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602 雅昌公开课 >《乡村文化遗产保育与传承》>[第1集]吴海飞:浅谈乡村遗产保护

视频信息

名称:《乡村文化遗产保育与传承》吴海飞:浅谈乡村遗产保护
 

  主讲人介绍:

  吴海飞:乡隅香舍创始人。毕业于吉林建筑大学,自2000年起,曾前后任职北京巨匠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北京中广国际建筑设计研究院、北京中华建规划设计研究院,并于2007至2016年任北京清华规划设计研究院(现北京同衡规划院)建筑设计一所所长。2016年于京郊延庆创立乡隅香舍。

吴海飞

  导语: 本次讨论将聚焦当下中国正以惊人的加速度火热进行乡村建设运动,邀请建筑师、学者、戏剧导演和民宿经营者分享其个人独特的乡村实践经验,在经验的互文中共同面对乡村物质文化遗产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育与传承这一课题,并通过对实地田野考查和介入活动中与当地社群的直接互动的分享及相关思考,建立起某种关于“乡土中国”及“乡村现代化”概念的由点及面的集体观察。

  主题:乡村文化遗产保育与传承

  第一部分:浅谈乡村遗产保护

  好,下面我就谈谈我个人对乡村遗产的一个个人观点,刚才说过,其实在中国的乡村到底有多牛,其实主要是在于用陈老的话来说世界有三大规模,中国的乡村,中国的乡村的农耕是农耕文明的最大载体,所以他在国际的地位,包括对中国人来说都是有非常不可磨灭的一个重要的一个遗产,对于乡村遗产它实际中也包括很多东西,我们在谈保护的时候有的人可能谈的是农业保护,有的人谈的可能是景观丰富性的这种生物多样性的这种保护,也有的人是对人文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但是在这个后面其实还有更多我们看不见的,就比如说它的保护中就像背后的生活一样,所以在这样的一个学科面前,我们去怎么去来认知它,其实在乡村遗产它这个探讨包括现在所谓的这门学科是一种比很多东西都要新,虽然三千多年我们都去研究它或者是在经历,所以在国际上也有对乡村遗产的几个分类,大致的分类分为三类:

  一个是农业文化遗产,这个就含生物丰富多样性的,这种景观系统跟农业系统相关。

 

北京 爨底下

  第二个就是乡土建筑遗产,这就像我们看到像红村也好,或者是像咱们北京的爨底下,这些村子它都属于一个乡土建筑的一个遗产。另外一个就是民俗文化遗产,也就是通俗的理解就是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比如说对工具的使用,对一种建筑技术,或者是一些戏剧类的,或者是一些文化传承的东西,它是一个重要的板块,所以叫文化民俗文化遗产。

  中国的乡村有多少,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不知道在座的,有没有人去百度过这件事情,其实不管从哪个数据来说,目前都是一个争议,有的人说380万,但是在住建部这儿有一个数据是220万左右,不知道最终准不准,但是只能说明非常大,传统村落有多少,红色的点都是传统村落,这些传统村落都是我们有待保护,跟未来需要解决的乡村的一个部分,我们大部分集中在中南部,在住建部第一批评出来的传统村落中,就有四千多个,它的数额非常庞大,谈乡村我觉得最避免不开的就是,谈乡村社会结构的一个背景,因为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下,它的保护措施一定是不一样的,就相当于你在家庭里做决策,你要了解你的家庭经济背景,跟人员结构背景,所以在正常的社会来说整个人类,走过这几千文明都是从金字塔的,一个社会结构向橄榄盒的这个结构来过渡,但是中国是不是现在处于这样的一个状况?

  但是中国恰恰还不是,其实在这个里面我们能看到这个东西像什么,其实像哑铃,就像一个哑铃,这是周其仁在《城乡中国》的时候,提出的这样一个观点,就是“哑铃社会”,也就是我们大移民来说,在中国来说是全世界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规模的一次人类迁徙,这个迁徙我们当时我在设计院的时候,当时有一个数据统计,包括像美国不到两亿的人口迁徙,要达到了将近30年,可是中国完成了65%的迁徙居然用了十五年,所以速度之快,在这里面形成的一个问题,就是城里人有7.5亿,村里人有6.2亿,还有将近3亿人口,这些人处于城里人还是乡村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就是属于一个两边,都是一样对等的社会结构,所以黄色的部分,就是指的是中国的中产阶级,但是这个中产阶级是带引号的,到底何为“中产阶级”?

