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0495 雅昌公开课 >王惠民:敦煌莫高窟第320窟大方等陀罗尼经考释>[第1集]王惠民:敦煌莫高窟第320窟大方等陀罗尼经考释(上)

视频信息

名称:王惠民:敦煌莫高窟第320窟大方等陀罗尼经考释王惠民:敦煌莫高窟第320窟大方等陀罗尼经考释(上)
 

  导语:长安,是古丝绸之路的起点,敦煌则是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之一,为促进丝绸之路学术研究,由陕西历史博物馆和敦煌研究院合作举办“长安与丝路学术论坛”。专家围绕丝路与长安研究,从丝绸之路历史文化研究、丝绸之路考古与艺术研究、丝绸之路出土文献研究、长安与敦煌历史文化等相关方面问题,展开专题报告与学术研讨。  

  王惠民发言

  主持人、各位老师、各位同仁大家好!我今天报告的题目是敦煌莫高窟第320窟大方等陀罗尼经考释。敦煌比画有4500平方米,其中经变画有35种左右,但是大方等陀罗尼经变没有发现,我认为敦煌第320窟南壁的一扑经变可能是大方等陀罗尼经变。《大方等陀罗尼经》主要的内容是它一共分四卷,不是特别长,一共有五品,五品就是北梁时期有一个沙门法众他在张掖翻译的。这个经属于早期的杂密经典,其中有大量的内容表示忏悔的,所以受到中国佛教的重视,翻译之后就非常流行,首先我介绍这部经的流传情况。

  第一,敦煌《大方等陀罗尼经》的写本,敦煌藏经洞出土有6万卷文书,其中《大方等陀罗尼经》有50件左右。大部分都是北朝时期写经的,其中最早的有具体纪年的是英国藏的英国藏的S.6727号为北魏延昌三年(514年)写经。待会我们看一张图,这个保存的非常好。一共有4.4米长,另外一件也是英国藏的S.1524号它长有9米,也是比较长的,有正光二年讫记,521年的。大家都知道斯坦因是不懂汉语的,他到敦煌去只能捡字好看一点,卷子比较完整一点的敦煌文物带回英国,而伯希和是懂汉文的,所以他带回法国去的,从敦煌带到法国去的文物质量要比斯坦因的质量高。但是斯坦因因为选择比较漂亮的一些也是比较有价值的,比如说这两件,《大方等陀罗尼经》斯坦因也是一眼就看上就带回英国去了,斯坦因和伯希和到敦煌倒卖文物的一个特点。这就是那写经,延昌三年讫记 敦煌正,专门有写经的人抄写经,所以非常规范。时间比较早,这是开头的那一页,这是另外斯坦因后面那一件,就是正光二年10月上旬写的。

  

  莫高窟

  《大方等陀罗尼经》的信仰在敦煌还有以下的几个体现,除了写经之外,莫高窟第285窟北壁一共画了八佛。以前一直认为是过去七佛这样的推测,但是有几个佛的佛名是有具体名称的。比如说第一个佛它直接就说是无量寿佛,大家都知道过去七佛或者是任何一个佛经上的第一个佛不是无量寿佛,把无量寿佛作为很多佛里面的第一个佛,就是《大方等陀罗尼经》。所以有老师他们认为莫高窟第285窟北壁的八佛可能是根据《大方等陀罗尼经》绘制的。这个洞窟有具体的年代, 539年建造的,所以这也是跟这个写经的年代基本接近一个流传情况。

  这是西魏的一个洞窟,就是431号洞窟,这次来开会其实我们还有一个同仁叫马兆民,她本来是要宣读这样的一篇论文,就是这个中心柱的南面这里有一个骑马的一个人,对应的一个位置上也有一个骑象的一个人物,马兆民女士她认为这两个人不像太子的形象而是像仙人的形象。而是她认为为这一组图像应该是《大方等陀罗尼经》的十二梦王图像,因为时间的关系,很遗憾她不能在这个大会上宣读这篇论文,所以我们期待她这篇论文将来早日发表,我也赞同它这个观点。这个可能是《大方等陀罗尼经》提到的十二梦王就是十二个神王。这部经就是说如果大家做梦梦见一个神人骑着一个白象就会发生什么什么事情,就是占卜一样的一个内容。山东是北朝北齐时候佛教一个重点的一个区域,所以在山东临朐一个明道寺出土的一个造像石头上面刻的十法王子的名字,这些记的名字也主要见于《大方等陀罗尼经》,也就是说《大方等陀罗尼经》卷二提到了这些人的王子的名字,就是这个王子,实际上是一个菩萨的意思,翻译的时候,所以张先生他们也认为明道寺的这一件造像与《大方等陀罗尼经》信仰是有关系的。

