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雅昌公开课 >【雅昌讲堂2005期】水墨本土化的理解——水墨艺博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讲堂2005期】水墨本土化的理解——水墨艺博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台湾水墨的近代化历程——水墨艺博

【雅昌讲堂】刘国松:60年代至今水墨发展的一些心得

【雅昌讲堂】李振明:台湾水墨艺术现代化的一个发展

【雅昌讲堂】水墨本土化的理解——水墨艺博  

水墨艺博

  “水墨艺博”(Ink Asia)是全球首个以“水墨”为主题的大型国际艺术博览会,注重包容本土及国际视野;订在今年 12 月 18 日至 20 日于亚洲艺术品市场的地标: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透过展览销售、专题探讨及学术交流,展出参展艺廊和艺术家带来的多元化、高水平的水墨作品。

论坛现场

  雅昌艺术网:所以其实像我自己一个人可能我也帮观众问一些问题啦,就是像刘国松老师您的这个足迹呀几乎是踏遍了整个华人地区,包括台湾,当然从台湾也好,然后后来在您刚提到了在香港的中文大学教书以及在北京做展览,以及就是各地的这个旅游或是教学,那所以相信您对于这个华人各个地区的现代水墨的发展其实都有比较深的体认跟认识,其实我会很好奇就您这样常年的旅行下来的观察台湾的现代水墨跟其它的这些比方说大陆的也好或是香港的也好这些不同地方的水墨创作的这个生态相比之下台湾有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地方或是说可以请您谈一谈这些不同的地方它们大概有一些什么不同的特色?

  刘国松:当然了台湾是现代水墨画最早发展的一个基地了,所以后来影响到韩国、影响到日本、影响到香港、影响到东南亚,最后影响到大陆。所以说这个在最开始水墨画在台湾创作的时候受到了很大的压力。是因为主要的就是传统的画家反对,当然反对一直反对不下来之后就曾经用政治来压迫,说是我们这个都是共产党的同路人,因为共产党是要反对中国文化,要接受西方的共产思想的,所以说我们这个就是反对中国文化的这个,当然了,这个虽然是那个时候政工干部需要他们用政治力量来压迫,但是后来还是有人在背后帮我们讲话,讲话的人就是(张东炎)先生,他后来去见了蒋经国,后来跟蒋经国先生谈了一个多小时,说是这个是新旧派之争跟政治没关系,他担保我们这些年轻人不是共产党。所以结果后来蒋经国先生他说你是专家,因为他是做过板桥艺专的校长,他说你是专家你讲的我相信,叫他们以后不要乱搞了,当时那个时候他们曾经动员了徐复观先生,那个时候徐复观是东海大学中文系的系主任,他用理论来打击我们,就是说后来因为我跟他两个打笔仗两个回合因为他不懂艺术,所以结果他就引用了日本的评论家的文字他把它扭曲,之后结果《联合报》他们就把文章就把它翻译了给我,我一看,结果原来他是赞成现代艺术的,他结果把它说成反对现代艺术。所以结果这一下子徐复观先生就败下阵去了,那个时候我还以为我们打了大胜仗,其实是先生背后救了我们,所以当然台湾的这个后来从此以后就变成康庄大道,所以现代艺术发展的就非常的蓬勃,当然后来我刚刚也提到后来影响到香港,影响到最后影响到大陆,所以说这个是我们要说起来这是我们台湾的骄傲(是),因为整个的东方画系,我们讲西方画系是油画发展出来的,(是),东方画系是我们儒家文化共同提出的这些国家的水墨画(是),所以说东方画系的水墨画能够长足地发展,这都是受台湾的影响。

  雅昌艺术网:是,因为像您刚才就是提到说其实您会在台湾做这样子的一个水墨的革新,有很大一个原因跟动力也是因为希望水墨可以就是本土化,它有这个本土化成份,那相信我,我觉得本土化这个词对于香港来说肯定有可能不一样的内容,那对于大陆的艺术家来说他一定也有不一样的内容,那就您这样子教学或是这样子旅行或是展览的经验,您认为他们这些所谓本土化的内容可能着重的点跟台湾有什么不一样吗?

