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4717 雅昌公开课 >肯特里奇《边缘思考日》>[第8集]威廉▪肯特里奇:边缘的思考(下)

视频信息

名称:肯特里奇《边缘思考日》威廉▪肯特里奇:边缘的思考(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田霏宇对话姜斐德:肯特里奇作品和中国山水画的共同点

        田霏宇对话邱志杰:肯特里奇艺术的中国方式

        田霏宇对话汪建伟:肯特里奇坚持的艺术态度 

        田霏宇对话刘香成:肯德里奇的政治艺术语言 

                         对谈:肯特里奇在中国——从《影子队列》到《论样板戏》

                        田霏宇对话白耀邦:肯特里奇政治艺术的思考

                        威廉▪肯特里奇:边缘的思考(上)

 

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图片,这是由布达拉克拍的,78年约翰内斯堡一个小镇拍下,一个年轻芭蕾舞者站在腾架阳台,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照片的时候,我看到芭蕾舞裙,芭蕾舞鞋还有舞蹈,这个舞者愉悦的表情就好象在说,就算我跳舞的时候我仍然在幻想着跳舞,我在思考跳舞。我想成为芭蕾舞女主角或者在天鹅湖中领悟,但是梦想破碎了,不是因为藤架砸在舞者的身上。而是因为那高地草原冬天的严酷光热。

  这是一张无情的照片,里头没有给所谓的“欧洲梦”留下任何空间,从巴黎和莫斯科的舞蹈传统中心拉出一条长线,比如说约翰内斯堡阿德铼德和上海都在这个长县上,另外一段是对世界的向往,尽管和浴缸芒果讨论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让我想起来我妹妹对于芭蕾舞梦的追寻,他们在联共放会扶着扶手练习。我看到中国芭蕾舞者点着脚尖练舞的时候,他们踮起脚尖学习上膛,扔手榴弹,这是非常美感的,是一种统一,是难以实现的梦想产生的遗憾,还有差距的感觉。

  但是这种重重的联系让人出乎意料,还有一个法国诞生艺术形式在俄罗斯取得成熟,而且压到是马卡落挖甚至是迪亚发列。

  

  他被用来宣传所谓新的革命,所以你看其实在我们所说的台上和在台下无论是在剧场还是电影院当中都有一条不断鱼跃的鸿沟,舞蹈当中顶起脚尖是很自然的,这是对脚的虐待,把脚和鞋捆绑在一起了,这种情况下我还记得当时我妹妹穿舞鞋时候有泪水有伤痕,还用了碘酒,药水,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所以我们就想问,把这些不同元素放在一起怎么办,约翰内斯堡,巴黎、北京,我们这里有愿望,有冲动,希望不同故事当中找到一种联系,我们希望看这个世界和他们之间怎么样取得一种联系,这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希望推进进一步的边缘思考,那么现在这种革命的样板戏现在还是在表演,下周还会在纽约进行供应,那就是所谓的红色娘子军,所有人都是清一色的女性,而且让我们比较高兴得一些老年人在北京跟我说的,就是说这种红色娘子军是很有美感的。尽管这些妇女在跳舞的时候腿上有肉露出来,但是是充满了革命的热情,所以你根本不会有其他乱七八糟的想法,所以你看到性欲,或者革命在政治领域很少触及,但是边缘还是存在的,欲望存在的,在工作室,剧院和政委当中比比皆是。

  就是说这种欲望是存在的,也就是说在这种官方的论述当中和在这种私人内心所表达的想法当中还是存在着一定联系,个人和宏观中必然有一些联系的,那么我就在想政治领袖和随心所欲的性欲,这里不仅仅是毛,还有克林顿,卡斯特罗,南非的祖玛,肯尼迪总统,这是一个事实,特别是男权社会当中事实,这是事实存在的,我们也无法避免,所以无产阶级边缘的思考,对于毛主席的经历,我个人经历,对于终点期望,那些连接约翰内斯堡和上海的连线,如何平衡地区之间的平衡关系,我们是能感觉到的,日本人被打倒之后,国民党败在共产党下的骄傲,这之间种种希望破灭又联系在一起非常重要。

