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316 雅昌公开课 >[第集]

视频信息

名称: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台湾水墨的近代化历程——水墨艺博

【雅昌讲堂】刘国松:60年代至今水墨发展的一些心得

【雅昌讲堂】李振明:台湾水墨艺术现代化的一个发展

【雅昌讲堂】水墨本土化的理解——水墨艺博      

水墨艺博

  “水墨艺博”(Ink Asia)是全球首个以“水墨”为主题的大型国际艺术博览会,注重包容本土及国际视野;订在今年 12 月 18 日至 20 日于亚洲艺术品市场的地标: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透过展览销售、专题探讨及学术交流,展出参展艺廊和艺术家带来的多元化、高水平的水墨作品。

  

主讲人:李振明

  现任台湾师大美术系所教授、曾任台中师院、台中技术学院及东海大学美术系所教授、21世纪现代水墨画会副会长、国际彩墨画家联盟秘书长、一号窗画会会长、全省美展、中部美展、大墩奖、高雄奖、桃园美展、玉山奖、磺溪奖、桃城美展等评审。

  

讲座现场

  李振明:我想假设当未来我们去探讨20世纪到21世纪这段时间华人的水墨画发展的时候,恐怕真的很难去忽略掉台湾这个地区的一个发展,那在这当中恐怕真的很难去割舍掉刘国松曾经对台湾这一块土地所造成的影响,这当中很有趣的一个现象就是当国民政府在来到台湾的时候刘国松这一批人包括当时跟他年龄相仿的台湾的这些年轻创作者一直在思考着未来的国画、水墨画应该往什么地方去发展,因为来自于中原文化的部分,还有曾经在台湾被统治50年,被殖民50年的日本时代的一个影响,还有在更早之前可能台湾曾经接收到西班牙,还有葡萄牙,还有荷兰文化的冲击,所以台湾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因为有这么多的一些文化的一个冲撞,在那么一个混乱而充满希望的一个时代,我们看到当时国民政府是不是希望把复兴中华文化的这个责任带到台湾来以后,让这些年轻人能够负起这方面的责任,可是很有趣的就是包括刘国松他们这一批人似乎除了去成长他自己之外,一直也在思考一个问题,未来的文化应该往什么地方去发展,当他们发现说交给他们的这个老师不断地强调传统的重要的时候,不可否认的整个华人的文化的现代化的一个影响,恐怕还是相当大的一个部分来自于西方的一个冲撞。

  所以恐怕当时全盘西化或者希望说借着西方来活化当时的认为已经比较传统保守的水墨画的时候,引诱西方的很多的这些思潮恐怕是一个必然的现象,所以他们当时成立画会,然后也影响着他们接下来的时代的学生,我大概只是战后出生的第一代的这个部分,目前我们又在影响着接下来的下一拨的我们更年轻的创作者,我们也在思考着难道我们属于华人的特有的这种艺术文化,在经过的孙中山先生革命之后还一直要去用西方的标准来看待中国的这个水墨画吗?我想大家也知道刘国松曾经有一句在开创他现代水墨画的一句名言就是要革命,要革中锋的命,革毛笔的命,在前不久在台湾历史博物馆帮他办的一个大型的回顾展的策展人的序里面,我曾经写过这样引用当时正值在台湾太阳花学运的时候,他们的一句宣言了,就是当独裁已成事实的时候革命就是一种义务,我想当时的刘国松在那个时代他会提出这样的一个想法去组织的五月画会,希望说去讨论到底的正统的水墨画未来往前发展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因为他们当时为了这个部分还跟原来的在日据时代的这些画家的这个论述产生了一个冲突,这是一些什么才叫正统的国画,所以在那段时间曾经有所谓的正统国画之争了,当然后来整个华人艺术的一个发展不可否认的还是不断地受到西方文化的一个冲击,包括2013年我们看到在美国的大都会博物馆所办的一个以水墨为主题的一个画展叫做InkArt,这个展览里面它似乎在预告着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没有错,整个华人的一个软实力崛起的,整个华人的这个艺术我们看到也相当的蓬勃的在发展,可是到底什么才是进入21世纪的一个当代水墨呢?看来西方人似乎也想在帮我们去设定这样的一个定义,认为说未来的水墨,未来的华人艺术应该是往他们所认同的这样一个方向再发展。