香港大学艺术系高级讲师 刘国松

  刘国松:是,这个很大的不一样,譬如说台湾的水墨画它还是由水墨画传统一脉相承下来的,但是大陆的水墨画就受西方的影响更大一点,所以他们把水墨有很多的水墨画家把水墨当成一个材料了,他不当成一个东方画系的一个精神所在,所以说台湾是把水墨画变成,当成一个东方画系的一个精神所在的一个传承,所以说你看2013年纽约大都会美术馆的Ink Art,台湾一个画家没有,全是大陆的,因为大陆的画家有很多他把水墨当成一种材质,然后跟装置、跟观念、跟什么这些东西结合,说美国人他一看就非常欣喜,他觉得这个东西你看中国这些水墨传统也都导入到我们美国的艺术里边来了,所以他们才举办那个展览,希望他们还保持他们主要的艺术发言权。

  雅昌艺术网:所以内容其实不一样,那承接同样的问题就是本土化部分我想要请问李振明教授,因为李老师可能是目前还在学院里面教的而且是活跃的老师、教授之一这样子,我相信在刘国松老师年代他们想象的本土化跟你在实际自己参与这个创作的时候这样的本土化跟现在你接触到的可能二十来岁的年轻的艺术家也好或是再上去三十几岁、四十几岁的艺术家他们想象中,他们理解这个本土化的内容一定也是不一样的。我很好奇说在这个部分你有没有什么观察就是有没有什么相通之处或者是相同之处在不同的时代的部分?

台湾师大美术系所教授 李振明

  李振明:就好像我们的学生有时候常常给我取一个外号叫“火锅老师”、“火锅教授”,因为他们老爱找我去吃火锅,但是在吃火锅当中跟他们会聊,当谈到就是说年轻人对于在未来华人水墨的当代化应该要怎么去发展的时候,我想姑且我们不去谈说台湾的太阳花学运或者是香港的占中的政治相关的那个部分,而是说年轻人他想要来当自己的主人,他想要去决定他未来的这个部分的时候,他们似乎还是会去很关心,我脚踩的这块土地,我想目前台湾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是突然又增加了不少的香港来台湾移民的,在台湾的一些巷弄里边的一些小店,我们看到这样一个主题报道的时候我也觉得很有趣,在采访的过程当中他们说会这样做是因为他们觉得台湾在曾经前面的这一二十年似乎经济发展是稍微比较慢的,但是似乎大家的这种慢活的,这种生活的一个方式反而让最近香港因为来自中国大陆更多进来的这些消费者让他们更蓬勃地发展,可是他们似乎觉得说台湾的这种慢活的这种概念也不错,所以现在台湾的一些南部街道的乡村当中好像似乎也看到不管是香港或者是来自于中国大陆所谓的那个背包客自助行的这个部分,所以在我观察的当中,台湾似乎在所有的华人世界里面,当然早期跟香港一样就是在面对西方的这个冲击的部分其实也是相当多,台湾又多了一个曾经跟日本被殖民50年的这样一个影响所谓的哈日现象的这个部分,因为似乎在所有华人地区里面好像台湾似乎存在着某一些的情节是对日本人并没有那么仇恨的这个部分的情况之下,所以对于所谓的卡漫文化的这个部分我想台湾接收的这个部分似乎相对的比较更多一点,可是我们也看到大陆的这些政治波普的这些画风当中来讽刺所谓的政治现象的这个部分似乎也不少,可是台湾并不会去特别针对政治的部分,而是在生活当中的这个部分,在我的那个时代虽然关心所谓的脚底下的这块土地,比如说我的创作题材可是比较多一点对台湾在经济发展当中的一种生态环境造成的这些影响的关注,或者说在慢活的生活当中去做赏鸟,去观察这些大自然的这些状况,可是现在的年轻人的这个对于生活当代的一个关照他可能是更加的生活化,当我到了台北东区以后到了西门町之后的,所感受到的这些有趣的或者是我即使是不出门,我就在家里面三宅一生,现在台湾有一些年轻人是一个宅男跟一个宅女靠着宅配就要这样过着一生的所谓的三宅一生了,就他们似乎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生活,可是他们也生活的自得其乐,在这儿当中他们所谓的生活化的部分或许跟我们那个时代的生活化的部分可能又有一些不一样,他们可能是更贴近于很直接地他的一般的生活的这个感受的这个部分,这个部分似乎我们看到反映在绘画的这个创作当中,那在这些当中我们看到对于所谓的传统笔墨的这个掌握的这个部分或者说对于大山、大水的这个题材的部分,中国大陆的这些水墨画家当然比台湾绝对强的多,可是台湾这些当代的这些年轻水墨画家也有他们强项的部分,他们似乎对于生活的感觉会更加的敏锐,对于所发生的这些现象很快地会纳入到他的创作的这个题材当中,而且这样的一个年龄似乎是越来越往这个年轻化的这样的一个发展的这个倾向。