  

  还有一点边缘思考就是第七点边缘思考,四五六我没有说呢,先说第七,这一点是非常基础的,在这里我想和大家说一声对不起,我对于中国历史有一部分过份简化处理了,1952年作为中国现代化进程当中重要的一部分,就是大跃进,毛主席宣布要除四害,四害就是苍蝇,蚊子,老鼠和麻雀,特别说亚洲的树麻雀,这些麻雀他们会专门吃田地种子,如果被消灭以后我们认为当时粮食生产会得到进一步提升,如果数以千万计的麻雀被杀了,麻雀不仅仅吃粮食同时也会吃蝗虫幼虫,没有麻雀以后就有大量蝗虫,结果庄稼仍然欠收,这一系列政策之后数千万人死于了饥荒。

  所以你看到毛泽东为了消灭麻雀所采取的技术就是大量的对人民群众鼓励,他们在田野里打出大量响声,把麻雀吓得不得了,麻雀落地的时候开始敲让麻雀飞到田上,这样麻雀因为太疲劳就死了。这种灭害有效性值得商榷,不之争事实是带来巨大饥荒,大饥荒中的灾难确实损害了毛泽东在全国中的形象和权威,于是之后文化大革命就成为毛泽东巩固领袖地位的一次非常成功的尝试。但是在这种麻雀故事背后还有对于他们为了消灭麻雀,进行敲打的做法给了我很深的启示,比如说那之后几十年发生的阿拉伯之春,人们走向街头敲打着锅碗瓢盆表达着对自己领导的不满,这都给我很深的启示。

  我们再回到工作室当中,所有事情要发生两次,进行双重共振,工作室有一个振动,外部世界也要引起共鸣,这中间就是和锅碗瓢盆进行互动的邀请,因为这其实是原始性的工具可以相互碰撞和敲击产生节奏感,这是我们可以使用的工具,同时在私人和政治,个人经历和历史中有延期的,这可以成为抗议者希望、欲望,绝望与世界的隔膜,是有象征意义的,可以代表抗争着希望,欲望,绝望与世界的隔膜。同样也是一层层区分着个人与政治,希望与催泪弹与子弹之间的隔膜,这里给我自己一点提醒,就是工作室当中我们使用生铁,铝,木,勺等等,你看其实这种形象就从政治场景再次回到家庭生活环境当中了。但是现在我们再也不谈论战争了,而是回到工作室当中讨论重要的想法,这些声音是被世人所聆听到的。

  那么下面想跟大家说的这一点,其实是洛克先生的,他今天进行了发言,就是姜斐德女士曾经说过,不管在哪一个时代,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也罢,还是在其他时期也罢就提到芒果的故事,具体是这么说的1968年8月巴基斯坦总统送给毛泽东六个芒果,这件事情非常边缘化了,所以很多人谈到文化大革命相关史料的时候就忘记谈这一点了,有一部分毛泽东关于毛主席接到的礼物,但是这个芒果根本没有出现在礼物当中,所以你看这其实也是一种边缘性的思考,边缘物件进入我们视线,第二个是毛泽东没有吃掉,而是转给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组建为了控制学生运动的局面,这是一个很小的举动,我们要记住,1968年当时正是学生运动高潮,中国的各个大学各个地位红卫兵在学生运动最高潮,都是在这种情况下造反的,但是毛泽东并没有把这些芒果送给造反的学生,而是交给公民,这意味着学生运动的终结,而运动大革命主动权从学生就到了工人手中,实际上就是军队的手中,这种转变称为无私奉献,于是芒果保存起来,芒果蜡像复制品保存在玻璃柜当中。

  