  这次我们看到在香港,在水墨艺博这样的一个硬体的一个设定之下,我们似乎也看到了新的一个曙光,一道方向,在发展,也就是说除了在前面这十年我们看到整个华人在艺术市场蓬勃发展的崛起当中所谓的几大天王的这些所谓的政治波普现象,这些政治波普现象,我们看到的还是比较多运用西方创作的一些思维的一个方式,或者说受到了日本的所谓的前提文化或者说所谓的超扁平文化的这种卡漫思维的一个影响,我想在我学校里边教学的这些学生当中,不管是大学本科的或者说是硕士或者是博士的这些学生,都同样有这样的一个现象,希望艺术它是可以贴近更多的大众,这个方向确实是没有错,确实是这样,可是如果说仅止于这么浅叠的,这么表面的,那我想还是很难去反映的整个华人的,不要讲说我们一定是几千年的这样的一个历史文化,事实上整个华人艺术还是有它很特别的一种底蕴的潜藏的这个部分了。我想当刘国松他们年轻时代的时候确实满怀着一个理想,未来的当代的水墨应该往什么地方去发展,当时西方的所谓的现代主义,所谓的抽象表现的这个部分确实也对他们产生了一个影响,不过当刘国松老师的在台湾的历史博物馆展览的时候,我们为了设定这个议题的时候,最后我们并不把重点放在革命,而是放在后面的复兴,也就是说革命的目的并不见得只是为了颠覆,为了推翻,更重要的是为了复兴,为了去重建未来的发展的可能,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以刘国松为主所开拓出来的这些当代水墨的一个发展的这个现况,如果我们只是把重点放在他拓展出来的抽筋剥皮皴或者等等的这些技法或许我会更期待我们更应该去看到他背后为水墨在新的一个时代所开拓出来更多元的这个方向而喝采。也就是说在未来所开拓出来的更多元的方向恐怕才是我们要去在意的。

  包括中国大陆曾经也兴起的所谓的新文人画,这个部分或许他们是在希望传统的文人绘画体系所强调的书写性的这个部分也能够在往新的一个时代来做发展,可是当代的一个水墨似乎我们更期待除了这个部分之外,除了回顾之外前瞻的部分似乎我们可以去发展出更多的方向来影响新的一个时代,同时我们应该要找出我们自己的一个话语权,我们到底水墨由华人所酝酿出来的具有深层底蕴的这样一个水墨的一个发展,不应该只是由西方人来帮我们发言告诉我们未来的水墨应该是怎么走,既然水墨的艺术是孕育在整个华人这么长的一个历史还有这么多的一个人去努力的这个过程当中,我想这恐怕也是在这一次的香港所办的水墨艺博里面在台湾的这些水墨画圈包括是老中青这些创作者期待说或者因为这样的一个方向可以让未来的水墨更多元,我们知道当刘国松老师那一段时代里面或许帮原来具有的传统的所谓的文人画里面所强调的书写性的这个部分开拓了另外的一条道路就是所谓的绘画性跟制作性的这个部分,因为如果仅仅书写性的这个部分,当然它也是我们整个原来华人体系里面的一个水墨画的一个很重要的一个特质,可是如果仅仅在这样的一条道路上面是不是我们可以再让更年轻的时代在这个所谓的书写性之外去有更多的一个选项,包括制作性的部分,包括绘画性的这个部分的这个拓展,这个恐怕也是我们去看待台湾在从1950年代末一直主要在1960年代那一段时间的一个大明大放,当然在接下来的台湾所谓的乡土写实主义也是希望大家更去关注到脚踩的这块土地,所以才会有刘国松老师讲过的一句现代水墨就是台湾本土艺术,因为他确实是在这一块土地上面透过了多元文化的冲撞所形成出来的一个可供未来的华人在当代水墨里面发展的一个新方向,当然这不是一个唯一,因为他可能未来还有更多的一个可能性的发展,这个也是我们期待未来的水墨在新的一个时代当中有更多的一个可能性,我想未来当整个世界的一个重镇慢慢地移向亚洲,看来所谓的华人的软实力的这个部分确实有让全世界的人看到了,看到的这个部分所提出来的属于华人的这种文化艺术的这个特质具有深厚底蕴的,然后又有前瞻性的这种所谓的当代水墨的更多的可能性的部分,恐怕也正是大家所期待的。

上传日期:2015年10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