  雅昌艺术网:谢谢李振明老师。那所以其实刚才刘国松老师谈话的是一个横向的面向,香港、大陆、台湾,横向的一个比较;李振明老师是用时间的纵轴来做一个比较就是他从他自己出发然后到现在的年轻人的创作,那其实我们可以得知的就是不管是横的或者是轴的这两条线其实交错出来的整个关于现代水墨和当代水墨的这个面貌其实非常多元而且层次是非常丰富的,就是在我们这次的水墨艺博会里面就是许总监大概会对于这样子丰富的一个面向的水墨的发展,你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或是什么样的想法来做一个呈现或是说怎么样的一个介绍让我们更多地收藏家或观众能够了解水墨这个部分?

水墨艺博总监 许剑龙

  许剑龙:其实肯定是会很丰富,因为每一个画廊他带的艺术家真的各有千秋,大家有自己的一种对水墨的见解或者是一种领悟,我自己比较希望水墨艺博可以由两个比较重要的一种表现:一个就是从传统一直走来的一种探索跟实验性,可以给我们看到一种水墨跟水墨历史一直发展到未来的一个方向性怎样去看;第二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个就是刚才李老师也谈到一些年轻人的创作,我觉得现在我们真的不可以避免就是艺术创作跟科技的发展两个集合起来,因为现在看艺术、欣赏艺术、创作艺术其实已经跟新的媒体差不多已经分不开了,所以我觉得我们在水墨艺博里面除了一些纸上的作品以外我也希望可以鼓励或者是邀请更多的一些画廊或者是他的一些艺术家一些新的想法,或者是将水墨带领到从另外一个层次或者是一种媒材上面可以表达一种传统或者是表达一种他年轻艺术家自己现在的一种经验或者是他希望可以表达一种什么的语言,一种什么话题,我觉得这样子的话水墨才可以跟当代人、当代生活发生一种密切的联系,大家会更懂得去欣赏水墨或者是从而科技多教育,一种传统的一种精神或者是一种技法在里面,我希望这个平台可以看到很多不一样的水墨艺术家的作品,我们也有一个专题就是装置,现在收到的申请是非常非常有意思的,有一些是超大型的装置,也是以不同的媒介或者是不同的呈现的方法去表达一个水墨的一个主题或者是水墨的一个作品,我觉得可以进来的时候除了见到一些大前辈、大师级的伟大作品以外也可以看到一些新的很有创意的或者是可以让我们启发到我们一种怎么去看水墨未来的一种方向的一个小小的一个预示在里边,所以另外也特别希望可以在这里预告,就是如果大家有时间一定要来听刘国松老师在我们博览会里面有一个座谈会,特别就是刘老师来到香港跟我们分享他的经验,我觉得这个也是我们今年水墨艺博的一大亮点。

  雅昌艺术网:是是。哇,今天我们的雅昌圆桌讲的内容其实非常的丰富,不知道两位老师在我们最后的尾声的时候还有没有想要补充的或是刚才我们可能差了一点点没有谈到的一些话题。

  许剑龙:或是给我一些指教或者是一些建议怎么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可以将水墨可以再往那个国际推得更高,李老师你可以分享一下吗?

  李振明:我真的很期待说许剑龙先生,因为第一次看到他因为之前是在媒体上面看到,看到本人真的这么年轻,然后希望说对于华人在进入二十一世纪的这些艺术发展的现象,让我们自己来规划处未来的这个可能性的这个部分,在没有预设前提之下,就是让他有一个好的一个平台,让多样的可能都会出现,当然在这儿当中我们还是会比较多一点去期待就是说有华人特有的这个文化底蕴的这个部分,不管他是用什么样的一个形式,这个部分我想自己主体性的这个部分我想恐怕还是我们更加的期待。

  许剑龙:这里我一定会做好的,这个部分一定会做好的。刘老师呢?

