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8 雅昌公开课 >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第7集]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清末到近现代紫砂名家壶(上)

视频信息

名称: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清末到近现代紫砂名家壶(上)
 

  主讲人介绍:

  高振宇:1964年生于江苏省宜兴市的陶瓷世家。1982年入宜兴紫砂工艺厂,师从顾景舟先生(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学习紫砂壶传统工艺。1985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工艺美术系陶瓷专业,1990年赴日本留学,考入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工业工艺设计系陶瓷专业研究生院,1993年毕业,获硕士学位。同年回国,任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创立陶瓷艺术创作研究室并筑窑于北京。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陶艺中心副主任、研究员,鲁迅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日本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客座教授。

高振宇

  导语: 高振宇主张将现代陶艺与人们生活相结合,体现以人为本、爱护环境的现代理念受到业界关注。他的代表作品曾在国内外举办了二十余次展览,尤以近年来影青瓷水理纹系列、紫砂历史系列、青瓷、黑秞、彩绘广泛受到好评,所形成的纯、静、清、悟、稚五个系列作品取得了很大成功。

  主题:《紫砂与陶瓷的审美》

  第七部分:紫砂与陶瓷的审美——清末到近现代紫砂名家壶(上)

  那接下来是给大家看一些,清代末期到近现代的一些紫砂名家。

  那么邵大亨是一个非常典型的这个时期的代表人物,那么在清代末期的时候,其实是有一批作家,有一种回归的,从现在的留下来的作品来看,是一种对紫砂的一种回归和反思,那么这些作家,做的紫砂壶都是以光素简洁为主,尤其是邵大亨,我的先生他就讲了一句,他说,我往前看100年,往后看100年他没讲,往前看100年那就是邵大亨。那么顾先生他自己的奶奶是姓邵,他是邵家一支流传下来,当然他顾家他自己告诉我,也是外来的,并不是本地的,甚至他告诉我,是山西的,洪洞树下怎么着,有这个说法。那么他推崇邵大亨,不是因为自己真正有这个血缘,而是真正从他的艺术来考虑的。

 

 清 邵大亨紫砂壶

  大家看这把小壶,叫多姿壶,顾老把这把多姿邵大亨的壶,又经过他自己的理解,做成他自己的多姿壶,然后又把这个多姿壶又教会了我,我又经过自己的理解,虽然是同一个形体,甚至尺寸都一样的,是顾老画的图纸给我,但是每个人出来感觉都是不一样,感觉都会不一样。所以对于造型、对于审美这些东西,每个人既有很大程度的相同,又有每个人自己的特点 喜好。这个盖印里面有大亨两字。看似简单,但其实的东西都在里面,韵而不露,非常含蓄 浑厚,所以我们中国人的东西就是,这么一个特点,这个是我排序的时候特意排到了前面,我父亲的作品,这件作品很奇怪,为什么放在里面,这件作品一直在宜兴的博物馆陈列着,但是谁都不知道是高海庚制作的,一直都挂着一个牌子叫做蒋蓉制作,直到一天我的妹妹去,要编这个博物馆这本书,把这个茶壶翻过来一看,她说这是高海庚,这个印章都写着,我父亲做过这个,他自己也没讲过,而且做得非常的活灵活现,上面是一个蛤蟆,底下是一个我们叫,江南叫水八仙,水里面的荸荠 这些东西。这个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

  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紫砂的所谓的叫老的大师,老的辅导,当时的时候,清末到民国这段时间里面,我们紫砂是非常幸运的,有一波老艺人从清代的这个直接进入到民国,一直在制作,然后解放以后,叫紫砂合作社,这批老艺人请到工厂,而且由他们亲子带徒弟,所以一直是这么一代代相传下来的,文化大革命也没中断,你看黄玉麟当时他是跟谁呢?上面是“愙斋”,就是吴大澄,帮他定制的作品。像这个就叫做铺砂,这个砂是铺上去的,铺砂有一个什么特征,就是你看这个砂,表面颗粒的砂,它全都在表面,它没有隐在里面的感觉。全都在这个表面上露着。它的胎气里面返过来是没有砂。

