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雅昌公开课 >【雅昌讲堂2002期】刘国松:60年代至今水墨发展的一些心得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讲堂2002期】刘国松:60年代至今水墨发展的一些心得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台湾水墨的近代化历程——水墨艺博

【雅昌讲堂】刘国松:60年代至今水墨发展的一些心得

【雅昌讲堂】李振明:台湾水墨艺术现代化的一个发展

【雅昌讲堂】水墨本土化的理解——水墨艺博  

 

    

水墨艺博

  “水墨艺博”(Ink Asia)是全球首个以“水墨”为主题的大型国际艺术博览会,注重包容本土及国际视野;订在今年 12 月 18 日至 20 日于亚洲艺术品市场的地标: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透过展览销售、专题探讨及学术交流,展出参展艺廊和艺术家带来的多元化、高水平的水墨作品。

  

主讲人 刘国松

  刘国松,祖籍山东青州,1932年生于安徽蚌埠,1949年定居台湾,14岁在武昌读初中时开始学画。20岁转习西画。1956年毕业于台湾师范大学,并于同年创立五月画会。1968年成立中国水墨画学会。来香港后任教于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迄今,其间曾在美国艾奥瓦大学及威斯康辛州之史道特大学任客座教授。1977年当选为国际教育协会亚洲区会长。 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高级讲师。

  