  刘国松:是是是。当然了。水墨博览会的出现是让我非常的敬仰,因为过去我们看到的博览会里面水墨画都是凤毛麟角,多少摊位里面就这么几个水墨画,而且现在能够把水墨画把它当成一个主要的一个博览会,这个的确是我想象不到的,当然过去我们晓得中国弱的时候,中国的文化被挤到边缘,所以我要在美国教过书,我在大学里问那些美国大学生说你们对于中国有多少了解?你们对中国文化有什么认识?没有人答,结果最后我就说你们认识中国吗?他们除了毛泽东。所以说你谈艺术、谈画家,他们根本完全从来没听说过。所以说现在一个文化要被人家重视,你国家一定要富、要强,所以现在亚洲四小龙先起来,然后现在中国经济又变得第二强国,所以全世界的眼光就开始往这边集中,当然你集中了之后就要看你的文化了,是吧。如果你的文化没有发展,这个叫人家瞧不起,好像暴发户,你看我就讲一个很难过的一个事情,我在美国The University of Iowa教书的时候,在那个艺术学院里有一个教雕塑的日本人,结果我们下午在课与课之间有一段时间叫,就是大家、教授休息都到那儿去喝喝茶吃点,等于英国的什么下午茶,结果呢谈起来日本人那个嚣张的不得了,你知道吗?结果明明办公室挂了一张中国人写的书法,这个是他们送给他们这个大学的,他们就挂在休息室,结果他们的人就讲哎呀你看这个Japanese怎么怎么好,我马上就说,我说这个是中国人写的中国字,我说一个片假名也没有,而且那个名字都是中国人的名字,是吧,结果他们有人说他们就聊起来了,哎呀日本人的这个庭园是怎么样伟大,怎么样伟大,他说因为西方的庭园都是几何形的,然后一眼就看光了,结果日本人每一次跟美国它的城市做姊妹市的时候就送给它们一个日本Japanese garden,完了他们就非常喜欢。就说因为他们进了Japanese garden的时候根本就看不清楚,然后都是很神秘就觉得柳暗花明又一村,结果就赞美他们日本庭园怎么怎么好,我当然就忍不住,我就说,我说日本的这个庭园我说我也去日本看过,一共就那么五六个,我说我们苏州那个庭园它一个城就比日本还多,而且我说那个庭园都是从中国去的,如果要讲日本有一点创意的话,他们叫做禅,结果谈到最后日本人忍不住了,他说我承认我们日本人承认你们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我们日本的文化是从你们中国来的,他说现在四大文明古国在哪里?他说希腊的文明是被罗马发扬光大了,他说你们中国就是希腊,我们日本是罗马,结果我听了那个时候还是1974年的时候,大陆还在文化大革命,我听了之后眼泪都流下来了,感慨万分,结果现在没有想到咱们这个四小龙起来之后大陆也跟着起来了,国家一强你这个文化就要赶快跟上去,你要不跟上去的话是不是,所以说现在而且还有一点我也在这里顺便提一下,你看犹太的画家全是犹太人把他捧起来的,说现在我们中国华人的水墨画我呼吁我们中国的收藏家要好好地多一点支持。

  许剑龙:很多朋友跟我说现在是水墨的一个难得的机遇。这一两年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年份,刚好我们也有一个大型的博览会去推水墨,当然我也非常认同你们两位老师的一种对文化的看法或者是一种价值观,我觉得因为有这个价值观,我们才会做这个水墨艺博,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就是比如说你去那个国际看不同的当代艺术博览会,然后很多的画廊就是很努力去申请,有一些画廊就是被排外,排出去了,我就觉得有些时候就是你刚才说这个话语权,这个博览会确实观众进来看到很多可能平常在一些国际的博览会看不到这些名字,可能也不认识这个,比如在香港很多藏家不会认识这个画廊,但是他们里边确实有一些很好的艺术家,尤其是在水墨这一块,我觉得这个博览会,我们不是什么论什么名气、品牌,而是最重要是它申请、它提的艺术家,艺术家本身的一种价值观,他的创作力还有他的水平,我觉得希望我可以打破这个常规,你进来了可能50%的画廊里看这个我没有听过它是什么画廊,就是看他的作品就好了,所以这个也是希望可以在这个平台可以好好地为了水墨的艺术尤其是属于我们大中华圈的水墨来做一个事情吧。

  刘国松:将来中国最伟大的画家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

  雅昌艺术网:所以今天真的很高兴谢谢两位老师,还有许剑龙总监一起来替我们分享雅昌圆桌的会议这样子,今天的会议我们大概就到这里结束,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5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