 

陆铭 《大国大城》

  所以现在中国乡村遗产的一个背景,就在这个背景之下产生的,这个背景产生的一个原因是什么?在陆铭在他的《大国大城》里头来说,任何一个国家在发展的时候,它只有不停地从一个小城市中城市,到超大城市发展的时候以摊平,它整个大城市的成本来为核心的一个竞争力,这样的话它的成本变薄之后,它的整个社会教育在不断提升,这个时候为我们跻身于发达国家,提供了很好的一个一种理论依据,所以这种趋势在国际上是很难逆的,基本上不管你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它都是按照这个趋势向前走,在这个哑铃社会之下,它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其实周其仁在《城乡中国》里头,也简单地说了一下,但是我们粗暴地理解就是一个叫剪刀差的手段,来造成了我们现在的哑铃社会,剪刀差首先来自于当时的俄国,也就是俄罗斯的时候,那个时候为了发展工业,快速的发展工业让它在整个世界体系之内,达到它的那个快速高速的竞争力,所以在工贸跟农贸之间的对比,它们之间的差异就是剪刀差,也就是用我们工业产品来置换农业产品的时候,农业产品是不值钱的,所以用这个剪刀差来提高,我们现在的中国的这个工业产品的竞争力,发达国家它也是在用剪刀差来去,遏制发展中国家的这个中低产品的准入门槛,而包括高端产品的制造效应,所这是剪刀差形成的一个过程,他带来的一个对我们乡村保护,带来的遗产保护带来的影响是什么呢?

  其实温铁军在《八次危机》里,也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总结来说就是它实际中,会让我们的土地价值会变低,对乡村的土地价值会变低,中国一共从1949年开始,包括1949-1950几乎是不到十年,就有一次经济危机,但是这些经济危机真正的化解,都是靠农村来化解的,农村这个化解我们就很明白了,农村就是我们农贸的板块,所以剪刀差剪的是从低点也就是不平等,就是农村他用土地来摊销这个成本。

  对乡村遗产遗产的第二个影响来说,就是土地产权的不流通,因为现在造成的状况来说,就是导致了我们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一个经济上的话题,就是土地要不要私有化、要不要自由流转,但是这个情况来说我们天天都在猜测,但是走不走,需不需要都跟我们刚才说的这些事情是有关系的。那作为农民来说,他唯一的社会保障他只有土地,但是作为我们在座的人来说,是从土地走过来,我们有五险一金,有社会保障体系,及所以这个社会保障体系,是来完善我们现在的平衡的,这个生产资料的一种手段,在乡村的话只有土地作为这种,唯一的依靠的时候,它的流通性就很难通过政府的重要决策,去把它一竿子就是一刀切一样,把它变成土地流转,其实在中国的话示范非常多,不管是河南还是在重庆,包括在北京的各个区域,都有这样的一个尝试,包括重庆的话,就是农民把你的宅基地拿出来,置换一套住宅,把你的土地也就是农耕,咱们说叫基本农田拿过来换你的社保,所以这是一种解决方式,但是中国的乡村刚才看了有200多万个,之后在传统村落有好几千个,每个地域的文化不一样,它所处的历史背景也不一样,所以说这种方法也不适用于每一个村。

 

