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3692 雅昌公开课 >薄松年《一件难得的宋画番骑图》>[第4集]薄松年:宋画《四猎骑图》的特点与价值(上)

视频信息

名称:薄松年《一件难得的宋画番骑图》薄松年:宋画《四猎骑图》的特点与价值(上)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730期】薄松年:番马画出现的社会原因

【雅昌讲堂第1731期】薄松年:契丹族番马画画家——李赞华和胡瓌

【雅昌讲堂第1732期】薄松年:番马画的发展与考证

【雅昌讲堂第1734期】薄松年:宋画《四猎骑图》的特点与价值(下)

主讲人:著名美术史论家 薄松年

  说到这儿开始说宋画《四猎骑图卷》,这个图卷我们知道它是《石渠宝笈》著录的,藏在清宫,上边有清朝从乾隆一直到嘉庆、宣统的收藏章,本身是一个横卷,是古代绘画的一种特殊的形式,在横卷上一共画了四个少数民族的猎手,四匹马,四匹马的形象和种类都不同,都有一些变化。

  第一匹马的旁边可以看到有两行字,有年的“宣和二年三月休日,宋右丞郭忠恕笔意”,有这样两行字,这两行字告诉人说这张画是宣和二年北宋末年宋徽宗时期,三月里边“笔意”是仿照那个人的或者是临摹那个人的画,临摹谁的呢?临摹宋右丞,右丞应该说是宰相,“郭忠恕笔意”,这种手段是古画为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常用的一种手段,常常抬出一个大的画家来提高这个画本身的价值,在唐朝就这样,比如说在唐朝看到马就是韩干的马,看到牛就是戴松的牛,戴牛韩马,看到宗教画就是吴道子,其实未必,唐朝借这个来抬高他的价值。

《四猎图卷》 宋人 原藏清宫

  《四猎骑图》抬出郭忠恕来,郭忠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现在简单要对郭忠恕有所了解,郭忠恕是五代后期,北宋初期的一个画家,他是北方洛阳人。一个画家常常在中国特别是一些文人常常有几个名字,有字、名字、号、别号。

        郭忠恕的字恕先,他本身是一个文人,他是一个很重要的画家,他自己很有才学,在五代的时候做过官,后汉、后周等等都做过官。古代做官不容易,靠他的才学维持生活,画画很好,写字也很好,还是一个文字学的专家,研究篆字、文字学非常有水平。宋朝时就做官,做国子博士,博士就是国家大学,博士是主持人,这个人作为一个文人有他的特点,常常对一些权贵有实力的人不买账,对太监的一些行为更看不见,常常对太监说出话来非常难听。到后来因为议论朝政遭到了处分,流放,从开封流放到登州(现山东),但是这个人画画画得非常好,是一个山水画家,尤其是精于界画,画一些建筑物,特别是最先出现画一些亭台楼阁,特别是画一些阿房宫、大明宫等,画古代一些建筑。

        这些建筑要画得非常合情合理,不能随便画的,包括结构的细节要画得非常标准,所以建筑本身有它的难点,再一个要画得非常横平竖直等等,有一些画家需要用尺子比着画,叫戒尺,用戒尺比着画就叫界画,真正有水平的画家不一定完全用尺子比着画的。界画开始是画贵族的一些亭台楼阁,再进一步发展起来表现广泛的社会生活,比如画船、画车、画城市的商店,像《清明上河图》是界画,张择端本身也是界画。

《雪霁江行图》 郭忠恕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现在郭忠恕本身留下一张画叫《雪霁江行》这样一张画。郭忠恕这张画是什么样,这张画收藏在台北,不大,两个船,下雪,有桅杆,准备要开船,很多船工在上边忙着。

  局部,船要画得非常规矩。这种界画带有一种风俗画的性质,不是画贵族生活,而是画平民生活,船夫的繁忙等等。但是郭忠恕画番马、番族从来没有过,这样来说它和郭忠恕是不搭边的,不搭界的,这一点我们非常清楚。他是属于另一种画,就是从唐朝后期发展起来的番马、番族、画少数民族生活的画,这种画属于胡瑰、李赞华这样一些画家这个流派的画。

  这张画还有一个有意思的问题,刚才题字“宣和二年三月休日”等等不伦不类,郭忠恕从来没有做过那么大的官,也没有做到右丞,完全是不靠谱的东西,也是属于胡瓌、李赞华这样番骑的门类。

《雪霁江行图》局部  郭忠恕

  这张画也不完整了,现在看到很多古画有很多是不完整的,有的你看着完整,其实是不整的,比如一张山水画画了一个山,下边有什么景物,我们现在裱成一条挂在博物馆里边看着是完整的,其实是不完整的,很可能是一扇大屏风,屏风有四条或是八条,一扇大屏风八条或者四条画着全景式的一个山水,这个屏风到后来被拆掉了,被拆开,坏了,就当中的一条裱起来,现在看起来也给他一个名字好像是完整的,其实是不完整的;还有的画因为残破了,裁开了;还有的画在整个流通过程当中出于经济的效益一张裁成两张,两张画比一张画卖钱多,所以有很多复杂的情况,有时候就不完整了。

