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讲堂3815期】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清初到清中期-视频—雅昌艺术网 微信分享图
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7834 雅昌公开课 >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第6集]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清初到清中期

视频信息

名称: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高振宇:紫砂与陶瓷的审美——清初到清中期
 

  主讲人介绍:

  高振宇:1964年生于江苏省宜兴市的陶瓷世家。1982年入宜兴紫砂工艺厂,师从顾景舟先生(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学习紫砂壶传统工艺。1985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工艺美术系陶瓷专业,1990年赴日本留学,考入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工业工艺设计系陶瓷专业研究生院,1993年毕业,获硕士学位。同年回国,任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创立陶瓷艺术创作研究室并筑窑于北京。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陶艺中心副主任、研究员,鲁迅美术学院客座教授,日本东京武藏野美术大学客座教授。

高振宇

  导语: 高振宇主张将现代陶艺与人们生活相结合,体现以人为本、爱护环境的现代理念受到业界关注。他的代表作品曾在国内外举办了二十余次展览,尤以近年来影青瓷水理纹系列、紫砂历史系列、青瓷、黑秞、彩绘广泛受到好评,所形成的纯、静、清、悟、稚五个系列作品取得了很大成功。

  主题:《紫砂与陶瓷的审美》

  第六部分:紫砂与陶瓷的审美——清初到清中期

  接下来就是清初到清中期这波艺人的东西。那么陈子畦,人说他是陈鸣远的父亲,但是这个确确实实没有,因为现在地方志各方面,也没有非常完整的记录。到清代以后,我们就感觉到,我们可以从作品当中感觉到,那种更加讨巧,我们叫更加有点迎合这个人的这种,怎么说呢,喜好,这种做法比较多。比如说一种窍形的东西会多,类似于仿一些文房的东西会多,而不是像我们前面所看到的,明代的很多器物,它直截了当,我就是用来喝茶,这个也是一个时代变化以后,产生的一种风尚。

  这也是一个玩件,当然这个是一个雕塑的艺术创作,与其在我们在我们看成,陶瓷艺术雕塑领域装作。利用紫砂的颜色,所以这些工匠全手工的用一陀泥,要做成这么一些灵动的东西出来,这个是造型力,有时候我们会在做这样一个简单的东西,不光是上面的动物,口收多大多小,底足多高,这个都是非常考验人的地方。像这个方器,这个方器曾经是在安排生产任务的时候,我母亲在做的一个作品,所以我作边儿上,我一直在看,这个尺寸是顾景舟先生给配的,其实做这件方器的时候,才感觉到确实是非常难。

 

陈鸣远南瓜壶

  就是陶瓷,你要做成一个多么花哨的一个形态是很容易的,但是你要把它做成一个平的东西是非常难的,因为它要变形,它在干的过程中它要变形,烧制的过程中它要变形,这个是很难控制的,所以这个作品能做到这个,这个人对这个泥性的了解,就是手磨摸到泥片,他就知道这个泥片跟那个壶身之间,它是什么关系,它应该做什么。所以整体你看题字到壶的形体断章,大家多看一些壶的形体,你就会知道,眼睛多看以后,你就形成自己对紫砂壶的一种审美,有的时候往往就说,确实里面有一些深的东西,不是你能够表达的,能够讲出来的。

  还是要靠大家各位自己去看,有机会要上手,没机会上手就多看图片。这个金容器,你看这个金容器,做的非常的饱满,这个都是用压制的办法把它压出来的,这个里面的弹性跟张力都是做得非常到位的。一件好作品,应该有好的题款。这个是大概到了乾隆年左右,它这么高的作品,我也体现过,就是说在我们华中地区 华东地区,泡茶的饮茶习惯,实际跟壶的形式有很多关系的,我们北方地区用的很多都是大壶,我们紫砂壶叫寿星壶之类的,瓶盖的,软而铜的,铜把的大壶提梁,这个泡花茶等等之类的。那么像这一类的高壶,其实我们现在用的不是太多,但是我体验以后,我最近也有在做高壶,泡红茶是最好的。这是华凤翔做的。

 