  

  阿旃陀石窟

  最重要的一件造像是1996年在山西省发现了一件北齐乾明元年的一些石刻,560年,它上面完整的刻了《大方等陀罗尼经》所记载的十二梦王的像和名称,因为有文字记载也有图像,所以我们可以判定为是《大方等陀罗尼经》的十二梦王。关于这些造像发表之后就受到非常大的重视,首先是2000年郭新明发表的一篇介绍的文字,但是他不知道这是《大方等陀罗尼经》的内容,因此云冈石窟研究院刘建军老师就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文物》杂志上,然后这篇文章然后被日本的学者仓本尚德看到,得到他的重视,他也写了一篇相关的文章在2000年发表了。关于《大方等陀罗尼经》的研究,法国学者郭丽英教授做了很多的研究,她也对《大方等陀罗尼经》也进行了研究,的最新发表论文在2015年,也就是前年在《敦煌吐鲁番研究》第15卷上。因此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做佛教美术或者是佛教思想的时候,《大方等陀罗尼经》都是非常重要的。北朝时期有大量的遗存,根据《大方等陀罗尼经》制作的忏悔的方法,在南北朝时期就开始流传了。比如说《续高僧传》记载南梁的时候,就有人根据“专行方等 普贤等忏”,说明当时就有方等忏,所谓方等忏就是根据《大方等陀罗尼经》进行忏悔。当然方等忏最后是到隋代智宜智者大师才完备,他制作了四部忏法,其中有一部就是《方等三昧忏法》,实际就是《法华三昧忏仪》和《请观音忏法》,和《金光明忏法》。

  

  莫高窟第285窟北壁

  现在我们回到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重点就是莫高窟第320窟南壁,南壁通壁画的一扑壁画。这幅壁画很奇怪,中间是一个说法图,底下就是宝池,宝池里有很多化身童子,周围两侧是画了很多千佛,这样的三组图像组成的,就说说法图、化身童子和千佛组成的。中间两块壁画因为1924年华尔纳,他就用胶布粘走了12块壁画,他为什么粘走12壁画,英语里有一沓等于12,他就是选取了一沓或者是选取了12块壁画,这个洞窟他原计划就是一个洞窟选两块的,所以这个洞窟他就在南壁选了两块。他选取了12块壁画有11块保存完好,有一块在路上就废掉了,11块壁画都是保存的非常好,所以哈佛大学给我提供了所有的照片,所以我们请技术人员把这两块照片就复原上来了,就是中间的《说法图》这个场面。这个里面也有《天龙八部》,比如说这是龙的头,这是狮子的头,这是蛇的头,跟葛老师刚才的讨论一样,有羊角什么之类,跟西藏的佛教一样假面舞,就是大面,这是有关系的。因为敦煌壁画当中有很多羊头的和象头的,比如说印度现在财富神毗迦尼萨,迦尼萨用象头的这样的结构,所以我认为乐舞可能戴的是一个假面吧。关于南壁壁画的题材最近名称是没有定名的,但现在流行的有两种说法:第一有的认为是阿弥陀经变,这主要是考虑到底下宝池的,如果认为是阿弥陀经变成的话,两侧有千佛这是不可理解的,因为阿弥陀经变,所有的西方净土两侧是不画千佛的,所以说阿弥陀经变可能是有非常大的问题的。另外一种说法就是表示释迦为中心的十方诸佛,中间是释迦说法图,旁边是画了十佛诸佛。但是释迦说法图一般也没有十方诸多佛,这个说法也是比较牵强的。

  在佛教造像中,在两佛的两侧出现千佛的,我们可以找到另外一组图像就是就是舍卫城大神变。舍卫城大神变,很多佛教简单地提到几句一两句的是有的,但是写的比较详细的就是几十字以上的,有三部经, 一个是南传佛经《本生经》第483则故事里面就提到一个非常详细的舍卫城大神变的故事,这部经因为到1995年才翻译成汉文,所以不是我们320窟的佛经依据。第二部就是梵文的《天譬喻经》第12篇,这部经一直没有翻译成汉文,有一个张同标教授他从日文里面翻译成汉文,这个时间要到了2012年。第三部佛经就是景龙四年义净翻译的,《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杂事》第26卷,所以我们只能用第三部这部佛经来解读舍卫城大神变。

上传日期:2017年10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