温铁军 《八次危机》

  这样的话就形成了第三个一个影响,就是造成农村空心化的一种现状,空心化大伙儿都会明白,现在有一个状况就是,我们现在找个地方去施工你都找不着人,能找到的人基本上都是老人居多,因为年轻的人我们看不到,基本都被这几个大的产业信息,产业基本都替代了,像他们比如说顺丰,比如说像阿里巴巴这些把年轻人这个市场,基本上他们给很好的一个社保,每个月能达到8000以上的薪水,所以回头来算帐,这个土地肯定是不值钱了,这些人就会流走,而且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相当于对教育的移出,还有你升学之后的户口迁移变成集体户口,这些东西都是对乡村现有的,当初的一种价值的稀释。在这种情况之下土地流通性差,劳动力空心化,包括观念文化滞后,保护主体的零散性的情况之下,就是到底如何保护这个,这个课题对于我们来说,也此时此刻都希望能达到的一种,交流的一种灵感性,因为没有人说的可能是最准的,也不一定有人说的是差的,但是在每个不同的区域,可能会产生一个好的创作,一个新的思维,有可能会以点带面来起到他的作用。那保护什么,基本上咱刚才看到了,在官方上就是这三个东西,一个是农业文明遗产的,丰富多样性的保护为核心的。

  第二个就是建筑文化遗产;第三个就是民俗文化遗产,也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第四个也就是陈志华说的,更重要的是保护它后面的生活,但是在这个保护中,我们正常的一个解决逻辑就是很暴力,就是要么赶走一批农民来一堆新的人,这个时候也能解决,现在北京其实这么干还不在少数,相当于以一种方式把你挪到城乡接合部了,或者把你新盖一个乡村的一个楼房,把你迁徙上去,之后把宅基地腾出来,用另一拨人来经营来去产生一种,新的社会形态。

  第二个就是保留村民,房子随便盖,但是这个再说回来,只有我看在国内有几个试点,是可以这么做的,大部分特别在北京,肯定是很难的一件操作方式。

 

古乡村

  第三个就是我们国家要有很多钱,我可以扶植你共建整个这个村子,共同的他们说这个资金,把所谓的乡村遗产保护的多元化的,社会人的主体放到这个村子里,这可能是一种方式,但是这种方式,其实单个选择解决都是一个问题,面临的我们对这件事情的一个核心的思想,我个人是这样想的,就是我引用了冯老的一句话,就是两个关键:一个是发展生产,一个是改善生活,大伙儿都知道发展生产改善生活,当你以什么样的方式来弄呢,其实用大数据来说或者是从趋势来看,全世界在这个规律上基本上很相似,他都是最终达到城乡互通的这样一个模式,他的本源的问题,实际是他的居住单元的变化,就是对现代乡村的一个重构,我指的重构是他的组织结构重构。第二个就是一种方法叫社区营造。

  我的个想就是两点:一是自上而下管理;另外一个是自下而上,以前的时候保护乡村,都是政府为主导的,可能旅游参与,最终企业介入是一个自上而下的,一种单方的一个系统思维,但是对于乡村保护的主体跟使用者,在法律上一定是属于村民的,但是村民却没有参与进来,我觉得这个一定是有它的绝对性的问题,那自下而上实际在这个过程中,就解决了村民共同参与共建的一个问题,这些东西叠合在一起,实际从自上而下,就是联合调研 定标 一对一定责,举个例子来说就是几个部委可以联合地去调研,他们在调研的时候发现了古村落,他就可以把这个传统的村落,进行一个标准的一对一的制定,专家还有包括像村里,或有社会的人都属于定责制,就是你可以一直持续不断地,通过这种方式像追责一样,自上而下就是属于共建,这个是我个人的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有我个人的一个小理解,这个理解不代表大众,只是拿出来跟过大伙儿分享,其实天天,从习大大开始说也在谈乡村,也在谈乡愁。其实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解,但是并不一定对,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我觉得乡与愁到底是什么。

  其实看这张图,这张图实际是真正的咱们叫做乡绅,乡绅是在我们土改之前,1949年土改之前的时候,存在的社会的结构体制,我们现在去欧洲 美国或者是去日本也好,看到的乡村它跟我们唯一的不同点,是它的体系是独立的,它有自己的共建体系。它有自己的医疗诊所,有自己的决策的东西,有自己所有的供给体系,所以它是独立的,可是在中国目前为止几乎是很少有,除了实验性的或者是在实验性的过程中的,这些所谓的乡我们以前都提一个叫家乡,家乡来源于本旨是当时是500户为一等,1500户为一乡,这个时候有了家乡的概念,所以我们所谓的乡愁也好,还是所谓的乡绅也好,到底就是指的是什么,我们到底保护的除了刚才那个说的那几个之外,它又是什么。