 

寓意吉祥的"鱼化龙"紫砂壶

  这个也是,这把壶叫鱼化龙,这个是过去的老产品,而且是做得最熟的产品了,茶店里面过去都能见到它,但是也是广受大家喜爱的这么一个东西。那儿老艺人当中当然有我的先生,顾景舟先生,那么他的造型观,其实有来自于原来对旧器物的临仿,像临摹,也有他自己的这种悟出来的东西,有一部分是什么?是受到学院派的影响,因为他们五六十年代的时候,我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中央美院的教授都是到宜兴去授课的,跟他们之间有交流。所以大家看这个他的造型原理和法则,很多是有学院的造型影响在里面的。但是这个手工的能做到这种极致的状态,我们现在都望尘莫及,因为做到这种,就是你看口 盖,我们看到这个盖,这个盖纽到这个孔开始这个平面,到这个折角,到底下这个,我们叫提子,底下的竹,纽底下也有竹,竹的这个线的后抛,这个里面真的是一点点,牵一发动全身,真正到自己做形的时候,你就觉得大一点点不行,小一点点不行,差之毫厘 失之千里。

  那么这些东西意味着什么?有人说顾景舟的东西太完美,我不太喜欢。我说你可以不喜欢,这个我没意见,当然太贵不喜欢也有人这样讲。那么其实我们眼睛里看的就是,一个这方面的一个杰出的人,祭奠的人,他每一步从颜料开始,从打一块泥料从桌子上都要100分,打一点滋泥,我们叫调和的滋泥最起码99.9分,每一步都踩着这样一个点,最后才能呈现给你这样的结果,就是这种执着到了程度的时候,它展现的出来的这种完整完美,他已经不再是技术本色,就是技术背后的一个事情,他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能这样。就是说那么我们无外乎就是说,顾景舟他是天分极高的人,后天教育很厉害的人。还有一个,他要必须要是完全要是对于,我们紫砂文化有最大的敬意的人,他要敬重这个文化的人。

 

顾景舟

  他就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它跟我的生命一样重要的事情,所以他干个活,我们以前有人说他,叫顾景舟做活、比牵牛下井还难,这个牛能到井里面去吗,牵着牛要下井,其实不是,其实我理解这个话有点误解他,他教我做茶壶,因为我是有体会的,我是毛头小伙子,当时的时候,18岁坐不住,屁股上没肉,这个凳子硬的。但是呢,每一步每一步按照他的步骤,不说从扫地开始做,真的是从扫地开始做的,找竹子,你先做壶了吗?这个壶今天拿出来给你看,这个造型,有一把实体的这个匏瓜壶给你一看,完了以后,找材料吧,先找竹子、找锉刀,找磨那个勺子,磨到手上出血,这个勺子要磨成什么样?磨成那个平面是一甩的一条线的,不能有肚子,有肚子是什么?

  你在削一根竹子的时候,它就像狗啃的这样在打滚,如果是平面,呲、这个竹子推下来,放在肩上顶过来,出来是竹丝,一流顺的,厚薄一样,那么这个做东西有什么关系,“工欲善其事 必先利其器”,事半功倍,他都会这样讲,当时听到耳朵出茧了,因为毕竟还要花力气再做,做个东西要一天的时间。但是就是这些事情开始,都要一步一步一步,三个月以后还刚开始敲泥呢,那你想想,这个人谁受的了,但是他有一点,当时他为什么会这样,他要像我们这样,他也干不了,就是他拿八十几块钱工资,没有生产任务,我有生产任务,我跟我太太徐徐,我们两个一天要做3.5件,才能完成生产任务,他给我们的这个壶,那个壶形全手工制作,一天要做3.5个,我早上去了以后要打三四十块泥条、泥片,打完以后,早上先要把12个壶身要竖起来,早上要拍12个壶身,缸里面一摞一摞,分成三天,还要加加班,做个夜班,这样到月底的时候,还能拿5块钱奖金。三十几块钱工资再加奖金。

