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0914 雅昌公开课 >当代学术开放讲堂>[第15集]易英:西方具有“后抽象”特性的艺术家

视频信息

名称:当代学术开放讲堂易英:西方具有“后抽象”特性的艺术家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易英:西方美术史的叙事模式——瓦萨里叙事

  【雅昌讲堂】易英:西方美术史的叙事模式——格林伯格叙事

  【雅昌讲堂】易英:抽象艺术的出现和抽象表现主义的诞生

  【雅昌讲堂】易英:极少主义和“格林伯格叙事”的终结

  【雅昌讲堂】易英:肖恩•斯库利的抽象艺术

  【雅昌讲堂】易英:后抽象的特点和当代抽象的三个基本条件

  【雅昌讲堂】易英:中国具有“后抽象”特性的艺术家

 

  导语:2015年4月17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报告厅迎来了本年度“国际艺术季”的第二场学术讲座:“易英:后抽象”,易英老师通过理论阐述和作品评述相结合的方式,在梳理抽象艺术发展脉络的同时,进一步阐明了“后抽象”的概念及其艺术发展状况。并从肖恩·斯库利的绘画出发,谈如何用当代视角解读抽象艺术及其发展。看看怎样非具象而行之,这是霍克尼之外的另一条路。

 

 

  主讲人:央美人文学院教授 易英

  易英:汉斯哈同,汉斯哈同是一个德裔的法国艺术家,他生平很有意思,他是德国人,但是他是犹太人,战争期间逃到了法国,逃到了英国,后来参加了法国的当时的自由政府,戴高乐法国的军队,后来又打回到法国,当打到德国边境的时候,当时盟军就号召德国人就不要进去了,就是你们德国人就别到德国打仗,这是你们的祖国,他就不行,他说那不行,我还得打回去,就要打回去就把腿打断了。

        所以他后来画画都是坐在轮椅上画画,这个大概在05年的时候,我们专门做过他一个展览在中国美术馆,世界美术也做了一个专题,但在中国反映很小,就是中国实际上对抽象艺术还是没什么反映,但是他在法国非常重要,而且他自己特别强调他的东方情结,像他这种画是用我们的笤帚,就是我们南方的那个竹子编的笤帚,用那个粘着油料往上画的,很有意思,竹子的笤帚画出来也像竹子,你看他这个地方画出来很像竹子,当时朱青生给他写评论特别强调他的“东方性”,他的工作室很大,很大一个工作室,里边都是什么以铲子、墩布、笤帚,就没有画画的东西,还有喷枪什么的,他全是这么弄出来的,赵无极、苏拉热还有汉斯哈同在七八十年代应该说是法国抽象艺术的三个最重要的代表人物。

  

苏珊·史密斯《绿色的金属与红色和橙色》(1987)

  苏珊史密斯,这个是我们把他叫做追求抽象艺术的语言,就是还是在探索语言性的探索,他这个是不同质地的材料,上面是一块金属板,下边也是不同的材料,完了进行了一个对比和组合。

  有导管的,这是美国的艺术家,下面一条有导管的白色空间,上面是一个极少的背景,极少的一个画面,下边一个导管好像改变了整个画面极少的性格,所以我们说他利用抽象的传统资源是当代抽象艺术一个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好象我们在中国做抽象,你就算没有西方的东西你也很难摆脱我们自己的东西,什么书法、水墨画、彩陶、甲骨文,我们很难摆脱,总会作为我们的资源,当然要用得好了。这个德国艺术家,他们是继续探讨抽象艺术的空间的可能性,他们不认为,不认为极少主义、抽象表现主义完结了抽象艺术对于艺术语言和空间的探索,所以他们对于自己的抽象艺术的评价都是说我们在继续探讨颜色、笔触和空间的关系。

  

戴维·里德《287号》(1989-90)

  这个画家也是,这是美国画家。他的画也进行了组合,但是他认为他的目的还是探讨抽象艺术的基本语言。这是一个女艺术家,我们刚才说到要回顾抽象的历史,所以她在这张画上面一个是反映了抽象艺术的功能性,她认为抽象艺术在表达的现代的都市、街道、建筑方面她认为抽象艺术就像蒙德里安的艺术一样有它现实的功能;另外一个她的画面上还有一些抽象表现主义的东西,我们可以仔细看可以看到,她又是来自一个优秀的传统,她这个画非常大,已经不完全是我们说的抽象的概念,她可以把一个房间都画上她这个东西,有点儿涂鸦一样的东西