  现在展示在纽约,后来送到世界各地,后来出现芒果之歌,所以大家看荒唐的这一种对普通不能再普通的水果进行神化,将伟大领袖进行了慷慨的实际提出化和实物化。成千论万的学生学习和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很多情况下被送到进穷乡僻壤进行劳动再教育,学生已经完成自己使命,重新复兴了毛泽东至高无上的定位。毛泽东是推手也是停手,是煽动者,也是监察者。

  从边缘我们看一下1968年和其它世界上的运动。我们要有平行的视角,这是毛泽东的芒果,这也是芒果代表的诸多意义当中的一层,那么我们进行展示的时候感觉芒果不是特别能引起我们的兴趣,这是我们画的唯一一个画像,我们要记住1968年中国正在进行文化大革命,但是当时5月份进行巴黎风暴的爆发,巴黎和学生运动并非像是以学生为中心文化大革命,但是两者之间有相似之处,因为这两场运动都是想充分利用学生和学者,他们当中反叛情绪,他们不依靠党派的组织了,那么在欧洲怎么可能逃出斯大林的运动呢,就像在中国毛泽东怎样利用群众热情稳固自己的革命领导力,巩固自己和政党的革命领导作用呢?

  不仅如此1968年在越南出现巨大转变,影响到了南非,所以你看巴黎,约翰内斯堡,美国南非都受到了重大变化,为什么我们会记住这一点?我记得1968年我刚刚13岁,我在约翰内斯堡而且有着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我感觉我晚生了5年还生错了国家,如果说我当时已经是18岁深处柏林或者巴黎我就可能成为学生运动中的一员,约翰内斯堡大学成员进行了学生运动,但是感觉他们只是表达自己希望世界变得更加美好的愿望,我18岁以后越战结束了,我想我什么都错过了,确实到70年代中期世界发生了变化,而且在南非本身所有的政治也是自从那时候开始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直到1994年彻底的改变。我知道要谈一下芒果政治,但是一会我们会回过头来说一点,我们要把不同画面整合联系在一起。

  在这里从1968谈到巴黎,谈到约翰内斯堡,谈到一个13岁小孩看着报纸中的照片,还有布拉格之春中,俄罗斯入侵当中年轻人当中自焚,另外一个图像我非常清楚,就是西宫僧侣自焚抵抗,这个照片是1963年的这是一个僧侣,不满当时西贡政府镇压,他坐在路边,自己身上倒满汽油最后把自己点燃了,对于我来讲这是非常惊人的,说明自己信念和决心的宣言,为这个信念怎么样付出这么多牺牲和虔诚呢?

  但是我仔细看照片时候有一个细节,自焚背后有一个汽车,我家也有一个汽车,这个是奥斯汀威敏A95,我们曾经坐着度假,上学也用这个车,这个车也在约翰内斯堡和西贡被使用,所以这是非常小的细节,这个小图片就能够把我们一下带到外部的世界,对于不同历史的链接。我们再看一下1968年的中国蔬菜政治和描绘。

  今天早期的讲座已经提到了,在中国蔬菜和花有非常明显的象征意义,比如说13世纪就有一幅莴笋象征文人雅士。还有一些惹怒宫廷画匠被发配,他们就用白色来绘画。有黑色的画就是文人画画家。还有画中杂草离杂草太近就意味着皇上没有留意这个领域和领土的状况。

  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那些被看成只重视形式没有风格的画家被批判成黑画家,他们和官员有可能丢掉工作,当然大多数时候冲突是来自于当权者之间的斗争,而艺术家只不过是他们随意可以牺牲的小组罢了。当然当我们想讨论工作室的创作当中,我们问题是艺术家应该画什么呢?是比较熟悉的革命题材,经济,芭蕾舞,还是全新的创作方式。其中表面主体永远不是艺术真实想要传达的主题。