 

顾景舟树桩梅花紫砂壶

  他当时的这种条件,允许他这样慢条斯理的去做,过去我问他,旧社会也是这样做,旧社会他也是这样做的,我们叫先生坯,这个在景德镇没有的,做坯子,景德镇就是做坯子佬,就是做泥坯的人嘛。顾景舟先生的坯子,他做壶做三个,做完了,我们当地人说用,就是底下是平的,上面有个把子,底下都是,底比较平,比较广。它可以平着放东西,有个布碟子往里面一放,三把壶往里面一放,上面盖块布,拎着就到蜀山去的,他从那个,我们叫经安的地方,经常的常,安定的安,就是那个紫砂村走到蜀山,再到三里地,走到那儿,就是徐徐的爷爷,徐祖纯,他是有窑的,专门烧紫砂壶,他定点在他的窑上烧的,那么吃着点心,窑要最好的,给他烧出来,烧出来由徐家来帮他代销,这样子。那么他三个壶,人家要挑一旦壶,他一个壶就换十旦米,人家是一担壶换一旦米,到这种程度。所以他是过去就是这样一种。

  回过来看,就是这样子作品留给我们现在的作品,这么完美这么一丝不苟的东西,你几乎看了以后,就说我们现在做,有的时候也会这么认真去做,但是离他还有一点距离。这就是他做那个的僧帽,这个时候我母亲非常就是受他的关照,可以说非常得益,因为我父亲去世以后,顾先生就跟我母亲讲,他说你别急 有我在,所以不断的把自己的最好的作品,像这个僧帽壶,它古代流传有样板,这个样板呢过去有洋铁皮,进口的这种洋桶 铁桶把铁皮绞了,做成样板,把这个样板全留给我母亲,到现在还保留着,所以我母亲作的那个僧帽壶,原尺寸一点不动的。那么其他市面上也有很多,大家凭眼睛看,有这个东西,量尺寸,定下来然后去打样来做,但是总是觉得有点别扭,这个也就是传统的厉害了。

 

宫廷紫砂

  你看他里面,这是一个陶瓷工艺,做到这种精,那么这两天可能是在哪个拍卖公司,我那天看到,是这个宫廷紫砂的一个拍卖会,的大碗,还有几件陶瓷,我一看以后,我们到现在都摸不清楚头脑,到底怎么做出来的,真有这样的绝技,这个从上面俯视的时候所看到的。所以看折算的东西,你看了以后,你觉得你再做别的,你就有数了。每一处,它这个线都是燎的非常的到位,无外乎就是明代的周高起,就写紫砂第一部书的周高起,他讲了一个,他说在这个书里面,开头就讲了“置之钟鼎彝器而不愧色”,把紫砂放到钟鼎彝器当中而没有惭愧,没有觉得愧色,那么什么评价?

  钟鼎彝器是什么?是中国三代青铜器,也就是中国人造器的顶峰跟源流,你的紫砂做到明代,紫砂十大名流的时代,置之钟鼎彝器而不愧色,这是什么评价,那么我也当时,其实这两年,跑了很多考古的地方,看了很多那个制作青铜器的作坊这些,他这句话真是有道理,古人还是有他的道理,虽然没像我现在跑那么多地方,很多制作青铜器作坊,青铜器是哪里来的,青铜器是陶瓷工人做出来的,里面的模是陶瓷工人做的,先要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完整青铜器,然后把它切割以后翻模,然后再灌那个青铜浆,其实活都是陶瓷工人。那么你再看看我们今天的紫砂,异曲同工。