讲座现场

  刘国松:这个讲起来很有意思。我是14岁就开始画传统中国画,但是到了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的艺术导论的老师就讲了一句话他说一切的艺术来自于生活,后来我就反省让我画了那么久的中国画都不是来自我的生活,都是来自于古人的生活,模仿古人的作品。所以到了二年级开始画水彩画、画油画的时候全是静物写生,一感觉这个才是来自于生活,所以因此就为了这一个老师的理论,我就做了一个很大的转变,结果我就觉得中国画已经六七百年没有什么发展,我觉得完全没有希望,我就把国画完全放弃就全盘西化,结果后来全盘西化毕了业之后,结果在毕业的那一个艺术创作的时候,结果就11月全省美展,我们就想我们的毕业创作的作品拿到全省美展去参加全省美展展览去拿它的奖去,结果没有想到我们四个人去参加三个人落选,一个人入选还是画的印象派,结果后来我们就发现走官办的这条路子没有希望,所以这样的话我们就才开始成立五月画会,就是我们干脆自己来办展览,所以说我们就在1956年成立然后1957年5月就展出第一届,所以说我们五月画会是台湾的现代画会第一个成立的,从那儿以后就带动了台湾的一个现代艺术的发展,但是我画了全盘西化之后,过了七年我就发现这样走也不对,这样走就完全跟着西方跑,所以那个时候我们走全盘西化跟着西方二十世纪的现代艺术走的时候,我们就骂传统的国画家不知道创作为何物,结果后来画了几年之后发现,结果骂了半天的传统国画家是模仿,结果发现自己也是在模仿,不过是模仿的对象不一样了,结果模仿的对象是西方现代,而不是中国的古典,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我们应该走在中西之间走一个新路,把两个传统把它糅合了之后走一条新路,这就是我在五月画会提出了走中西合璧,当时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吵架,到最后终于同意我的想法了,从五月画会能够在台湾有这么一点历史地位,也就是用我们中西合璧。你比如说这个陈庭诗用版画走,杨英风用雕塑走,我跟鸿钟睿跟韩湘宁就走水墨,有些还用油画走,所以说这就是当时我们开始改变,那个时候我就提出了一个中国画的现代化。为什么呢?因为看到中国的近代史就发现孙中山先生的革命只是政治和经济的,他从来没提文化,所以后来的“五四运动”的起来就是为了补充孙中山先生革命的不足,所以后来就称为“新文化运动”,但是新文化运动的时候蔡元培先生一再提出新文化运动不要忘记美术,而且甚至于呼吁用美术代替宗教,所以说结果当时的中国画家因为文人画都是读书人所画的,都是孔子的崇拜者,封建思想非常浓,结果完全没有反映,结果整个的“五四运动”变成一个文学的运动,结果到最后只是文学革命成功了,白话文代替了文言文,新时代缺重视,中国画完全没有动,到后来我们到了台湾,刚好台湾有这么一点偏安的时间,我觉得我们就应该把中国画把它革命,然后能够配合孙中山先生革命的一个整体的一个变化,所以说那个时候,结果我回到了水墨画上来之后,因为我是觉得当时我也觉得我们批评传统的中国画是因为传统的中国画画的东西都是宋元的一种形式,所以说我们因为不是生活在宋元,我们不应该画宋元形式的画及但是后来我发现我们也不是生活在,也不是生长在纽约或者巴黎,我们全盘西化也应该是不对的,所以我就提出了叫做我们要找出自己的坐标,就说我们这个自己的坐标,直的坐标是中国五六千年的文化历史,横的坐标就是受日本跟美国、欧洲的现代艺术的影响。说在这个坐标的交叉点是在台湾,所以我们应该是想我们在台湾应该创造我们自己的绘画或者文化,所以那个时候就看到很多的画家要想把中国绘画往前推展,所以因此我就提出了一个口号就是模仿新的不能代替模仿旧的,抄袭西洋的不能代替抄袭中国的。其实都是模仿、都是抄袭,所以我们应该要创作,创作我们那个时候我们只是说不是还没有提出本土的绘画,实际上我们那个时候所做的就是创造台湾本土的绘画,所以那个时候就开始就研究那个时候我也就提出了一个想法,就是说我们的画室是实验室,因为我就发现我们人类的文明史是两类人创造出来的,物质文明是科学家,精神文明是艺术家,说画家是艺术家的一部分,我说科学家之所以成为科学家,因为科学家他要先有一个新的想法,对于过去的他有所否定,然后他有一种新的想法,他要证明他这个新的想法是对你怎么样证明的,就是到实验室做实验,所以说实验最后的结果发现正好是他证明他的想法是对的,他就有所发明,他有所发明才是科学家,没有发明就不能成为科学家,最多在大学里做个教授,我说画家一样,艺术家一样,艺术家也要先有新的想法,新的观念,然后把他新的想法、新的观念,把它落实在画面上,我说等你想把你新的想法、新的观念落实在画面上的时候,用旧的传统的技法,用旧的传统的材质没办法表现怎么办,就必须做实验,所以你实验新的技法,还要开发新的材质,所以说这样的,如果你真的用新的技法,用新的材质,你把你新的想法、新的感受落实在画面上了,那你才有所创造,你有所创造才是画家,你没有创造是什么画家呢?最多也是在大学里做一个教授而已。这就是后来我为什么在香港中文大学艺术系我做系主任的时候我就首开了一个现代水墨画的课,这个现代水墨画的课就完全不临摹,不模仿古人,完全叫学生实验,做实验,你自己有什么新的想法,你来做实验,结果我就提出了刚刚主持人讲的,我就说先求异再求好,我说异,因为以前的美术教育都是新求好再求异,就把过去所有的这种古人的或者是老师的这些新的,那些旧的技法把它学会了,学好了,然后你再跟他们不同,这个观念是受了文学如同金字塔的这个教育思想的影响,但是文学如同金字塔的教育思想是通才教育,不是专业教育,所以说后来我就提出了一个口号,我说创作如同摩天大楼,你看摩天大楼每一个大楼都比金字塔高,但是他的地基没有像金字塔那么宽,所以他是求专、求精、求深而不求广,结果我后来在香港中文大学就培植了一批很有创意的学生,有的学生都在国际上都很知名,有一个郭汉生学生他已经过世了,因为他太用功,结果到最后得了肝癌,现在的这个李俊毅都是我学生教出来的,都是走这个先求异再求好的路子,所以说当然后来我也把我的这个观念也到大陆去,如果看我的这个资料的话,在60年代、70年代都是在美国跟欧洲的美术馆展览,但是到了80年代之后因为81年北京的中国画研究院成立的时候李可染先生就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成立大会,并要我拿两张画去参加他们的展览,结果我就带两张画去,结果就引起了大陆的那些画家的惊奇,大家对我的画就非常感兴趣,说是中国画怎么还可以这样画,结果后来他们的美协主席江丰就请我去展览,就在中国美术馆展览,那是1983年的2月,所以结果后来还在中央美院给我安排了三个演讲,第一个演讲就是欧美二十世纪现代艺术的发展。

  第二个演讲就是台湾现代艺术的发展,第三个演讲我就介绍现代水墨画的新技法,我就把我的这个实验室的观念就把它传播出去,结果就对大陆有很大的影响,后来大陆就产生了一批的实验水墨画家,后来2001年的时候皮道坚先生还在广东美术馆举办了一个实验水墨二十年,他那个是从80年到00年,1980年到2000年,但是同时也邀请我也参加,但是规定我的画是从60年到80年,就是比他们大陆的画家早20年,所以说他这个叫做实验水墨20年,但是我比他们早20年,所以后来对大陆后来的现代多元化的现代水墨画的发展也有了一个很大的影响,这就是我这一生里面,我就为了把中国画的现代化推向大中国、大中华地区,而且把建立一个水墨画的新传统是变成我一个终身的信仰。所以说到现在为止我还到处在鼓吹,说这一次香港特别举办一个水墨博览会,我非常的感动。我就在台湾,我就尽量地鼓动我的这些朋友大家一起来参加这次博览会,这个也是换句话也是我50年来努力的一个很好的成果吧。

上传日期:2015年10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