 

古乡村

  在中国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情,我们五四运动也好,还是到近现代的好多的这些,大家都是来自于乡村的精英阶层,也就是乡党的自治领袖,这些人当时的一个社会地位,就相当于我们现在社会的城乡接合部,他们只是以人为单位,以村为体作为载体,那个时候有一句话叫做,皇权不下县,就是皇上我不管怎么去来管,他不会管县以下的,当地的村民他在自己选举的高考的时候,就是包括在结婚 育子,包括所有这一系列东西的时候,这些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的时候,都在本村就可以解决,这是他自我生长的一种非常好的结构,所以我说中国在下乡来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应该是找回某一种组织。

  这个事情有多难呢?也不能说是我们都是打叹号!因为中国乡村确实量巨大,200多万村落,住建部评的就有5000多个,但是我个人觉得,以这种“再下乡”“新农村”为主要方向的,乡村尝试的这种模式,应该是未来的一个主体,它通过共建跟社区营造去来改善,我们现在乡村现在面临的,这些包括剪刀差也好,包括现在整个社会结构的零散也好,一些相关问题,作为乡村其实切入点就变得很多了,这是我们能看到的,比如说这两年比较火的民宿也好,还有小农经济也好,还有说政府为主导的叫特色小镇也好,包括这种城乡以前提的城乡接合部,包括乡村旅游,乡村旅游现在很多人都已经开始渐渐害怕了,因为几乎旅游纯旅游的东西,都是以效率为清单,利益为保障的一种模式,所以更多的时候带来的不是保护,可能是另一种改变,用不好听的话来说,就是城市病的一种传染。

 

北京 延庆

  对于我个人来说从建筑设计到现在来说,是以民宿方式进入这个村,这也是我在经营了两年之后的一个改善,我在北京的这个延庆,延庆这个地方我们做了一个小民宿,它是在北京相对来说,上风上水的一个地方就是十三陵,我们的长城永远必须是连着的,但是十三陵正对着这一块是必须是开口的,也就是属于风水宝地,我们就在这个开口的下面这个村子,叫香峪村,我们做了一个民宿,这个民宿的本体原来是我的个人的一个工作室,后来的时候喜欢上之后,把它加上了一个卫生间,就变成了一个民宿,我们当初的时候也尝试了很多,这种跟村民,最初的时候我们是以自己个人意愿,来做什么统筹 规划,包括找工人也好,包括运营都是自我思路,但是后来发现这条路根本就,走起来非常的有问题,我们就开始尝试在这个村子里,不管是餐饮还是农产品,还是说所有的项目活动,我们包括开的木工坊也好,开的其他的手作课程也好,包括各种项目都跟村民,后来共建在一起的时候,这个矛盾渐渐的就消失了,渐渐的消失了。

  就是它我们不能孤立地看,我们进入村落的一个个体,更多的我们是想把自己从一个点出发,变成一个社区营造的一个星星之火,我们去年也相当于把那个村里的这些东西打包,比如说农产品,类似板栗 核桃,我们帮他们卖了很多,就用公众号的方式去解决了,村民非常非常开心,当初原来对我们包括有意见的,经过这些事情之后,一卖卖了他们家了上千斤的时候,他简直开心的不得了,我们也在陆续通过我们,乡隅香舍乡村的一个小民宿来去对社会宣扬,我们包括对于村子的一个知名度,通过这个知名度,我们尽量地去达到一个共建的状态,整个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在努力的过程中,因为乡村比我们想象的复杂,而且都是差异化很大的,所以我们会更加的努力在这个板块,也更多的去吸取一些,各行各业的专家、不同的视野,来完善我们对乡村的立体思维,包括多认知的一个角度。

  今天我分享的内容就是这些,感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0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