明清早期老紫砂壶 荆溪华凤翔制【 四方老壶】 壶盖镂空 独孔

  所以从俯视的时候,你看它四个面,其实它不是直的,它是饱满的这弧度的。这个是。那么就这样看来,你也未必多少能打动你这些东西,而不就是一个,我们讲束柴三友壶,松竹梅的树段,他没有去,其实非常的直白的去表达,松竹梅是怎么一个东西,它一捆柴,柴里面有松 有竹 有梅。所以名字叫“束柴三友”,一束柴火里面三友,在这个里面,有点像我们,嫌这个八仙太俗了,我们叫暗八仙行不行,暗八仙里面还有更加隐讳的,隐喻的表达八仙的。

  你看它这个,就是有他的意象在里面。另外还有一个小松鼠活形活现在里面。那么这个火柴盒,比火柴盒大一点点,当你就是说,他的体量和大小跟视觉的这种冲击力,非常有关系了,有的东西大了以后,跟你视觉上非常大的冲击,有的东西小了以后,拿出来你一看哇,原来这么小,这么精。陈鸣远就是我们前面讲时大彬之后的,又一个高峰了,当然明代时期的那些名家也是很多,但是留下来的作品很少,我们已知的就是时大彬,过去有一句话,把他们两个联起来,一个是明代一个是清代,叫“宫中艳说大彬壶,海外竟求鸣远碟”,宫里面都在说大彬壶好,那么大彬好,怎么样得到印证呢,等会儿我们看宫里面的大彬壶,是什么样子的,“海外竟求鸣远碟”,也许在海外贸易当,东南亚各地大家都是非常喜欢陈鸣远,其实文人当中,宫廷里面也是喜欢陈鸣远的东西,这个跟清初的这种风气是有关系的,我们会觉得是比较的雕琢,当然这种雕琢不是说一种贬义的。

 

陈鸣远

  所以陈鸣远这些东西,最近这几年也是出来很多,而且仿的非常像,所以大家尽可能进去看一看,包括上海博物馆的,南京博物馆的,北京也有,能够看到的话,大家仔细的看一看,这个东西都是好东西,博物馆的大概概率比较高一点,当然也有假的,多看,有的时候可能会市面上,或者了流传的过程当中,有人说我有个陈鸣远的,那就要小心了,我有很多朋友,他就是一拿出来陈鸣远,我吓得简直就是。但是看,真的可以说,可以蒙骗99%的人,到这个程度,所以大家一定得小心,不要轻信身边的那种所谓的,更有人说,哪儿哪儿有一个收藏家,这个人已经过去了,但他家里面,东西都一屋子都是紫砂壶,我朋友真去看了,一看回来告诉我,真好 真是那个,一屋子都是,而且他做了很多卡片,蜘蛛网灰都满满的,从时大彬、一个一个下来排的卡,而且卡片后面来写着,某年某月经顾景舟鉴定,这个坑太深了,这个电影场景都没有那么厉害,所以确实这个太深,大家都得小心,都得当心了。

  所以讲到名家壶不太可能有。就是流传当中,不太可能有,市面上看,一般看到造型好,泥色好,就行了。好东西还是要到博物馆去看,你看陈鸣远做了这么一个小的碟子,一个梧桐叶一样的东西,或者一个桑叶什么叶,这个蚕在上面,你看做得多好,这个形体。而且他的东西可以上手,上手像玉一样,它不是这种陶瓷一烧以后,往往棱棱角角,你觉得很扎手,但是陈鸣远像一块玉一样,能做到这个程度,这是我先生告诉我的,我们老先生告诉我的。你看这个,这些作品真的可以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后面有仿的,但是总不是这个味道,前面没有人做过,一件陶瓷做成这么一件器物,放在案头,包括也做了一些这些瓜果,我们叫,这种这种窍形做非常的逼真,我们有的时候把那个花生放在真花生一起,会找不到,当然这不是,这是陈鸣远的在博物馆的。

  所以这些形的处理,包括一个图章打的时候那种认真,都是这个当时的工匠把他自己做的东西,看成了一件生命这样去看待,所以就会出这样的精彩的东西留在世上。

 

