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434 雅昌公开课 >关于城市记忆与想象的多重叙事>[第6集]齐晓瑾:关于城市记忆与想象的多重叙事——古城新生

视频信息

名称:关于城市记忆与想象的多重叙事齐晓瑾:关于城市记忆与想象的多重叙事——古城新生
 

主讲人介绍:

齐晓瑾:城市研究者 策展人

齐晓瑾

  很荣幸最后一个发言,然后可能需要稍微自我介绍一下,我自己是比较喜欢城市,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也去过一百个城市以上,我会比较喜欢选择那种会走过很多地方的路线,然后因为喜欢城市所以我后来就选择在一个研究城市的机构来工作,我工作的地方它以前是叫做历史城市研究所,那么我们工作叫做保护规划,其实我理解保护规划一定程度上它是一种反规划,因为它是希望能够理解一个地方它本来的脉络,然后它有什么样的东西,包括这里的人是什么样,来避免那种千篇一律的规划去不顾原来去一个地方的状况。那么,这张图其实前一段时间我和一个就是委托我们来做一个研究的政府部门来沟通,那么这张图是联合国的一个小册子,这个册子叫《城新生》,在这一页上他讲城市有非常多不同的层次,如果从规划的角度上来讲的话我想传统规划经常处理的是包括地文、水文,包括基础设施,建城环境、城市构筑物这些问题,总体规划和一些专项规划会涉及到地形、涉及到经济过程,但是形成一个综合的城市的东西有开放空间还是非常重要的,然后社会价值以及今天其实很多人谈到的我觉得都是属于文化实践,那么可能我们最近的议题最密切相关的其实是多元和认同,包括刚才吴浩讲到的就是对废墟的一个领悟。为什么在现代的城市去强调多元和认同,其实这是历史的教训和历史的经验,以及人们一些反思之后的东西。其实一开始林萌在跟我谈到这个议题的时候,我略作了一下构思,然后我在想其实今天的矛盾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可能存在着三种对北京的想象。

  第一种想象其实非常有意思我觉得是刚才祥子老师和王卫老师为代表的就是这些在进行非常好的文化实践的艺术家们以及城市最有活力的这些文化活力的塑造者们其实是把北京想象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都市,他应该是有很好的公共性,然后他是多元包容的。那么大家可以参与起来用自己的材质去塑造一种像其他非常有魅力的都市一样的这种美好的生活,而且这种美好的生活他会基于这个城市独特的地点给人的非常多的感受。然后再通过用艺术的手段来让,就是进行让人们来参与到观念互动中间。其实我想这也是我北京这个城市生活十多年里面在这个城市接受到的教育,那么前一段时间我和一位西城区的老北京聊,他说他其实经历了四次搬家,从一环到二环,从二环到三环,现在住在五环外,那么他说他会回到原来曾经住过的那些小巷子里面去,然后我想他看到的东西代表着现在二环内仍然存在的一种现实,很多的院子在夏天下雨的时候会有严重的积水,然后也没有家庭使用的这种卫生间,那么其实这样的生活所涉及的很多人就是刚才何立华提到的那些觉得第一种对国际都市的想象觉得干扰他们生活的那一批人,其实这是同时存在的,那么第三种想象其实现在在日渐影响我们的生活,这也是我在北京总规里面非常惊讶地读到的,他说要让二环能静下来,然后要保持一个由灰墙绿树所映衬的金黄色的宫殿和青绿色的王府,这样的一个整体的形象,那么我想其实这种对北京的想象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历史性的幻影,其实这三种对北京的想象是同时存在的。那么我们就是怎么说呢?可能这个是我在来之前想到的,然后也和林萌沟通,一个城市它有非常多的层次,但是对于城市来说真的非常重要的是对这个城市的想象,我们有没有可能通过对话然后通过我们的艺术活动,通过我们的沟通来去让不同的人最后能够想象一个共同的未来,我想可能这是我们每个人不管是作为规划师还是作为艺术家,还是作为居民居民这些作为社会的行动者可能的一个应该去尝试扮演的角色或者说是唯一的一条道路来想。

  那么其实这张图是一种表面的一个总结,一个系统。

  下面我想给大家看的呢是我自己的一个工作:

  我们一个团队在福建的泉州一个乡村做了一些比较深入的读书室和文献的研究,参加了今年的香港双年展,在为了因为我们的研究可能比较内向,那么为了让去看展的人能够快速地去理解这个地方什么样,我们请了一个上海的团队来对这个地方做了一个一分钟的纪录片。

  就是其实一开始我对自己的想象是我觉得我应该是作为一个城市的研究者,然后有机会去研究这个一片有千年历史的乡村,而且去目睹它在先是它在商业上已经比较成功了,然后因为这个城市它有非常多成功的企业,然后包括上市公司,然后他们要进行商务活动的时候就发现说我们缺少一个城市形象,然后这个时候他们就说我们就把市中心的那个村子给推平了去盖高楼吧。我们去看这个地方其实是看到一个非常有活力的村落,它在快速地变成城市的过程中间这里的人怎么做的。那么去观察和访问这个过程的时候,我们发现这个地方的记忆它的历史记忆特别的深,然后也特别的长久,这里的几个家族在这儿确实是一时居住了可能有几百年,甚至将近一千年了,他们也留下了那个时候就是很早的历史记载,包括宋代的时候他们家都为地方做了什么样的贡献,然后刚才看到的里面的一些这个仪式活动,我们看明白的时候这儿的人写的书会发现这个仪式活动当时的活动跟现在的活动基本上从可以看到的东西来说它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这儿的人他能够在一千年里面去维系自己的记忆,然后能够一直和这个土地有着很密切的一个关系,但是我们去跟北京对照的话会发现其实一百年前生活在这儿的人,两百年前生活在这儿的人,他们有他们的尊严,然后其实我觉得老北京也都是非常的在意尊严这个问题的,但是很多东西已经就是在大城市里面很多东西他消失的非常快,然后的很快,他不像在乡村里面可能其实有着更强的一个生命力去不管是通过写书还是通过家谱,还是通过这些仪式活来有很强的一个延续,我想一方面这是人居住在城市里面,这就像白居易说这个是白居易说吗?说居在长安大不易,在城市生活其实对人身也构成损害的,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在城市里面其实是非常珍惜只有城市才会有的特别复杂多变的这种精神生活。

  好吧。我可能就先说到这儿

上传日期:2018年02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