  紫砂能达到这个程度,我都怀疑是不是这帮陕西 山西、河南,做青铜器的人跑到那儿去了。这是他早年的时候做的小的红泥壶,三足小壶,那么类似于这把壶的时候,这个顾先生他告诉我,我就抱怨,我说我一天要做3.5个,人家早就弄完了,我还给它洗澡,一个洗澡两个小时过去了,老先生见人就说话,站在街上,这样 我拿着抹布,洗澡布跟肥皂在后面端着听他讲话,着急,洗完澡赶紧坐下来干活,3.5个怎么做,他说你不要着急,你猜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做多少?我说做多少?他说我们两个人,一天做50个壶。很多人问壶会值得吗?但是确确实实那个时候。

 

顾景舟 紫砂壶

  做得了,真的做得了。我们后来听他这个话,一天甚至可以说全手工的,我一天最多可以达到四五十。他要我们练手,不光是全手工做,而且要把他们用模具做的又要快,又要好。这也就是我们紫砂工艺,为什么文化大革命 大跃进,经过那么多反反复复没有被机器取代,没有被模具取代的原因,就是那个手太厉害了,工艺太厉害了,就是要练手,练手熟了以后,就手熟为妙,做出来的东西,我们加,当地人叫火箭,就是活了,这个东西就活了,不是死做的,这是早年的,打的这个印章。那么这件东西也是,后来顾老做一个代表性器物,经常出现,作为顾老的代表性器物,这件作品的原创,其实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高章先生。

  他1958年的时候在宜兴,创作紫砂的时候,做了一个原形,但是我见到过高章先生的原形,因为高锋是我的好朋友,他的儿子,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退休了,这件原形跟这件器物还是相差挺大的。高章先生原创的作品是非常的粗旷,比它更有那种金属感,完全就是非常锋利的金属的感觉,但是经过顾景舟这么一做以后,你感觉一块玉一样,这就是不同之处,形体是一样的,但是给你的视觉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所以名字叫题壁,像一块玉壁一样。所以你看顾先生,打一颗印全都是一丝不苟,而且他的印章都是名家来刻的,包括那个我们叫,这个叫的这种厚薄,是一块泥条圈里面制作的。这种匀实,这个里面的线条,你看这个弧线这个里面过渡到,这个壶的这个面,这种关系,这个加泥的程度,现在也有几次,出现假的了,拿到手一看,你就看这个地方,多加一点点就显得臃肿,少加一点点就显得零丁,就在这种一丝一毫间扣。多一点不多少一点不少。

 

俞国良紫砂

  你看这个是一个成套的提壁,九头的。这个是个盘子,你看盘子的反面,这个盘子的反面的形状。做到这么好,我觉得手工来说已经到了一个人的极限了。还有他的东西有一种分量上的感,拿在手里不轻不重正好,他经常告诉我,小壶现在有的人做得很轻很轻,好像风一吹能倒,他说是不对的,大壶要做轻,小壶要做重。这个人的规律,小壶的话,稍微偏一点点重,拿在手里没事儿,大壶不能重到像石头一样拎不起来,不能给人家一个错觉,像我们过去拎的空热水瓶一样,以为有一壶水,咣的一下,飞起来了,这不对的。

  这个就刚才看过那个,叫邵大亨的,这个是邵大亨的后人仿邵大亨的,那么你看这个邵大亨的后人,也照他的前辈这样做,但是他后面来老实,加了两个小印章 邵友廷,那么这个是另外一个,一个叫俞国良的,俞国良是无锡到宜兴去做茶壶,他这个壶做得很认真,“锡山俞制”,无锡嘛 锡山 惠山嘛,也是当时的名将,这也是一个,一人当中有各种各样的,大概的都会在,你看这个打印章的这种方式都要差远了,跟真正的好壶。这是民国的那一批人,范大生,那么这些人也都有自己的一些风格,做粗货,范大生是做粗货,他的现在的后人非常厉害,非常的厉害,我是指规模做得非常大,是一个可能说是紫砂城这样一个。这是范大生的作品。这个好像在博览会的时候,得到过什么奖,世界博览会,冯桂林的,竹子题材很多的,这些也都是非常了不起,我觉得非常了不起,虽然有在做,但是现在做还是很困难的。

  

上传日期:2018年02月0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