  这张画本身就不完整,不完整在什么地方,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大船画里边桅杆上有纤绳,纤绳一直通到画外面去了,前面有拉纤的,还应该有一张画,这部分已经丢掉了。所以在南宋的时候有一个人楼錀“妙觉丹青郭恕先,幻成雪霁大江船”,这张画有没有一个考证?美国博物馆有一张画是临摹的,有这个船,但是船前边有人拉纤,所以古代的画流传过程中常常是不完整,经过改造。

  刚才我给大家讲《阴山七骑图》被反复临摹,这是古画常常出现这样一个现象,常常借一个名人的名字提高他的知名度,这也是古代的现象。还有一些画经过裁割、改造,在流传过程当中常常有的一种现象。

《四猎骑图卷》 宋人 原藏清宫

  《四猎骑图》这张画问题就来了,看着很好,四匹马各有不同的情态、情节、不同的形象,看着很好,它原来是这样的吗?原来不是这样的。现在图上看的不清楚,在清朝乾隆皇帝收藏它以后让一个宫廷画家临摹了一下,宫廷画家叫丁云鹤,兄弟两个丁云鹏、丁云鹤,丁云鹏名气更高一些。他临摹了一下我们就很清楚,这又给我们提供一种消息,是这张画经过临摹了,乾隆皇帝对这张画是有兴趣的,没有兴趣临摹它干什么,所以他让宫廷画家进行临摹,尽管画的放在整个宋画里边,比起《卓歇图》、《射骑图》赶不上,但是乾隆皇帝本身对这个画很感兴趣,叫丁云鹤给临摹了。

  这张画是经过改造的,原来是四幅小画,它不是一个长卷,是一个册页,第一个是骑马前行;第二个是架鹰;第三是看天的;第四个,这是四个册页。刚才我们看到的《观猎图》给我们一个启发,一个放马、一个追狐狸,一个射箭,这是同类的内容画不同的,这个也是,同样是少数民族打猎的情景画了一个套画,后来经过改造变成了长卷,这些现象在古代绘画流传当中也常常是出现的。

  有一个东西如果熟悉古代绘画的一些朋友应该都比较清楚,在辽宁省博物有一个镇馆之宝周肪画的《錾花仕女图》,衣服纱,几个宫廷妇女头上戴大牡丹花很漂亮,那个是屏风,古代的屏风和现在的观念不同,现在屏风都是大屏风,靠墙的大屏风,一人多高,在古代不同的情况有不同的屏风,床上有床屏,古代绘画有小的屏风,床的周围有床围子,《韩熙载夜宴图》有一个横着的画,这些东西常常被人揭下来以后裱成卷,改造了。《錾花仕女图》把几扇屏风凑在一起凑成一个横卷,经过改造。

《四猎骑图卷》改造前的四幅画

  《四猎骑图》也是经过改造,原来是四幅画改造成一幅画。改造成一幅画他改造的还是比较成功的,成功什么地方呢?整个环境空间开放起来,扩大起来,仿佛这四个人在一个非常广大的荒原上边打猎,这一点是改造是比较成功的。这四个人的形象改造成这样的横卷,四个人的形象各有自己的特点:

  第一个人骑着一匹马,非常兴致勃勃地往前走,手里边拿着弓,穿着窄袖的衣服;这个人整个的形象比较鲜明比较清楚,他不是契丹族,契丹族在前边鬓角这是,他后边有几个辫子前边剃得非常光的应该是女真族,满族的祖先,所以这张画别的呈现不太鲜明,我认为恐怕表现的不是一个民族,而是表现各自的民族,不同的民族,这些民族需要我们来加以研究,当然这张画比较残破,所以他是四张画裱成一张画,各有一些不同的特点。这个马在兴奋地往前走,非常高兴,表现打猎这样的一种情况。

《四猎骑图卷》第二幅

  第二个有他的特点,他的头发不一样,头发前边有,仿佛是髡顶,头剃了一圈,属于另外一个名字,这个名字不像刚才骑着马,他已经下马,在整理鹰,仿佛马上要放鹰、出猎,马经过一段走的过程,在这儿暂时休息,这个人手里边驾着鹰,戴着皮帽子非常稳定地站着,穿着皮衣服,是这样一个形象,小眼睛,又是这样一个特点,跟刚才无论在形象上、情绪上都是不同的。像这种大驾鹰,和刚才我们看的台北的《回猎图》这样的驾鹰,这种行猎的方式有共同的特点。

  第三个是在马上向天了望,仿佛在寻找猎物,和前两个又不同,一个是兴致勃勃出猎,一个是整理鹰,这个向天上寻找猎物,向空中看,马是静止的,人有一种精神活动,在找猎物,这个神态画得是比较好的。

  第四个比较特别,他是已经打猎成,马身上放着很多猎物,被打的野兽,他在整理一个箭杆,猎手单独放一下幻灯他在整理箭杆看直不直。一个眼睁着,一个眼闭着,在看,马已经很累了,所以这四个人的精神状态可以说是刻画各不相同,这个叫传神,这张画是不是传神,传神才深入,不传神累成死人一样就不成了。

上传日期:2015年06月2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