皮埃尔·苏拉热作品

  这是苏拉热,我们说到法国的当代的抽象艺术里面三个重要的人物:就是赵无极、苏拉热和汉斯哈同。苏拉热的特点就是他是做材料,这个大概前年在蓬皮杜中心我们看到他的法国的一个展览,他的说明就说了,他说他八九十年代的时候,七八十年代或者更早一点一说到绘画这些东西就说到德国去了,就说到新表现,就说德国新表现是绘画的代表,是当时绘画的代表,丹托也说到这个问题,但是丹托说的还是比较严重,丹托说德国新表现的出现是一种资本的产物,就有点儿像我们中国前两年艺术市场很火的时候,你都不知道钱从哪儿来的,老板拿着钱找个地方投资,找个地方买画什么的,实际上七八十年代美国他是什么呢?里根在81年、82年执政以后就开始实行保守主义政策,里根的一句名言就是我们不干谁干,面对着苏联的挑衅,我们在越南的失败,这个时候美国人应该坚定信心、振作精神,所以大搞自由主义,大搞保守主义,所以使得经济上在一定程度上回升,社会资金大量溢出,这个时候一部分就在艺术市场上抢购,就催生了美国的新表现、德国的新表现,包括整个欧洲的绘画运动,所以当时很多人欢欣鼓舞说认为绘画又回来了,是不是绘画的回归?其实不是,是资本的一种表现,所以这个劲过去了,绘画又回去了,我们中国肯定也会走这条路。

  那么法国的评论就说他说实际上法国也进行了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就是说他没有搞得德国新表现那么热闹,但是我们进行了很多的实验,这个实验突出地表现在三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抽象的材料,就是说我们大量的采用了非艺术的材料来做抽象,这个当然我们现在后来说就是综合材料。

  第二个他就叫做新的策略,所谓新的策略就是我们要改变对于抽象的这种看法,以及或者在欧洲的这种文化格局里边法国怎么争取它的地位,所以比如说抽象我们不跟你走常规抽象的路线,不走美国抽象的路线,我们走出一条法国的路线,比如说材料上进行实验,而且他走的是一种冷抽象,法国的这种抽象,法国人最赋予热情的,结果没有热情的德国人搞出一个新表现,让我们法国人反着走,我们做冷抽象,所以像苏拉热的这些东西他就比较冷,他不是那种热情的东西。

  第三个就是新的资源,新的资源的开发,就不是一方面他说是我们对于传统抽象的丰富,另外一方面又要开辟新的抽象的资源,我估计他八九十年代应该指的是多元文化,从东方的、非洲的、伊斯兰的各种移民文化里边一个是让他们的文化参与进来,另外一方面是作为他们对这种文化的吸收。那些作品都非常大,我记得那个作品非常大,非常冷,都不是很好看。

  这是基弗尔的,这是我们中国比较熟悉的基弗尔,基弗尔基本上是一个具象画家,但是后来他也做了一些材料,做了一些材料的实验,画面有很强的抽象感。他也是金属、沙子、破布什么这些东西在画面上粘贴,他对中国的影响很大,带有很强的表现性。

  哥贝尔,罗伯特·哥贝尔,他这是一个大型的装置,但是他又是一个抽象,因为他是一个平面悬挂的,单色的,完了像泥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这个是一个雕塑家,雕塑上的名气非常大,他做这种平面的东西只是一个客串,这是他的雕塑,我们都应该看过他的雕塑,都把人的半截腿,半截身体、半截手在这儿放一个,那儿放一个。

  这个也是材料来做的,但是我们对这样一种抽象有时候就很难辨别,他到底是平面装置还是综合材料,还是传统的抽象绘画,平面上的这种抽象,所以他有没有一个边界或者是有没有必要有一个边界,因为他这个时候做抽象的艺术人,他也不是专门就是抽象,他也做雕塑,绘画里边他也做具象,什么都做,抽象不是他的文艺的这种选择。像这个你就搞不清楚它是装置还是什么。

  

  阿伦·卡普罗是一个著名的理论家,是偶发艺术的创始人,在50年代影响很大,他这个……他是一个原来就不是学艺术的,他有一本书我们这边翻译了叫做《艺术与生活的模糊边界》特别强调艺术的非艺术性,他里边几篇文章就是叫做“艺术的非专业教育”,就是说要想成为一个好的艺术家就必须对他不专业的教育,这个很有意思他的看法。这是他做的一个装置,但是也把它放在抽象的画里边,可能把任何一页把它拆解下来就是一个带有综合材料性质的一个抽象画。

上传日期:2015年07月2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