  我最近一直在画花,有一半的原因是我从绘画当中得到乐趣,在花瓣和墨之间可以相互转换,另外一半是我不想画宏大主题了,我可以让这个画有自己生命一样的,超越画纸范围进行再创作。我们能够看到风去吹这些花瓣就能够产生很有意思的情况,但是这些画作当中我借鉴马奈,他是专门画牡丹和丁香的画家,也和隔雅的5月3日的一个相呼应,这就是工作室所出发的一条私人线索,也就是马奈是如何去画的,如何展现香槟酒杯中薄纸的光泽,他引起的回应其实是更广泛的,有另外一点的政治思考,马奈在1868年或者1869年完成了枪杀马克席诺皇帝,背叛以后又被墨西哥革命人士所抓获,随机被枪决,这个事件发生在1871年死前最后一个命令是从老家利亚斯特运来一千只夜莺,让他们在夜晚皇宫当中吟唱。

  所以我们有麻雀也有夜莺,那么他们在工作室中休息,给予不同的思考,所以马奈和这个都存在关联,与巴黎蔬果会有关联,和巴黎公社有关联,是自发式的起义。成为了后来的文化大革命学生运动当中重要的灵感来源,在1968年巴黎时候,学生们就像过了1871年巴黎公社时候一样,也挥舞着红旗,有几千面红旗,他们和历史相互呼应,我们看到1871年报纸当中写到公民们我们必须在红旗下团结一致才能保卫共和国,公社万岁共和国万岁。这面红旗被分裂了,我们想到天安门广场40万学生人手一本红报书,也是在挥舞着红旗,当然还有国旗歌,起源于巴黎,然,后传播到全世界,歌词是1871年写的,我们有各式各样的片段,比如说文化大革命,1871年革命,两种鸟等等。部分是我们在革命中不同角色的思考比如说样板戏,还有其中所描绘工人农民角色等等,是展现了破四旧的想法,他们世界的一切被样板戏分成了三类,就是好的,比较好的,还有坏的。还有很多自我批斗会。

  

  很多被批判右派分子的人会被迫做出很多奇怪的动作,都戴高帽,写着一些罪行的牌子,这和戈雅在19世纪描写屈辱的形象是相似的,这些宗教裁判所的罪人也戴高帽挂着牌子,他们象征着不容评价的争议和正统的权威。愚人之舞是样板戏准备的前奏,我们把他带到工作室中,我们觉得高帽可以作为麦克风,倒过来当做高帽的扩音器成为自己的消音工具。

  这种羞辱的方式,比如说戴高帽要说自己是坏人,被批斗等等,包括他们的学生还有周围的人都是最耻辱的一刻,比如说南非,法国,美国,中国都一样,这是一种国家屈辱,在法国共产主义已经没有了什么地位,巴黎公社最终失败了公社成员运动之后得到处决,马可西米可以换成任何牺牲的成员,他作为精神领袖之一,他写这是一场革命的必然失败。

  我们今天有高帽,有一些厨具,有白菜,有芭蕾舞鞋还有麻雀。在中国即使是文化大革命时期也有一些领袖人物写到,当时这场运动很可能失败或者即将可能失败。所以这个失败的状态是很可能的,即将的,还是必然的?也在我工作室当中有所陈列。这个最后其实是希望和失败恐惧的问题,那么我们究竟应该何去何从?中国,巴黎,法国,巴黎新的殖民主义,我们把所有的一切都纳入进来,这是无法被理解的喧嚣,我们能创造怎样戏剧呢?我们是否提一些非洲社会主义理论?还有喧嚣会占据中心。那么连贯性只是短暂性的,失败是必然的,但是是短暂的,成功是必然的但也是短暂的,失败和失败就像是两只麻雀,盘旋于法律理论与个人历史,种种声音喧嚣之下。

  现在我想做一个结尾来给大家看一下楼上的展览,这就是我笔记最后成形的作品!我现在给大家播放影片!

上传日期:2015年09月2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