朱泥小壶

  这个到了清代的中期以后,清中期以后,大量的就是东南亚跟中国南部地区的,华南地区的订货,尤其岭南的订货就多了,福建 广西的东西订货就多了,那么他们的订货大多都是要小壶,小尺寸的小壶,这就是朱泥小壶和紫泥小壶,那个时代是最多的,还有这种白泥的,或者叫绿泥的。这些小壶呢,你别看这些小壶,就是说看似形式简单,但其实是非常不简单的,这些小壶而且大家还真是有机会,可以上手或者可以买得到,一个是海外回流的多,另外这个小壶,过去那个时代量比较多,但保留到现在完好的很少的。

  这些工我们刚才讲,是老工,尤其像这类的小壶,这些小壶是极薄的,在制作的过程当中,它不可以单个,也就是说,如果一件大器或者什么,你可以反复的去雕琢去做它,把它润湿了以后再来做,做得好像很细很精的样子,像雕塑等等这些。但是往往就是这些小壶,其实是最难的。他一次要做几十个,啪啪啪啪,从头到尾,返过来再做另一道工艺,都衔接的非常好,这样才能出活,所以,整个可以说是行云流水的一种工艺的操作。那么这些形态也是非常的自然,舒服让人感觉。这个壶很小,这个都只有100CC左右,150CC这些。

 

惠孟臣

  这是冯彩霞,这是一个女陶艺家的作品,诸有此类的。那么这个是惠孟臣的这个款,这个惠孟臣跟惠逸公这两个人在朱泥壶上。惠逸公,最近有台湾朋友在写书的时候,也认识到差不多乾隆前后的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姓惠的一般这个名字还比较少,但是在紫砂里面就有这两个,到底是兄弟还是父子不太清楚,我们入手做的紫砂的时候,就做了惠逸公的东西。这这一类的小壶,在那个时代里面,那么嘉道中兴我就讲,嘉道年间陈曼生他们这个对于紫砂的参与,还有一个叫郭麐,郭麐都是幕僚好朋友,他们在宜兴的隔壁,形成了一个社团,这个是郭频伽所书写的一个款式,那么底款阿曼陀室,这个阿曼陀室争议也很大,到现在还没弄清楚这个阿曼陀室怎么回事儿,现在所有博物馆跟什么的,阿曼陀室是陈曼生的印章,陈曼生把自己的书房叫阿曼陀室,但是竟然在陈曼生自己的印谱这个印是没有的,所以有点奇怪,也是有待去验证。所以陈曼生的壶形和他的题字,他的壶一般认为不是那种特别精工,但是非常有逸韵,非常入画,再加上陈曼生的字,你看上面写的,“提壶相呼 松风竹炉”,多好的意境,跟茶的这种关联性。

  所以这也是陈曼生的,所以你看各种的题字,这是陈曼生为七薌题的。那个一般陈曼生的壶有杨彭年跟杨凤年,传说是兄妹两个人跟他之间,配合起来来做,当然还有其他一些陶艺家,也跟他在配合。我们也有看到过。现在俗称,把这个提梁壶称为曼生提梁,这些壶人称曼生十八式,曼生的很多款式,那么他都是根据自己生活周边的一些古器,包括看到的唐代井圈 井栏,南方的,然后做一把壶,然后上面题字,这是一块什么汉砖,或者晋砖,这是汉砖吧,应该是,做了一个茶壶的形式,这个是一个过去南方农民带了一个礼帽,帽子。所以这个你看,从题字到他的壶形,到他的功用都是非常有关联性,完全是文人茶的这种形式里面这种。这是杨宝年,那么这两年就是说,刚才前面也讲到,像杨季初这样的东西,也是非常非常的受到追捧,就是紫砂泥绘的作品,因为紫砂泥的颜色很丰富,你看这个画面,类似于像发黄的古画一样,非常有古意,杨季初的。那么过了这个中心以后,就有很多是清代末期的一些气象的东西就出来了,比如说加彩的比较多。这个呢是子冶石瓢,这边右边的印章是吉安,翟子冶的石瓢。

  

上传日期:2018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