塑如果是5米高的话他就没有这样的一个震撼力。雕塑在室外的空间第一设计是它的尺度,比如说大家都比较熟悉的《自由女神》,你做个3米高她会产生这样的影响吗?不可能的,所以这个尺度非常重要,当然要看什么样的题材,这个题材他似乎要做一个符号式的。这是多个角度。

  当时总指挥部协调雕塑与建筑的关系的时候就跟我讲,他说建筑师只同意你做5米,你要做12米,我当时设计是12米,他说我们可以协调到做6米,我说6米我肯定不做,太小了,在这个地方不能说明这个问题,后来他们又经过一段时间协调告诉我说你们各让3米做9米,我说做9米可以,你写下来,说这个是经过你们协调但是我是没有办法情况下这样做的,当做出来之后如果效果不好的话一定不是我的责任,我是没办法才做的,结果他们不写,指挥部不愿意写,后来不写以后,又缓了一段时间告诉我说现在经过多方协调,建筑大师齐康先生,齐康现在是国学馆也是南京大屠杀一期工程的设计者,齐康院士他说他看了以后他认为这个雕塑应该做到11米,我们现在也就希望你是不是可以做11米,好的,我说可以,11米可以,你不能说12米,11米跟12米也相差不了多少,跟建筑师的概念已经相差很大了。后来我在做好以后又增加了一个50公分的底座,这样基本上跟我原来的设计差不多,这个做好以后建筑设计师是一个大师,他本身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大师,他这个雕塑以后他很佩服,他说这个尺度就应该是这样的,他的文章里边、书里边也写到,吴良镛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叫做《雕塑的史诗》,《雕塑的史诗》专门讲到这一组雕塑他的合理性,他的创意,包括这一组雕塑它的尺度,吴良镛先生写的一篇文章很好,也就是建筑界高度地认可了这个雕塑的尺度。所以要当一个艺术家要把自己的作品立在重要的地方,又能合理地立在那里,又能按照自己的意愿立在那里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我做这件雕塑等这个尺度到最后的确定等了半年,我设计没有花多少时间,设计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就把它设计好了,就得到高度的认可,高度认可,但是就是尺度问题。

上传日期:2015年09月2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